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秦始皇被私生子了几千年,其实原因很简单!

            发布时间: 2017-03-26
            秦始皇为吕不韦私生子的事情一向流传很广,但它是真的吗?如果不是,又为什么有这样的谣言发生呢?
              司马迁的迷魂阵
              秦始皇的身世在史记中有两处记载。在《秦始皇本纪》中,他这样写道:“秦始皇帝,是秦庄襄王的儿子。秦庄襄王在赵国当质子时,碰到了吕不韦的一个姬妾,很喜欢,便娶了她,后来生了始皇帝。时间是在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地点是在邯郸。出生后,取名为政,姓赵。”
              
              网络配图
              从本纪里看,秦始皇的身世很明了,就是秦庄襄王子楚与赵姬的儿子。然而在《吕不韦列传》里却有另一种说法:“吕不韦与邯郸绝色善舞的美人同居,吕不韦知道她怀了身孕。子楚到吕不韦家里喝酒,见到赵姬后,很喜欢,想要娶她。吕不韦大怒,不过考虑到为子楚投入了全部家产,于是只好把赵姬献上去。
              赵姬隐瞒了怀孕的事实,等到了大期时(大期到底是指多久?有人说是十月,有人说是十二月。),生下嬴政。子楚因此把赵姬立为夫人。”
              吕不韦的传记里,司马迁白纸黑字地告诉我们,嬴政就是吕不韦的私生子。他明知道赵姬已经怀有身孕却不对子楚说,有意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子楚之子。
              同一本史书中,却有两种不同的记载,司马迁他老人家自己就给我们摆起了迷魂阵。因为司马迁的记载,秦始皇私生子的事情流传了下来。
              后来写《汉书》的班固更是直接称秦始皇为吕政,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也延续了班固的说法。自此,秦始皇私生子的身份彻底坐实了。
              真相到底是哪个?
              要破解这个谜案,第一步是从材料本身入手。《史记·吕不韦列传》里,赵姬是在明确得知已经怀孕的情况下被送给子楚的。
              古代判断怀孕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月经在该来的时候没有来,通常认为是怀孕了。二是通过切脉来判断,如果本身没病但却有滑脉的现象,那就是怀孕了。
              无论哪一种手段,至少要一个月以上才能判断出怀孕的情况。所以,赵姬被送给子楚时,至少已经怀孕一个月。而且,至少得再等一个月,赵姬才能让人检查她是否怀孕。因此,当子楚得知赵姬怀孕时,至少已经是她怀胎第三个月的时候了。
              按照正常的周期,赵姬怀胎十月后生下秦始皇,是个足月的婴儿。但在子楚看来,赵姬嫁过来才八个月,嬴政是个十足的早产儿。而早产儿与足月的婴儿,从外表上看差异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肯定要引起子楚的怀疑。
              但是我们看到,当嬴政出生后,子楚立马将赵姬立为正妻,后来又把嬴政立为太子,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怀疑。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嬴政应该是足月的,子楚从来没有怀疑过嬴政的身份。
              
              网络配图
              我们再来看“大期”这个词。史记里说秦始皇是“至大期时,生子政”,那么大期到底是指多长时间?
              有两种看法,一种是指十个月。女子怀胎十个月,时间足额,称为大期。如果少于十个月,就是早产,称为小期。另一种是指十二个月,期此时读作ji,指一整年,而一年是十二个月。
              这两种说法哪个对呢?首先,关于秦始皇的出生情况的相关资料,一定是来自于秦国的官方记载,这应该毫无疑问。
              我们看《左传》、《春秋》等先秦史书,记载史料时都很简略,只记录大事或者奇异的事情。如果秦始皇像一般幼儿一样是怀胎十月出生的,秦国的历史中根本没必要把这件事特意记录下来。
              因此,秦始皇的出生时间能被郑重其事记录下来,是因为它的不同寻常,本意是为了证明皇帝大小就有不凡之处。类似的,汉昭帝据记载是怀孕十四个月才出生,所以汉武帝特意将他出生时所在的宫殿的宫门该做“尧母门”,因为传说中尧也是十四个月出生的。
              有人说了,十二个月怀孕不合常理,这确实。但这更可能是古人对于怀孕的误认,也就是本来没怀孕,结果错认了,于是把怀孕的时间提前了两个月。因为古人特别是汉代以前的人,相信身份尊贵的人身上必定有非同寻常的地方。所以他不会认为是搞错了怀孕日期,而是把它当做一种神迹来看。
              所以,我们可以推断,大期指的是十二个月,而秦始皇是怀胎十二个月以后才出生的,这点是秦国人公认的。十二个月的孕期,说明医生之前把怀孕日期搞错了,本来没怀孕却误诊了,时间还给错估了两个月。假如赵姬是怀孕后才嫁给子楚的,医生把脉只会立刻确诊,怎么会出现把怀孕时间反而提前两个月的错误呢?
              所以可以得出结论,秦始皇确实是子楚和赵姬的儿子,并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不划算的买卖
              以上,我们是从史料方面来破解这个谜案。其实,这件事还可以通过逻辑推断出。
              当吕不韦谋划扶持子楚时,子楚的老爹仍处在太子的位置上。就算把子楚立为太子,他当皇上更是不知道猴年马月呢。(虽然后来秦孝文王只当了三天的皇帝就死了。)说吕不韦在此时就谋划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的事情,很难令人信服。
              
              网络配图
              因为这两件都是天大的事情,都需要精确的布局,但时间上又相隔有些远,如同一个创业公司一边想着怎么生存,另一方面又着手安排上市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更何况,古代没有B超,生男生女根本无法确定。赵姬虽然怀孕了,但有50%的概率怀的是女孩。女孩又不能继承王位,基本没什么用处。这又增加了一重不确定性。
              收益不明朗,与此同时,这样做的风险却大大地。
              吕不韦把落魄的王孙子楚运作成为太子安国君的继承人,总共做了两方面的事情。一方面,花钱为子楚铺路,让他结交赵国各方势力,在赵国内部把名声打造出来。一方面,到秦国结交太子妃华阳夫人,把她拉到自己阵营中,让她说服太子安国君立子楚为继承人。
              要想把这两件事做好,子楚的王室血统及名声是核心资产,容不得半点风险。吕不韦要想在赵姬的肚皮上做文章,首先自己这边保密工作要做到非常严格的地步,不能透露一点风声。其次还要保证子楚、华阳夫人等都不会产生任何怀疑。
              因为如果有血脉有可疑之处,华阳夫人肯定会派人仔细调查。一旦发现,不仅之前的谋划全部清零,而且本人还可能面临生命危险。对子楚来说,有人说他因为有求于吕不韦,就算知道也会忍气吞声。但这等屈辱的事情,等到以后大权在握时还会继续忍耐吗?吕不韦不会不明白这样做是给以后埋雷。
              
              网络配图
              所以,在赵姬肚皮上做文章,风险太大,而收益不确定性又太大,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去做,更何况吕不韦这样的谋略家呢。所以,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秦始皇并非吕不韦的私生子。
              历史的真与假
              当司马迁写秦始皇身世时,写了两种说法,为什么私生子的这一种流传广泛呢?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
              固然从传播学的角度讲,私生子的版本,有美色、有丑闻、故事性强,所以相比干巴巴的《秦始皇本纪》的记载,它更能引起热议,更有话题性,所以传播广泛。更重要的是,它满足了各个阶层人们对于秦始皇的心理需求。
              对老百姓来说,秦始皇的暴政让他们生存艰难,所以对一切不利于他的消息都喜闻乐见,更别提私生子的丑闻了。对于汉朝的统治阶层来说,秦始皇的私生子身世说明了他本身不具备统治的合理性,同时得国不正也就暗示着二世而亡的必然性。因此对这种说法,他们默认或者暗中推波助澜。
              对于大众来说,历史的真实性从来要让位于心理情绪的满足。对于当权者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更是要让位于政治权力的需要。
            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上一篇:浙江籍抗战英灵入葬安贤园 曾用无线电“书写”戎马功绩

            下一篇:中国那么多寺庙,能历经千年风雨不倒的,也就这十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