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发行量达到400万册的传奇小说《铁道游击队》

发布时间: 2017-03-07

在我国革命历史题材类文学作品中,当代作家刘知侠的代表作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无疑是一部传播面广、影响巨大的优秀小说;即便在世界反法西斯文学宝库中,它也占有一席之地。那么,这部风靡全国、享誉世界的红色文学经典,究竟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呢?
英模会触发创作灵感
刘知侠,原名刘兆麟,1918年出生在河南卫辉市一个贫困的铁路工人家庭。因父亲在河南北部道清支线的一个铁路道班房里做工,故刘知侠幼时“一天到晚能看到客车、货车在运行,听惯了列车在铁轨上运行的轧轧声”,并学会了扒车的技术。后来他随父亲辗转道口、焦作等地,十多岁时又做过车站上的义务服务生,对铁路职工、行车规章制度等了若指掌。全国抗战爆发后,他离开母校卫辉一中,被迫随父亲南撤流落到武汉。1938年春,他满怀抗日爱国热情奔赴延安,考入抗日军政大学(以下简称抗大),数月后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5月,抗大毕业后,他留校先后任抗大分校区队长、队长和军事教员。期间,他曾随抗大一分校两次深入敌后,熟悉敌后的游击战争生活。这为他后来创作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奠定了良好的生活基础。
◆刘知侠
1943年夏,山东军区在莒南县的坪上召开全省战斗英雄模范大会,刘知侠作为《山东文化》的编辑应邀与会。在听了英模会上被评为甲级战斗英雄的鲁南铁道大队中队长徐广田的报告后,深受感动,便采访了他,由此了解到这支抗日武装的光荣革命历史。1938年夏,枣庄路矿工人洪振海、王志胜因枣庄沦陷而参加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年底,他们奉派回枣庄建立了秘密情报站,在党的领导下开展抗日活动。王志胜很快以搬运工的身份,打入日本人开办的“正太洋行”。1939年11月,他们发展了6名铁路工人,在枣庄情报站的基础上秘密成立了“枣庄铁道队”,洪振海任队长。1940年2月,八路军苏鲁支队将拥有20多名队员的铁道队编为直属部队,任命洪振海为队长,王志胜为副队长,并抽调三营副教导员杜季伟任政委。为了加强统一领导,同年7月,根据鲁南军区的指示,将活动在枣庄、临城地区的几支铁道队合编为鲁南铁道大队,共100余人,洪振海、王志胜分任正、副大队长,杜季伟任政委。1941年8月,铁道大队与运河支队联合攻克微山岛,建立了根据地。后来随着形势的发展,拥有400多人的铁道大队先被编入鲁南军区独立支队,后又编入鲁南军区第2军分区。在对敌斗争形势异常险峻的抗战初、中期,铁道队以短枪和便衣,机动灵活、神出鬼没地战斗在日寇据点林立、重兵把守的铁路线上,创造了许多惊天动地的英雄战绩。从而在军事上牵制敌人兵力,配合山区主力作战,并夺取敌人的军事物资来支援抗日根据地,解决了山区主力部队的冬衣和武器装备等问题。
恰逢鲁南铁道大队原政委杜季伟正在位于坪上附近的省委党校学习。刘知侠又前去采访,由此了解到他是怎样被我党派进日寇控制的枣庄,又是如何组织力量攻打洋行,配合山区主力反“扫荡”,在津浦干线上拔敌岗、搞布车,打得鬼子闻风丧胆的。1943年初,他调出铁道大队到省委党校学习。
这些采访一下子触发了刘知侠的创作灵感。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所了解掌握的有关铁道队的抗日斗争事迹,足以创作一部纪实作品。在构思中,他考虑到铁道队的英雄人物大都热情豪爽、行侠仗义,有点江湖好汉的风格。他们经常深入敌穴,和日寇短兵相接,出奇制胜,其战斗事迹曲折生动又颇富传奇色彩,因而作家决定采用群众所喜闻乐见的民族文学形式来结构全书,以真人真事写成名为《铁道队》的章回体纪实小说。
《铁道队》被《山东文化》连载后,颇受读者欢迎。这天,刘知侠收到鲁南铁道大队新任大队长刘金山(洪振海已牺牲)和新任政委张洪义联名写的来信,信中热情地邀请作家到他们那里去,与其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以便深入、全面地了解其斗争生活,写出更好的作品。这封信使刘知侠深深地感到,只根据徐广田、杜季伟二人提供的材料,而不深入实地去进行多方面的了解,就匆匆地创作、发表小说,的确有点过于草率。于是,他决定暂停写作,先去实地调研、积聚素材。
深入铁道队体验生活
抗战胜利前夕,刘知侠穿过日军的封锁线,首次去鲁南铁道大队,近距离地和这些英雄人物密切接触了一个时期。当时,铁道大队政委张洪义及其继任孟政委已先后牺牲,新调来一个名叫郑惕的副政委。1945年8月间,日本天皇发布投降诏书后,日军拒不向八路军、新四军缴械,只听候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前来受降和整编。此时,铁道大队正包围着一列南逃的敌装甲列车,前后的铁轨都被我拆除,敌人动弹不得,但仍拒不投降。在我主力和铁道大队的威逼下,最终迫使这股敌人向铁道大队俯首认输。这一场面后来被写入小说《铁道游击队》中。
◆《铁道游击队》剧照。
副大队长王志胜(小说中王强的化身)平时办事有点犹豫,但每逢危急时刻,都能急中生智,出色地完成战斗任务。有一次微山湖被日伪军重兵围困,刘金山和政委均外出不在,王志胜便肩负起率部突围的重任。行前,王志胜的妻子拉着他的衣襟苦苦哀求,要求把她也带出去。这时岛上、湖里到处都是鬼子,在搜索着铁道游击队。形势万分危急,若带上她,极易暴露目标,影响到整个大队的安全。因多方劝阻无效,他气得一脚把妻子踢倒在地,拔出手枪对着她狠狠地说:“你再罗嗦,我崩了你!”然后就带着化装成“日军”的队伍趟水冲向湖外。因铁道大队里有个名叫张运骥的会说日语,他拿着小红旗和周围的鬼子打信号,用日语应付鬼子,才使全体队员突出重围,安然脱险。
除了深入细致地采访鲁南铁道大队的各级干部和主要骨干队员外,刘知侠还走遍了微山湖边和铁路两侧,寻访其每一次战斗的遗址遗迹,了解其战斗的详细经过。在临城(今薛城)附近的古汀,作家了解到,当年铁道大队潜伏在此,等候火车站内工人的信号,然后越过车站外围的壕沟和木栅栏,利用鬼子巡逻队走过去的空隙,蹿上月台,在浇油房击毙鬼子特务队队长岗村和痛歼敌特务队的情景。在沙沟和韩庄之间那段铁路弯道处,作家深入了解了当年铁道大队究竟是怎样把布车从列车上摘下来,发动组织湖边百姓和长短枪队员连夜向微山岛上运布,从而解决了山区主力部队的冬衣问题的。
同时,刘知侠还特地去采访当年姬庄“爱护村”村长姬茂西,了解了他表面上应付敌人、暗地里帮助铁道大队的情况。当年,就在群众和铁道大队紧张地转运布匹时,铁路上驶来了敌人的巡逻卡车,姬茂西提着红绿灯一面督促自己人加紧运布,一面又跑到巡逻车那边,劝鬼子不要过去。鬼子被那边众人活动的熙熙攘攘声给吓住了,误以为真是八路军的主力,便停下来,只用巡逻车上的机枪向远处一顿扫射。不料却迎来了铁道大队密集的炮火,于是鬼子调转车头,驶回临城去搬救兵了。可是当鬼子大队人马开过来时,整车的布匹早已被运进微山湖。
抗战时期,津浦铁路干线作为日本帝国主义支援南洋战争的运输大动脉,日军不仅在沿途火车站驻有重兵把守,而且在铁路两侧的村庄都建立了伪政权和“爱护村”,强迫当地群众看守铁路,遇有八路军破路,就马上报告。同时在铁路两边的重要地点都修筑据点,甚至在铁路两侧挖了又深又宽的封锁沟、封锁墙。在穿越铁路的大路口,都筑起了碉堡,对所有过铁路的人都进行盘查。因此,活动在这条被敌人严密控制的铁路线上是极其艰险的。敌情严重时,鲁南铁道大队队员经常在田野里过夜,春、夏、秋三季尚有庄稼来掩护;一到冬天,他们就只得睡在湖边的藕塘和雪窝里。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军部迁移到了江苏盐城一带。由于通讯不便,急需开辟一条通往延安的秘密通道。经过再三考察,最终确定了一条从盐城北上、经山东南部西去延安的秘密路线。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要穿越临城附近的津浦铁路。而这段路程的护送任务,自然落在鲁南铁道大队的肩上。铁道大队相继护送过刘少奇、陈毅、萧华、罗荣桓、朱瑞等过路干部千余名,为主力部队输送了数百名骨干力量。1942年夏的一天,铁道大队奉鲁南军区之命担负护送代号为“0号”的首长穿越津浦铁路的重任。晚上,身着长袍、头戴礼帽的“0号”首长在数名铁道大队队员的掩护下,从一条干沙河涵洞悄悄跨越津浦铁路,安全抵达八路军115师教四旅所在地。从教四旅拍来的报平安电报中,铁道大队才知道他们护送的首长是刘少奇。
1946年初,为了庆祝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新年,鲁南铁道大队在微山岛上举行了一次令人难忘的新年庆祝会和悼念活动,刘知侠应邀参加。当时,铁道大队临时归鲁南区党委下辖的鲁南铁路工委领导。庆祝会伊始,鲁南铁路工委书记在讲话中宣布了三项提议:为了悼念死者,一是把铁道大队的战斗事迹写成一部书;二是将来在微山岛上立一座铁道大队革命烈士纪念碑。并提议吸收刘知侠为铁道大队的荣誉队员。大家一致以热烈的掌声表示赞同。而写书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作家的头上。
5、6月间,刘知侠再次到鲁南铁道大队进行了个别访问和集体座谈。
摆脱束缚纪实变小说
根据在鲁南铁道大队深入生活期间所收集、整理的两大本材料,刘知侠开始创作长篇纪实小说《铁道队》。就在小说初稿将告完成时,书中的英雄人物之一徐广田竟在政治上出了问题,于是对这个人物怎样评价,如何写法就成了问题。经作家打听了解,才得知详细情况。原来,徐广田认为自己在抗战中劳苦功高,却没有获得应有的职级待遇,于是负气离队回到家乡。适值国共内战全面爆发,徐广田家乡被国民党军占领。他为利诱所惑变节投敌,但只当了两个月的敌特务连连长就洗手不干了。因此,当时的枣庄市市长紧急致信刘知侠,劝他不要写铁道大队了。
◆《铁道游击队》
刘知侠对此意见并不赞同。他透过徐广田事件,却看到了自己摆脱真人真事的束缚,转而以生活中的真实人物和斗争事迹为基础,更自由地进行小说艺术创造的一个天赐良机。但在炮火连天的解放战争中,他始终静不下心来搞创作。转眼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1952年,已担任山东省文联编创部部长、秘书长的刘知侠,开始酝酿构思长篇小说《铁道队》。
动笔之前,刘知侠为了重温当年鲁南铁道大队以及整个抗战时期的斗争情形,唤醒尘封的创作激情和冲动,他又找到铁道大队的领导王志胜、杜季伟等,到鲁南去故地重游。
返回济南后,刘知侠全副身心投入创作,舍弃那些琐细的、重复的和非本质的东西,把一些主要英雄人物加以合并,进行典型化塑造。如1943年发生在姜集附近运河边的一次激战,鲁南铁道大队虽然消灭了一小队日本鬼子,击毙了其小队长,但在与另外两路增援敌军的血战中,大队长洪振海不幸牺牲。以军事观点而论,这次战斗显然有违于游击战术的原则。因踞守着交通线的日军三路出动,到处找铁道大队决战,战斗一旦打响,周围的敌人就很容易源源不断地赶来增援。洪振海带着铁道大队的六七十人,要和数量众多、武器精良的敌人硬拼,其结局只能是我军陷入敌人重围,全部壮烈牺牲。刘知侠在描写这一战斗时,是把它作为教训来写的。但实际情况是,由于敌人毁了村庄,百姓一时间对铁道大队有不满情绪,适逢政委外出不在,洪振海一怒之下,就把长、短枪队拉出微山湖和敌人硬拼了。若当时政委在的话,肯定会阻止这次行动。因而在小说中,作家是这样写的:当战斗进行到最危急的时刻,政委从外边赶回来,他以自己的负伤,阻止了洪振海的蛮干,命令将部队撤走,从而挽救了铁道大队的重大伤亡。作家之所以这样写,正是从主要人物的艺术处理上来考虑的。因为此次战斗发生在铁道大队的后期,不久日寇就投降了。作为小说中的主要英雄人物,洪振海在胜利的曙光初露之际,竟在一次错误的战斗中倒下了,是有损于该人物形象的。并且在他牺牲后,还得重新树立新的大队长,而精彩的战斗都写在前边了,这个新人物树立不起来,小说就该结束了。故此作家没有写洪振海牺牲,而是将他和后来的大队长刘金山合成一个人物来写,糅合了两个人物的性格,塑造出刘洪这一完整的英雄形象。
鲁南铁道大队能够克服艰难险阻,出奇制胜地打击、消灭敌人,不断发展壮大自己,离不开当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因此,刘知侠根据自己在铁道大队体验生活期间,从当地老百姓中所了解到的他们如何帮助铁道大队与敌人进行斗争的素材,在小说中塑造了芳林嫂这一妇女英雄形象。而芳林嫂的原型,则是三位曾给铁道大队以无私帮助的中年妇女。她们一位姓时,外号叫时大脚,有个叫小凤的女儿。另一位是刘桂清,其儿子是王志胜的通讯员,队员们都称她二嫂。还有一位大嫂姓尹。铁道大队的秘密联络点就设在她们家。每当敌情紧急,队员们为了摆脱敌人,或去执行战斗任务回来,总是乘着夜色来到她们家。为了不惊动敌人,队员们一般都不叫门,而是悄悄地跳墙进去。这三位妇女不仅给他们做饭吃,还在村边为其放哨。遇到敌人搜捕,她们会巧妙地应付敌人,掩护这些队员,使其免遭敌人的杀害,然后将他们安全转移。有时敌人乘夜间去袭击铁道大队,她们得到这一紧急情报后,就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铁道大队的驻地去送信,要他们迅速转移。她们常常混进敌人控制的临城据点,去完成侦察任务。若有队员负伤,她们就把他藏在自家,像对待亲人一样救护和治疗。由于叛徒出卖,这三位妇女都被捕过,虽然受尽敌人的种种酷刑,但她们从不屈服。被释放后,她们继续为铁道大队提供帮助。时大嫂的丈夫是铁路工人,被日本鬼子杀害,她守寡和女儿过日子,后来在帮助铁道大队开展对敌斗争中和洪振海有了爱情。但洪又牺牲了,使她第二次守寡。刘二嫂不仅自己帮助铁道大队,而且还促使她丈夫也为革命尽力。精明能干的尹大嫂不但掩护伤员,传递情报,还带着铁道大队的几个队员去袭击敌人。
至于徐广田的抗日事迹,都被刘知侠糅合在林忠、鲁汉、彭亮、小坡四个人物里面了。
刘知侠又特意给“铁道队”这一标题加了“游击”二字,以突出其战斗性。同时还非常注意借鉴吸收《水浒传》的写法,在写作中运用我国传统文学笔法来刻画人物,尽量不用欧化的词句和过于离奇的布局及穿插,努力把小说写得有头有尾,故事线索鲜明,使每一个章节都有一个小高潮。1953年,他就完成了这部40余万字的长篇小说。
行销海内外影响巨大
1954年元月,《铁道游击队》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后,当年便深受欢迎,一版再版。由该小说改编绘制的同名连环画共计10册,从1955年起陆续和广大读者见面;1956年,它被改编摄制成同名电影,在全国播映;1965年,它又被改编为同名山东评书(上部)出版发行。从而进一步推动了小说的普及,扩大了其影响。
岂料,在“文革”中,《铁道游击队》却被诬蔑为“大毒草”,横遭批判和查禁。当时该小说被强加上的主要罪名是:不仅描写的是一群无组织纪律的无产者的斗争,没有遵循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战略原则,还在“掩护过路”一章中为“被打倒的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树碑立传。刘知侠也被扣上“山东省的文艺黑线头子”等帽子,受到造反派的批判、拘禁和迫害。
◆在湖北剧院演出的大型红色经典舞剧《铁道游击队》。
是金子难掩光芒。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抗击外来侵略的一部传奇经典,小说《铁道游击队》迄今已先后被译成英、俄、法、德、日、越南、朝鲜等近10种文字,在世界各国拥有众多读者,总发行量达400万册。其中仅上海人民出版社就先后印行60多次,累计达262万册之多。该小说在1995年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期间,还出现了被全国8家出版社同时以各种版本出版的奇观。1985年、2005年,该小说分别被改编摄制为12集和35集电视连续剧;2005年10月15日,同名评书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连播;2008年10月,同名现代京剧由山东省京剧院编排上演;2010年7月,同名舞剧由总政歌舞团编排上演。从而使《铁道游击队》热持续升温。
【党史博采】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上一篇:玛 雅:“共和国一代”为何坚守?为谁担当?

下一篇:在14年抗战期间,日军士兵的刺刀上为何都系着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