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皇冠现金代理 | 吴湖帆:民国画坛的“当代第一人”!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0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节选自王祥夫《青梅香椿韭菜花》
          一片清凉绿荫
          遮蔽着夏日的如火骄阳
          一种超然世外的高贵气息
          一如宋词婉约清丽的词风
          吴湖帆笔下的花卉风神特别
          卓卓可观,缜丽丰润
          粉光荧润,如从风露中折来
          风娇雨秀,极尽妖娆之态
          对世事宠辱不惊的淡定心态
          张大千由衷地推崇
          吴湖帆为民国画坛的“当代第一人”!
          近百年来,以熟纸画荷花,
          最好的应该就是吴先生。
          我以为他要压倒其他画荷花的画家。
          白石老人除了工虫,
          一般不以熟纸作画,
          我看过白石老人许多幅熟纸的扇面,
          笔墨在,气韵却大减,
          意思好,却不怎么耐细看。
          而白石老人画在生纸上的
          大幅荷花却线条错落,
          气象万千,平铺在桌上让你一时看不懂,
          像是乱,挂起来再看,
          却是乱得好,是乱中取胜
          好得要吓你一跳,仿都仿不来。
          吴湖帆先生的荷花
          和白石先生不是一个路数,
          不靠线,靠烘托和点染。
          吴先生善用胭脂和白粉,
          只使一点点胭脂,
          笔下的荷花便风神特别卓卓可观。
          他笔下的荷花每一朵
          都几乎像是要发出光来,
          又,怎么说,
          总是让我一次次想到唐代的美人,
          是得丰肥之美。
          丰肥能美吗?
          那你就看看吴先生的荷花。
          吴湖帆先生的荷花是丰肥之美
          而兼得雍容之态,
          如果这样说还不够,
          那么再加上“富丽”二字也不为过。
          张大千也画荷花,
          但要是把他的荷花和吴先生的放在一起,
          好有一比,
          一个是在那里素面清唱,
          一个是粉墨登场,
          毕竟后者更声色毕足。
          吴湖帆走的是一条
          容易滑向俗艳的路子,
          但吴先生把握得特别好,
          时至今日世人论画很怕说
          “好看”和“雅”这两个词,
          而吴先生的荷花便一是好看,
          二就是雅!
          我常把吴先生的荷花
          和当代别的大家的花卉对看,
          吴先生是宋人的风神!
          画过原子弹的画家
          毕竟不同于一般画家。
          这句调侃的话我想如吴先生还活着,
          听了,是会一笑的。
          那个时代,你又有什么办法?
          但在那个时代,
          毕竟还有吴先生这样的荷花养眼。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有更多惊喜呈现!

          上一篇:日本在内东北的“河豚鱼计划”,苏联在外东北同样有
          下一篇:今年新出版的这9本商业著作,值得你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