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支付宝防御,微信支付进攻

发布时间: 2016-09-27



移动支付时代,线上支付元老支付宝正在对新秀微信支付展开一场低频对高频的战争


王雨佳    编辑米娜    摄影王棋永


香火袅袅的寺庙,莲花灵台下方显著位置贴有二维码和提示:“可用微信支付”,香客用手机扫码,会看到:行善积德,随缘乐助,一笔笔功德善款就这样进入了寺院的微信账户——当这张图片出现在社交网络上,标签是“反差萌”。


2016年7月,用八种语言的微博和Twitter;以及向全世界介绍中国佛教,开发出苹果Siri机器人对话平台,科研实力强大的寺庙——北京龙泉寺的茶苑里,也悄然出现了绿色的微信支付。


城市的清晨,在写字楼底商便利店里,微信支付扫码枪前面有长长的队列。

 

夜半,公寓楼下的便利店打烊之后,有小贩支起摊位卖手抓饼,皱巴巴的纸张上有二维码:“微信支付”。


……


微信,这个在国内任何APP排行榜上,用户量、活跃用户数永远排第一的巨头,演化出了“微信支付”这个“肉身”。自2013年诞生以来,借助第三方供应商的力量,微信支付像病毒一样在线下快速的繁殖,力争走进每一个人的生活缝隙。2016年初,腾讯公布的2015年全年财报中披露了截止到2015Q4微信支付的绑卡量:超过3亿。


相比之下,占据线上支付市场12年以来老大位置的支付宝,近年来种种动作却遭遇了各种质疑。2013年微信支付诞生之后,支付宝开始以“爱改版”出名,功能越加越多:2013年到2014年,增加了卡券功能,有了余额宝和招财宝;2014年,支付宝的支付密码和微信一样改为6位。


2015年7月,支付宝推出了9.0版,一级页面出现了“商家”和“朋友”频道,版本一出就被称作“抄微信、仿点评”。2016年春节,“敬业福之仇”成了网络段子。


2016年7月,支付宝9.9版发布,有人将新版支付宝的首页和Facebook首页截屏对比。“首页上,发布动态、好友推荐、以及信息流显示方式基本上是一致的”,还有人说:“支付宝做社交,干脆做个‘附近的有钱人’功能吧。”


12年前的2004年,支付宝大胆创新,做了信用担保交易,选择和银行直联,开通了快捷支付,自此开辟了国内线上支付的市场。用最通俗的营销定位理论来看,在支付宝出现之后的10年以来,大多数人一想到第三方互联网支付,首先就会想到支付宝。在2013年以前,它稳稳占据第三方支付领域近七成的市场份额,在这个市场里所向无敌,更谈不上跟谁打仗。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全行业的竞争变成了在一个狭小的手机屏幕里,争夺用户时间的赛跑。狭路相逢,曾经笑傲支付市场的支付宝,对手突然变成了微信这个占据社交高频入口的恐怖存在:数据显示,重度用户一天用手机五个小时,里面一半是被微信占据的,相比之下,2013年微信启动商业化时用户已超过亿,而支付宝APP只有一个“付钱”的功能,打开率低,活跃用户少。移动互联网的世界里,高频占尽天时地利,能“吊打”低频,支付宝占据低频,形势严峻。


根据Analysys易观公布的数据,在移动支付市场,2016年第一季度,支付宝以63.41%的市场占有率继续占据首位;拥有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财付通位列第二,为23.03%,比起2015年的20%,有明显上升。


有天时地利的战争,不一定每一场都能打赢,顺江而下,曾国筌灭亡了太平天国,而陈友谅却被朱元璋彻底击败。没有天时地利,韩信却敢犯着兵家大忌,摆下背水阵,让整个部队死里求生——韩信赢了,才有了背水一战这个成语。


多年坐稳老大的位置,很久没有过厮杀肉搏的支付宝,如今却要背水一战,从低频向高频进攻,它能成功吗?


 第一轮:防御战 


“现在这个模式不行。”


讲话的男子声如洪钟,在他身后的玻璃白板上,图表和数字密密麻麻:滴滴补贴了多少,快的补贴了多少,订单量多少……他下意识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笔。


突然,时任支付宝国内事业群总裁的樊治铭走进来,把说话的男子拉出去。樊治铭开口就问:“你觉得我上次战略会上说的事情靠谱吗?”


“你是说,用支付做入口,给商户把营销打通?”几秒钟懵懂之后,他马上反应过来:“是不是可以单独成立这样一个部门?”


2014年1月,这里是杭州,支付宝大楼,和樊治铭说话的男子是现任口碑网CEO的范驰。



在阿里待了6 年,范驰已成了全能,他做过快捷支付、淘宝电影,现在成了口碑网的CEO(摄影:王棋永


将时钟向前拨两个月,滴滴和微信支付率先发起了补贴战,从2013年12月底开始,在两周时间里,滴滴的订单量上涨50倍,40台服务器都面临宕机。在滴滴打车的猛烈攻势下,和支付宝合作的快的打车反应也不算慢。2014年1月下旬,快的拿出了更凶猛的方案:同时补贴司机和用户两端,而滴滴的补贴取消了,形势迅速逆转,轮到快的服务器面临宕机——很明显,谁家补贴力度大,谁家的订单量绑卡量就暴涨。为了让司机安装自家APP,开通支付,绑卡,滴滴先出招,安装APP送话费,快的接招,安装APP直接送现金。时至今日,这场关乎移动支付市场格局的著名战役,给范驰留下最深刻的记忆,除了高层的反复叮嘱“不能输”之外,就是每次去批预算都“手发抖”,“每天几百上千万的在烧钱”。


在打车补贴大战正酣之际,微信已经又悄悄布了一局:红包。关于红包的策划,微信支付方面没有对《中国企业家》讲太多,只说红包的玩法,以及和社交结合的AA收款功能等等,都是在设计产品时早就想好的。然而,打车大战正逢农历春节,这个诡异的时间点在他们的设计之外,却让一切加速发酵。


1月26日,农历春节前5天,“微信红包”公众账号上线。微信没有为红包投入任何市场资源,但红包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微信里传播开去。随后腾讯的市值就突破了1万亿港元。


在微信红包上线之前3个月,2013年10月,马云正在力推阿里的社交软件来往,他说:“我们家领导(马云夫人张瑛)和我已经把家里所有有手机的人,包括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全强迫安装上来往。”他主动向腾讯下战书:“与其等待被害,不如杀去南极洲。去人家家里打架,该砸的就砸,该摔的狠狠地摔。”


2014年1月29日,马云在来往账号上不无遗憾地留言:“确实厉害!此次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完美。幸好春节很快过去,后面的日子还很长,但确实让我们教训深刻。”  


微信在进攻,支付宝在防御。2013年,在移动端诞生的微信已经有了几个亿的活跃用户,被称为腾讯拿到的移动互联网“船票”。有强烈PC互联网基因的支付宝,还没完成向移动端的迁移。


2013年初,范驰被调来做移动端的支付宝APP,在阿里三年,他已经被培养成全能型人才,他做过快捷支付、在支付宝数字娱乐事业部待过,甚至还救急做过淘宝电影……范驰看了后台才傻了眼:支付宝6亿用户绝大多数都在PC端,而支付宝APP只有100万活跃用户,1000万存量用户。



支付宝产品总监朱雁春认为:支付宝要从支付软件变成生活场景平台,全世界都没有先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摄影:王棋永


“2013年,我们还没有把线下支付这件事作为一个重要的目标在推,只是尝试。”支付宝产品总监朱雁春告诉《中国企业家》。2013年初,他还在做快捷支付的运营,包括绑卡,跟银行渠道的完整对接,整个2012年他们做了几千万的绑卡用户,KPI是2013年做到1个亿。2010年,支付宝率先做了快捷支付,用户绑定银行卡后不用跳转到网银就能付款,把支付成功率从85%提升到90%以上。今天这个数字是98%。可以说,后来的微信支付、京东钱包、百度钱包等等移动支付产品,都是在银行已经接受了快捷支付的基础上,才能够快速运转起来。


2013年的支付宝APP“一穷二白”,只是个支付转账工具,朱雁春回忆道,彼时的活跃功能只有转账、信用卡还款和手机充值,首页上只有这几个功能,然后就是账户余额,第二个页面是账单。他们只能从转账开始推,做的第一件事也引起了用户的强烈反弹:PC端转账收费,移动端免费,最终用户逐渐流向了移动端。


与此同时,余额宝正在酝酿中——支付宝账户备付金近千亿,形同吸储,外界难免产生政策风险的质疑。同时,淘宝卖基金一直难有突破,这就有了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的雏形。2013年6月,余额宝以“屌丝理财神器”的形象上线之后,因着短暂的银行“钱荒”,身为货币基金的余额宝,年化收益率一度超过了6%。


支付宝用户的账户余额,大量流入余额宝——余额宝用了7个月时间,金额与用户数就翻了50倍。余额宝不仅解除了支付宝的备付金风险,也让更多用户下载支付APP,在手机上去买余额宝。2013年10月,支付宝APP新增用户过亿,他们松了一口气。


“余额宝是为了解除风险而生的,但它的出现让支付宝团队发现,支付宝上面加载了更多跟钱有关的功能,可以显著提升用户活跃度和打开率,那时支付宝做了一次投放叫‘能赚钱的钱包’。之后的支付宝,逐渐转型为‘管钱工具’。”支付宝员工刘舒(化名)告诉记者。


一边提升绑卡量,一边做无线迁移,支付宝同时也在思考线下业务。2013年10月一年一度的战略会上,彭蕾(时任小微金服CEO)第一次提出,是不是该“去往线下”?樊治铭的思路则更进一步:“用户其实在手机端和场景端就能完成交易了,我们可以从支付入手,给线下商户打通营销。”于是,支付宝B2C事业部负责人王丽娟被樊治铭调出来,做线下业务的负责人,几天之内她就从各部门抽调出了40多个人组成新团队,部门一时想不出名字,就叫“创新业务事业部”,樊治铭说:“没KPI,没目标,什么都没有。”


创新业务事业部做的第一个项目,用了21天接入银泰百货,马云亲自站台。2013年11月16日银泰店庆日,在银泰杭州武林店,马云拿出手机,打开支付宝钱包,用“声波支付”30秒就购买了一双39元的袜子。马云说:“支付宝会更多进军线下。”而银泰总裁陈晓东说:“实体业者现在不必再自己开拓PC端业务了,而应该跳过PC端直接与电商无线端合作。”随后,他们又接入了王府井百货、深圳天虹、美特斯邦威、奥康鞋业等商户,一切看上去都顺风顺水。


出乎支付宝意料的是,2013年12月,微信突然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势,短短3个月,凭借社交入口和出行的高频场景,微信支付“大跃进”,从绑卡量低到忽略不计,变成了微信支付产品运营总监黄丽所说的“已经成为一方诸侯,不再那么怕友商了”。


有人说移动互联网是整个科技行业的又一次革命,从PC走向无线的过程中,身躯庞大员工众多,看上去体态如大象的支付宝,要做到快速转型,也没那么容易。


在打车大战和红包大战之后,支付宝以地推行动力闻名,在接入线下消费场景方面还是比微信先人一步。截止到2015年4月,中国TOP100的商场超市都已接入支付宝。2014年初,支付宝已开始同步接入餐饮,从快餐开始,然后进入中式点菜。而第一批属于微信支付的BD员工在2014年5月才入职——2014年2月,“微信支付”部门才正式成立。


将视角放大到阿里,淘宝天猫是线上商业地产,在用户尚未形成移动端购物习惯的时候,他们没有理由非要在手机上装淘宝。从活跃用户数来看,用户向手机淘宝APP迁移的速度,比支付宝还要慢一些。支付宝APP背靠着PC端的大树,1年时间内新增过亿用户,再接入线下各式支付场景,仍然会稳坐移动支付市场老大的位置,但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如果没有微信支付。


在2014年11月蚂蚁金服战略会上,气氛就十分压抑。


“我们不甘心,支付宝的红包也投入了很大精力,但整个活动下来,用户体验、用户参与的流畅度来说,不如微信。我们没有一个平台,是做用户和用户之间的业务。”朱雁春说。实际上2014年春节支付宝也做了红包,不过是基于淘宝交易的逻辑,让用户讨红包、发红包,一对一的发,但节后很多用户根本不记得这东西曾经存在过。


2015年7月,支付宝推出了最受争议的版本9.0,正式宣布从支付工具向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转型。那年春天,这个版本孕育的时候,也许是近年来阿里系少有的低迷点:支付宝被微信阻击之外,由旺信和来往组成的网络通信事业部以及淘点点事业部,其表现都没有达到预期。当美团上半年的交易流水达到470亿超过2014年全年,曾经在本地生活上被阿里寄予厚望的淘点点,市场份额下降到个位数,App Store 5月的排名上,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平均排名分别为68和90,淘点点未进入前145位。


而无论是来往、还是旺信,其活跃用户数都还远不如支付宝。地图、浏览器、微博、视频……除了QQ和微信,阿里已经买下了中国互联网里最好的流量入口。可是,以阿里系之大,竟找不到一个可用的社交关系链。    



(图片来源:CFP)


“微信在2013年以爆发式的速度增长,我们落后一大块。可是两边对不齐啊,支付宝是支付,腾讯方面是微信加财付通,财付通跟支付宝是对应的业务,但我们缺社交,支付工具怎么能跟一个聊天工具去PK呢?”范驰一语中的,“最后我们想,缺的那一块,由我们自己来做好了。”


 进攻的护城河:更多场景 


“我们想招1万人,做本地生活服务。”


“只能给你们1500人。”后面这句话是马云说的,掷地有声,无法反驳。


2014年底,转账业务、余额宝用户慢慢趋于稳定之后,线上的市场趋于饱和,线下市场逐渐成为重点。支付宝对线下支付一直在探索,2013年最先做了条码支付,乃至后来推动二维码支付。


2015年,范驰将樊治铭之前在战略会上提到的“用支付打通营销”写进了战略汇报里面。彼时,滴滴和快的已经合并,出行以及百货和商超的业务趋于稳定,在家乐福等核心KA(key accout,重要客户)商超,支付宝“支付入口,打通营销”都有不错的效果,比如提升交易额、客单价等。线下业务中唯一存在巨大变数的只剩下本地生活。比起百货商超,线下的吃喝玩乐都是超高频消费场景,做好这个市场,能提升支付宝的打开率和活跃用户数。对手是打开率和活跃用户数全网第一的微信,支付宝别无选择。


在线上无法打败聊天工具,支付宝就选择在线下自己擅长的领域里突围,用线下场景撬动线上的流量,可是,这个市场也已经杀得刀刀见血。


美团是这个领域的巨无霸,它有着团购市场62%的份额。当年6月,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也达到了46%,仅仅外卖,平均日单量就超过200万单。而范驰在2015年3月接下支付宝本地生活的业务时,餐饮的日均业务量只有3万笔,与美团有着云泥之别。这时,马云和彭蕾决定将淘点点业务和支付宝本地生活事业部合并,由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一起拿出60亿,重启口碑,业务还由范驰负责。


美团已占据大半江山,口碑还有机会吗?实际上仅仅餐饮一个业务,线下市场的规模超过3万亿,而2015年所有O2O平台的餐饮交易额还不到2000亿。所以,范驰和樊治铭报的方案是做团购,用支付宝的线上流量,招1万人,一年烧70亿把市场做起来。万事俱备,可方案没有通过。美团有16000人,可是当时的整个阿里巴巴加上蚂蚁金服,还不足30000人,“轻公司”才是阿里巴巴的风格。口碑注定只能在1500人的舞台上跳舞,没有人海战术的地推,没有海量的烧钱补贴,口碑注定要和美团、大众点评、百度糯米的团购模式打出差异化,否则无法生存。


彼时,本地生活巨头们也遇到了瓶颈,烧钱和补贴似乎并不能解决一切。外卖大战正酣,美团在2015年初的7亿美元融资,烧了几个月之后,就启动了新一轮融资。


吃饭是刚需,但所谓“本地生活线上入口”商业逻辑——用优惠沉淀C端用户,再向商户收费,这个模式相当脆弱,用户对平台没有忠诚度可言,一旦优惠停止,用户会立刻流失。2015年以来,很多商户已经不愿意签订一年的独家合约,仅仅愿意签订一个月的合约,如果下个月其他平台有更好的政策,他们可以马上变更。


2015年以来,餐饮业的利润薄如刀刃。味千、小南国、百胜、麦当劳……主要上市公司的利润率都在10%以下,利润都是负增长。然而,从2012年到2015年,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餐馆的数量都增加了50%以上,竞争愈发激烈。 

  

“我们想要做出和其他O2O公司的差异化。”范驰说,他们的思路仍然是“以支付做入口,帮商户打通营销”,一直以来,无论B2B业务,淘宝天猫,网商银行,阿里云,钉钉,以及支付宝和口碑……阿里系的基因就是服务B端。2016年,蚂蚁金服推出开放平台,支付宝与口碑也加大力气扶持SV(软件供应商)等合作伙伴。所以口碑1500人的团队中,小城市主要由合作方负责,大城市、KA商户,才由口碑自己的员工对接。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雅座CEO白昱选择和支付宝合作,成为开放平台上面的SV之一,雅座是餐饮CRM(会员制营销)企业,中国餐饮百强中43家是雅座的客户,互联网时代,他们想找一个渠道接触更多商家。“商户营销方面,百度想自己做,美团没做,点评背后有微信,自己还投资了好多家给商户服务的公司。有流量的平台里,只有支付宝大力扶持SV。”


2016年1月,雅座和支付宝合作开发了基于口碑的CRM产品小雅,到年底,预计会在小雅平台上发展50万商户。小雅产品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叫做“一键营销”,餐饮商户中的60%都是中小商户,使用它就足够了,它会将商户的后台管理起来,用户使用支付宝支付就成为会员,系统定时推送营销方案,比如一个客户好久没来了,就送个优惠券。第二个层次,由雅座的服务商去运营,制定营销方案。第三个层次,只有10%的商家选择,就是购买VIP服务制定方案,由雅座自己的员工负责对接,只有这个层次里面雅座会收费。


“我们有几千个标签给用户画像。当用户成为商家的会员,我们的系统就会量身定制营销方案,如果一个人常去吃肯德基就不会送他优惠券,如果一个人平时喜欢打折优惠,就会推送优惠给他。”范驰说。


阿里巴巴2017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口碑单季度交易额达310亿元,较上一季度增长48%。口碑合并了淘点点,以移动支付为入口,以阿里最擅长的方式,和线下商户合作,拓展各种场景,在支付宝这个平台上重生。同时,口碑也提升了支付宝的打开率,收集了更多用户数据。


“2015年起,支付宝的定位从‘管钱工具’慢慢变成‘生活场景聚合平台’,从场景来看,支付宝比手淘要多,我们希望贯穿线上线下购物、城市服务、理财、本地生活吃喝玩乐、社交、内容……无数的场景,做以个人为中心的生活平台。”朱雁春说。


 进攻:搭建关系链 


2015年10月28日,北京,央视总部。


偌大的会议室里,坐着两拨人,都在小声商量着什么。一会儿,有人将两张折叠起来的小纸条分别递给这两拨人。气氛明显紧张起来,两拨人窃窃私语几声之后,不约而同都开始打电话……十几分钟之后,招标结束,蚂蚁金服以2.688亿的金额拿下了2016年央视春晚发红包的环节。


2015年7月,支付宝做了“朋友”频道,除了聊天,里面还有经费群等等功能,而关系链的大跃进,是2016年春节。


2016年春节,这个曾经遭遇微信“偷袭珍珠港”的时间点,支付宝进攻了。其中热度最高的是“集五福咻红包”,然而,面对数亿的玩家,支付宝只发放了82万张敬业福,让上亿级的用户在春节这个敏感的点无法“集齐福气”,从而遭到众多玩家的吐槽。


“花了2个亿,做了个广告,值不值?能换来2个亿的关系链,已经很值了。没想到新增了11亿对关系链(两个人互相添加好友,称之为一对关系链)。”支付宝品牌与公众沟通部总经理陈亮如是说,比起春节过后新增的几千万用户,他们更看重这些关系链。“我们不是希望大家用支付宝聊天。但我们想在做自己事情的时候,不用再去借助别人的体系。11亿对关系链在那里,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了。”


与此同时,支付宝还想做内容,正在规划一个内容开放平台。他们认为“朋友推荐”是用户获取内容的一种方式,反过来,海量的内容又能提升用户粘性和互动,微信公众号就是最好的例子。



(图片来源:CFP)


在一片质疑声浪中,2015年7月以来,各大机构的APP排行榜(月活跃用户数)上,支付宝的排名也在慢慢爬升。据易观国际的数据,2016年5月,支付宝月活用户超3亿,排名从一年前的第14位上升到第3位。


“微信会抢占支付宝一定的市场份额,但市场格局不会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刘舒说,这是支付宝内部达成的共识。


在PC时代,腾讯在支付和电商上面近乎是个死循环:电商做不起来,财付通没有场景。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有了微信,2013年被称作微信支付的商业化元年,在微信用户破3亿之后,微信发布了微信支付、游戏中心、表情中心。有人说,腾讯之所以放弃了电商转而投资京东,是认为可以凭借微信支付链接线上线下的各种购物场景。


最开始,腾讯也想自己做O2O。2012年,腾讯收购了通卡又成立了微生活,并开始在微信上尝试商户会员卡,起初的产品名字叫微信会员卡,后来更名微生活会员卡,这个业务的负责人是投资人戴志康,可惜很快这项业务没有下文了。后来,微信又想做附近的商家+我的卡包+微信支付,希望让商户都进来,但最终发现拓展线下商户资源很困难。最后,腾讯坚定了“链接一切”的战略,自己只做支付,“附近的商家”由腾讯花大笔资金入股的新美大来做。


 腾讯VS阿里,功名与尘土 


2016年1月,杭州,蚂蚁金服总部。


2015年“双十二”刚过,前台大厅的屏幕里滚动播放的,是“双十二”的作战视频:“2016,是硬仗的一年,绝不把世界让给我们鄙视的。”视频里的马云、彭蕾、樊治铭,都穿着一样的T恤,和所有员工一起拍手欢呼。


同一时期,《中国企业家》记者也去广州访问了微信团队,他们办公的地方叫TiT创意园,园区内遍布绿色植物,不只有微信一家公司,还有红砖外墙的创意时装店铺、文艺咖啡馆……青石板铺成的路面,有着腾讯LOGO的几座矮矮的房子静静藏在园区深处。


支付大战只是一个剪影。腾讯和阿里这两家公司的市值都在2000亿美元级别,在这场移动支付领域的战争中,人们得以感受到这两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如何厮杀、转身。


有人评价道:腾讯的人多有书生气,因为大部分员工和领导,是写代码设计产品出身的,这样的工作需要不断的思辨和创意,所以腾讯喜欢高学历的“好学生”。好学生们矜持、内敛,不可能拍着手喊“一起加油,我们最棒!”,而阿里是在电子商务最前线作战的公司,员工和领导,每天都要跟各式各样的小商户打交道,重销售重结果,充满狼性。


腾讯是一个大舞台,任有才华的演员发挥,所以,QQ邮箱团队的张小龙能做出微信。阿里就像一个部队,主帅定下战略,阿里人立刻执行 。


“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的误差。”马云的战略布局,就让人想到这句话。阿里旗下所有的业务,淘宝、天猫、支付宝、口碑、网商银行、阿里云、菜鸟……都是平台化的轻公司,围绕着中小企业客户的买卖成交,最终希望以数据为资料,形成技术上的护城河。只有这种产品,能在阿里发展壮大,其余的都被自然淘汰。


“腾讯强在产品,但微信始终只是舰载机层级的产品,无论是微信红包还是腾讯联手京东,而阿里打造的是航母舰队。”2014年7月,在和方兴东的对话中,马云如是说。


即便嘴上这样说,从旺信、来往,到现在的钉钉,马云多年以来一直放不下社交情结,可谓“社交虐我千百遍,我待社交如初恋”。“轻公司、平台化、以数据为资料、在技术上能形成护城河”,社交产品完全符合马云的理念。可惜,社交产品需要书生们不断的思辨、创意、打磨,让习惯了狼性和刀锋饮血的阿里的人像书生一样工作,同样不大现实的。


腾讯与阿里堪称中国互联网的泰山北斗,而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这场战争,胜败结局就显得格外重要。

王雨佳 wangyujia@iceo.com.cn




上一篇:爆料!易到用车拟融资60亿元 能杀出滴滴神州重围吗

下一篇:这两款机型能否挽回HTC对国内用户的"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