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钱诈金花 | 粟裕不上朝鲜战场的真实隐情

微猫网

2017-07-09


头部受伤疼痛难忍
1930年2月下旬,作为支队政委的粟裕与支队长肖劲光率领部众随红四军进军赣南地区,在吉水、吉安的南部水南,参加了消灭进犯赣南苏区的国民党军唐云山独立十五旅的战斗。
在激烈的战斗中,突然敌人一发迫击炮弹打过来,在粟裕身旁爆炸。粟裕只觉得头部被猛地一击,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士兵们看到粟裕头部负伤,满脸是血,急忙跑过去帮他包扎伤口,并要把他抬下战场。
粟裕苏醒后坚决不肯,刚说完“别管我,快去追击敌人”,又昏了过去。
战斗结束后,士兵们把昏迷不醒的粟裕抬到后方医院,发现一块锐利的弹片深深地嵌进了他的颅骨。因医院条件简陋,无法进行大手术,医生只好用纱布将其头部紧紧缠住。
治疗三个多月后,粟裕伤愈归队。
在以后的日子中,战事一紧张,或者工作一劳累,粟裕就常犯头痛头晕病。疼的最厉害时手都不能去摸,摸的话,根根头发像针一样扎。
旁人都以为他是被炮弹片炸伤而已,谁会想到,弹片竟然一直留在他的头颅内。
回首往事,粟裕的妻子楚青心痛不已:“如果这三块弹片是粟裕在水南战役中负伤留下的,算起来在他头颅里54年了,但我们家人都不知道,他在生前很少讲自己过去的作战经历。”
“头部弹片所导致的头痛头晕,几十年来一直折磨着粟裕,给他带来了无比的痛苦。平常疼得受不了,他就用凉水冲头,或者在头上戴健脑器,缓解疼痛。我们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既着急,又没办法。”
楚青说,后来医生给粟裕做了一个简陋的“健脑器”,头发热了,就把它戴上帮助头部散热。但这还是解决不了问题,他的头部仍然又烫又痛,他也还是不言不语地用冷水浇头。
毛泽东点将要粟裕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毛泽东曾点将,要粟裕担负抗美援朝战争的指挥重任。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总理周恩来先后两次召开国防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中国国防问题,决定抽调战略预备队4个军以及配属的炮兵、空军等部队25万多人,组成东北边防军,由粟裕任司令员兼政委。
后来,毛泽东又派陈毅再次向粟裕传达,明确要求粟裕担负抗美援朝作战指挥任务。
可这时,粟裕身体状况很不好,每天头痛头晕难忍,但仍在坚持工作。得知毛泽东亲自点将,他深感这是中共对自己的信任,觉得义不容辞,立即着手进行担负新任务的准备。
他要求华东军区司令部选配指挥部的参谋、通信班子,要华东空军调查研究侵朝美军空军的飞机数量和作战能力,并向中央军委建议增调三野九兵团参战。
不料他的病情日益加重,头疼眼晕得非常厉害,不仅难以坚持工作,甚至不能左右环视,吃饭时只能把饭菜摆在正面一条线上。
他不得不向毛泽东报告病情。后经中央军委批准,他专门到山东青岛疗养。半个月后,病情仍不见好转,他心急如焚,特地托到青岛的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再次报告自己的病情和心情。
毛泽东看到粟裕的信,立即复信,“粟裕同志:罗瑞卿同志带来的信收到了,病情仍重,甚为系念。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修养,直至病愈。修养地点,如青岛合适则在青岛,如青岛不甚合适,可来北京,望酌定之。问好!”
后来,中共才决定由彭德怀担任司令员兼政委。
中共中央与苏联协商,安排粟裕到莫斯科继续治疗。
可是,他在那里治疗数月后,仍没有完全解除头疼的痛苦。
头颅骨灰中发现三块弹片
在饱受头痛之苦几十年之后,粟裕于1984年去世。2月15日,粟裕的遗体在北京火化。
负责火化炉的老师傅得知火化的是仰慕已久的粟裕大将的遗体时,筛选骨灰特别仔细。
在火化炉床上捡扫骨灰时,他和粟裕的长子粟戎生忽然从头颅骨灰中发现一块直径约有黄豆大小和两块绿豆粒大小的乌黑色薄片,拿起一看,是三块残碎的弹片。
粟戎生特别吃惊,难道父亲生前的头痛病就是这三块弹片引起的?他立刻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悲痛之中的母亲楚青。楚青用颤抖的双手捧着三块弹片,翻来覆去看个不停,她终于找到了丈夫多年头痛的真正原因。
后来,依其遗言,家人把粟裕的骨灰撒在了他战斗过的八个省市。
楚青及全家把这三块弹片视为传家宝。
2003年3月,她得知军事科学院筹建院史馆,亲自把其中一枚赠送军科院史馆陈列。她说:“把弹片交给军事科学院,是我们家人的想法,也是它最好的归宿。”
(据《报刊荟萃》包国俊 李洪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