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流氓皇帝是如何垄断真理的

            发布时间: 2017-05-22
            提示:点击↑上方"史客儿"免费关注!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在人类历史上,都有一段由统治阶级垄断真理——或者垄断真理解释权——的阶段。他们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垄断了对真理的探究和解释权力,也就有了维护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所谓“官大真理多,权重道理大”是也。
            比如在明朝,皇帝训诫臣民的文辞,是无需字斟句酌,可以信口开河的,而这种最高指示一旦颁发,“朝出九重,暮行四海,风动草偃,晓然如推赤心置人腹中”。在《国史经籍志》中制书共有238种,其中“御制”是朱皇帝本人亲自主持撰写的,“敕修”是下令笔杆子编撰而由皇帝赐序,总数约有200种。这些制书的内容,主要教育臣民遵守法纪,或公布法令和礼仪制度,还有教育功臣,不得恃功凌法,外戚不得仗势破坏法律,教育皇子皇孙皇后要勤政爱民,善保帝业。藩王必须与中央保致一致,安份守己,应将祖训恭录于府内墙壁上。
            皇帝亲自注的四书五经,往往也作为制书颁行,如《御注〈论语〉》、《孟子》节文》等。全民务须遵守的《大明律》,文武百官必须牢记的《臣戒录》、《诸司执掌》、《为政要录》、《省躬录》、《志戒录》等。这些制书用来齐一民心,统一思想,巩固皇朝的统治,是极为重要的政治教材。制书中影响最大,震动全国者,当推《大诰》。内府刊行《大诰》初版本时,朱元璋严切训示:“朕出是诰,昭示祸福,一切官民诸色人等,户户有此一本。”《续编》颁行时,又重申前令:“朕出斯令,一曰《大诰》,一曰《续编》。斯上下之本,臣民之至宝,颁布天下,条必户户有之。敢有不敬而不收者,非吾治化之民,迁居化外,永不令归,的不虚示。”
            在出版的《武臣大诰》序中,要求军队中官兵及其家属也须“人各一册”,且又规定《大诰》是全国学校的必读书,“上令天下府州县民,每里置塾,塾置师,聚生徒教诵御制《大诰》,欲其自幼知所循守”。可谓开后来“家家藏红宝书,个个背语录本”之先河。既然真理探求不易,坚持甚难而又被统治者视为禁脔,很自然,社会其他阶层也知难而退,将探索真理坚持真理的天赋人权拱手相让——“皇天圣明,奴才有罪”的真理垄断与接受被动的局面因此形成。
            在中国,这种对真理的垄断应该始于历史上五帝时期。黄帝统治时代,民神杂糅,神可以自由的上天下地,而人也可以通过天梯“即昆仑山,黄帝所造”往来于天地之间——也就是说,在黄帝时,大家对真理(“神”)的探索是自由自在的,也是众生平等的:谁都可以。
            可是,到蚩尤“带领众神和山精水怪与黄帝作对”之乱后,不行了。因为其作乱殃及地上生民,使得人间强者凌弱,众者暴寡,酷刑泛滥,杀戮不止。于是,黄帝的继承者“颛顼”对天地间的秩序进行一次大整顿!他是怎么整顿的呢?黄帝命“重”(颛顼帝的孙子)两手托天,奋力上举;令“黎”(颛顼帝的孙子)两手按地,尽力下压。于是,天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以至于除了昆仑天梯,天地间的通道都被隔断。颛顼还命令“重”和“黎”分别掌管天上众神事务及地上神和人的事务。
            此后,天地间神人不经“重”“黎”许可便不能够随便上天下地了!这就是说,“绝地天通”的关键在于:天地相分,人神不扰。这是一种有序化、制度化的文化秩序重建,这为儒家的礼制提供了依据,也为法家提供了根基,为神仙家提供了神仙的体系,为远古先民的历史提供了思想治世的基础……所谓的绝地天通,简单来讲吧,就是鉴于远古的自由祭祀,导致“夫人作享,家为巫史”,也就是说,宗教活动没有一定的神圣性与权威性,人人都可以“与天言好事,自己降吉祥”,这怎么能行?二帝的功劳就是让专职人员担任巫师,氏族贵族由此垄断了祭祀权,百姓们与天地鬼神的联系由此中断。用物理术语来讲,叫短路;用网络术语来讲,叫链接不上。
            氏族贵族在天地与人间的信使地位,在国家建立后,自然转移到了国家手中,只有皇家,才能祭天祭地。百姓们,只有祭祖祭灶王爷的权利。当然,也有百姓不傻的,知道私通天地的好处,所以时不时的上天入地,鬼神附体的,等于在天地与自己之间,建立一个非法链接。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是老几,所以也就是走个私——冒充个小狐狸精,混个肚饱而已。当然也有那贼胆大的,与天地建立链接后,就想做版主,想占线。
            陈胜吴广所谓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用现代话翻译过来就是:掌握政权,宁有种乎?于是,两个人搬着通天的梯子,就爬上去了。电一通,火花一闪,照亮了后人的眼。后人都开始玩这个了。大流氓刘季为了做皇帝,干脆给爹戴了顶绿色的帽子:他娘在野外困觉,有龙附身,肚里就有了小刘季!再比如洪秀全,上天一回,下线后就变成了上帝的第二个儿子,基督当然是大版主了。为了做二版主,洪秀全不惜让自己的娘做上帝的二奶,不知道洪秀全的娘叫什么名字,反正应该排圣母玛丽亚之后——圣姨!

            在民间,也有不少人爱干绝地天通的事儿,比如他弄个什么大奖赛什么优惠券也不忘申明:最后的解释权归俺!至于政治家,更是跟一些什么“主义”做了亲家:他说那是什么主义,那就是什么主义。比如老蒋解释三民主义,斯大林解释马列主义。他们随便解释,我们就傻愣着——一点主意也没了!
            不过,随着新科学技术的进步,一般大众探求真理和维护真理的可能与途径也在日益扩大。譬如,“互联网式的民主”就打破了传统的“话语垄断权”、“话语解释权”。“话语垄断权”、“话语解释权”在传统社会中,一般都操持在统治者及其御用学者手中,而这种情况在所谓“斯大林模式”的“计划经济”时代,也大行其道。其主要特点就是“一个人”说了算,领导说了算,都是绝对真理,容不得半点怀疑、置疑,社会中的少数人绝对“垄断”了占有“话语”的发布“发布权”和“解释权”。
            过去的中国社会为什么会经常犯错误?原因自然很多很多,其中之一:就跟这个“社会少数人”占有“话语垄断权”、“话语解释权”有关。然而,今天的“互联网式的民主”就能够有效打破那些曾经被认为是整个社会必须绝对遵循的“法则”,去打破“社会少数人”绝对拥有的“话语垄断权”、“话语解释权”,而且在事实上也做到了这一点。这,也算是科技进步与真理探索之间良性互动的一个典型例子吧。【来源:信力建新浪博客】
            注:本公号所推送的文章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进来撩’栏中的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所推送的文章并不代表本公号观点,请和谐留言。
            微信号:skdyh8
            温馨提示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上一篇:彭丽媛邀各国领导人配偶参观故宫

            下一篇:真实的平原君赵胜:肉食者鄙,未能远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