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诈金花 | 二十四节气与道教的关系 看完这个你就明白了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道学全球有奖征文活动持续火热进行中,我们在近日已经与大家分享了部分参赛作品,犹豫的小伙伴赶快来投稿吧!切记要未经任何发表的原创稿件哦!详情点击道化天下,世界玄同 丨2017“玉蟾杯”道学全球有奖征文活动通启。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申报“非遗”成功。事实上,二十四节气的发展与定型,始终和道教具有密切关系,是道教文化对于丰富中国传统文化有所贡献的重要体现。文/董恺忱 范楚玉二十四节气是中国农学指时体系的一部分(资料图)一、《淮南子·天文训》中关于二十四节气的系统记载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传统农学指时体系中最具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二十四节气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到了秦汉时期而臻于完备。在《淮南子·天文训》中就有关于二十四节气的系统记载。为醒目见,兹列表如下:《淮南子·天文训》所载二十四节气比之前代有明显的进步,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是二十四节气名称与顺序的定型。关于二十四节气名称的系统记载,始见于《逸周书·时则训》。但据卢文弨的考证,《时则训》中“雨水”和“惊蛰”、“清明”和“谷雨”的前后次序,原来应是相互调换的。也就是说,先秦时代虽然已经具备产生二十四节气的条件,但当时二十四节气的名称与后世不完全一样,今本《时则训》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和顺序可能经过汉代人的整理和修改。但《淮南子》所载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和顺序,已经与后世完全相同,历二千多年而没有改变。这标志着二十四节气的定型。其次是二十四节气的天文定位。《淮南子·天文训》是按“斗转星移”的原则,根据北斗星斗柄的指向来定二十四节气的。正北的子辰与正南的午辰相连(经),正东的卯辰和正西的酉辰相连(纬),形成两条相互垂直的线(“二绳”)。斗柄“中绳”分别为冬夏二“至”和春秋二“分”,与《鹖冠子》“斗柄东向,天下皆春;斗柄南向,天下皆夏;斗柄西向,天下皆秋;斗柄北向,天下皆冬”的记载一致。“二绳”把天穹划分为四区,即分别由丑寅、辰巳、未辛、戌亥组成的四钩。每一方的中心处叫“维”。“东北为报德之维,西南为背阴之维,东南为常阳之维”。“两维之间,九十一度十六分度之五而升,日行一度,十五日为一节,以生二十四时之变。”见下图:北斗运行定二十四节气图《淮南子·天文训》还以阴阳二气的消长为理论依据,对二十四节气的气候意义作了简要的描述。如冬至、夏至分别是阴阳二气盛衰转换的枢纽,有相应的物候与日晷:“日冬至,井水盛,盆水溢,羊脱毛,麋角解,鹊始巢;八尺之修,日中而景丈三尺。日夏至而流黄泽,石精出;蝉始鸣,半夏生;蚊虻不食驹犊,鸷鸟不搏黄口;八尺之景,修径尺五寸。景修则阴气胜,景短则阳气胜。”春分、秋分则分别以“雷行”、“雷戒”为标志,它们所在的夏历二月和八月,“阴阳气均,日夜分平”,是冬半年和夏半年的分界,“故曰二月会而万物生,八月会而草木死”。立春“阳气解冻”,立夏“大风济”,立秋“凉风至”,立冬“草木皆死”,也描述得相当准确。《淮南子·天文训》只对“二绳”、“四维”上的八个节气气候意义作出解释,而其他节气的气候意义实际上已经包括在其名称中了。这些解释是建立在精密的天文定位的基础上的,它标志着中国古代人民对二十四节气的认识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淮南子》是道家道教的重要典籍,也是道家道教理论的重要来源,书中对二十四节气的明确记载,表明崇尚道家的撰写者对于天文、农时的关注,这既是他们追寻自然之“道”的必经之路,也是实现无为而治的重要主题。这种对二十四节气的关注,后来被道教人士所继承,并有所发展,为丰富二十四节气的文化内涵贡献了自身的力量。二、历法的改进和二十四节气与农历月序的协调二十四节气在中国古代农业生产中作用的充分发挥,还有赖于历法的进一步完善。从颛顼历到太初历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根据当时流行的五德始终说,自认为秦是以“水德”取代了周的“火德”,必须对正朔、历日制度作相应的改变,于是颁发了全国统一的“颛顼历”。以夏历十月为岁首,仍称“十月”,第四个月则称“端月”(端月即正月,因避秦羸政名讳而改“正”为“端”)。汉代秦后,仍然延续颛顼历实行达百年之久。但民间自周代以来,在实际的生产和生活中,一直采用比较符合季节实际变化的“夏时”。出于政治需要而实行的,以十月为岁首的颛顼历,与四季顺序和民间习惯不协调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突出。而且颛顼历本已疏阔,行用一百多年来,误差越大,出现“朔晦月见,弦望满亏”(《汉书·律历志》)等月相名不副实的现象,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朔晦月见,弦望满亏(资料图)元封七年(公元前104年),汉武帝下令由公孙卿、壶遂、司马迁等“议造汉历”,并召募了一批民间的制历能手参加工作;由于改行新的历法,把元封七年改为太初元年,新历法也就命名为太初历。太初历以孟春正月为每年的第一个月,明确规定一个回归年由二十四节气组成,而把闰月设置在没有中气的月份,这就不但解决了长期以来历法与民间生产和生活习惯的矛盾,而且建立了朔望月与二十四节气协调的对应关系。这是中国传统历法中意义深远的改进。我们都知道,二十四节气是从标准时体系发展而来的,而标准时体系则是为了弥补以朔望月计时的某些缺陷而产生的。二十四节气本身也有一个与朔望月协调的问题;但在很长时期内,这种协调没有能够最终完成。原因是置闰没有规律,缺乏正确的准则,以至节气与月序不能一一对应,不便于生产季节的推算;在实行年终置闰的颛顼历时,这种情形尤甚。太初历以无中气之月为闰,使这个长期困扰人们的问题获得解决。《汉书·律历志》云:时所以纪启闭也;月所以纪分至也。启闭者,节也;分至者,中也。节不必在其月,故时中必在正数之月。《续汉书·律历志》云:月四时推移,故置十二中以定月位。有朔而无中者为闰月。中之始曰节,与中为二十四气,以除一岁日,为一气之日数也。二十四节气是从标准时体系发展而来的(资料图)当时二十四节气均称“气”,每月二“气”,前者(单数)称“节”或“节气”,包括启(立春、立夏)闭(立秋、立冬)在内;后者(双数)称“中”或“中气”,包括分(春分、秋分)至(夏至、冬至)在内。节气可以在本月的上半月,也可以在上月的下半月,但中气必须分配在指定的月中。这就是“置十二中以定月位”。如以古之“八节”而言,春夏秋冬四季(时)是从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启闭)开始的,不一定在规定的月中,而作为季节中点(时中)的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则固定在每年的二、五、八、十一月中。由于实行“置十二中以定月位”,节气、中气和月份的关系就基本固定了。见下表:如果遇到闰年,一年中有十三个月,总会有一个月没有中气,就拿它作为闰月(“有朔而无中者为闰月”)。这样安排闰月,可以使节气(包“中”与“节”)与月序的偏离不超过半个月。这种历法,对生产和生活的安排无疑是很有利的。从太初历到后汉四分历但太初历也有其缺点,它是八十一分历,即一个朔望月的日数(朔策)为29又43/81,由此导出的回归年日数(岁实)为365又385/1539。这两个数值比四分历的相应数值(29又499/940,365又1/4)的误差都大。公元85年,东汉编訢、李梵、贾逵等集体修订了干象历,干象历重新采用了四分法,取一年长度为365又1/4日,故又称“后汉四分历”。“后汉四分历”还列入了二十四节气的昏旦中星,以及昼夜刻漏、晷影长短的实测结果。这些使得二十四节气进一步趋于完善。下面以冬至、小寒为例列表如下:确定节气的其他辅助手段如前所述,秦汉时代人们是用观测日晷和星象等方法来确定节气的。但有时候实际气候的变化和天文的变化并不完全一致,这就需要用其他办法来校正,以便尽可能准确地把握气候的实际变化。《史记·天官书》载:冬至短极,县土炭,炭动,鹿解角,兰根出,泉水跃,略以知日至,要决晷景。这是说,测定冬至主要看晷景,但也采用其他辅助手段。其中,“鹿解角,兰根出,泉水跃”是冬至时节的物候,“县土炭”则是以炭测定空气湿度以帮助确定冬至点的办法。炭吸附性和透气性均好,易燥易湿,人们在实践中懂得“悬羽与炭而知燥湿之气”(《淮南子·说山训》)。略以知日至,要决晷景(资料图)“县土炭”候气的具体方法,是把等重的土和炭分置“衡”的两端,冬至到来时,空气干燥,炭首先变轻而上翘;夏至到来时,空气潮湿,炭首先变重而下沉。这实际上是一种天平式的“湿度计”。对其机理,《淮南子·天文训》解释说:日冬至则水从之,日夏至则火从之,故五月火正而水漏,十一月水正而阴胜。阳气为火,阴气为水,水胜故夏至湿,火胜故冬至燥。燥故炭轻,湿故炭重。这个办法后来又有所改进,用铁代替了土;因为铁受空气燥湿的影响比土还小,更适宜作为对空气燥湿反应敏感的炭的参照物。这个办法大概实行了不短的时间,所以东汉末年的李寻以此作譬,说:“政治感阴阳,犹铁炭之低昂。”注引孟康曰:“《天文志》云‘县土炭’也,以铁易土耳。先冬夏至,县铁炭于衡,各一端,令适停。冬,阳气至,炭仰而铁低。夏,阴气至,炭低而铁仰。以此候二至也。”这一解释是完全正确的。这是一种简单而巧妙的测量湿度的方法,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测湿仪。除了土炭或铁炭测湿外,当时还有其他的候气法,如律管候气法等,但其机理和效果都不大清楚,这里就不予介绍了。早期道教的“二十四气历”东汉顺帝时,张道陵在四川创立了道教,世称“五斗米道”,当时曾经实行过自创的历法。《张天师二十四治图经》云:太上以汉安二年正月七日中时下二十四治,上八治,中八治,下八治,应天二十四气,合二十八宿,付天师张道陵奉行于布化。天师以建安元年正月七日,出下四治,名备治,合前二十八宿也。星宿治随天立历,运设教劫。这里所说的“随天立历”显然与制历有关。具体说来,是将二十八宿与二十四气配合起来计月计日。这种历法以立春为岁首,一年分为春夏秋冬四季,每季三个月,九十日。每月两个节气,十二个月共二十四节气。《玄都开辟律》云:二十四气为天使。一气十五日,一岁十二月,月二气,终岁为二十四气,皆是自然之气也。道教又设二十四治(职),以应二十四气;其重要职责之一当是掌握节气、制定和贯彻历法。东汉时五斗米道经书《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录》有二十四治与节气相配的完整记录如下表:道教之所以重视节气,是因为节气代表了“天之气”,这固然与个人修炼有关,但更与二十四节气在民间的广泛使用有关。五斗米道作为一个很有势力的民间宗教群体,并一度成为农民政权依以建立的精神支柱,它依据民间广泛流行的二十四节气来制订历法,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种按恒星方位以二十四气来计月计日的历法,研究者称之为“二十四气历”。它是一种太阳历,不同于官方的阴阳合历。道教中有所谓五腊日,很可能是为了协调一年360日与回归年之间的差距而设置的,类似于彝族十月太阳历中最后五天的“过年日”。“二十四气历”在道教势力范围内实行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来,唐代的道士进一步改编成“二十八宿旁通历”,流传于民间。宋代民间天文学家卫朴尚能背诵之,沈括正是在他的启发下提出了独具创意的新历法——“十二气历”。汉代“纬书”对节气的记述和解释还应指出的是,秦汉时代方士化了的儒生所编写的纬书中,虽然充满了封建迷信的内容,但其中有时也包含了一些自然科学的知识。如纬书把易数与历法结合起来,以八卦配八风(八节),以坎、离、震、兑四正卦之二十四爻配二十四节气,以十二消息卦,每卦六爻,凡七十二爻,配一年七十二候,形成所谓“卦气说”。以每日、每候卦气的寒温清浊来附会人事的善恶;以节候的误差引出灾异的占验。例如《易纬·通卦验》:“立春:雨水降,条风至。雉雊,鸡乳,冰解,杨柳椲。晷长丈一尺二分。青阳云出房,如积水。当至不至则兵起,来年麦不成。人足少阳脉虚……雨水,冻冰释,猛风至,獭祭鱼,鸧鴳鸣,蝙蝠出。晷长九尺一寸六分,黄阳云出亢,南黄北黑。当至不至,则旱,麦不为。人足手阳脉虚……”每个节气都有相应的描述(资料图)每个节气都有相应的描述。以卦气附会人事的吉凶当然是荒谬的,但这些叙述中也包含了人们长期积累的关于节气、物候和天象等方面的知识。在纬书中甚至出现了用地球的运动来解释节气产生的理论。《尚书纬·考灵曜》记载:“地有四游,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万里;夏至地中行,南而东三万里;春秋二分则其中矣。地恒动不止,而人不知,譬如人在大舟中闭牖而坐,舟行而不觉也。”地球四时不停运动着。冬至地球偏北,相对来说太阳偏南;夏至地球偏南,相对来说太阳偏南。而分至等节气正是由此而又产生。这是科学史上十分重要的创见。何以得知地球是运动的呢?《春秋斗运枢》说:“地动则见于天象。”这是应用运动相对性的原理,以日月星辰的变化推导出地球的运动来;同时用“闭舟而行”对“地恒动不止而人不知”作了通俗易懂的解释。(编辑:若水)(腾讯道学整理发布,转载自董恺忱 范楚玉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农学卷》。)

          上一篇:【文史知识】毛泽东在延安的低碳生活
          下一篇:季羡林对中国古典名著之逐一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