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诈金花 | 真公主没有公主病,只是任性并有才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从《恋上哲学家》这个有如十八线韩剧一般恶俗的译名,我们便大抵可以猜到电影《露·安德烈亚斯·莎乐美》(直译)在我们这里是一定会被曲解的。这种曲解,可不是什么“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问题,而是“一千个人只有一个哈姆雷特”的问题。假如说电影对20世纪最重要的女性哲学家、心理学家之一莎乐美生平的描述已经相当迎合大众,甚至有严重的流俗倾向,那么我们对她的认知,可能连这种流俗都还没有达到。莎乐美关于尼采的重要哲学专著《弗里德里希·尼采及其著作》,中文译本居然被译为《情遇尼采》。《恋上哲学家》当然这是在预料之中的。对于“直男癌”主导的大众意识形态来说,“颜值”和“幸福婚姻”是用来规训女性,或是让女性进行自我规训的主要手段。例如,大众如何看《人间四月天》中的多角关系?重点是先对林徽因、陆小曼是否漂亮进行品头论足,然后再占据道德制高点对“小三”进行激烈讨伐,“绿茶”这样的头衔都是最为善意的了;最后,再假装对张幼仪抱以同情,一口喝干一大碗充满励志、逆袭人生的成功学鸡汤。然而,很少有人会去想:林徽因是一个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古建专家;陆小曼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画家,其画设色优雅,颇有文人气息,学的是倪瓒、王鉴一路,一般的画家还真不是她的对手,就更不用说当今涂涂“秘密花园”就当做才艺的所谓名媛了。她们明明都是上个世纪优秀的文化人物,人们却总是偏执地认为她们的成就是借男人上位的。或许才华横溢的女性都要面对如此的偏见,莎乐美的遭际更是如此,因为和她发生关联的这几位男性名叫尼采、里尔克、弗洛伊德。莎乐美1861年出生在圣彼得堡,她的家族有法、德等多种血统(德国纳粹把她称作“芬兰犹太人”)。她的父亲古斯塔夫将军于1830年由尼古拉一世授予世袭贵族头衔。将军何等地位?他们家的宅邸就在沙俄的心脏——冬宫的正对面。莎乐美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五个哥哥,而真正的公主并没有“公主病”,只是任性(此处不是贬义)而已。莎乐美不光任性,还有才。她对事物有一种非凡的洞察力,有敏感而强大的内心与深邃的头脑。像当时大多数沙俄贵族小姐那样,19岁的时候莎乐美去欧洲求学(因为当时沙俄没有女子高等教育),其实在圣彼得堡时她就已经具备了很好的神学与哲学素养。到了欧洲之后,她先是在瑞士学习,后来由于健康问题又去意大利休养,在罗马被带进梅森堡夫人的朋友圈,梅森堡夫人是俄国大思想家赫尔岑女儿的老师,也是瓦格纳、加里波第、尼采等欧洲名流的密友。正是梅森堡夫人送给莎乐美一本 《悲剧的诞生》,并附了一封长信向她描述尼采的伟大。在这个朋友圈里的青年哲学家保罗·雷对莎乐美一见钟情,并向她求婚,但是被拒绝了。正是保罗将莎乐美引荐给自己的好友尼采。于是,三人之间展开了一段让世俗人士无法理解,并被屡屡作为八卦谈资的三角关系。据说,尼采看到莎乐美的第一眼就说:“我们是从哪个星球上一起坠落到这里来的?”莎乐美的回答是:“我不过是从苏黎世来的。”这段对话也被电影完美地展现了。这段八卦中的一些著名桥段也都在电影中被还原,例如这三名天才青年拍的那张有点“中二病”色彩的照片:尼采和保罗拉着车,莎乐美坐在车上用皮鞭抽打着他们。这不禁令人想起后来尼采的那句名言:到女人那里去吧,别忘记带上鞭子。可惜的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多是这些。若让有的编剧去写,这部电影恐怕会成为 “媳妇的狗血时代”吧——悬殊的出身、千刁万恶的小姑子、心机莫测的变态婆婆、男闺蜜、出轨、流产……毕竟这些都是这段关系中真实的素材嘛。但要怎样去看待莎乐美与尼采的关系?当然不是去考证“哎呀,他们到底有没有上床”,或者“他们谁追的谁”这种永远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问题。本来,开始的时候,这只是一个高智商的青年小组而已,他们过着一种有点实验意味、乌托邦一样的生活。他们之间首先是一种英雄识英雄,是天才层面的惺惺相惜。后来这种惺惺相惜在一个恰当的时间,一个恰当的空间(蒙特卡罗)酿成了爱情。尼采恐怕是20世纪最难懂、最容易被误解的哲学家之一,至今甚至很多所谓的尼采专家的笔端都充满了误解。而莎乐美恰好能够与他的思想进行交流甚至交锋。我们通常习惯于将尼采的文字当成鸡汤饮用,例如“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之类,也习惯于从字面解读“上帝死了”、“超人”的意思。而尼采绝不是坐在书房里研究“回”字的四种写法,一面发着牢骚一面沾沾自喜的学究,他的伟大在于重估了一切价值。这种重估首先便是超越一切道德判断,超越所谓的善与恶的二元对立,是超越和征服,是对凡事必定要找到一个参照点的超越,是对人的思想之平庸的征服。例如,他用一种拓扑学的思维方式,成功地为我们揭示出了深藏在人的意识形态中的奴隶辩证法,这种辩证法是以“怨恨”为基础的,“我多么善良,因而你邪恶”,奴隶为了获得肯定的结论,必须拥有反动和否定以及怨恨和虚无主义等前提。怨恨者首先要构想出一个非我,然后把自己与这一非我对立起来,最后才得以树立一个自我,这就是奴隶古怪的三段论,他们需要两个否定才能得到一个肯定的表象。这就是怨恨的意识形态的辩证法。在“你邪恶,所以我善良”的公式中,实际上正是奴隶在掌握话语权。这种怨恨的底色是深深的仇恨,20世纪至今人类很多悲剧正与此相关,这正是一种奴隶的大众意识形态。这也是为什么最近流行的种种女王人设的“白莲花”剧是一种蓄奴教材,它正是建立在“你邪恶,所以我善良”这一公式之上的,表面是女王,骨子里是奴隶。莎乐美在读到《悲剧的诞生》时,就已经和他共鸣了,而后来尼采能写出《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与莎乐美之间的交锋不无关系。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他们精神如此契合,为什么没“成”呢?这又陷入了另一个固化的“从此王子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坑。尼采固然深刻,然而他和我们一样充满人性的局限,或曰盲目,特别是他在面对世俗生活的时候。他对女性、婚姻、家庭的认知都有很大的局限性,而莎乐美在这些方面的成熟程度远远超过了他。也正因为如此她果断拒绝了尼采的求婚(包括后来几个男性的求婚),并在后来尼采及其妹妹的责难时选择宽容。她知道在这种关系中,自己肯定是不愿意被驾驭的——理解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是一回事,世俗生活又是另一回事。她后来之所以同意安德列亚斯的求婚,无性婚姻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尼采无疑是她最爱的一个男人,莎乐美何尝又不是尼采的最爱?不然他为什么说,“蒙特卡罗,是我生命中最令人喜悦的梦想,我感谢你”。电影对尼采与莎乐美关系的处理则采取了一种讨巧的方式。即把“酒神与日神”的对立,贯穿在整部影片当中,将这个阶段的莎乐美解释为“禁欲系”,并将其后来的性解放与酒神精神联系起来。这样做虽然通俗易懂,却又失之桑榆。与其将莎乐美的纵欲牵强图解为酒神精神的觉醒,不如说是她自我认知的加深。莎乐美对上帝的理解,正是通过她对自己的自我探索进行的。她之所以从斯宾诺莎哲学始竟然最后以精神分析学者终(这在以高智商自傲的哲学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也是对自己的那个“我”的兴趣使然,她在精神分析领域的贡献,也正是对“自恋”的研究。关于莎乐美与里尔克的关系,老谋深算的弗洛伊德一语中的:她“扮演了一位无助地面对生活的伟大诗人赖内•马利亚•里尔克的缪斯女神和保护神”。其实还不仅如此,她是母亲、姐姐、情人三位一体,是星探、导师、经纪人三位一体,没有比莎乐美更适合里尔克这个孱弱、敏感、多情的男人(后来他因为玫瑰花刺刺伤手指感染而去世,简直是个完美的收稍)。莎乐美带里尔克旅行,让他见到了俄罗斯的深沉,拜访托尔斯泰,我们再想想《杜诺依哀歌》中那些尼采思想的影子,里尔克与“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茨维塔耶娃(布罗茨基语)之间那些精神恋爱般的往来书信,说是莎乐美造就了他,一点都不为过。女导演说,她在17岁读了莎乐美的自传后就被深深折服。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100年过后,她依然显得惊世骇俗、标新立异——就像我们根本不曾理解尼采那样,莎乐美也依然是一个谜。文| 黑择明——END北青艺评文艺能超脱评论是态度点链接看精选有的崩塌有的惊喜 2016年的英美神剧你看了几部?网红之道:如果不够美,那就卖丑卖怪梁文道:这一季的“一千零一夜”我们可能更崇洋媚外韩剧在玩高概念的路上狂奔音乐剧经典复刻版的那些“道道”尹鸿:《长城》是好莱坞的皮囊张艺谋的心他画的是唐朝王爷 想夸的其实是元朝皇帝2016中国乐坛:音乐APP、小鲜肉、真人秀及其他《罗曼蒂克消亡史》:开到荼蘼的一场花事

          上一篇:【漫话昌平】历史上的巩华城
          下一篇:根除干部“两面人”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