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交作业:续《“80后”老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

            发布时间: 2017-07-25
            欢迎点击「科学网」↑关注我们!
            本人四年前曾在科学网发表了一篇博文《八零后”老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有感而发的随笔引来了不少讨论。
            不少博友疑问一个国家重点项目交给一位年愈8旬的退休老人适合吗?其实后面的潜台词我明白:国家社科基金该不会将钱丢进水里吧?与博友讨论之余我许愿只要父亲身体无碍能持续工作,课题结束后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明白交待,今天就来交作业了。
            老父在2013年以《中国社会调查史研究》为题申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有幸获得批准。因当时他已年逾八旬,着实让人们惊讶了一阵子。
            官方规定课题时间为三年,虽然老父为这个课题准备了几十年并积累了不少资料,三年时间对于一个想写跨越几千年历史的题目来说,实在太紧迫了。所以惊讶之后该干嘛就干嘛,不敢说是撸起袖子加油干,可老爸基本是无节无假无周末,用只争朝夕来形容不算夸张,反正比我这个在大学工作的人忙的多。
            感谢老天,他身体还算给力没生什么大病;感谢他单位领导,他们支持协调课题工作并确保基金专款专用;感谢许多老同事和新朋友,他们是课题能完成的中坚力量;感谢各级博物馆图书馆慷慨支持,许多从来未出版的史料来自于他们的援手。
            在申请课题时曾简单介绍过,社会调查史研究算是冷门,过去社会调查被认为是舶来品,是近代从国外引进中国的,其实中国才是世界上开展人口、土地调查最早的国家,也是保留人口、土地资料最丰富、最完整的国家。尽管历朝历代曾有很完善的记录保管制度,由于朝代变更战乱不息,许多宝贵的史料被毁被丢,许多内容有传说无纪实,寻找起来困难重重。一部社会调查史涵盖上下5千年,尽管老父收集资料几十年,毕竟个人之力微薄。有了课题基金支持全力以赴努力找寻挖掘,但其中过程和曲折,非经历过难知一二。
            仅举一例。在书中第十章《近代社会调查综述》中有不到一页篇幅介绍清代海关有关当时调查统计的驱动者赫德(Robert Hart, 1835~1911)及其著作。这个资料的找寻费了不少周折。赫德是英国人,原是英国驻宁波领事馆一位翻译。1859年,赫德扔掉了大英帝国的铁饭碗,跳槽到大清海关工作,任广州粤海关副税务司。他中文说的溜溜转,而且较少英国人的傲慢,颇受清朝欢迎。1863年升任海关总税务司,成了清朝的正三品大员。他在海关工作了近50年,为中国海关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系统的调查、统计、报告制度,出版了许多月报、季报、年报,1873年还主持编辑了一部《十年报告》。此后,在1893至1933年期间,先后编辑、出版了5部《十年报告》,其内容包括各海关所在地的经济,贸易,政治,社会,政府,军事活动等。一个老外,在清政府主管海关工作,收集、掌握如此广泛的中国情报,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当年他这些工作给清代历史和社会调查留下了一份宝贵资料。老父在收集近代社会调查史一章时,根据资料想找寻赫德的《十年报告》原文,尤其是重要的第一本,不论中文还是英文均可。
            在21世纪寻找一本19世纪出版量极少的资料性书籍容易吗?真的不容易。老父自己和托人找了国内一些图书馆,查无所获。后想到香港曾是英殖民地,也许他们保存有这方面英文书籍,拜托一位学者到香港大学图书馆去查,还是一无所获。我想赫德是英国人,也许美国或者英国可以找到该书英文版吧。的确,查得到到赫德许多资料,但是《十年报告》一书继续无影无踪。后来想到大英博物馆也许有,我上他们官网查询,同样是只见赫德其人不见书,于是写信正式请求大英博物馆在故纸堆去查找,大英博物馆回复由于人手不够,他们许多历史史料并未上网,手工付费查找需要时间等等。行啊,只要能找到,等等没关系,可这一等,泥牛入海无消息了。就在山穷水尽疑无路时,一位在西藏拉萨海关工作的亲戚给了我们一个线索,上海海关退休干部张先生曾经从事过海关史研究,也许他能提供些帮助。于是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展转多人找到张先生,令人喜出望外的是他手中有我们找寻很久的《十年报告》中文翻译的复印件!复印件虽然不太清楚,毕竟传说不再是虚无。感谢这位张先生,在提供《十年报告》复印件时,还建议到网上古董书店去寻找。果然在孔夫子旧书网里,我们找到了唯一一本的中文译本:徐雪筠等译编、张仲礼校订:《上海近代社会经济发展概况(1882-1931)——〈海关十年报告〉译编》,这本原价2.1元的旧书最终以106元购得。寻寻觅觅绕了地球半个圈,蓦然回首,那书竟在点击一键处!
            几年不懈努力的结果是《中国社会调查史研究》得以顺利完成并于2016年初结项。其57.6万字的主要论著《中国社会调查简史》已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于2017年1月正式出版。
            基金规定三年,结项是对该基金工作情况给予小结,同时也是为基金的支出按规定报告。老父想做的,并非仅仅出一本书,这只是第一步。
            《中国社会调查史研究》获得社科基金30万元,结项时,尚结余6.8万元,老父计划在《中国社会调查简史》基础上,用基金结余款再出版两本书:一本是通俗易懂的《中国古代社会调查故事》,此书已于2017年1月28日交稿,预计今年年底前出版;一本是《中国社会调查史料选编》,目前正在统稿,预计2017年底、2018年初交稿。下图是最初封面设计,以清明上河图为三本系列书的连续背景。
            结项了,可以松口气了吗?没,有关研究工作远未结束!
            老父希望将中国社会调查历史整理介绍出来,从他最初设想到筹备以及到加速工作(获得基金三年),前后历时三十年,时间不算短。可毕竟个人力量有限,能参与的人员也有限,难以在浩瀚史料中找到所需要准确史料,因此目前中国社会调查史研究的论著内容只能归位于“简史”,不可避免的会有不少漏掉遗失,甚至是错误的内容。在我们父女聊天中,老父感慨道现在读到去年刚完成的新书,他已遗憾地发现又有许多重要的新考证新内容可以加入,有些内容解释不准确,需要二版三版来不断完善改进。所以按官方标准,老父的课题已顺利完成,可他仍感到不满意,有遗憾。三本书的出版只是抛砖引玉的第一步,社会调查史研究的路还很长很远,学海无涯,知识无边,他今年85岁,思维记忆犹佳,他希望能继续工作到99岁,因为这个研究无关于名和利,就像清晨要散步一样,是他生命的组成部分。
            我们只能是理解和支持,望他能保持健康,好好将他想做的事情一步步做完。
            2015年5月父母在加州海边散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水迎波科学网博客。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4301-1067795.html


            上一篇:教育部官员:智慧互联时代 需紧跟人类文明步伐

            下一篇:中国脐血采集技术与国际接轨 科研等还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