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诈金花 | 我在兰州见到的彭德怀(一)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点击上方"文史精华官微"关注我们解放兰州1949年8月25日早晨,解放军向兰州外围阵地发起总攻。兰州位于黄河岸旁、皋兰山下,多年来在军阀和国民党统治下,经济、文化十分落后,人们生活百般贫苦。人民群众热切盼望解放军早日解放这座城市 。在市内就可以观察到,解放军的数百门火炮猛烈开火,兰州城东、南、西三面几十里长的地段,炮声隆隆,硝烟弥漫。主攻南山主峰国民党军第二四八师阵地的是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6军。  傍晚 ,解放军攻占南山主峰营盘岭及三营子阵地。18时许,占领了沈家岭的全部阵地,到夜里22时许,攻占了狗娃山的全部阵地。解放军向敌人撤退的通道黄河铁桥发起攻击。 深夜1时半,占领并控制了桥头阵地。8月26日12时,解放军解放了兰州。当时我在兰州大学工作。8月30日,第一野战军举行了雄伟的入城仪式,城内7万群众集会,热烈庆祝兰州解放。                      欢迎会上的彭总司令在首次举行的欢迎人民解放军大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彭德怀总司令。这一天,人们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聚到了开会的体育场。体育场是城郊的一个天然广场,没有经过大的修建。主席台在一个土坡上,前边用石块围着土垒起,两侧有用石块砌成的台阶。我来到会场时,台上台下都挤满了解放军和各界群众,呈现出军民一家亲的景象。我不禁想起以前军阀和国民党统治时候,老百姓见着兵都躲着走。大官出外更是不得了,小汽车、摩托车、护兵、马弁前呼后拥。有的还要静街几小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军警林立,如临大敌。彭德怀我正一边走一边想着,一个人有意地碰了我一下:“你怎么这时才来?”我一看,原来是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同志。他一到兰州就去看过我,我们已经见过多次。1927年春,他被派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30年回国在上海党中央担任笔译工作,次年5月被派往湘赣苏区,先后任湘赣省委宣传部长、红军独立1师党委书记。1934年,他任红18师政委,率部参加长征。他知道我也在苏联学习过,就把我当成老同学一样对待,一见面总是无拘无束,亲亲热热。我对他说:“到开会时间,不是还早么!我没有想到人们这样早就都来了。”他扯着我的手说:“你不是想要见彭总吗?他今天来了,正在台上。”我们穿过人群走上了主席台,看见一位50多岁、中等身材、穿着同战士一样军装的人,正和一些人一边握手,一边谈着什么。他两眼炯炯有神,神采奕奕,两边口角向上含着微笑。我和甘泗淇挨到他的跟前。甘泗淇对他说:“这是我一位老同学,也在苏联学习过。”甘说出了我的姓名,还对我说:“这就是你想要见的彭总。”我忙伸出手去。彭总用他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又聚神地看看我。我说:“彭总司令,您好!欢迎您!” 他松开了我的手,爽朗地笑了说;“不要叫我彭总司令嘛,我叫彭德怀,你就叫我彭德怀好了,叫我老彭也可以。”彭总这么谦虚,我忙说:“岂敢!岂敢!”他很诚恳地说:“有什么不敢呢?我们都是同志嘛!”他把“同志”两字说得那么亲切,打动人心。这时有人拥上前来同他握手,我就和甘泗淇闪到一边,看着彭总热情地接待那些同他见面的人。忽然,有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从人缝中挤出来,主动去和彭总握手,还大声说:“彭伯伯,您好!”彭总握住对方的小手,高兴地说:“小伢子,你也好!”听见的人都笑了,这个男孩也笑了。我们正谈论着,台上有人在大声说:“同志们!要开会了,没有带主席团条子的人,请到台下去!”随后有很多人就陆续从两侧台阶走下去。我想起衣袋中有头两天接到的红布条,就别在胸前。这时台上还剩有20多人,几把椅子,还有几条长凳。大家都让彭总坐在中间的椅子上,他百般不肯,就先坐在一条长凳子上,人们也就不再勉强。大家就坐以后,宣布正式开会,那时没有进行升旗和奏国歌的仪式,主持开会的人讲了几句话,各界的代表致了欢迎词后,请彭总讲话,彭总就让兰州军区司令员张宗逊代表他讲。张宗逊司令员早有准备,拿着讲演稿念了起来,台上台下不断地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当时我一边听讲,一边鼓掌,一边还看着彭总。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人,原来就是中外赫赫有名的平江起义、宁都会师、万里长征、百团大战等重大事件中的重要人物,是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大西北,被毛泽东主席称赞过的“彭大将军”。如果不经人介绍,实在很难认出。大会散后,我在归途中还在想彭总的为人,他是那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不居功,不自大,我把我所知道的古今中外名将都和他作了一番比较,更觉得彭总可亲可敬。兰州解放后,一野第1兵团和第2兵团继续前进,浩浩荡荡开往新疆,一半经过星星峡到哈密,一半还在河西走廊,新疆内部就起了变化,宣布起义。于是,新疆在10月末就和平解放了。 彭总让我当翻译1950年春,我在兰州大学任俄语副教授,同时在中苏友好协会社会服务部任部长。一个星期天,我正和新组织起来的友好话剧团的团员们谈话,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部长赵守攻同志来找我,说彭总有事要和我商谈,正在省委宣传部等我。于是,我们一同乘车前往。省委宣传部是在旧省机关的东大院一座小楼上,一间大客厅里。赵守攻在这里办公,还在这里住宿。我们上楼走进这间房屋。彭总坐在一张办公桌旁,正和站在桌前的文艺处处长曲子真谈话。看见我们进来,他们就不再谈了。彭总起来同我握手,让我和他坐在一条长沙发上。赵守攻给我们倒了两杯白开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一边,然后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曲子真同志走后,彭总对我说:“请你来是同你商量,帮助我做些工作。听甘泗淇同志说,你的俄文学得很好,能说,能写,能译。在兰州大学教得也很好。我最近要到迪化去,那里有苏联的总领事馆,可能会见那里的领事,要谈些问题,我不懂俄文,跟前又没有俄文翻译,这就要麻烦你去一次,不知你的意见如何,学校功课是否能脱得开。”我听他这样说,知道这是让我去给他做俄文翻译。我知道自己的俄文程度,对于笔译还行,口译没有做过,也没有经验,尤其是要翻译有关外交问题,就更没有把握。我就对彭总说:“关于俄文,我在笔译方面还勉强,口译没有做过,也没有经验,恐怕不能胜任,尤其是口译关于外交问题,有了误译,就非同小可。” 彭总听我这样讲,就对赵守攻说:“我们这些年是尽打仗了,还没有想到准备个翻译干部,甘泗淇同志虽然在苏联学过俄文,总未用,早也就忘净了。不用说翻译,连看俄文书也看不懂。目前还能有谁可以胜任呢?”听彭总这样讲,赵守攻说:“兰大还有个教授徐褐夫,据甘泗淇同志说,这个人也在苏联学习过,可是我问过徐褐夫,他说,他也没有做过口头翻译。我们想想还有谁呢?”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人,就对彭总和赵守攻说:“我有个同学陈玉书,现在他叫马文,是随解放军入城的。现在他在第三中学担任军代表。我知道他在苏联多年,俄文很好,笔译、口译都行,可否让他随彭总去一次?”彭总听我这样说,似乎想起来了:“这个人我听说过,倒把他忘了。他是由苏联回来的,直接到了陕北。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不少人,都是他的同学,有男的,还有女的。我们可以找他谈谈。”这时中共甘肃省委书记张德生同一位我不认识的人走了进来,彭总让他们坐在一边,他们之间似有事要谈,我就站起来向彭总告辞,彭总送我到门口,告诉赵守攻用他的车送我回去。我在车上一路想,我没有答应彭总要求,感到有些不安,很后悔不如答应了,即便有困难也应克服。直到回到自己的家时,我还在想这个问题。过了几天以后,马文到中苏友协来向我辞行。他说要随彭总去新疆工作一个时期,他的爱人韩静贞还在西安,可能要来兰州,希望我能对她给以照顾。没有多久,马文就同彭总到新疆去了。以后听说,彭总回来时,把马文留在新疆工作,在省文教厅任副厅长。韩静贞没来兰州,不知她是否去了新疆,还是仍在西安。在十年动乱后听外调人员说,马文后来回到西安任石油学院院长,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造反派认为是彭总的亲信迫害致死。我曾想过,是他代替了我的工作,还代替了我牺牲。每一想起就不禁缅怀,不禁感慨。

          上一篇:驭国之术——齐联储主席管仲同志评传|文史宴
          下一篇:【第704期】练出太极拳真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