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实的平原君赵胜: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发布时间: 2017-05-26
            ❀王阳明是历史上唯一没有争议的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圣人,是曾国藩、毛泽东、蒋介石、稻盛和夫等共同的心灵导师。欢迎扫码关注【明代大儒王阳明】
            平原君赵胜,赵武灵王之子,惠文王之弟,著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因长期垄断赵惠文王和赵孝成王两代朝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达到极致,成为赵国的终身相国,独自拥有山东武城封地的全部不动产,富可敌国。
            但“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像所有贵族政客一样,由于赵胜这位公子哥的血统特色,也就决定了赵国当时的政治体制和国家命运的未来走势。
            血统高贵,纯正的公子哥
            太史公曰:“平原君,翩翩浊世佳公子也。”但遍览史书,平原君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公子哥:他既是赵国前任国王赵武灵王的小儿子,又是现任国王赵惠文王的亲弟弟,还是继任国王赵孝成王的亲叔叔。
            正因为如此,他既不用学廉颇,拼着老命去攻城野战,以换取将军的爵位;也不用学蔺相如,把生死置之度外,赌上浑身的胆略和智慧,才能博得上卿的功名;更不用像赵奢那样,去做勇斗于穴中的敢死之鼠。他同历朝历代的大多数王孙贵族一样,单凭那高贵无比的血统,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得别人奋斗到死都无法企及的地位和财富。
            他因此长期垄断赵惠文王和赵孝成王两代朝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达到极致,成为赵国的终身相国,独自拥有山东武城封地的全部不动产,富可敌国。但“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像所有贵族政客一样,由于赵胜这位公子哥的血统特色,也就决定了赵国当时的政治体制和国家命运的未来走势。
            鄙夷布衣,目光短浅
            贵族王孙把持朝纲,鄙夷布衣,目光短浅,成天想着不劳而获,不战而功。同当时的山东六国一样,赵国因此陷入了不折不扣的贵族政治藩篱。后来的长平之祸,以及邯郸的最终沦陷,都是迟早要发生的事!
            即使在赵国濒临灭亡的垂死挣扎时刻,信陵君窃符救赵,侥幸解了邯郸之围后,这位公子哥,还想把这份功劳记在自己的头上,在虞卿的怂恿下准备向赵王邀功请赏。公孙龙闻讯星夜赶去劝阻的一番话,更能让我们认清这位贵族佳公子的本来面目:
            “赵王让您做相国,并非因为您的才能在赵国独一无二;赵王把东武城封给您,也并非因为您有功,别人无功,只是因为您是赵国的王亲国戚而已。您接受相印,并不因自己无能而推辞;您接受封地,更不说自己无功而拒绝,您自以为是王亲国戚而理所当然地照单全收。现在您又借信陵君救邯郸之机,再次请求封邑加爵,这是您以王亲国戚的身份得到一份封赏后,又要以普通人的身份再次邀功请赏,这样做万万不可!”
            稍微做出一点儿成绩,就想着为自己邀功请赏,而对别人的功劳视而不见,这岂是一个大国之相的风范?俨然一个公子王孙的典型做派!所幸的是,这位公子还算识大体,顾大局,有一定的自知之明,居然接受了公孙龙的逆耳忠言,放弃了对自己的请封。
            所以,太史公在《史记》中说,赵之诸公子中,赵胜“最贤”。其实他的“最贤”,也仅仅是同他们赵家的几个公子哥相比而言。可见赵家的其他公子更不怎么样,大概也都是些玩狗斗鸡的纨绔子弟,而只有他赵胜还能多少干点儿实事,能为赵王帮点儿忙而已!
            士人唯一的黄金时代
            但公子终究是公子,史书对于这位公子的奢靡生活还是有所涉猎的。据专家考证,这位翩翩佳公子曾耗费巨额财富,在邯郸城修建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座楼,并且在楼上包养了不少美女。元代杨维桢有诗曰:“平原君,起朱楼。美人盈盈楼上居,蹒跚跛汲彼何叟,美人一笑蹒跚愁。”
            包养了那么多的美女,这位公子一时难免照应不过来。其中一位美女在楼上闲得无聊,忽一日居高临下,临风观景,看到隔壁的一个瘸子,正在井边一瘸一拐地打水,顿感滑稽极了,不禁放声大笑。
            一位不食人间烟火、少见多怪的笼中美女,碰见一件自以为稀罕的景致,笑一笑本来也无可厚非。始料未及的是,这一笑竟为魅力四射的美女招来了杀身之祸!
            这如果是在后来甚或当今,财大气粗的富人嘲笑一下窘相百出的穷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这个穷瘸子至多也只能是冲着富丽堂皇的高楼翻个白眼,嘟嘟囔囔地悄悄骂美人几句,其结果也只能是好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似的,仅仅为闲得无聊的有闲阶层添点儿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
            可这事发生在诸侯争霸的战国时期,就是这位哑然失笑的美女的不幸了!那位自以为尊严受到严重伤害的瘸子,是平原君的一名门客。他第二天就找上门来,比陕西那个讨说法的秋菊要底气十足得多,理直气壮地要求平原君把那位美人杀了,而且振振有词:“臣闻君之喜士,士不远千里而至者,以君能贵士而贱妾也。”
            自命不凡的瘸子先给平原君戴上一顶“喜士”的高帽,同时对美人的不满也自然地发泄了出来,然后毫不隐讳自身的缺陷与残酷的要求:“我弯腰驼背,步履蹒跚,生活艰难,已经够不幸的了,可是您的美人却无端嘲笑我的生理缺陷。我要您美人颈上的那颗人头!”
            今天的我们无论是谁都会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觉得是荒唐至极,这瘸子居然吃了豹子胆,竟敢向一国之相索要他所钟爱的美人的脑袋,玩笑开得也太大了!看来这瘸子是活得腻烦了,连瘸腿也不想要了!更令我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位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相国兼公子哥,居然没有雷霆大怒,而是“诺诺”地答应着,好不容易才把这位行为偏激的瘸子打发走了。
            我不禁为这位乖戾的残疾人的小命捏把汗!
            其实,我们大可不必杞人忧天,这个瘸子胆敢如此莽撞唐突,自有他的逻辑和道理;平原君不敢造次,唯唯诺诺,自有“肉食者”不敢发作的难言之隐。一个瘸子敢于拿“士”同“美人”叫板说事的那个时代,才真正令今天的人们感慨不已!那是中国历史上士人唯一的黄金时代,是任何历史时期的士人都无法企及的巅峰时刻。相比而言,那时的美女就没有那么风光无限了。
            春秋战国最贵的,还是人才
            “天下诸侯方欲力争,竞招英雄,以自辅翼。此乃得士则昌,失士则亡之秋也。”(《孔丛子·居卫》)因此,那个时代,各国诸侯、权贵们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争相结交礼贤士人,不拘一格网罗人才,恨不能把天下英才尽收囊中。那时的天下“士无常君,国无定臣”,已成燎原之势。人才的频繁流动与激烈竞争,空前活跃。
            那个时代,杀猪卖肉的朱亥,可以对魏王弟弟信陵君的数次邀请不予理睬;作为平民的荆轲,可以对燕太子丹催促他启程赴秦而大发雷霆,甚至当面怒叱“何太子之遣”;孟尝君的一个门客竟敢与他的夫人明目张胆地相好,孟尝君知道后,也只能哑巴吃黄连地说:“睹貌而相悦者,人之情也。”他不但不杀门客,反而委以重任。所以,在那个时代,“为知己者死”的士人比比皆是,层出不穷,已属“非典型”现象。
            那个时代,正是由于天下诸侯的竞争与追逐,士人身价倍增,地位扶摇直上,甚至能与诸侯君王平起平坐地做朋友。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朝秦暮楚,周游列国,是士人的家常便饭,换主子像脱鞋一样方便。所以只有那个时代才有苏秦挂六国相印、战国四公子养客数千人的壮观历史景象。
            那个时代,士人的人格是独立的,精神是张扬的,思想是无羁的,人身也是自由的,所以才有了那个时代“百家争鸣”的泱泱文明奇观。
            遗憾的是,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士人与权贵平等相处做朋友的蜜月期太短,为君王做奴仆的历史太长。嬴政天下一统后,士人的地位就一落千丈,雇主仅剩下皇帝一家了,“学成文武艺”,只能“售与帝王家”,与帝王的关系至多也只是“士为知遇者谋”,再后来则变成了君叫臣怎么样,臣就不得不怎么样了。虽然也有士人锦衣绣袍,位列公卿,但再给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像这位瘸子一样,大大方方、不卑不亢地和权贵们平起平坐、讨价还价了。
            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伴君如伴虎,成了一统天下后帝王毂中所有士人的普遍心态。
            喜宾客,轻美人
            对于当时身处那个时代的权贵平原君,对瘸子的要求唯唯诺诺、忍气吞声,也就顺理成章,不难理解了。但也不能因此高估了这位公子哥的思想境界,这小子一转身就换了另一副嘴脸,露出膏粱子弟的狼性:“观此竖子,乃欲以一笑之故杀吾美人,不亦甚乎!”压根儿他就没把瘸子的要求放在心上。
            可没过多久,这位公子就发现不对劲了:他手下的士人有一多半都跳槽弃他而去了。有人告诉他一个非常简单而又冷酷的答案:你不杀嘲笑瘸子的美人,说明你爱色而贱士,所以大家只有选择离开!
            这时,作为相国的平原君,再也不敢沉默不语、装疯卖傻了。他家族的政治利益高于一切,哪里还肯顾惜一个仅供自己玩弄消遣的小女子的卿卿小命?那位嘲笑瘸子的美人,为她那无心的一笑,付出了人头落地的惨痛代价!
            可怜美人颈上那颗美丽的头颅,在生命之花绽放得最为灿烂之际,瞬间就做了赵胜权贵祭坛上的祭祀品,勉强为这位公子挽留并招回了一些弃暗投明的士人,成全了他“喜宾客”的千古盛名。
            士人没有生在瘸子扬眉吐气的时代,是多么的遗憾和不幸!美貌生在了那个贵士贱色的时代,又何尝不是一种错误和悲哀!如果这位美人生在当今,又该是怎样的风光,我们就不难想象了。
            士为知己者死
            一个叫豫让的士人曾说了句千古名言“士为知己者死”,并且是说给平原君的先辈赵襄子听的:“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於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或许雄才大略的赵襄子并未把豫让的故事传给他的后裔们,致使平原君的心中更多的时候装着的是美女,而对士人宾客们常常敷衍了事。为美人而寒宾客之心,我们就可以断定这位佳公子的门客都是些什么货色了,同样也会知道他的那些门客将会如何报答他了。
            在赵公子的眼中,既没有把美人当做自己真正的红颜知己,也没有把那些士人门客当根葱。他既未对美人的一时唐突,做过任何挽救措施,也不知道这位罗锅瘸子的尊姓大名,身怀何等独门绝技。我们更未见过瘸子有过什么惊人之举,竟敢在他面前如此胆大狂妄。翩翩佳公子真正在乎的是自己“好客”的虚名本身,看重的仅仅是这种轰轰烈烈的“贵士”的外在形式。倘若他真是一个“好客贵士”的贤相,那么他对士人的尊重就不会仅仅停留在口头上,而不见于扎扎实实的实际行动。他所钟情的美人又焉能不知“贵士”的禁忌,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去嘲笑一个腿脚有毛病的士人?!
            杀美贵士,既是这位翩翩佳公子玩给普天下人看的一场十足的表演秀,更是为自己浪得历史虚名的一项典型的形象工程。后来清朝人吴绡在《咏古》一诗中对此不免一叹:“公子翩翩信绝伦,拟将豪举却强秦。不知宾客成何事?枉杀楼头斩美人。”
            信陵君为结交一个年过70、衣衫褴褛的看门穷老头——侯赢,不但厚礼相赠,而且亲自驾车,留出上位,登门迎接。中途侯赢又在闹市中同一个杀猪卖肉的朋友朱亥慢条斯理地摆龙门阵。同样是公子哥的信陵君却始终和颜悦色地牵着缰绳,站在一旁,恭候他们说完知心话后,才请他上车迎回家中。
            混迹于赌徒中间的毛公、做小本生意的薛公,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才,长期处在平原君的眼皮底下,仅仅因为他们是赌徒卖浆者,就无缘进入平原君的法眼。而信陵君一到邯郸就与他们打成一片,成了好朋友,却遭到平原君高贵的嘲笑。
            燕太子丹为了见到身为平民的荆轲,不得不走“节侠”田光的后门;在荆轲面前的太子丹是“再拜而跪,膝行流涕”,以后“日造门下”,千方百计“顺适其意”。
            而赵公子对躄者的强烈抗议,仅仅是其“诺诺”连连的官腔托词。自恃血统高贵的公子哥赵胜,是不耻与这些同样是公子王孙者同流为伍的,其好士之名不过尔尔。而其美妾嘲笑躄者,士人纷纷弃他而去,赵国国势日渐颓萎,也就在所难免了。
            所以,魏公子信陵君在关键时刻,能做出窃符救赵的惊世壮举;燕太子丹可以心无旁骛地把刺秦大计托付给布衣荆轲;而赵公子平原君,每每在国家危难之际,常常束手无策,屡屡求救于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爱慕虚荣,空有其表
            齐湣王二十五年,孟尝君田文途经赵国。以好士自居的赵胜集团,自诩慕田文贤名,英雄相惜,把自己俨然当成了田先生的铁杆“粉丝”,盛情接待了田文。赵胜和他的兄弟们都以为大名鼎鼎的公子田文肯定身材“魁然也”,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跑来一睹其奕奕风采。
            当呈现在眼前的真实田文不过一“渺小丈夫耳”时,赵胜和他的贵族政客们大失所望,和他高楼上的那位美人一样,讥讽嘲笑之声一片哗然!直气得田文“客与俱者下,斫击杀数百人,遂灭一县以去”。当年“寿陵失本步”,也曾“笑煞邯郸人”,看来邯郸人笑人之短的传统,是与平原君的贵人气质息息相关的!
            还有一次,赵公子使团到楚国春申君黄歇那里进行友好访问,估计他们之间应该就人才的招聘和使用问题,开展一系列的相互交流或合作活动。可赵公子使团开展的第一项外事活动却是,先包下了楚国的五星级饭店——上等客馆,然后使团成员统一装束,头发一律插上最能代表赵国富贵的玳瑁簪子,亮出镶满珠玉的剑鞘,然后再把春申君的宾客请来,向他们隆重展示赵国物质文明建设的辉煌成果。出乎公子使团意料的是,春申君的三千宾客一个个珠光宝气,器宇轩昂,连脚上的鞋子也全是宝珠做成的。公子使团成员顿时语塞,不禁面面相觑,自惭形秽!他们是否取得什么外交成果,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平原君“喜宾客”的翩翩君子之态,按魏公子无忌的说法是“徒豪举尔,不求士也”。
            此言不虚!
            利令智昏,长平大劫
            如此叶公好龙般“好客”、“喜士”的一国之相,他的治国才能可想而知了。
            赵孝成王四年(公元前262年),秦攻韩国上党郡,旦夕且下。韩上党守将冯亭欲将上党17座城池拱手献给赵国。头脑清醒的赵豹当即表示不可,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无故之利,就是祸殃!而翩翩佳公子赵胜却侃侃而谈:“发百万之众,而攻人国,逾年历岁,未得一城,今不费寸兵斗粮,得十七城,此莫大之利,不可失也!”
            结果赵孝成王和他的叔叔平原君的智力,一样是半斤八两,先贪冯亭嫁祸邪说,后又中秦国反间诡计,令纸上谈兵的赵括临阵换下老成持重的廉颇,致使赵国40余万之众兵陷长平,邯郸几亡,赵国从此一蹶不振!
            “利令智昏”,通过这位翩翩佳公子之手,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成语典故。
            食客三千,能者寥寥
            这位翩翩公子号称食客三千,人才济济,“文武备具”,甚至大言不惭地夸下海口:国家一旦有事,“士不外索,取于食客门下足矣”。但国家真正到了用人的危急时刻,这位公子哥却差点儿傻了眼。
            秦大破赵长平军后,进而兵围邯郸城。赵王国终于尝到了利令智昏的恶果,不得已厚着脸皮组团求救于楚国。可在公子的三千门客中,连20人文武兼备的使团都组建不起来,幸亏有毛遂自荐才勉强凑够20人成行。
            而且在与楚王的合纵谈判中,这位翩翩佳公子,以及佳公子精心挑选的那19位文武兼备的人才,简直就是白给,多亏这个3年默默无名的毛遂一言九鼎,才使赵楚合纵成功。而毛遂处其门下3年而丝毫不知!这足以看出这位翩翩佳公子的养士水平和识士能力了!难怪清人孙枝蔚在他的《平原君》一诗中,对这一非正常现象,表达了强烈不满:“丰草犹能蔽豫章,高才多困众人旁。平原亦是佳公子,毛遂三年未处囊!”
            而公子对毛遂这位“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奇士的最大奖赏,仅是几句名为表扬毛遂、实则抬举自己的官话而已:“胜不敢复相士。胜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数,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今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胜不敢复相士。”
            对毛遂的物质奖励,也仅仅是把毛遂当做上等宾客看待了事。不知天下士人作何感想?
            赵奢说平原君,实则亲兄弟
            但似乎平原君对赵奢的发现和推举是个例外。当初赵奢做收税小吏时,曾杀过平原君家中9名抗税不交的家臣,并在平原君面前慷慨陈词,大谈“奉公如法则上下平,上下平则国强,国强则赵固”,由此感动了平原君,不但没有问罪赵奢,反而把他推荐给赵王重用,赵奢也屡立战功,被封为马服君。
            但据现代邯郸赵文化学者考证,这赵奢与平原君赵胜、赵惠文王赵何是亲兄弟,都是赵武灵王赵雍的儿子。那这则世世代代教育人们的“奉公守法”的美丽典故,不能不令我另眼相看了!这岂不是他们赵氏三兄弟,不惜9名家臣的性命,为天下人精心打造的一则天衣无缝的荒唐骗局吗?
            看来,黎民百姓还是太厚道、太善良,过分相信这些王公贵族的政治秀了。
            邯郸保卫战,三千敢死队
            邯郸保卫战之际,粮草断绝的邯郸城被秦军整整围困了3年之久。据考证,当时邯郸城有30万之众,我们无法想象城中孤立无援的千万军民,是如何度过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太史公说,城中百姓“褐衣(粗布衣)不完,糟糠不厌”,“民困兵尽,或剡(削尖)木为矛矢”,已到了“易子炊骨而食”的绝境,整个城市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而平原君高楼中“器物锺磬自若”,美女依然如云,个个“被绮縠(有花纹的丝质衣裳),馀粱肉”。可见,佳公子的日子依然是鼎食钟鸣不绝,锦衣绣袍蹁跹,佳丽歌舞环绕,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其翩翩风度依然不减当年!同时,也让我们见识了赵国这位不顾人民死活与国家安危、目光短浅的守财奴相国!
            “使秦破赵,君安得有此?”多亏那个叫李同的有识之士,及时给了这小子一记振聋发聩的当头棒喝,才使满脑子酒肉美女的公子哥清醒了许多,破财放血,组建了一支3000人的敢死队。
            直到赵国灭亡,我们也没有见到赵惠文王收养的那3000多名“蓬头突鬓”的剑客,都干了些什么?可以看出,他们赵家公子的养士水平到底是什么档次了!
            司马贞在《史记索引》中说,平原君“翩翩公子,天下奇器。笑姬从戮,义士增气。兵解李同,盟定毛遂”,实在是过分抬举了他;“未睹大体”,也是太史公对其笔下留情了!
            但庸人有庸福,战国四公子中,孟尝君、春申君横遭灭族之祸;信陵君英雄无用武之地,抑郁而终;独平原君这小子一生洪福齐天,终身为惠文王及孝成王两代相国,善始善终。
            天妒英才,信不虚也!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忍冬(微信号:cn13714009507)
            针砭时弊,追古溯源
            鲁迅全集
            荐语:谈时论政,高人一等;刺贪讽世,入木三分。欢迎关注本号,共赏鲁迅文学!
            四书五经赏析
            荐语:四书之名始于宋,五经始于汉武帝,朱熹合为“四书五经”,堪称旷代经典!
            见字如面朗读者赏析
            荐语:在娱乐至死的年代,《见字如面》《朗读者》等一批批高而不冷的综艺界清流涌现,感受文化回暖,坐看诗意归来!
            诸子百家解密
            荐语:仰春秋学术,慕战国谋略。这里有最激扬的思辨,这里有最纯正的智慧,先秦诸子,百家争鸣!
            青梅煮酒待知音,点击『阅读原文』邀您说文论史!


            上一篇:流氓皇帝是如何垄断真理的

            下一篇:6名中国留学生获得澳大利亚维州优秀国际学生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