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澳门全讯网 | 古时候的夫妻夜生活,是怎么过的?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8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新娘下轿。”
          萧长歌在喜娘的搀扶下,缓慢的下了轿。
          步子一动,她立刻感觉到,这个身体酸软无力。
          想来,定是刚才服毒自尽的后遗症。
          是的,大婚的萧长歌已经在花轿里,服毒自尽了,
          现在的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外科医生,为了救人,意外坠楼死了。
          最后,就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这个身体里。
          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起,让萧长歌惊了一下。
          随即,更多的原主记忆涌现。
          她记起来了。
          自己这是要嫁给……冥王,一个容貌丑陋,身体残疾,性情残暴的王爷。
          据说,已经接连好几个新娘,死在了洞房里。
          也难怪,原主会服毒自尽。
          萧长歌自然不惧怕,反而想见识一下,那个冥王究竟是什么人物。
          随着繁琐的仪式结束,她被人扶到了洞房中。
          隔着盖头,萧长歌却感觉到,房间中无处不在的寒气,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很是静逸,萧长歌坐在喜榻上,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腕。
          整个婚礼过程,冥王都没有出现。
          她对这个人的“兴趣”更大了。
          如果真是个禽兽,就让他见识一下,现代外科技术……
          萧长歌藏在衣袖里的手,不由紧了一下。
          在她衣袖里,除了自尽的毒药外,还有一把匕首。
          这两样东西,都是原主的两个姐姐,送给原主的“礼物”。
          现在想来,那两个女人,分明也是不安好心。
          这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随着房门关闭,一道戏虐的笑声也传了进来。
          “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欢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说是不是?”
          萧长歌听着这话,突然两眼一睁。
          却听房间内,又传来一道暗哑难听的声音,像是鬼魅一般。
          “七弟,你说的没错,我这个身子已经废了,你代劳也是应该的。”邪魅的笑声,在阴冷的洞房传来。
          “四哥果然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那人就朝着萧长歌走了过去。
          挡在萧长歌眼前的盖头被人挑下,萧长歌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
          发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却闪着淫光。
          萧长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但面色如常。
          “真没想到,萧太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四哥,你说是不是?”
          淫邪男人回头,看着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萧长歌也看了过去。
          房间中正位的椅子上,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
          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双幽深看不见谷底的墨瞳。
          他,应该就是冥王,苍冥绝。
          苍冥绝和萧长歌的视线相碰,那一刻,他的目光突然一闪。
          那个女人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反之竟带着深探的意味在看他。
          想不到,这众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状况,居然还有不害怕的。
          不过,倒是可惜了这花容月貌。
          淫邪男人的目光,回到了萧长歌身上。
          “四哥娶了这么多王妃,也就今天这个,长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的呢?”
          苍云暮脸上带着淫笑,慢慢逼近。
          萧长歌心底一股怒火烧了上来。
          这个冥王,不只是残废,还是个变态。
          以前那些新娘,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吗?
          在苍云暮的手,碰上萧长歌衣服的系带时。
          萧长歌突然冷声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苍云暮微微抬眸,看着萧长歌不惊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
          “本王碰的无数女人,你是唯一一个问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过明日,本王就是临王爷,你记下了吗?”
          临王,苍云暮。
          萧长歌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是温王苍云寒的同胞弟弟,寄养在皇后名下。
          “记下了。”
          萧长歌垂眸浅浅一笑,手指却悄悄摸到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会好好疼你的。”
          苍云暮说着,突然兽性大发,粗鲁的扯着萧长歌身上的衣服。
          萧长歌却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
          新娘投怀送抱,苍云暮自然高兴。
          就在苍云暮放松的时候,萧长歌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苍云暮后颈上的麻穴插去。
          苍云暮顿时身子一软,动作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苍云暮脸上有些阴狠的表情。
          萧长歌坐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来。
          “临王殿下,送你一份大礼如何?你不是经常玩弄女人吗?姑奶奶今日就送你四个字。”
          萧长歌说着,抓起床榻上的白帕,塞到苍云暮的口中。
          然后拿出怀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苍云暮的下体割去,下刀又快又狠。
          只见苍云暮双眼一睁,痛的昏死了过去。
          “断子绝孙。”
          萧长歌说着,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苍冥绝的身上。
          “我断了临王的命根子,王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萧长歌说着跳下了床,将匕首扔到了苍冥绝的面前。
          苍冥绝抬头看着她,从她问临王的身份开始,苍冥绝就已经在注意她了。
          他原先是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这个女子,胆量未免太大了。
          “为什么这么做?”苍冥绝盯着萧长歌看了又看。
          圣旨赐婚的时候,苍冥绝就知道,不过是和往常一样。
          所以并没有让人去查萧长歌的身份,如今看来,或许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
          “不这么做,我的清白岂不是没了?没了清白,我还能活到明天吗?王爷你又不能救我,我只有自己救自己了。”
          萧长歌在苍冥绝旁边的椅子上,随意坐下。
          然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苍冥绝看着她随意洒脱的样子,并不觉得她是勇敢,眼睛中反而有一抹嘲讽。
          她以为这样就能救自己了吗?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你这么做,也是死路一条,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临王他会放过你,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温王会放过你?皇后和段贵妃会放过你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刀下去,你会死的更加凄惨?”苍冥绝质问着她。
          萧长歌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愕,她忘了这里不是现代。
          在现代,自己这么做就是正当防卫。
          可是,这是个不被史书记载的帝王朝代,她断的还是一个王爷的命根子。
          这背后的千丝万缕,真的是够她死上万次了的。
          萧长歌放下茶杯,看向苍冥绝。
          脸上有笑容,眼神中却是探究。
          “我就想知道,王爷你会不会放过我?”
          苍冥绝面具下的表情微微一怔。
          一双墨瞳闪了闪,回道:“本王如此无用之人,就算放过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但萧长歌却不害怕,身体轻巧一转,突然揭下他覆面的面具。
          苍冥绝未料到她竟有这么一招,眼底的怒火顿时烧了起来。
          真是找死,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看到自己的脸,尤其是那种大惊失色的表情。
          他的手在宽大的袖袍中紧握成拳。
          在看见苍冥绝的真容后,萧长歌微微一惊,随即将惊色掩去,凑过去仔细看了看。
          面具下的苍冥绝,半张脸被烧毁了,脸上的疤痕交错很是狰狞,而另外半张脸却很是俊秀。
          “谁让你……”苍冥绝苍白的手指,死死的握着椅手。
          他避开萧长歌的目光,脸上的怒色依稀可见。
          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摘下他的面具。
          萧长歌没有理会苍冥绝的愤怒,只是以一个医生的职业素养回道:“这脸上的烧伤有十年了吧?”
          十年,苍冥绝的脑海,浮现出十年前的那场大火。
          那样妖艳的颜色,让他一辈子也没法忘记。
          所有的厄运,从那一日开始,便无止境!
          想到往事,他的眼神中带着痛苦,还有漫无边际的冰凉火焰。
          萧长歌察觉到苍冥绝情绪起伏。
          她认真地看着苍冥绝,轻柔的声音道:“深呼吸,放松心情,什么都不要想。”
          苍冥绝下意识的跟着萧长歌的声音去做。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让那些记忆慢慢散去。
          随着苍冥绝气息平复,缓缓睁开的眼睛里,恢复了幽深。
          萧长歌松了一口气,歉疚道:“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不过你放心,无论是你脸上的伤,还是你心中的伤,我都可以帮你医治的。”
          萧长歌几乎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孤独。
          苍冥绝轻哼一声,别过头去,目光落在那还插着苍云暮命根子的匕首上,眼神中带着不屑。
          “你还是想想,怎么保你这条小命吧。”
          一语惊醒,萧长歌忽而吐吐舌头。
          “我差点忘了。”
          说着坐回原处,看着苍冥绝又重新戴上了那鬼王面具。
          “如果让临王说是自己断了命根子,这样,是不是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萧长歌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苍冥绝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侧头看着她。
          却见萧长歌起身打了个响指道:“就这么办。”
          说着拿着那匕首,走到床榻前。
          萧长歌掐了苍云暮的人中将他弄醒,从他口中掏出被他咬的沾了血的白帕扔在一旁。
          醒来的苍云暮只感觉下体疼的要命,他挣扎着起身却不能动,一双狠毒的眼睛盯着萧长歌。
          “你对我做了什么?”
          苍云暮痛的浑身冒汗。
          萧长歌秀眉轻挑,对着苍云暮笑了笑。
          然后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苍云暮的眼前轻晃。
          “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是你自己对你自己做了什么。”
          苍云暮看着她的手指不停的晃动,脑海中跟着混乱起来,问道:“我对我自己做了什么?”
          萧长歌幽幽一笑道:“欲练此功,挥刀自宫。你为了练就葵花宝典里的武功,挥刀自宫了。”
          苍云暮跟着她的声音喃喃念道:“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我为了练葵花宝典的功夫挥刀自宫了。”
          “对,就是这样。若是别人问起,你就这么回答,记住了吗?”
          萧长歌问道,声音中带着蛊惑的味道,仿佛有魔力一般。
          “记住了。”苍云暮双眼无神的回道。
          萧长歌暗自高兴,想要当一个出色的医生,不仅治病救人,还要医病医心。
          所以,她平日还兼修心理学及催眠术,并且小有成就。
          通过催眠,短时间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好,你困了,那就睡吧。梦中一定要记得,葵花宝典,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萧长歌说着,看着苍云暮闭上了眼睛睡去。
          苍冥绝不露声色,将全程看在眼底,不由得心生疑惑,这萧长歌演的是哪一出?
          “好了,王爷,你让人将临王送回去让太医诊断吧。不过我估计,这王爷后半生要变太监了。”
          萧长歌忍着笑意,心情大好。
          穿越的第一天,教训了一个流氓,她觉得很有成就。
          这一切都叹为观止,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可思议。
          “你确定这样能行?”
          苍冥绝冷声。
          萧长歌点点头抬头道:“我保证明日醒来,临王自宫一事与我们无关。”
          苍冥绝冷哼一声,对着门外喊道:“江朔。”
          话落,一个身着王府侍卫服饰的男子走了进来。
          江朔对着苍冥绝微微一礼。
          苍冥绝道:“将临王送回王府,让人去请太医,然后通知皇宫里的人,就说临王自宫了。”
          江朔有些诧异,目光落在躺在喜榻上的苍云暮。
          他穿着的红色喜服身下,被鲜血染得更加的红艳。
          “是。”
          江朔走过去,看见床榻上的匕首和被割下的命根子,还是诧异了一下。
          然后掏出一方手帕,将两样东西包了起来,然后抱着昏过去的苍云暮走了出去。
          江朔离去,萧长歌舒了个懒腰,看了一眼染血的喜榻。
          然后掀起被褥仍在地上,回头对着苍冥绝道:“夜深了,你不睡吗?”
          苍冥绝盯着他,眼睛中没有丝毫暖意。
          “希望今天不是你的最后一日。”
          萧长歌无谓地耸耸肩,朝着苍冥绝走了过去,然后蹲下身子摸着他的脚。
          “你做什么?”
          苍冥绝看着萧长歌的动作,眼睛欲喷出火来。
          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的底线。
          萧长歌检查了一下苍冥绝的腿,竟发现是被人挑断了脚筋,年岁也有十年之久,应该是和脸上的烧伤一起的。
          究竟是什么人,这么狠,挑断了他的脚筋,还将他的脸烧成这个样子?
          萧长歌起身抬眸,看着苍冥绝问道:“那些嫁给你的女人,被临王玷污后,是自杀还是你杀的?”
          苍冥绝抬头与她的视线相交,冷哑的声音道:“都有。”
          萧长歌明白苍冥绝当时的心情,眼看着自己的弟弟侮辱自己的女人,却无力反击。
          一身残躯苟延残喘的活着,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一步,不是懦弱,那便是他有足够坚毅的内心,或是有仇恨支撑他走下去!
          “苍冥绝,你可以试着相信任何我!”萧长歌直呼其名的叫他。
          自己初来乍到,就碰上这样的事。
          她有必要找到盟友,眼前的这个目击者,最合适不过。
          苍冥绝一愣,自从十年前发生那件事以来,便再也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
          从鬼门关回来后,所有人都叫他冥王,连自己的父皇也不例外。
          见苍冥绝不说话,萧长歌又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作为一个医生,我只是想治病医心。你的脚伤和你脸上的烧伤,我都能帮你医治好,如果你相信我。”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我的伤无数人看过都无法医治,你凭什么说你有本事?你连能否活到明日还是未知,竟还大言不惭的说要为本王医病,真是笑话。”
          苍冥绝冷声嘲笑道,他的伤,连号称医仙的秋莫白都无法医治,更何况她一介女流。
          听到苍冥绝否认的口气,萧长歌小脸一扬。
          “不相信我是吧,我非要让你相信不可。到时候你可别求着我为你医治,不识好歹,哼。”
          萧长歌转身躺在床榻上,不在理会那个男人。
          沾了床榻不久,萧长歌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隐约间,萧长歌好像听到房内有什么声音,只是她眼皮太沉不想睁开。
          苍冥绝立刻唤了隐藏的隐卫魅风,将他带去了自己的房间里。
          并连夜发了一道命令,查探萧长歌的底细。
          这一夜,萧长歌睡得极香,而苍冥绝却是一夜没睡。
          天方亮的时候,宫内的公公来传旨,让苍冥绝和萧长歌入宫觐见。
          苍冥绝知道,是苍云暮的事情被皇上和皇后知晓了,等着对簿公堂。
          苍云暮屡次在洞房里,对他的王妃做的事情,那两个女人怎会不知晓?
          肯定是想好了方法,要为临王报仇。
          若是萧长歌坏了自己的计划,他一定会杀了萧长歌,原本就是该死的人。
          想到这里,他的双眸幽深无比。
          “魅月。”苍冥绝喊了一声,却见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从暗中跃了出来。
          “主子。”魅月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苍冥绝扫了她一眼道:“从今往后你就是王妃的侍女,我要你监视保护好王妃,有什么异动随时向我汇报。”
          魅月颔首点头应道:“是。”
          说着一道黑影迅速的消失了在了房间中。
          天色微亮时,萧长歌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
          房间内苍冥绝已经不在了,萧长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出去的。
          房门推开,一个身着王府侍女服侍的女子走了进来。
          萧长歌打量了她一番,见她容貌生的姣好,只是脸上冷冷的没有什么表情。
          “奴婢魅月,是奉王爷之命前来伺候王妃的。王妃起来梳洗吧,待会还要入宫面圣。”
          魅月刚将衣物放下,就见两个侍女走了进来。
          给萧长歌见了礼后,那两个侍女就开始伺候萧长歌穿衣梳洗。
          萧长歌坐在妆镜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幅容貌生的的确不错,说国色天香一点也不差。
          自己那两个姐姐,或许就是嫉妒她长的好,生怕她得到了冥王的青睐,从此高高在上。
          所以才那般的吓唬原身,让原身自尽而亡的吧?
          也怪原身是个懦弱无能的主,不禁吓。
          可是她萧长歌却不一样,她向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冒险。
          比如接下来的皇宫之行,不知又会发生什么呢?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眼睛中光华闪动。
          侍女很快将萧长歌穿戴打扮好,萧长歌望着铜镜中的自己。
          一袭水蓝色轻纱彩绣裙,腰间的飘带系着好看的蝴蝶结。
          随云髻上,斜簪着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步摇。
          萧长歌不禁感叹,这古代的衣服配饰就是华丽精美。
          不过也过于繁琐,若非是侍女伺候,换做她自己来做,她指定能抓狂的。
          伺候萧长歌的侍女退下后,便传了早膳。
          萧长歌遣退多余的人,房间里只有魅月一人。
          这魅月,应该是被派来监视她的吧。
          不过已经成了自己的人,不用白不用。
          “魅月,你跟我说说苍氏皇朝的事情。”
          萧长歌问着魅月,目光落在桌子上的早膳上。
          昨夜她就没吃过东西,如今还真是有些饿。
          魅月的目光,落在萧长歌吃饭的动作上。
          她一丝也不优雅,跟王妃这两个字,有些不搭边。
          “皇上膝下有十个皇子,不过存活下来的只有四个。太子苍慕修皇后所生,从小体弱多病,四子冥王童年时被人暗害,生母宸妃惨死,而王爷也落了残疾,六子温王爷生性潇洒不理朝政,七子临王爷是温王的同胞弟弟,俱是段贵妃所出,不过从小被皇后抚养,性格嚣张跋扈。”
          魅月几句话,将这些人概述了一遍。
          萧长歌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顿,记忆中如今得盛宠的是段贵妃,也就是温王和临王的亲生母亲。
          作为一个母亲,能将自己的儿子交给皇后抚养,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她昨夜里,断的是临王的命根子。
          偏偏这个临王上有皇上,左右有皇后和段贵妃,还有一个哥哥温王。
          看来她这一刀,的确得罪了不少人啊。
          撇嘴之间,食欲也没了,放下筷子。
          萧长歌起身道:“我吃好了,我们走吧。”
          魅月点点头,跟着萧长歌出了府门。
          门前,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口。
          江朔站在马车前掀了帘子,对萧长歌微微一礼道:“王妃请。”
          萧长歌跳上马车,钻了进去,见苍冥绝已经坐在了里面。
          他一袭玄黑色的锦袍,衣摆上绣着祥云,面上依旧戴着那面鬼王面具。
          除了那性感的薄唇,便只能看见他幽深看不见底的眼眸。
          一道冰凉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半刻,随即移去。
          萧长歌坐稳后,马车缓缓行驶了起来。
          封闭的空间里,萧长歌总能感觉一丝寒冷的气息在周围窜动。
          萧长歌想,好在眼下是盛夏,有苍冥绝在就像是天然的冰块,祛暑。
          “那个,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萧长歌见苍冥绝也不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皇宫,这尴尬的气氛总需要缓解。
          在魅月跟她说了皇室成员的事情后,萧长歌也想明白了。
          自己一时手快,断了临王的命根子,或许也给苍冥绝惹了麻烦。
          浸染过很多史书,看过无数的宫斗。
          生在皇家的苍冥绝,落得残废的下场,无非就是争权夺利的牺牲品。
          所以,一些事情她想的很是明白。
          苍冥绝面具下锐利的双眸扫了一眼,回道:“你还不是太傻,知道给本王惹了天大的麻烦。怎么,害怕了?”
          萧长歌轻哼一声道:“我既然敢做,就不会害怕。再说,只要是临王一口咬定他是自宫,别人就拿我们没辙。”
          到了现在,萧长歌依然坚信,临王会承认自己是自宫,这让苍冥绝十分的好奇。
          临王对他做的事情,他一直忍着,并非是他没本事除去他,而是还不到时候。
          只是一个萧长歌,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同样给他找了大麻烦。
          “希望如此,如果事情败露,本王可是保不了你。”
          苍冥绝别过头,她的生死与自己无关。
          “保你自己就好,我不用你管。”
          萧长歌说着挑开帘子,去看外面的风景。
          两人再无话,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停在皇宫的正阳门前。
          萧长歌下了马车,看见江朔将苍冥绝放上了四人抬的肩舆上。
          萧长歌看着四人抬起肩舆走在官道上,不禁微微皱眉,回头看了魅月一眼问:“没有轮椅吗?”
          魅月脸上有些疑惑,问道:“轮椅是什么?”
          萧长歌语塞,扶额郁闷道:“没什么,我们走吧。”
          说着跟在苍冥绝后面,却在心中考量,这个朝代也太落后了一点吧,竟然连轮椅也没有。
          没有轮椅,苍冥绝出行也太不方便了。
          萧长歌想等临王的事情结束,如果她还有幸活着,那就给苍冥绝做一个吧。
          萧长歌和苍冥绝被引进了端阳殿。
          光滑如镜的地面,映照着他们的影子。
          台阶上的龙椅上,苍行江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端坐着。
          左右两侧的凤坐上,坐着两个中年女人,衣着华丽,雍容华贵。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贵妃娘娘。”
          苍冥绝不能下跪,只是微微低了头。
          萧长歌在苍冥绝身侧跪下拜道:“儿臣萧长歌给父皇,母后,贵妃娘娘请安。”
          大殿内,寂静异常,徐徐的龙涎香传来。
          萧长歌跪在地上,也不敢抬头,更不知这演的究竟是哪出下马威?
          “冥王,临王昨夜缘何会自宫在你的洞房里?”
          苍行江的声音厚亮,分明带着一些质问。
          一旁的皇后却插道:“皇上,你难道真的相信,暮儿是自宫的吗?好端端的他为何要自宫,真是笑话,要本宫说,分明是有人要害暮儿。”
          萧长歌唇角一抹鄙夷,有人暗害?
          还不如指名道姓说,就是苍冥绝干的呢。
          坐在另一侧的段贵妃掩着泪,哽咽道:“我可怜的儿子啊,好端端的怎么就……皇上,你一定要为暮儿做主啊。”
          皇上被两个女人的话搅得心烦,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轻斥:“够了,朕不是在问了吗。”
          皇后和段贵妃纷纷住了声。
          萧长歌俯身一拜道:“皇上容禀,昨夜的事情儿臣看的清楚,还请让儿臣慢慢道来。”
          苍行江微微敛眸,看了看萧长歌道:“你说。”
          萧长歌侧头,看着苍冥绝事不关已的样子,坐在肩舆上,眼底的神色无波无谰的。
          萧长歌想,苍冥绝就是想看她如何应对此事,那么她怎么也不能让他失望才是。
          萧长歌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回道:“昨夜洞房里,临王突然到来,他推开门后就对着冥王说,说他不能帮冥王宠幸他的王妃了,因为他因缘际会,得到了一本绝世武功秘籍,但是秘籍上说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所以,临王让冥王做个见证,就那么当着冥王的面,自宫了。”
          说罢,小脸一皱,似是在害怕。
          苍冥绝的脸皮微微一抽,在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当众羞辱他。不禁怒火在心底翻腾。
          一番言辞,让皇后和段贵妃纷纷站了起来大骂:“胡言乱语。”
          苍行江猛的一拍龙椅的扶手斥道:“都给我闭嘴。”
          皇后和段贵妃纷纷不敢再言声,两人俱是一副狠毒的目光看着萧长歌。
          苍行江听的清楚,他面色铁青,言辞狠戾的质问着。
          “你方才说,临王代冥王宠幸他的王妃,这事可是真的?”
          萧长歌回道:“是临王亲自对王爷说的,不信你可以问王爷。”
          “冥王,你说。”
          苍行江一双锐利的双眸,看着苍冥绝。
          苍冥绝徐徐抬头,眼睛幽深,声音中带着自嘲。
          “父皇,儿臣身体已毁,是无用之人,七弟代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苍行江顿时震怒,拍着扶手站了起来。
          对着门外大喊道:“去将那个不孝子给朕带过来。”
          门外的人得令离去,大殿内的气氛很是紧张诡异。
          众人都不敢在言语,萧长歌虽然没有抬头,也知道有两道凌厉的目光要杀她。
          半盏茶的功夫,苍云暮就被人抬了过来。
          他躺在担架上,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
          昨日送进宫后一直昏迷,如今不过方醒就被抬来了。
          “临王,以前冥王娶得王妃,都是你帮助冥王临幸的?”苍行江冷声质问着他。
          苍云暮才醒,身子孱弱,意识也不是很清明。
          苍行江的问话他听在耳中,然后点了点头道:“四哥的身子不好,儿臣理应代劳。”
          苍行江顿时大怒,还未等发作,一旁的皇后突然问道:“那母后问你,你是如何变成这幅样子的?”
          众人的目光,纷纷聚在苍云暮的身上。
          苍云暮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混沌不清。
          略微低哑的声音回道:“儿臣得了一本葵花宝典,上面说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所以儿臣就自宫了。”
          萧长歌微微挑眉,苍冥绝明显一怔。
          而皇上则是怒气翻腾,皇后与段贵妃俱是一脸不可置信。
          “胡闹。”苍行江大喝一声,气的咬牙切齿。
          一旁的段贵妃回神,突然开口道:“皇上,既然是那本妖书害了暮儿,理应找出来,以免祸害更多的人啊。”
          萧长歌听着段贵妃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暗道果然是个精明,心机高深的女人。
          如果找不到这本葵花宝典,那不就是没有了物证?
          萧长歌昨夜对苍云暮做了催眠,不过是潜意识里催眠。
          如果深究这本书,只会让苍云暮的意识混乱,很快清醒过来。
          万一苍云暮清醒,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萧长歌无语问苍天,去哪弄一本葵花宝典来啊。
          即便去弄,也来不及了,因为苍行江已经下令去搜临王府去了。
          苍冥绝侧眸看着萧长歌,见她脸色凝重,虽然极力在掩饰,但是也难逃他的眼睛。
          苍冥绝心中冷笑,原来这个女人也有害怕的时候。
          萧长歌觉得时间过的十分的漫长,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上天好不容易给她机会,让她穿越重生,她可不想就那么死了。
          萧长歌在暗暗想着对策,就听前去搜府的侍卫回禀。
          “回皇上,在临王的房间里,找到了葵花宝典。”
          那侍卫双手将书奉上,内监接过,递给了苍行江。
          萧长歌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真的搜出来葵花宝典了?
          苍行江看着那书籍的页面,赫然写着葵花宝典四个大字。
          打开后八个字映入眼帘: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啪的一声,苍行江将那本葵花宝典扔在了苍云暮的身边怒骂,
          “畜生,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来人,将临王禁足王府,没有朕的口谕不准他出府。”
          苍行江是真的怒极,欺辱自家兄弟。
          还为了练就什么绝世武功自宫,他只觉得这个儿子丢尽了他的老脸。
          一旁的段贵妃和皇后想要为苍云暮说情。
          两人才张口,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苍行江指着她们骂道:“看看你生的好儿子,你教养的好儿子。你们都给朕滚回去,谁敢为临王求情,朕就废了她。”
          段贵妃与皇后脸色一变,知道苍行江是怒了。
          不敢再多说,只好扫兴离去。
          殿内只留苍冥绝与萧长歌二人。
          苍行江的目光带着亏欠和心疼,看着自己的儿子。
          “绝儿,朕……”
          苍行江欲言又止,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长叹一声看着萧长歌道:“你好好照顾王爷。”
          萧长歌点头应道:“是,儿臣知道。”
          苍行江无力的坐在龙椅上,挥挥手道:“你们回去吧。”
          苍冥绝依然礼数周正的应了句:“儿臣告退。”然后就被人抬着出了大殿。
          魅月上前扶着跪的膝盖疼的萧长歌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宫门。
          马车里,萧长歌想起突然出现的葵花宝典,凑过去,问着苍冥绝。
          “喂,那葵花宝典是不是你的杰作啊?”
          这件事除了苍冥绝,萧长歌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出来。
          苍冥绝的声音依旧暗哑难听,却带着一丝不自然。
          “本王,听不明白。”
          萧长歌轻哼一声,唇角扬起,水灵的眼波扫了他一眼道:“你就继续装吧,其实我看出来了,你虽然脚不能行,但是你的心,比起谁都要精明。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废人,其实你比谁都要腹黑。”
          苍冥绝冷眼看着她,心想自己多此一举,是不是错了?
          昨夜里,他听萧长歌对苍云暮说的话就记下了。
          然后让江朔偷偷找了一本经书,改装成她口中所说的武功秘籍,然后在扉页上写下那八个字。
          他当时这么做,不过是以防万一。
          今日皇宫的对峙,明显是他赢了。
          但也因此,正式和皇后及段贵妃下了战书。
          “你虽然逃过了这一劫,但是前面的路还有更多的凶险。皇后和段贵妃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温王。”
          苍冥绝将温王两个字咬的很重。
          萧长歌脸上的表情顿了顿。
          今天她吐露出临王欺辱冥王的事情,明显是被皇后和段贵妃当成了眼中钉。
          宫里的女人最可怕,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不过好在她宫斗戏看的多,她还真想实战一下。
          “他们想对付我,其实也是想对付你。他们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所以,以后就让我们一起联手,遇佛杀佛,遇鬼杀鬼。”
          萧长歌斗志激昂的样子。
          苍冥绝依旧冷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和你联手?你是生是死与本王无关,只要你别再给本王找麻烦。”
          萧长歌深吸一口气,跟这种两面三刀的人说话,真是气死人。
          萧长歌探出手道:“既然如此,就麻烦王爷给我一张休书,我去浪迹江湖,行医救人,这样总行了吧?”
          苍冥绝愣了愣,这个女人竟然问他要休书。
          难道她不知道,被休对女人来说,是奇耻大辱,都不会苟活于世的。
          而她竟然还说什么浪迹江湖,行医救人?
          “萧长歌,你想也别想。”
          苍冥绝别过头,闭眼不在理会她。
          萧长歌轻笑一声。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既然上天让她遇见他,总是一段缘分。
          如果自己要走,也要医治好他的身体,让他健健康康的去跟仇人较量。
          这也是她作为一名医生应该做的。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上一篇:孔子曰:讲话三忌,不可不知
          下一篇:她们 | 在一场更大的雷雨到来之前 结束了欢聚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