• <dd id="merujy"><style id="merujy"><button id="merujy"><font id="merujy"><tfoot id="merujy"></tfoot></font></button></style></dd>
      <center id="merujy"><fieldset id="merujy"></fieldset></center>
    1. <thead id="merujy"><q id="merujy"></q></thead>

      1. <span id="merujy"></span>
      2. <dir id="merujy"></dir>

        <form id="merujy"></form>
      3. <em id="merujy"><dt id="merujy"></dt></em>
        <option id="merujy"><noframes id="merujy">

        <tr id="merujy"><p id="merujy"><ul id="merujy"><dd id="merujy"><sub id="merujy"></sub></dd></ul></p></tr>

        真钱提现扎金花 | 大宋的异类白素贞,一代女神的进化传奇

        微猫网

        2018年08月14日 12:00

        1.点击上方蓝字“iMorning”订阅;
        2.订阅成功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查看往期内容
        文| 梁陈超
        白素贞,一个大山里来的女子,一步步登上女神塔尖。
        以物种界定,她是活在人类中的异数。
        从女性视角分析,她代表着一个时代的传奇。
        出山记:幻情身,白蛇因情化人形
        在四川青城山魔法学院进修了一千八百多年的白蛇,看着开题报告《关于情爱教育系统理论研究及面向凡间的开发、实现、改进》,心里想着,此番定要跟导师问个明白,我要何年何月才能毕业,位列仙班。
        清风洞中,白蛇正焦虑地抠脑壳,导师观音菩萨从南海与她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连线。
        今天导师的3D影像光线有点晃动刺眼,白蛇有些心不在焉,导师关于论文的发问一字字钻进耳朵,白蛇脑中却是一团乱麻,顺口囫囵接着话。
        “要厘清概念,情爱是什么?”
        “嗯!”
        “凡间人世的情爱现状是什么?”
        “咦?”
        “你所带来的现实意义是?”
        “唔……”
        “你化作人形去凡间走一遭,来一场深度的田野调查。”
        “哦。”
        说罢,观音菩萨疾将“变”字诀教给她。“红尘纷纭,切莫以身试情,堕入无间痴狱”,观音轻声说着飞身息影。白蛇疾念字诀,转圜几圈变作人形,沉浸在化而为人的喜悦中,哪里顾得上观音的叮嘱。
        白蛇给自己起名“白素贞”,下山来到凡间,考虑到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她选择了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进行调查,毕竟人们有精力谈情说爱,她才有机会研究凡间情爱。
        入世记:收青蛇,痴迷皆因情缘起
        杭州城里车水马龙,白素贞先到城东,于一绮丽弃园中落脚暂歇,初遇青蛇。
        青蛇先入为主,想着卧榻之侧岂容他蛇鼾睡,要与白素贞斗法赶走她。
        白素贞心下琢磨,我初到这大城市,难以入手,还需要一个领路的。于是她眼珠滴溜一转,笑道,“你我同门,今后并肩必定可以干一番大事业。今日过招,输家一生守护赢家。”青蛇答应。
        结果自然是白素贞赢了,她手指轻轻一点,把青蛇变成了女子模样,“这样一来,比较方便我们一起外出,从此你就叫青儿了。”
        青蛇叹了一口气,“愿赌服输”。叹的是,他本是醉春梦秋、蜿蜒风流、道行五百年的青蛇,此番输给白素贞,只好做了她的守护者。此生青蛇沦为白蛇这出戏的配角,皆有前缘。
        刚刚成人的青儿不通人性,白素贞只好耐心地训练——人的礼教,青儿模仿着白素贞的衣食住行、嬉笑怒骂。清晨的白雾茫茫,是白素贞裙角的纱绸朦胧;黄昏的橙霞漫天,是白素贞心口红痣里的乾坤;就连午夜的圆圆月亮,都是白素贞那颗传授真气给自己的七宝宝珠。有时候青儿想,我会不会变成了白素贞?
        青儿目光柔和浮想联翩,白素贞只当做浑然不觉。她在青儿的带领下,走遍了杭州城区大大小小的民居,收集了支离破碎的情爱故事,他们也在别人的生离死别中喟叹情为何物。
        “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互相需要了,我们都是彼此的独一无二”
        “爱是前世五百年的回眸与等待,换来今生的些许依赖”
        “世间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得不到和已失去”
        “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包包首饰我自己买,你给我足够的爱就好了”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
        情话太多,一一记录,却乏善可陈。
        “人类的情爱真是无聊,光听个开头就知道结局,什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白素贞一边整理着书案上的文稿,一边对身后的青儿说,“全是屁话,我就应该找个人来谈场恋爱,至少要壮怀激烈地爱一场。”
        晨光熹微,青儿对着面前的背影,轻声嗫嚅,“我想,我是真的输给你了。”
        “对,找个人。噢,早起还没刷牙,”白素贞一边说,一边转身走到门外,又探回头问,“你刚说什么?”
        “没,没什么。”青儿眨眨眼,张望着四周回答。
        她只能做白素贞身旁的青儿,他当不了白蛇心底的青蛇。
        青儿的心迹只微微地袒露了这一回,就像从紧捂住的双手指缝中漏出来的一丝丝光,又被严丝合缝地盖住了。
        此后经年,即便遭遇爱人叛离,白蛇仍有青蛇在侧贴心解语,即便要与全世界为敌,白蛇仍有青蛇助攻如添羽翼;若白蛇是西湖泛舟采菱的女郎,青蛇必是田田莲叶中最紧靠脚踝的一枝;若白蛇是面对古佛青灯的高僧,青蛇必是丝丝烟气中最入眼耳鼻舌的一缕。
        “其实那天,我听清了青蛇那一句。
        一场感情,如果游戏一开始分定了输赢,少了逃脱追逐,也就失去了兴致盎然。
        也好,少时懵懂,有动过情的,点到为止,就是永远了。
        说到底还是,起初不经事,总想着来日方长,想看看山的那边、湖的对岸有什么,岂肯为小儿女情怀就此停住。
        算是起了执念,痴迷于这声色凡尘,痴迷于未来的不可知。”
        多年后,白蛇记录了凡间情爱的缘起。
        定情记:遇许郎,一代倾城亦情长
        话说白素贞梳洗后,天已透亮,她携着青儿出门至西湖。
        风徐徐起,春光融在西湖的柔波里。断桥上,白素贞顾盼生姿,迎面走来一位面目清秀、长身而立的男子,头微转一瞥眼,两下里四目相对,白素贞轻轻抿嘴掩饰笑意,那男子红着脸转过脸,低着头朝前走开了。
        “这必然是个多情的人儿。”青儿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不全对,应该是一个多情的老实人儿。”白素贞笑着戳了青儿的额头。
        究竟该找什么人来谈一场情爱呢?白素贞没有想好,又或者她心底已有了答案。漫无目的地走了大半天,她总嫌这个太瘦,那个太呆,这个生了一副薄情寡义的面相,那个存着多愁多感的心眼。青儿只好百无聊赖地陪她逛着。
        一时间乌云压低,暴雨眼看将至,机会来了。白素贞拖着青儿的手朝着桥下渡船走去。
        青儿眼尖喊道,“那船上不是我们上午遇见的那位公子吗?”
        白素贞头也不回地应声,“嚷什么,只管上船去。”两人疾步上船,才进船舱,暴雨哗哗洒落。
        船舱中的许仙抬头,目光灼灼,羞怯地笑说,“你好。”
        好,电光火石般刚好,白素贞低头说,垂着眼眸说,“打扰。”
        许仙借伞给白素贞,白素贞邀他来家取回,一来一去,一借一还。
        两个人的巧合,总有一个人坚持。
        两个人的久别重逢,总有一个人念念不忘。
        许仙动了情,白素贞用爱偿还。
        许仙就是她的夙缘,就是她的命中注定,就是她这一世故事的开端,没有理由。
        没理由,没关系,“奴家茕茕幼弱,恐失身于匪类,日夜忧苦,恩人慨然赠伞,足证盛德,蓬门陋质自荐为丑,愿奉侍衣裳。”
        没房,没关系,“奴家家住双茶巷白总制府上,一应执事俱全。”
        没钱,没关系,“官人将此银带回,可作婚礼之费。”
        这么多后退的理由,许仙是犹豫的。
        他的犹豫,可能只是没想好要不要在一起,而白素贞截住了所有退路。
        白素贞总求顺意,是为贪。
        许仙立业不成,白素贞给本钱开“保安堂”药房;许仙业务不精,白素贞给技术支持,制成药丸全城大卖;许仙命悬一线,端午灌白素贞雄黄酒自己被吓晕过去,白素贞不顾自己性命去盗灵丹借仙草;许仙遭人算计,被推选承头为三皇祖师寿诞设列宝物,白素贞指使青儿潜入梁王府偷来奇珍异宝展示,为许仙长脸。
        许仙怨怼灾厄,是为嗔。
        用着白素贞给的银子,被控盗库银,许仙供出二妖;喝着白素贞九死一生要来的灵药,醒转过来,许仙疑心二妖;凭着白素贞配制的药丸成为名医,被真人指点妖气附身,许仙试探二妖;生日拿着白素贞盗来解围的梁王府宝物显摆,被逮捕发配,许仙痛骂二妖。
        许仙癔症至此,出去逛个街听到一两句谗言都要怀疑枕边人。
        在这段关系中,白素贞一直在“给”,而许仙一直在“退”。也许,正因为白素贞的一给再给,导致了许仙的一退再退。
        只有那一回,端午被现原形的白素贞吓得昏死过去,悠悠醒转过来,气若游丝恍惚的许仙说了一句,“我怕”,这是一句大实话,也是这场关系的痼疾所在。
        许仙怕的是,这份美好来得轻而易举,只是幻梦一场,总想通过各种方式来“掐醒”自己;
        许仙怕的是,既想不通自己哪里值得爱,又觉得自己配不上白素贞,所以他既要无节制地索取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又要不断说服自己信白素贞为妖;
        许仙怕的是,在这段关系中,被生命力更巨大的白素贞“吞噬”,成为没有自我的提线木偶,操控在白素贞手中。
        但在后世眼中,许仙是郎心似铁渣如粉尘,而白素贞成了红颜薄命奈何情深。
        某种程度上,许仙善“动情”而多情,白素贞善“用情”而无情。
        “我一直以为有情便有爱,不是的。
        动情可以是一个人的幻觉,而爱是两个人的战争。爱人者看上去是付出了爱,但同时夺走了被爱者爱的机会。
        动情是患得患失,而爱是步步为营。被爱者看上去得到了一切,但同时慢慢沦陷,无法逃脱受爱者支配的命运。
        爱情双方是势均力敌?一开始是。情爱迷人眼,谁习惯了被爱的温暖,谁就丧失了爱的欲望、爱的能力。
        世人感慨,爱人者卑微到尘埃里,被爱者是骄傲放肆,事实上,爱人者给予的爱越多,越是生机勃勃;被爱者爱的欲望被吞噬得越多,越是苍白虚弱。
        爱情的关系中,爱者贪恋给予,被爱者贪恋接收。爱者给到一无所得时,由贪转怨,被爱者收到无法承受时,由贪转怨。这也是因爱生恨的根源。”
        白素贞为凡间情爱的本质做了注解。
        谒禅记:了牵挂,情缘销在莲台下
        许仙因为梁王府宝物失窃案被发配镇江,再次跳脚骂白素贞是蛇妖,害他不浅。
        同时,历经了凡间情爱的白素贞,已经明白了论文方向,她准备离开优柔寡断懦弱薄幸的许仙,及抽身,却发现已是不能。
        那日清风洞中导师观音菩萨的警言,“红尘纷纭,切莫以身试情,堕入无间痴狱”,猛然浮现于白素贞脑海中。尘缘难以断绝,爱人者对爱的习惯不亚于被爱者,抽去了爱,就等于抽去了魂。
        白素贞正拙于无计,导师观音菩萨又一次从南海VR连线过来,观音轻叹,“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何曾容易?此劫难逃,如今文曲官星已托胎于你,能否转移这份痴情,消此番尘缘,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虽然心中仍有困惑不解,怀孕的白素贞还是听了劝,一路寻夫到镇江,与许仙再度和好,本打算暂时安心待产,谁知道平地再起波澜。
        许仙心血来潮逛到了金山寺,遇到了禅师法海,法海一句妖气缠身,许仙又是吓得不轻。法海容留许仙在寺,白素贞前来要人。
        “佛爷,求放过许郎,我只想过平凡幸福的生活,从未加害于人。”白素贞苦苦哀求。
        “妖孽,我替天行道,他日修得正果出三界轮回,离苦得自由之乐。”法海厉声断喝。
        幸福和自由,白素贞和法海的追求,仍是凡间的追求。
        白素贞见苦求无果,大喝一声,“青儿何在?”二妖作法呼风唤雨,一时间大雨倾盆眼见要淹没金山寺。法海坐镇寺门念念有声“礼无不报,神其听之!急急如律令!”,一道灵符飞天而来,只见水势倒灌,泄于民房瓦屋,平民不及走避,溺亡者不计其数。
        法海和白素贞斗法正酣,见此后果,同时收手。两人心照不宣正要推脱责任于对方。到底法海深谙道法势术,只一瞬,就是几方念想涌上心头。
        “妖孽,如今你犯下这滔天罪行,于法理,你难逃重责;再则,许仙昏聩,对你三心二意,于情理,你日日受情爱煎熬;第三,人妖殊途,于人伦,你注定享不了凡人之福。这是一个僵局,你前后无着。
        今日你我联手,或可逃出生天。待你腹中文曲星出世,我带金钵收你在雷峰塔下,从此潜心修行。其一,一入我门,即斩情根断孽缘,你方可得清净;其二,当世之时,大宋伦常淡薄,你医者治病,不如治心。若以你为范,振兴纲常,岂不是功德无量、得世人敬仰?其三,二十年后,文曲星及第,迎你出塔即可飞升,入列神位岂不是指日可待?”
        白素贞闻言,知道法海想要利用她,但眼前给的这条路实在诱人——当年,以半人半妖从青城山下来,是欲界;来此烟柳繁华之地,收青蛇,享受做人的快乐,是色界;后又遇见许仙,做贤惠人妻,行医积善,占半个圣人之名,是无色界;但自己始终不同于人,眼前的幸福终究如同聚沙成塔、镜花水月,不如咬牙熬过眼前,他朝涅槃,鸡犬升天。
        金山寺门前,佛爷与妖孽因为互相的利用价值而达成合作。
        再见面,就是收妖降魔之日。
        “妖神皆为异类,但,人诛妖敬神。
        世人都以为,神仙好在无欲无求,也就无悲无喜。
        成为神,有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的智慧。
        人不是神,是因为欲念不净;也正是欲念存在,所以人存在;
        色受想行识,皆因情终情始、情真情痴,
        而摆脱的唯一方式是,不谈爱情。”
        断桥桥头,乌云遮断归途,白娘子不见许郎,不见来时路。
        雷峰塔前,白素贞一脚踏入空门,外面人群喧闹,已辨不出哪个是许仙,东风暗换了华年。
        白素贞为凡间情爱画上了句点。
        祭塔记:随缘化,色空人神几曾明
        二十年后,白素贞的儿子许士林(一说许梦蛟)状元及第,祭塔迎母。
        塔门大开,其母随即飞升,仅留下一部巨著《关于情爱教育系统理论研究及面向凡间的开发、实现、改进》。
        白素贞飞升女神刹那,念头一闪,“与其洞悉世事万年,不如做怨女痴男,在红尘历劫一遍。”
        后世代诗云:
        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开花始见春。
        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变再生生。
        虽知有色还无色,却道无形更有形。
        色不异空空亦色,空空色色几曾明?
        作者简介:梁陈超,混不成公知却梦想当伪网红,爱好风花雪月故事的前媒体人,写过各类软文的前地产广告人,现任国际高中迷之微笑教师。虽然擅长放学生一马,但总的来说,主营不是放马,是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