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诈金花 | 吴祖光:一个中国文人的生命价值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3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有关风月,有关经典,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添加绝音君个人号,与君共聆绝妙的音乐:
          作者:杜高
          来源:《生命在我》
          我和吴祖光的交往已经五十年。他的名字对我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在我的心里,吴祖光是当代中国文化人当中一个最具独特价值,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般的人物。在他的身上不但可以看到中国文化人的许多优美的品德,而且闪耀着动人的人性光彩。
          4月9日晚,北京落着小雨。我接到苗子、郁风夫妇打来的电话,告诉我祖光于午间辞世。他俩的语调低沉而平静,我也不太感到突然。因为一个真正的祖光,一个谈笑风生、睿智灵敏的祖光,早在五年前那个令人伤心的江南春雨的四月,已经跟随他深爱着的凤霞远远地离去了。
          这五年的岁月,他独自默默地坐着,不再说一句话。朋友们去看望他,心里都很难过,只能拉着他的手,默默地相望着,用心灵和他对话。也不知他感受到了没有。
          吴祖光和新凤霞的婚姻,人们通常只把它看成一个大文化人和一个民间艺人的奇妙相遇或一个新文艺工作者和一个旧艺人的美好结合。如果从人性的纯美和心灵的相通来看他俩的爱情,简直要认为这个美丽的婚姻真是上帝的一篇杰作。
          我和吴祖光的交往已经五十年。他的名字对我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在我的心里,吴祖光是当代中国文化人当中一个最具独特价值,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般的人物。
          吴祖光是一个极富魅力的人,在他的身上不但可以看到中国文化人的许多优美的品德,而且闪耀着动人的人性光彩。他既是我尊敬的前辈作家,又是我喜爱的一位亲切的老大哥。关于他,我当然可以说很多话,他逝世后许多往事涌上我的心头,他的精神生命永远不会离我而去。如果要我用最简略的语言来描述他的性格的最突出的特征,那么我将用这样两个字:“率真”。他的确是一个真诚而率直的人。
          吴祖光是一个自由的文人。他热诚平等地对待所有的人,没有丝毫世俗的等级观念。在大人物面前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小人物,在小人物面前他也从不以大人物自居。这在等级鲜明的中国社会环境里是最为难得的。上世纪50年代初,我和他交往时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而他那时已是大名鼎鼎的剧作家,他家的座上客大都是文化名人。夏衍那时在上海当部长,每次到北京办公事,下车后必先到祖光家“报到”,吃完饭再去招待所。我多次在祖光家里遇见夏公,喝茶聊天,饮酒吃饭,他招待夏部长和招待我们这些年轻朋友同样热诚和随意,丝毫没有等级上的差别,因而我们在他家做客从不感到拘束和不自在。
          有一次我到他家,他大概刚送走一批客人,桌上的茶杯还没有收拾。我随意问了一句刚才来的客人是谁,他也随意地回答我:“陈毅。”我大吃一惊,问:“是陈毅副总理吗?”他点点头:“大将军。是王昆仑陪他来的,看了看画,谈了谈戏,聊得很轻松。有警卫陪着,在院子里到处看了看哩。”他的语气很自然,没有半点受宠若惊的意思,就像接待了一位我这样的客人。
          又有一次我到他家,他正忙着拍摄梅兰芳的舞台艺术片,讲起拍摄中一些领导乱干预的事,还讲了苏联专家对中国戏曲一窍不通的小笑话,接着说:“昨天周总理把我叫去吃饭,还叫了老舍和曹禺,问我们在写什么,我们三个都不是党员,他要我们讲讲文艺界的情况。”跟上次讲到陈毅来他家做客一样,他仍然是以那样平常的语气讲起周总理的邀请。
          1953年祖光编了一本散文集《艺术的花朵》准备出版,那里收集了他写的十多篇描述梅兰芳、程砚秋、常香玉、新凤霞等戏曲表演家的极富情趣的散文,每一篇都附有一幅很精美的插图,大都出自名画家手笔,如张光宇、丁聪、郁风等,但是祖光特意把写梅兰芳的那一篇留给蔡亮,要他画一幅梅先生《贵妃醉酒》的舞台速写。蔡亮那年刚满二十岁,还是美院的学生,祖光信任和扶植无名青年,没有半点论资排辈的俗见。《艺术的花朵》出版后,我们都为蔡亮高兴,这是他公开发表的第一篇作品。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从吴祖光身上感受到了中国文化人对后进者的一片爱心。三十多年后,蔡亮已成了一位名画家,他回忆起这件事时深情地对我说:祖光的用心到我当了教授后才真正领略到,他是给我一个机会,要我向那几位名家学习,看看自己和他们的差距在哪里,鼓励我上进。我想起他对我的培育,就懂得了我应该怎样爱护自己的学生。
          吴祖光是一个充满人道精神,富于正义感的中国文人,他同情弱小者,勇于直言。我接触吴祖光是1952年从朝鲜前线回国以后,他那时住在东单栖凤楼,离我住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宿舍很近,他那个院子里还住着音乐家盛家伦、美术家黄苗子、郁风夫妇和电影家戴浩、虞静子夫妇。那是一个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气氛的小院子,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极富吸引力。吴祖光是一位有很高艺术成就的剧作家,当我幼年时在剧团里做小演员时,他已是戏剧界著名的“神童作家”了。他的剧作《风雪夜归人》《嫦娥奔月》《捉鬼传》等,都是我喜爱的作品。除了他的学识,成就和智慧以外,他为人仁爱宽厚,同情别人的疾苦,而他的谈吐又那么活泼风趣,所以在他家做客特别愉快而不感到拘束。他的美丽而又善良的夫人新凤霞对我们也很有吸引力,他们那时结婚不久,凤霞每天晚上都要登台演出,白天在家里练功练唱,她的琴师每天都来家,和她一起琢磨推敲新的唱段。她虽然忙,还是那么热情地款待我们这些没有成家的年轻朋友,给我们包鸡肉馅的饺子吃。我们遵照中国人的方式亲切而恭敬地叫她“大嫂”。我们喜欢去他们家,喜欢听祖光谈戏剧,听凤霞唱戏,也喜欢在他们家吃饭。
          吴祖光和新凤霞
          1980年春,我结婚了。我的岳父在他工作单位的食堂办了两桌酒菜招待亲友。凤霞叫儿子吴欢背着她出席婚宴,她说:“别的宴会我都可以不去,杜高的婚礼我就是爬也要爬了去!”她把她自认为画得最好的一幅《双挑》由祖光题诗“开花春灼灼,结实夏双双”赠送给我。食堂的大师傅和服务员们听说新凤霞来了,都来围住她,请她唱几句评戏。她已经很久不唱戏了,但她要用自己编的词唱几句,刚刚唱完“好人遭罪,苦尽甘来”两句,便哽咽着,泪流满面,唱不下去了,只好由女儿吴霜替她唱了一支歌。这情景使在场的人们都受感动。
          新凤霞也是一个奇迹般的杰出女性。一个几乎不识字的民间艺人,身残志坚,靠着自己超人的灵性和刻苦勤奋,靠着对祖光的深情笃爱,在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压迫下,居然把自己锤炼成一个作家、一个画家、一个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一个独一无二的典型的中国式的女才人。人们都知道,吴祖光戴着右派帽子被送到北大荒去劳改后,文化部一位副部长找新凤霞谈话,要她立即和吴祖光离婚,划清界限,新凤霞回答:“祖光是好人,我要学王宝钏那样,在寒窑里等他二十年!”只有中国文化才能培育出对爱情这样忠诚而又不向权势低头的坚强女性。
          平反改正以后,吴祖光担任了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几乎在每一次会议上,人们都可以听到他呼吁政治民主、倡导思想自由的发言。他勇为弱小者仗义执言的本性,并没有因为吃了整整二十年的大苦头而改变。到了90年代,年近八旬的老人吴祖光,还挺身而出为一个被国贸商场无理搜身的女孩子打了一场艰苦的官司。这就是我所说的吴祖光不改的文人禀性。他的名句“生正逢时”表明了他的积极的人生态度。
          有一次,我去看他,讲到田庄的爱人敏凡身体不好,孤身一人,生活困难。他叹了一口气,默然点点头。我起身走的时候,他把我拉住,带到他的书桌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我:“这一千元,是我的稿费,给敏凡送去,就当我给田庄的。”
          祖光就是这样一个爱朋友、重道义、不忘旧情的中国文人。
          只要回想一下已经过去了的那些噩梦般的漫长岁月,几乎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无不在极“左”政治的沉重压力下经受着精神煎熬,无不被改造、被扭曲、被异化,不由自主地消失着自我。而唯独吴祖光,始终保持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和纯良的天性,保持着一个知识分子独立的精神人格。他始终是他自己。难道这不是一个奇迹吗?
          吴祖光逝世后,千万人都在悲痛,都在悼念他,赞美他,都更加认识了他的生命的价值,更加懂得了他对于我们民族的意义。因而我深信吴祖光是永生的。
          以下经典好文,你可能会喜欢,点击蓝色字体即可进入文章:
          女子被下套全过程,为了家人赶紧都看看吧!
          1962年新疆六万边民叛逃苏联内幕
          家与国究竟存在什么样的联系?请关注“家与国”吧!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后加关注即可:

          上一篇:军医回忆录:推开家门,一个陌生女人突然扑了过来
          下一篇:看爸爸在家地位高不高?从睡姿就能知道,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