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老虎机游戏在线玩 | 中国十大灵异传闻,轰动一时的红衣少女事件始末!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9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我们村子很偏僻,也穷,没有女人愿意嫁到村里来,光棍儿们就从人贩子手里买女人当媳妇。
          那天,人贩子又骗来了个外地的女人,这次是打算把人卖给村里四十多了还没娶上媳妇的豁牙李。
          当时我和村里的一帮人去瞧热闹,在看到人的第一眼我就傻眼了,女人还是个小姑娘,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人长的很俊,身条也是前凸后翘的,在那一瞬间,我甚至还想着,以后要是我也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就好了。
          那姑娘很单纯,不但不知道自己被拐骗了,还怯生生的跟人打招呼,说自己叫小玉,结果,她毫无防备的喝下一杯水后人就昏倒了,被豁牙李锁到了一间小黑屋里。
          人贩子收了钱很快走了,一群人调侃着豁牙李真他娘的有艳福,买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说不定还是个黄花闺女,豁牙李也是高兴的咧出了一嘴发黄的大豁牙,冲着小黑屋直吞口水。
          还没等到天黑,小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从豁牙李家传了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咋回事。
          过了没一会儿,豁牙李突然黑着脸来了我家,让我过去一趟,他要去张罗明天喜事用的东西,想让我这个邻居帮忙看下人,别让她给跑了。
          碍于邻里的情面,我只能答应,路上的时候我发现豁牙李的表情不对,便问他怎么了,买个这么漂亮的小媳妇还不高兴?
          豁牙李当即没好气的说你个小毛孩知道个屁,那妮子性子烈的很,死活不让弄,咋劝咋打都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豁牙李说没弄成,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到了豁牙李家一看,小玉紧紧的缩在小黑屋的墙角落里,脸哭花了,头发也乱了,手臂和大腿上都是被豁牙李打的一条条的血痕,看到我,就跟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隔着窗户哀求着我救她。
          看到小玉现在的样子,我的心跟针扎了一样,可是我真救不了她,只能冲她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小玉慌了,又说让我帮她报警就行,等她离开这里,一定好好报答我。
          报警?我无奈的苦笑笑,如果报警有用的话,村里就不会有那么多买来的女人了。
          但小玉一直苦苦哀求,我实在于心不忍了,趁着豁牙李不在,悄悄告诉她,等会先先假装屈服,只要不被锁在小黑屋里,就有机会逃,翻过一座山就能到镇上,至于逃不逃的掉,就看她自己的了。
          小玉犹豫了下后就决定按我说的做,豁牙李回来之后便说她不闹了,以后会跟他过日子,豁牙李一高兴,还真就把小玉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
          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小玉确实找到了个机会跑了,然而刚跑没多远就被村里另一个买过女人的家伙发现了,第一时间告诉了豁牙李。
          结果,小玉被豁牙李捉了回来,毒打了一顿又锁到了小黑屋里。
          第二天,豁牙李就把喜事办了起来。小玉见来了不少人,又开始在小黑屋里大声呼救。
          可来喝喜酒的人不但不理会她,反而起哄说,让她把力气省下来晚上叫,让大家伙都听听。
          豁牙李担心小玉会不停的闹,面子上不好看,正准备把她捆起来堵住嘴的时候,我连忙上前说,让我去稳住她的情绪吧,今天大喜,不能把事儿做的太难看了。
          豁牙李觉得有道理,就让我去了小黑屋。
          小玉看到进来的人是我,黯淡无光的眼神顿时亮起了一道光彩,小声说让我再想办法救救她,可我先前让她逃就没成功,反而害的她落了个更惨的下场。
          我摇摇头,来喝喜酒的人大部分都是跟豁牙李一样买过女人的,我没办法救你出去的,别喊了,不然等下豁牙李还得动手打人。
          小玉可能也是意识到了此时的状况,沉默了。
          但没过一会儿,小玉忽然拉住了我,红着眼睛让我要了她,她不想让清白的身子被豁牙李那种人给糟蹋了,与其那样,不如给了我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人。
          我当即一愣,说实话,小玉这么漂亮,说我对她没想法那是瞎话,而且外面乱糟糟喝酒的那群人起码会喝几个小时,豁牙李又反锁了门,要是我趁这段时间悄悄干点儿什么,还真没人会发现。
          在我愣神儿这段功夫,小玉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突然直接抱住了我,让我要她。
          从没碰过女人的我,那里受的了这个,噌的一下燃烧了,哆哆嗦嗦的亲上了她。
          可是很快的,我就感觉到嘴里一阵的苦涩,这一看,才发现小玉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顿时明白了,她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
          于是我暗骂了自己一声牲口,连忙从冲动中清醒过来,给小玉披上衣服后一咬牙,说道:“你不用这样,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我决定了,等会就出去把豁牙李灌个烂醉,晚上我亲自带她离开村子,坚决不能让小玉被豁牙李给糟蹋了。
          可小玉却流着泪问我是不是真不要她,我点点头,告诉她天一黑就带她走。
          小玉盯着我笑了,笑的很凄惨,然后说,好,她晚上会等着我。
          但是我又料错了一件事,豁牙李这个狗日的贼精贼精的,似乎是知道喝多了酒弄不成事儿,任谁劝酒都不肯多喝。
          我心里急的不行,这样一来,晚上我就找不到机会救小玉了。
          没办法,天黑以后,我悄悄躲在了豁牙李家的附近,竖起耳朵听着小黑屋里的动静,心想着实在不行就直接冲进去带小玉跑,一旦听到小玉叫就动手。
          可是不久后,小玉的声音没听到,却听到了豁牙李杀猪般的惊叫声。
          我猛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感觉出事了,急忙跑出来一看,眼前的情形顿时让我的心脏猛的一颤。
          小玉竟然死了!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被强迫穿上当成嫁衣的红衣服,额头上的鲜血表明她是撞在墙角上死的,只是她的眼睛还在圆睁着,像是在盯着什么人一样。
          死了人,事情就大了,闹不好村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都会曝光,到时候就不止豁牙李一个人吃不了兜着走了。
          很快的,村里的人闻讯赶来,村长问豁牙李怎么回事,人是不是他杀的。
          豁牙李结结巴巴的说不是,刚才他正准备强行办事儿,小玉直接一头撞在了墙角上,自杀了。
          村长显然知道死人的后果,当下就说人不是他杀的就好,眼下最重要的事儿,就是赶紧把小玉的尸体处理了,反正她是人贩子拐骗来的,就算她有家人也找不到我们村来,权当村里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豁牙李听村长这么一说,马上就从惊吓中反应了过来,连夜带人就将小玉的尸体弄到村后的小树林埋了。
          等处理完尸体后,村长又把村里的人集合了起来,严厉告诫谁也不能把这件事儿捅出去,不然就是村里的公敌。
          而且村长单独找到我,苦口婆心的说道:“小觉啊,我知道再过一个多月你就要去城里读大学了,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你得懂事,村里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外人,别忘了,你娘还得在村里生活呢。”
          而我还在为小玉的死震惊着,我怎么也没想到,小玉会如此刚烈,竟然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命运,宁死也不肯被豁牙李糟蹋。
          在这一刻,我心里充满了内疚,若是那会儿我同意了小玉的提议,给她一个活下去的希望,或许她不会走这条路,也怪我来晚了一步,让她绝望之下走上了绝路。
          虽然我浑浑噩噩的,但也听懂了村长话里威胁的意思,明白他们是想彻底掩盖真相,若是我把事情说了出去,他们不会放过我们这对孤儿寡母。
          我满心愤怒,但为了自保,只能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的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闭口不再提小玉的事,最让我气不过的是,豁牙李竟然又开始筹钱打算再从人贩子手里买个女人了,还说要赶紧再办场喜事冲冲晦气。
          我肺都要气炸了,娘安慰我说,那些人做孽,人不管老天也会管的,让我别多事,可我心里始终跟吊着块石头一样,总觉得小玉的事儿不应该就这么完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然而还不等我做点什么,村里就发生了怪事,让所有人都开始惶恐不安了起来。
          在小玉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她的头七,那天晚上村里所有的狗就跟疯了一样,冲着村后小树林的方向狂吠不止。
          次日一早,我就听到了村里到处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出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很多人的家中养的鸡竟然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且头全都不见了!
          开始有人说可能是遭了黄鼠狼,但很快有人提出了反对的看法,说黄鼠狼偷鸡那有只啃个头的,更何况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黄鼠狼,昨天是小玉的头七,怕是她的冤魂回来了。
          说到这个,大家的神色开始惊恐了起来,尤其是豁牙李,脸都白了。
          我特意留意了下,发现那些说死鸡的人,基本都是去豁牙李家喝过喜酒的人,但奇怪的是,我和豁牙李家却啥事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
          但村长又发话了,让人都别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冤魂这种东西,肯定是有什么动物动物从山上跑下来了。
          不过我注意到,村长的脸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有点白,明显也是心里发虚,那有专门吃鸡头的动物?
          村长接着说道,从今天开始,晚上都要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要出门儿,特别是不能接近村后的那片小树林,他马上去请个先生来看看。
          众人纷纷附议,一定得请个先生来看看,求个安心。
          说去就去,村长马上就出发了,但是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又一个人返回了村里。
          村里的人都问,请的先生呢?
          村长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说他压根儿没走出村去,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最后都是又转回到了村子里。
          众人说这怎么可能,通向村外的只有一条大路,咋会迷路呢,现在可是大白天。
          村长又说不是迷路,那条大路不能通向村子外面了,而是......
          说到这里,村长的脸色彻底变了,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了,半天后才说出了个让所有人都为之色变的话。
          原本通往村外的那条路,现在竟然通向了村后的小树林!
          短暂的震惊后,有人表示不信,于是嚷嚷着亲自去走走看,我也去了。
          刚出村的时候,我还觉得一切正常,但是走了没一会儿,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原本一米多宽的路,越走越窄,走到最后,路边的景象也变了,这根本不是以前的那条路!
          “快看前面!”
          这时,有人惊叫了起来,抬头一看,前方真的跟村长说的那样,是村后的小树林!
          “糟了,是鬼打墙,她不让我们出村儿了!”一个稍微年长点的人说道。
          此话一出,人群瞬间安静了,全都是一脸的惊恐,特别是豁牙李,吓的双手抱住了头,冲着小树林喃喃的道:“你...你是自杀的,跟我没关系,千万别来找我。”
          我当时心里就冷笑了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跟你没关系跟谁有关系,好好的人谁会去自杀?若真是小玉的冤魂作祟,你豁牙李第一个该死。
          但同时我也心里也是直打鼓,真说起来,我也逃不脱干系,尤其是我和豁牙李家也没死鸡的事,让我很是不安。
          最后,那个年长点的人又说,可能是怪豁牙李随便把人埋了的原因,毕竟当时只是裹了个草席子,棺材也没弄一副,怕是不能入土为安。
          人们觉得有道理,于是让豁牙李赶紧打一口棺材把尸体收敛起来,重新下葬,省的冤魂会祸害其他人。
          很快的,豁牙李就让村里的木匠打了一口棺材,但是当他带着人抬着棺材来小树林挖尸体的时候,尸体没挖到,却挖出了一堆鸡头!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些鸡头正是村里死掉的那些鸡的,更令人惊骇的是,小玉的尸体不见了!
          诡异的情景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很清楚尸体消失意味着什么,片刻后,有人指着豁牙李说道:“这是你做的孽,跟我们没关系,我不管了!”
          经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明白过来了,对啊,说到底,这事都是豁牙李造成的,小玉的冤魂就算报仇,找的也是他。
          于是一帮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具,表示不再插手这件事,逃一般的离开了。
          豁牙李吓惨了,扑通一声跪在了村长面前,痛哭流涕的求村长救救他,再去请先生来,然而村长却一把甩开了他,板着脸说,我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也管不了了。
          说完这句话,村长也慌忙离开了小树林。
          豁牙李彻底慌了,忽然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恶狠狠的说道:“金乔觉,你也逃不了干系,别忘了,除了我,就只有你跟她接触过,别人不管,你也得管我。”
          我一听就火了,他这是想把我拉下水。
          可仔细一想,豁牙李说的没错,小玉自杀,跟我也有关系,若是我胆子再大一点儿,早点儿帮她逃出去,或者再早出现一会儿,或许她不会死。
          我只好耐着性子问豁牙李怎么管,现在连村都出不去了。
          豁牙李让我再试试,一定得去请个先生来,不过这会儿天都快黑了,要去请人也得明天了。
          回到家以后,娘想到村里的怪事也显得很害怕,估计是想到我还跟小玉单独在小黑屋里呆过,她就一脸严肃的问我有没有做过什么。
          犹豫再三,我还是将那天小玉献身的事说了出来。
          娘听完只后当场瞪大了眼睛:“你真亲了人家?”
          见我点头,娘一巴掌抽到了我的肩膀上:“你个孬羔子!别人都还没碰过她,你竟然亲了人家,她更是饶不了你啊!”
          我顿时吓的后背一凉,怪不得只有豁牙李家和我家没死鸡。
          娘又问我除了那个,我还有没有做别的事儿。
          我想了想,又将答应小玉救她走,结果晚到了一步的事说了出来。
          娘一听,气的直戳我的脑门儿:“你...你咋这么爱管闲事!现在好了,她肯定连你一起给恨上了!”
          我问娘现在该咋整,娘想了想后突然一抬头,“你也别去请别的先生了,明天一早,去秦村找老瞎子去!”
          老瞎子?
          娘一说我才想起这个人来,以前我就听娘说过,我的名字不是爹取的,而是秦村这个老瞎子取的,以前他也是周围几个村有名的先生,不过听人说他几年前眼瞎了之后就不问事了。
          等到了晚上,娘慌里慌张的拿出了个塑料桶给我,面色凝重的说道:“晚上你要起夜就用这个桶,千万不能去院子里的厕所,听到任何响动也别吱声,就当没听到,知道不?”
          我紧张的结果塑料桶,不用多问我也知道娘这么做的原因,天亮以后才能去找老瞎子,娘担心今晚上就会出什么事。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不敢睡,生怕会有什么事,但是我心惊胆战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动静,到了凌晨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我突然感觉身上一阵的冰冷,把我从梦中给冻醒了,伸手一摸,发现盖在身上的毯子不见了。
          我睡觉喜欢蹬被子,估计毯子又被我蹬到地上去了,于是我闭着眼睛四处摸毯子。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母亲在里屋喊我:“小觉,娘口渴的厉害,你去厨房倒完水来。”
          我睡的迷迷瞪瞪的,没开灯就准备去倒水,刚从床上坐起来,突然一只手从旁边拉住了我。
          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喊出声,那只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
          “别过去,我也听到她的声音了。”
          黑暗中,传来了母亲压低了的声音。
          我浑身一哆嗦,等借着透进窗户的一丝月光看清了娘的脸庞后,才松了一口气,当下就悄声问娘谁在说话。
          娘虚了一声,反问我,你说呢?
          我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了。
          娘看到我吓坏的样子连忙又说道:“别管她,装听不见就行,娘守着你,不用害怕,赶紧继续睡吧。”
          我那里还敢睡啊,幸好娘一直在我旁边守着,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这一晚该咋过。
          天蒙蒙亮的时候娘才离开,我索性也不睡了,等天刚一大亮,我便急匆匆的去秦村找老瞎子去了。
          说来也怪,我一心想着去找老瞎子,全然忘了昨天走不出村儿的事儿,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村子。
          老瞎子就住在秦村村头第一户,到了秦村我就找到他了。
          等我见到老瞎子之后,我稍微一愣,怪不得人都喊他老瞎子,原来他患了白内障,两只眼睛都看不到黑色的瞳孔,全是白眼仁。
          我没绕弯子,直接表明了来意,开口道:“瞎爷爷,救我。”
          老瞎子却摆了摆手:“是小觉啊,你这称呼我可受不起,既然你亲自来了,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我心想老瞎子还真是个高人,听他的口气,不但认识我,而且好像算准了我今天会来一样。
          老瞎子说着话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让我带着他回村里去。
          我本来还想搀扶着他走的,但他说自己能看见,不用我,这让我心里直嘀咕,不是说老瞎子么,眼睛咋还能看见?
          走在路上,老瞎子让我讲讲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敢隐瞒,甚至连小玉献身我亲了她的那段儿都告诉了他。
          老瞎子听了之后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村儿的人可真能造孽。”
          我尴尬的不行,村里买女人这事虽然我一直看不过去,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村里的一份子,当下我就扯过话题问他这事儿该怎么解决,老瞎子说得去看了才知道。
          一路过来,老瞎子闭口不再问小玉的事,反而跟我东拉西扯的唠起了家常,很关心我的样子。
          当我领着老瞎子回到了村里后,村里的人得知我不但走出了村子还请了个先生回来后,都围了上来,问老瞎子能不能把小玉的事给解决掉。
          然而老瞎子直接指着他们没好气的道:“解决掉?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谁也逃不掉。”
          村民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连忙说这是豁牙李造的孽,跟别人没关系。
          老瞎子呵呵一笑,没关系?没听说过见死不救等同于害命么,她生前呼救,那么多人都听到了,却没人救她,以致于她带着极大的怨气自杀了,不止当事人,整个村儿的人都恨上了。
          这话有人不愿意听了,当即跳出来一个人反驳道:“老先生,女人都是我们花了钱买回来的,何况她就是个丫头片子,能多厉害,真能要了全村人的命不成?”
          这人我知道,他也从人贩子手里买过女人,至今还把人关在屋里不让出来。
          老瞎子嗤笑了一声,你们若是真不怕一个丫头片子,请我来干啥?那人立马不做声了。
          村长见状不对,连忙拉着笑脸问老瞎子解决的办法,老瞎子抬头看了看天色,说天快黑了,要到明天去埋人的地方看了才知道。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慌了,豁牙李最紧张,哆哆嗦嗦的说今晚有事儿咋办?
          老瞎子瞪了他一眼,说今天他会住到豁牙李家,不用害怕。
          不知怎的,我听到老瞎子要亲自去保护豁牙李,我心里还有点不爽,保护他干啥,说道底,就是他害死了小玉。
          不过在去豁牙李家之前,老瞎子又单独找到我,把我悄悄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说道:“今天晚上,你再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鞋尖对着床,一只正着一只反着放,等睡醒了,你的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这就是救我的法门么?
          我刚想再问问这个法门有什么门道,老瞎子却让我别问那么多,照着做就行。
          然而我目光无意的看到,老瞎子在跟豁牙李走的时候,他的嘴角一斜,诡异的笑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但想到老瞎子这样的人本来就神神叨叨的,我便没多想。
          回到家之后,娘担心的问我老瞎子怎么说,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法门。
          我说老瞎子已经给了我个法门,过了今天,我以后应该就没啥事儿了,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叮嘱我一定要按老瞎子说的做。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将鞋子一正一反对着床放好才放心的睡去。
          刚一睡着,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场梦,怪的是,这次我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仿佛梦里的自己跟我是两个人一样,不受控制。
          梦里我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件新郎官的衣服穿上了,一路向村后小树林的方向走去。
          我心里还美的不行,感觉自己要有媳妇了,今晚就能洞房了。
          走到小树林一看,果然有个头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在路边上等着我,身影看起来还很眼熟,但我一时认不出来她是谁。
          很快的,我接了新娘子来到了一个房间里,但她始终不肯让我揭开红盖头,不让我看她长什么样子。
          我一看这怎么行,都要洞房了还不肯让我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于是我强行揭开了她的红盖头。
          可是在揭开红盖头的那一瞬间,我吓的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新娘竟然是小玉!
          我后脊背一阵发凉,惊恐的大喊着逃了出去!
          我在小树林里拼命的奔跑,生怕小玉会追上来。
          可是我刚跑了没一会儿,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又差点吓的尿裤子。
          小玉就站在我面前,瞪着红彤彤的眼睛问我,为什么都成亲了还不肯要她,说着话她就扑了过来。
          啊!
          我吓的失声尖叫,一下子从梦中清醒了过来。
          然而我睁开眼才发现,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正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我连忙问娘在干什么。
          娘说她担心我晚上蹬被子着凉,就过来看看,结果发现我的鞋子摆乱了,一只正一只反,于是就都给我摆正了过来。
          看到我神情不对,娘问怎么了,出了一头的汗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擦了一把汗,点了点头,刚才的梦境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就梦到跟小玉成亲了呢,现在想想仍然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我猛的想了起来,老瞎子教我的法门!
          娘刚才......
          我急忙往床下一看,被我特意摆放的鞋子果然都被娘摆正了!
          我心中大骇,急忙说这是老瞎子教给我的法门。
          娘顿时慌了,焦急的说她不知道啊,当下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可我怎么知道中间被打断了会发生什么事,只能明天把情况告诉老瞎子,问问他。
          娘觉得自己闯了祸,就说今天她不睡了,今晚她守着我。
          我当下拒绝了,说我不睡了,让娘去休息,昨天就守了我一夜了,今天再熬身体会吃不消的,再说我也敢继续睡了。
          娘一愣,昨晚?疑惑的说她没守我啊。
          我怔理论下,连忙说,你忘了?昨天有人冒充你让我倒水。
          娘不解的道:“娘昨天睡到半夜头疼口渴的厉害,想起来身上又没力气,就喊你给倒碗水喝,不过你睡的太死......”话还没说完,母亲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道:“你听见我喊你了?”
          娘的话一说完,我差点儿从床上跌倒地上,心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
          这么说,昨天晚上确实是娘喊我给她倒水喝的,可那个捂住我的嘴,还守了我一夜的人是...?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

          上一篇:“梨花体”诗人赵丽华:命运在背后踹了我一脚
          下一篇:2017年中国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施全面禁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