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nmwgbf"><address id="nmwgbf"><noscript id="nmwgbf"></noscript></address></table>

    <option id="nmwgbf"></option>

    1. <kbd id="nmwgbf"><tfoot id="nmwgbf"><style id="nmwgbf"></style></tfoot></kbd>
      <span id="nmwgbf"><tt id="nmwgbf"></tt></span>

        <dl id="nmwgbf"><font id="nmwgbf"><em id="nmwgbf"></em></font></dl>

          1. 三亚娱乐场注册 | 诸子百家中法家有哪些思想理念?

            微猫网

            2018年08月14日 12:00


            法家,《汉书•艺文志》列为“九流”之一。法家成熟很晚,但成型很早,最早可追溯于夏商时期的理官,成熟在战国时期,也是先秦学派中最后出现的一家。
            一般认为,春秋战国时期的管仲和子产为法家思想先驱。前期和中期法家有李悝、商鞅、申不害、慎到等。
            李悝所编《法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比较完整法典。战国末期,韩非对他们的学说加以总结、综合,集法家之大成。
            法、术、势
            商鞅强调“法”,主张国君要明法令,用法律来加强统治。法指健全的法制。
            申不害强调“术”,主张国君千万要注意控制,驾驭臣下和人民的手段。术指驾驭群臣,掌握政权。
            慎到强调“势”,认为国君必须加强威势才能统治天下。势指君主的权势。
            法家集大成者
            战国末年,韩非子则对商鞅之法、申不害之术、慎到之势进行了吸收和扬弃,从而形成一个新的法家学说体系。
            他认为:明君如天,执法公正,这是法的作用;驾驭群臣时,神出鬼没,令人无从捉摸,这是术的体现;拥有威严,令出如山,这是势的作用。
            法、术、势三者相辅相成,三者不可无一。
            法家思想:人性观
            法家主张荀子的性恶论。在法家看来,好利恶害,趋利避害是古往今来人人固有的本性。
            韩非认为,人的好利主要根源于人们的生存需要,他认为:以肠胃为根本,不食则不能活。每个人都有欲利之心,人的任何行为都受好利的本性支配,即使是父子、君臣之间,也是计利而行的。
            法家人性论是那个时代的反映,是私有制和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是商品等价交换在人们利益上的反应,也为法家法治思想提供了理论基础,在一定意义上讲具有历史进步性。
            法家思想:诚信观
            诚信是中国传统道德规范中的重要内容,带有普遍的成人立身标准。诚,真心实意,开诚布公。信,诚实、不疑、不欺。
            法家思想:历史观
            法家,主张锐意改革。他们认为历史是向前发展的,一切的法律和制度都要随历史的发展而发展,韩非更是提出“时移而治不易者乱”。
            法家思想的作用
            法布于众,法律是君主治理国家的依据,那么法律就应当以成文的形式出现,并做到公布于众,并争取做到“家喻户晓”。
            法之所以公布,其目的有二:一是“使万民知所避就”,能以法律自戒,二是为了监督官吏公开断案,防止罪犯法外求情。
            依法办事,要严格依法办事,维护其权威性。任法而治要排除一切人为的因素,以免“人存政举,人亡政息”。
            刑无等级,法一旦颁布生效,就必须官不私亲,法不遗爱,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则体现了法家公平执法的决心。
            保持法律稳定,法家从变法到定法的立场之转变,只有政法独制于主,才能达到统一立法权之目的。
            法家思想太过于绝对化,不别亲疏,不殊贵贱的思想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忽略了情对于人的重要性。
            延伸阅读:最齐全的诸子百家之道,流芳百世!
            孔子:为人之道
            做人要善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做人要本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做人要诚实,诚信乃做人之本也。
            做人要自重,严以律己宽于待人。做人要知足,知足者常乐也!
            老子:处事之道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道者,万物之奥。”“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安详是处世第一法,宽容是处事第一法;
            寡欲是养心第壹法;勿言无益身心之语;勿为无益身心之事;
            勿进无益身心之人;勿入无益身心之境;勿展无益身心之书。
            庄子:养性之道身安,不如心安;屋宽,不如心宽。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身;以喜悦之身,养喜悦之神。
            有所敬畏,是做人基本的道义准则。所谓快乐,不是财富多而是欲望少。
            做人,人品为先,才能为次;做事,明理为先,勤奋为次。
            人生要学会平和心,喜乐心,慈悲心。
            孟子:君臣之道
            君臣相比,君属于强势,臣属于弱势,其关系由强势君主导。
            君讲礼,臣讲忠,故君臣之道在于礼。
            君礼于臣,臣必忠;臣忠于君而君不礼,其忠必退。
            荀子:学习之道可概括为七个方面。
            一是蜕:学习不能满足于已有的成就,应该不断地有所发明,有所进展,日渐而月进,并且使之产生质变。
            二是虚:虚指的是学习态度。虚者,虚心、谦虚也。
            三是一:“一”是专一、专心致志的学习,“学之道,贵以专”。
            四是静:“静”,指的是心要静,而摒弃一切杂念。
            五是积:荀子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六是师:“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国将衰,必贱师而轻傅。”有了好的老师,便可以好学,“得贤师而事之,则所闻者尧、舜、禹、汤之道也。”
            七是友:荀子提出,学者应“亲友”,以求得在治学上的“好善无厌,受谏而能诫”,即不断地得到批评和指正,而日有所成。
            孙子:韬略之道
            意指文韬武略。
            中国的韬略思想,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实为传统文化之瑰宝,历史遗产之精华。
            韬略犹如双刃古剑。轻用其芒,动即有伤,是为凶器;深若藏拙,临机取决,是为利器。
            愿学者得其精髓,重其所用,发扬古道,利国利民。
            教练不是知识训练或者技巧训练,而是一种拓展信念与视。
            管子:教练之道能力和习惯的培养;教练犹如一面镜子,反映当事人的真实现状和局限,同时引发对方看到更多的可能性,给对方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教练的使命就是——因成就他人而成功!
            韩非子:统驭之道
            统驭理论:“精诚为道,运筹为术,组织为器,人才为本,制度为体,文化为魂”,带你修炼六个方面的能量,帮你完成从攻城略地到运筹帷幄、从创业有成到基业长青的惊险一跃,成长为新经济时代的新型领袖。
            鬼谷子:权谋之道
            权谋,是指在争夺、巩固、发展权力的过程中使用的一切灵活应变的手段。权力,是指能够直接支配他人,使之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的力量。权力带来财富、地位、荣耀。
            权谋天然地不受一切仁义道德、公平正义的约束;它甚至没有任何原则可言,唯壹的原则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权谋的合理性取决于权谋的结果,即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也。
            大学:修身之道
            修身过程实质上是一个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过程。
            格物就是探究弄清事物的发展之道;致知就是获取知识,诚意就是赤诚、真诚、忠诚之心对待壹切事物;正心,就是使自己的心正,是自己成为一个道德高尚,修为高深的人。
            因此,修身的过程,就是探究事物发展规律的过程,就是学习知识的过程,就是真诚地对待一切的过程,就是严个要求自己,完善自己,把自己变成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的过程。
            易经:天地之道
            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
            所谓天地之道,也不过是自然法则。妳若遵从了——便能遗世独立,飘飘欲仙:返之则——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想那轮回之苦,却非人力所为也!故而道是:冥冥中早已注定,天意实属难违。
            仔细想想,可也不就是这样的么?故,天地之道在于人心。
            禅宗:生死之道
            死生间观节,细微处品德。死亦生,生亦死,死是另一个生的开始,生亦是另一个死的结束。
            故,生则生、死则死,岂能赖着不死或就是不生?故来之则应,去留无意,随缘而行,不纠结、不着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