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正规的现金扎金花 | 江西九江,为何频发砍人事件?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8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九江黄飞龙、黄飞虎砍人案件的审判可谓万众瞩目。一位无辜者当街被砍六十多刀,残忍致死,凶手抗拒抓捕,开枪与警方对射,归案后毫无认罪悔罪之意,至今没有一分钱赔偿。一审起诉故意伤害罪,主犯黄飞龙被判死缓,法院判决赔偿2.6万。九江市检察院抗诉,江西省检察院支持抗诉,认为应判故意杀人罪,死刑立即执行。我代表受害人家属参与了一审二审的全程开庭,完整地发表了针对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的综合意见。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黄飞龙死刑,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但此事并未尘埃落定,因为背后的保护伞并未得到追究和惩罚。从旁听群众的议论中,我也多少知道为何生活在九江的老百姓会心有畏惧,对社会治安忧虑。黄飞龙犯罪并不止这一起,被抓前也是为非作歹,多次被抓被放,甚至这次砍人事件也是因其旧案不能归案导致的。到底谁在保护他?
          2015年黄飞龙黄飞虎砍人案发时,电视台的报道
          谁在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
          在2013年的一起故意伤害案中,黄飞龙于2013年10月18日被九江市公安局浔阳区分局刑拘,羁押于九江市看守所。根据规定,羁押后24小时应该通知家属,但该手续并未及时办理。三天之后,公安机关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放了。理由是“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释放通知书的时间是2013年10月21日。取保的手续中,只看到有一个保证人,没有交纳任何保证金。而这个保证人,是九江市浔阳区的政协委员郭庆敏。
          搞笑的是,2013年4月28日,九江市公安局浔阳分局穿越式地给黄飞龙家属发了一份拘留通知书,编号是九公浔刑拘通字[2013]0175号,内容是公安机关已于2013年4月28日8时34分将涉嫌故意伤害罪的黄飞龙刑拘。而后,该时间被涂改成2013年10月18日21时34分,涂改的数字多达四个,也就是说月、日、时全错。底下没有家属签字。这样一份穿越的文件是如何炮制出来的?决定刑拘的人提前半年就放了?
          2015年,黄飞龙犯窝藏罪,本应在2015年7月9日被逮捕,却未被逮捕。2015年7月15日被网上追逃,也毫无作用。他照样大摇大摆出现在公共场所,就在公安机关的眼皮底下活动。如果他在2015年7月被依法执行了逮捕,就不会发生2015年11月20日的惨剧了。本该在看守所的黄飞龙,四个多月的逍遥法外,造成了张孔发的死亡。张孔发死亡后,他继续逍遥法外两个月,直到2016年1月20日才被刑拘,2016年2月23日才被逮捕。
          在黄飞龙被网上追逃期间,他的双胞胎弟弟黄飞虎,跟九江市都昌县人民检察院的一位刘姓副检察长在一起。2015年11月20日前后,也就是黄飞龙和黄飞虎一起预谋杀人时,黄飞虎跟这位副检察长有频繁的通话和短信来往,其中有的内容是刘检察长发给黄飞虎的:“黄总,明天不要安排,我已经落实好了”,“请给曹新国打个电话,明天三人去钓鱼”。黄飞龙黄飞虎是当地有名的黑社会,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怎么跟他们混得兄弟似的?
          黄飞龙黄飞虎砍人后,黄飞虎的姐夫作为九江市都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副队长,案发后为其通风报信、跑关系,导致黄飞龙几个月不能归案,而且本案同案犯之间有串供的嫌疑。在一审和二审过程中,黄飞虎矢口否认自己涉案,说自己不知情,一问三不知。对于案发前发短信通知杀手的那条“马上出通知”(意思是“张孔发马上出来,通知杀手准备”),他竟然狡辩成“我就是通知他们去帮我买包烟”。与此相呼应的,是黄飞龙的咆哮法庭。
          更为重要的是,本案除了归案的几个人外,还有两个重要的杀手,一个叫侯昌贤,一个叫罗嗣夫,长期不能归案。死者被砍六十多刀,大的创口就有四十多处,伤口累计长度超过了300厘米,被告人有的说自己没砍,有的说自己就砍了一两刀。我当时质问说,你们说的加起来也不到十刀,那剩下的那五十刀难道是他自残的?被告人就把责任推给逃跑了至今未归案的那两个人。公安机关的《情况说明》称,二人已被网上追逃,希望能投案自首。
          按理说,杀人的案件,网上追逃了将近两年,至今未抓到很不正常。如今到哪里都是实名制,买电话卡、火车票、汽车票,住宿,甚至租自行车,都得实名。年轻人生活不大可能与世隔绝,靠技侦和网警是可以抓到的。可能因为主犯黄飞龙黄飞虎到案,就算破案,有两人没有抓到不影响考核。为配合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在此公布九江杀人案凶手之一的资料,并且每人悬赏五万,奖励给提供线索并最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两名逃犯的举报人。
          杀人逃犯一
          罗嗣夫
          罗嗣夫,男,1984年7月25日生,住江西省都昌县阳峰乡金星村铁舍0515号

          身份证号码
          360428198407252012
          在逃编号
          T3604400059992015120002
          杀人逃犯二
          侯昌贤
          侯昌贤,男,1987年3月19日生,住江西省都昌县阳峰乡阳峰村坂上

          身份证号码
          360428198703192018
          在逃编号
          T3604400059992015120003

          持续不断的砍人事件,是要营造一个人人自危的社会吗?
          就在黄飞龙黄飞虎砍人事件后,不到一年时间,九江再次发生砍人事件。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江西九江市湖口县2016年9月10日晚发生流血事件,一男子被捅后送医不治身亡。死者妻子发帖称,丈夫身中39刀,留下她和一对儿女。澎湃新闻9月13日从湖口县县委官方发布的微博了解到,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湖口县公安局抓获并刑拘,目前仍有1人在逃。”案发后,死者李禧房的家属找到我,希望我接受委托。我从公安机关了解到,犯罪嫌疑人仍不是被定性故意杀人,而是以故意伤害罪被侦查。死者家属说,虽然凶手黄振落网,幕后主谋根本没有被抓,而是从容地毁灭案发时的监控,最后以证人的名义作证,称自己不知情。
          死者的妻子和姐姐,明明知道该案背后是黑社会犯罪团伙和保护伞,却无力自己收集证据。案件经九江市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两次,基本上没有什么新线索。凶手黄振干脆说自己没有砍。欧阳某某在笔录中说自己不认识死者李禧房,案发时也没看见黄振。而公安机关对人为毁灭的监控设备,进行了恢复,结论是无法恢复。死者家属义愤填膺地说:“那些销毁证据和窝藏杀人犯的不归案怎么办?只关押了一个陆勇,其他人去年全部被取保了,还有一个拆监控的没抓到。”黄飞龙黄飞虎案的一审和二审,李禧房家属都来旁听了,他们的心情也很沉重。鉴于地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阻力重重,他们希望江西省公安厅督办此案。
          2016年黄振砍人案案发时,江西电视台的报道
          2017年7月17日凌晨2时许,九江市湖口县马影镇董埂集镇再次发生多人围殴的杀人事件,造成多车受损,多人受伤,一人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目前已抓获涉案人员3名,查扣涉案车辆4台,九江市公安局也已派员赶赴湖口指导办案。这是继2015年黄飞龙黄飞虎砍杀案件、2016年黄振砍杀案件之后,九江发生的第N起砍杀案件。
          2017年7月17日发生的聚众斗殴致死案
          还记得去年10月29日,九江市永修县公安局一民警在光天化日下,于小区外被人用杀猪刀直接捅死,当时的血腥场面我还在网上看到过。我想起张孔发家属告诉我,几年前黄飞龙伙同他人在九江杀了一个警察。我查询公开的判决书发现,2014年7月10日下午,刘冰在辉煌盛世宾馆持刀将人刺死,黄飞龙把他安置在自己另一栋空置别墅中,后又将其藏到其叔叔的养殖场,三天后凶手被抓获。九江中院判处刘冰死缓,江西省高院2015年6月8日维持裁定。黄飞龙因涉嫌窝藏罪,于2014年8月25日被公安局监视居住,2015年4月3日被检察院取保候审,2015年7月9日被法院决定逮捕,结果人没找到,2015年7月15日被网上追逃。四个多月后,就发生了震惊九江的砍人事件。到底是谁在给黄飞龙、黄飞虎、黄振这样的黑恶势力提供作案方便?
          九江黑社会不除,民无宁日
          九江有风景优美的庐山。但我对江西九江的印象和感受,全部来自这些凶杀案件。受害人家属来找我,本来我是可以不接这些毫无经济利益的案件的,不但没有什么律师费收入,而且还冒着极大的风险。但我最后决定接了,以正常律师费几分之一的费用,几乎都不够我每次出差的误工费。即使这样,还有水军在造谣说我收了多少钱,为死者家属说话。对于我而言,坚守法治,秉持正义、良知是底线,没有必要为谁说话。为了道义,我可以完全抛却经济利益,就算在北京买不起房,如果是邪恶势力,多少钱也收买不了我。这些黑恶势力拿钱摆平一切的思路,在我这里完全行不通。我只对证据和事实负责。
          最近几年,九江每年都发生这种黑社会团伙的持刀砍人事件,而且都是非常残忍地被砍几十刀致死,凶手不但没有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而且都能逃脱死刑的判决。有的犯罪分子持有大量的枪支,如黄飞龙被抓时就搜出4支长短枪,80多发子弹。这些犯罪团伙,拥有大量马仔,拥有枪支或刀具,有严密的组织,平时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无恶不作。而九江的公安机关总是把他们抓了放,放了抓,取保候审率之高,让我这个做了十几年刑事辩护的人,都觉得匪夷所思。迄今为止,这些案件没有一个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立案的。可如果这都不算黑社会,要怎么样才算?
          我想公开问一下九江市公安局,问一下江西省公安厅,你们的职责不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吗?可是你们对于犯罪分子的容忍,对于受害者家属的冷漠,让我觉得心寒。九江市公安局的网红大V,段郎说事,坐拥几百万粉丝,天天在鼓吹公知那套价值观,背离人民、脱离群众,怎么就不能说说发生在你们眼皮底下的这些凶杀案件呢?我也想问问当地的司法机关,难道一条人命,最后赔偿2.6万,凶手无一死刑,就是对人民群众的交代吗?说好的依法治国,法治社会,在九江怎么就感受不到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你们江西九江,怎么就任由黑恶势力践踏呢?老百姓感受到安全了吗?
          有道是:“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我恳请公安部关注江西,关注九江,关注在那片土地上发生的这一切与法治社会背道而驰的事件。毕竟,这个国家是号称一切为了人民,而不是为了黑社会保驾护航的。
          延伸阅读:刚刚,九江黄飞龙黄飞虎砍杀案二审开庭完……
          苹果手机无法阻止你的赞赏

          上一篇:甘肃陇南市徽县发生3.0级地震 震源深度12千米
          下一篇:湘江干流全线水位逼近历史新高 湖南湘阴紧急转移2.8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