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提现扎金花 | 生为大汉人 死为大汉魂!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3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本刊专稿
          作者:沧海笑
          一、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西汉张骞开西域以来,汉王朝就将西域之地当做自己的核心利益来维护。自汉武帝开始,汉朝与匈奴就围绕西域展开了数十年激烈争夺。最终在公元前60年,西汉设立西域都护府,正式建立起对西域的有效统治,其后大将陈汤阵斩北匈奴郅支单于,至此汉匈对西域的争夺告一段落。
          西汉末年中原战乱,西域各势力趁机生乱,击杀都护李崇,西域遂不复为汉朝所有。经东汉光武帝、明帝两代帝王励精图治、休养生息,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大将窦固率耿秉等兵分四路出击北匈奴,在天山大破北匈奴呼衍王,又夺取伊吾卢,设置了宜禾都尉,并以班超为假司马出使西域,最终使西域诸国重新归附。
          次年,汉军击降车师,西域都护府复建,至此窦固班师回朝,命耿恭、关宠为戊己校尉,各自统领数百人,分驻车师后王部金蒲城及前王部柳中城。
          (东汉灭北匈奴之战与北匈奴西迁图)
          汉军主力回师后,北匈奴卷土重来。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三月,北匈奴左鹿蠡王率两万骑兵反攻车师。同时,西域北部的焉耆、龟兹等国立刻叛汉降匈,并与匈奴组成联军进攻西域都护陈睦所部。北匈奴两万骑兵直扑车师后国的国都金蒲城,此时后车师国的兵力羸弱,汉军仅有耿恭所部数百人。面对强敌汉军所部三百将士与车师国王出城应战。
          战斗毫无悬念,车师国王被杀,三百汉军全军覆没。匈奴人迅速包围了金蒲城并开始进攻。敌众我寡,同时金蒲城城不利于坚守,耿恭亲自率军上城坚守。长期与匈奴人作战的耿恭熟悉匈奴人底细,他命士兵把毒药涂在箭上,利用强弓一边射击一边向北匈奴人喊话:“汉家神箭,其中疮者必有异。”果不其然,中箭的匈奴人伤口溃烂、无法救治,巨大的疼痛让伤者不断发出惨厉的哀嚎。文明程度低下的匈奴人惊惧不已、军心动摇。
          此时恰逢天降暴雨,耿恭抓住时机,率军突袭匈奴军队。匈奴人在暴雨中不知汉军虚实,加之军心动摇,一时间仓惶退却,被汉军击杀甚众,纷纷惊呼:“汉兵神威,真可畏也”。耿恭所部遂突围而出。
          五月,耿恭退至疏勒城,发现此依山傍水,地势险要,宜于久守,于是据城而守,同时向洛阳派出使者,准备在此等待援兵。尾随而来的匈奴人迅速包围了疏勒城,惨烈的攻城战随即展开。匈奴人虽然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是由于汉军的顽强加之文明水平的差异,死伤惨重,疏勒城却依旧屹立不倒。
          强攻不成,只能长期围困,残酷的围城战开始了。匈奴人把城外河流上游截断,要渴死汉军。西域一带气候干旱,加之疏勒地势较高,耿恭在城中掘井十五丈,仍不出水。守军开始缺水,一度“笮马粪汁而饮之”,最后甚至连马都渴得无法排泄。将士们焦渴困乏陷入绝地,耿恭下跪祈祷希望苍天能降下奇迹。
          也许是地下水经过数日的渗透开始迸发,抑或真的是上苍被这群坚守在绝境中的大汉士兵所感动,反正就在耿恭他们近乎绝望的一刹那,清洌的泉水忽然间汩汩而出。军民们欣喜若狂,大呼万岁。耿恭抓住时机,向匈奴展开心理战。他命士兵在城墙上淋浴,还不断将水泼下城去。匈奴人见状认为汉军有神明帮助,于是不再去截断河水。
          六月,西域都护陈睦全军覆没,关宠被围柳中城。同时车师国也投降匈奴,派兵围困疏勒。围城的敌人越聚越多,守城的大汉士兵却越打越少。每天都有熟悉的身影在耿恭的身边倒下,但是大汉的旗帜却始终在疏勒城头上高高飘扬。
          坚守数月后,城中粮草逐步耗尽,形势十分险恶。幸好车师后王的夫人是汉人,见汉军久久被围,便想尽办法派人给他们偷偷地送粮食,又多次将匈奴兵的动向告诉耿恭。耿恭和将士们得以再一次绝处逢生。然而好景不长,输送粮食的队伍被匈奴人发现,补给就此中断。守城之战开始进入最艰难的阶段。
          城中“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战士们把弓弩上用动物筋腱做的弦和盔甲上的皮革等都统统煮了吃了,战士们一个个死去,但疏勒仍然没有陷落。围城数月,匈奴人也精疲力竭了,北匈奴单于亲自来到疏勒招降耿恭,许诺任命耿恭为王,并要将匈奴公主嫁给他。
          这时一件令人震骇的事发生了,耿恭答应投降,要求匈奴派使者入城来商议投降事宜。使者高兴地入城,没想到耿恭却将他抓到城头,当着单于的面将使者斩杀,用小刀将使者的肉一片片割下来烤着吃,将使者的血液和将士们同饮解渴。千年后在国破家亡的危急时刻,一位民族英雄写下了一句气壮山河的诗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其典便出于此。
          耿恭此举等于是将自己的后路全部断绝掉,单于恼羞成怒下令增兵,不惜任何代价攻下疏勒城。战士们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几十个大汉战士在苦苦抵御数万人的进攻。残破的战旗在战火和风雪中依旧在城头飘扬着,没有人知道是否会有援军,他们只知道就算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战斗下去。
          二、十三壮士归玉门,阳关未必无故人
          永平十八年冬天(公元75年),首都洛阳。一代明君汉明帝驾崩,十八岁的汉章帝刚刚继位。从古至今,最高权力新老交替之际就是国家最为虚弱之时,这个时期最重要的就是维持稳定,稳定压倒一切。恰逢此时,关宠、耿恭的求援战报抵达洛阳,从战报发出一直到它送达洛阳,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月。这八个月可以发生许多事情。
          总计还不到一千人的汉朝军队,能挡得住匈奴人的两万人马吗?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这支汉军是不是已经埋身大漠,全军覆没了?或者这支汉军是不是又成了第二个李陵,投降了匈奴?在这种难以令人乐观的情况下又恰逢国丧,朝廷到底是救,还是不救?朝堂之上大臣们争论不休。
          反对派以司空第五伦(“第五”为姓氏)为首,认为匈奴和西域联军兵力强大,这两支部队十有八九已经遭遇不测,如果贸然出兵营救,很可能连这些救兵都得搭进去;况且天气恶劣、路途遥远、行军作战和后勤补给都会面临巨大的困难。所以,朝廷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暂时放弃西域,伺机再图恢复。
          此时另一高官司徒鲍昱站出来,竭力请求派援兵,他面对皇帝和文武百官,说出了在历史上有名的一段话:“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摘自《后汉书·卷十九·耿弇列传第九》)这段话用今天的语言来讲就是:“做人要厚道,战士们为国远征陷入绝境而不管他们。
          对外是纵容了残暴的蛮夷,对内是伤了那些忠臣良将的心。现在不救他们,以后匈奴人再来进攻谁来拯救大汉呢?所以这件事不能光算经济账、军事账,更重要的是要算政治账!”对,不抛弃,不放弃。年轻的大汉皇帝血气方刚,决定救援。调酒泉、敦煌两郡和部分西域战士共计七千余骑兵前往救援。
          建初元年(公元76年)正月,七千援军历经两个多月的艰苦跋涉终于赶到天山南麓,一举攻下北匈奴占领的交河城,斩杀三千八百人,俘虏三千余人,缴获驼马牛羊等数万。匈奴人仓惶北撤,前车师复降。此时天山南麓柳中城关宠部已经全军覆没,领兵的将军认为耿恭部可能也已经全军覆灭打算领军回师。此时耿恭所部军吏范羌也在援军中,他坚信耿恭还活着一定要去搜救,将军们阻拦不住,便分出两千救兵交给范羌。
          两千勇士如何在冬季翻越冰封的天山史书没有记载,只记载他们在天山南北麓疏勒城胜利会师的一幕,“开门,共相持涕泣”,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铁打的军人。这帮经历了炼狱般的战争的幸存者,九死一生,堪称铁打的汉子,此刻也不禁流下英雄泪来。回去的路途依旧杀机重重,有满怀仇恨的追兵,有大雪肆虐的戈壁天险。范羌所部及耿恭残部且战且走,路上不断有人倒下。到了三月份,军队退至玉门,耿恭残部只有十三个不成人样的幸存者了。
          驻守玉门关的将军郑众,看着这十三名战士,这十三个人早已形削骨立、不成人形,身上穿的也已经不能叫衣服,只能说是沾满血迹和污渍的一条条烂布片,但是他们依旧紧握着武器,眼中流露出不屈的倔强。郑将军亲自为他们沐浴更衣,并上疏为之请功:“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百千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
          (油画《十三将士归玉门》)
          (三)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出自王夫之《读通鉴论》),东汉末年,军阀混战,汉朝已是风烛残年。
          但就是这样的虚弱期,汉依旧是强盛的,不容欺辱的。强大的军阀,曹操灭乌桓,受降南匈奴;孙吴降服山越,开疆台湾;蜀汉力压西南,万夷宾服。如马超、公孙瓒、公孙度、士燮等弱小的军阀,马超在西凉号称神威将军,羌人畏之若神;公孙瓒则有白马将军的威名,乌桓人但见骑白马的汉军,调头便跑;公孙度威镇辽东;士燮则恩抚交趾…… 而同时期罗马帝国,在蛮族的入侵下朝不保夕,大量罗马人或被屠杀、或被贩卖为奴,不得已罗马人只能向蛮族称臣纳贡,最终被异族肢解。

          《后汉书》作者范晔为耿恭作传,他写道:“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今日读范晔的文字,可以真切感受到他是含着热泪写下的。我们国家的主体是汉族,数千年来无论朝代如何更替,我们都自称汉人;族群中的英雄豪杰,无不自称为男子汉、好汉;直至今日,中国男人们还是豪爽的称自己为东北大汉、西北大汉、山东好汉。
          这一切,都源自于汉朝。汉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朝代,奠定了汉人的名字,树立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尊严。在汉朝,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强烈的国家意识,有了强烈的国家认同感与国家责任感。
          正因为如此,为国效力,成为当时人们愿为之赴汤蹈火的生命价值取向。
          因为他们知道,为大汉献身的勇士,大汉决不会遗忘;被外人欺辱的汉人,大汉绝对会做到:

          上一篇:王毅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会
          下一篇:揭秘:古代的“滴血认亲”是否可信,准确率又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