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ctuikq"><q id="ctuikq"><noframes id="ctuikq">

      <select id="ctuikq"></select>
    <span id="ctuikq"><dd id="ctuikq"></dd></span>

      <tbody id="ctuikq"></tbody>

      • <tt id="ctuikq"></tt>

        葡京国际 | 伍子胥晚节不保!机智如他竟亲自提拔自己的掘墓人!

        微猫网

        2018年12月12日 12:00


        夫差终于忍无可忍,对伍子胥发出了明白无误的逐客令,这也预示着两个人的关系彻底走向决裂。
        夫差对伍子胥的厌恶到了极点,而伍子胥对夫差的愤怒也到了极点。
        在人际关系中,存在着一种“得失效应”。如果我们把一个人从另一个人那里得到的正向情感的增加或者负向情感的减少视为“获得”,反之则视为“失去”,假如我们能够从他人的预期中获得比如他们最初不喜欢我们,而现在逐渐变得喜欢我们,我们就会最喜欢这些人。反之,假如我们从他人的预期中丧失比如他最初喜欢我们,但现在不喜欢我们,我们就会最不喜欢这些人。
        也就是说,人们对于人际关系中的情感浓度的相对变化比情感浓度的绝对值更加敏感。一个一向对我们心怀敌意,并频频做出攻击性言论或行为的人,也许并不能让我们深恶痛绝。而一个原本对我们心怀善意的人,突然减少了他对我们的善意或支持,甚至偶或对我们给予负面的评价,那么,他就会招致我们最大程度的愤怒与憎恨。事实上,这个新近背叛我们的人,对我们的恶意攻击远远少于那么一向我们视为洪水猛兽的对头,但我们还是更加痛恨这个被视为“情感叛徒”的人。
        夫差与伍子胥之间的关系,就体现出了典型的得失效益。这两个人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亲密无间,情同父子。但是,随着两人在对越策略上的分歧不断深化,两个人都体会到了相互间的情感的严重丧失,从而激发出了效力最为猛烈的得失效应。这一效应,使得这两个人,都背叛了最初的情感投入,终至形同陌路。
        在普通人的生活中,形同陌路最多不过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在权力的竞技场上,陌路往往等同于绝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绝不会留有和平共处的桃花源。
        既然夫差已经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伍子胥也就毫无保留地将想要说的话,尽数倾倒出来。
        伍子胥站起身来,缓缓地说道:“老臣我如果不忠不信,又怎么能得到前王的信任?现在,我就好像是龙逄预见了夏桀,比干遇到了商纣,我就要被诛杀了,大王恐怕也要随着灭亡了。老臣我今天就和大王永别吧,从此不再相间了。”
        伍子胥此前多次使用夏桀和商纣的恶例来劝谏夫差,但从来没有用夏桀和商纣来直接指代夫差。这一次,伍子胥不再客气,不但将夫差定位为夏桀和商纣那样的恶君、昏君,而且将自己定位为龙逢、比干那样拼将一死,也要劝谏君王的忠臣、义臣。事已至此,夫复何言?这样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正说明伍子胥内心的悲哀与愤怒、苍凉与无奈已经冲破了他本来就不擅长的自我监控。
        伍子胥转身,默然离去。
        众人都以为,他的这一次离去,就像此前多次的黯然离开一样,只是失势后的无奈之举。没有人知道,此刻的伍子胥其实已经忍无可忍。既然忍无可忍,以他慷慨激奋的个性,他还会不会继续隐忍呢?他会不会再次变成一个失控的魔鬼,就像当年他对楚平王疯狂鞭尸一样,迎来他人生中第二次狂风暴雨般的爆发呢?
        伍子胥刚一离开,夫差余怒难消,伯嚭却兴奋地按捺不住了。伯嚭毫不犹豫地抛出了重磅炸弹,对伍子胥发起了致命的最后一击!
        伯嚭对夫差说:“大王,今天伍子胥说这番话是别有用意的。我听说伍子胥这一次出使齐国,偷偷地带上了儿子伍封,将伍封托付给了齐国的大夫鲍息。这说明他早就有叛吴之心了。大王,请您明察!”
        伍子胥对夫差说“臣与王永辞,不复见矣”,并不是要告别吴国,而是抒发那种了无生趣的悲愤。天下虽大,其实已无伍子胥的容身之处。伍子胥本为楚人,但因为父兄被冤杀之仇,早已自外于楚人之列。而在他为吴国呕心沥血数十年,付出了全部的才华与年华后,早已将吴国当成了自己的祖国。他对吴国的热爱之情,甚至比土生土长的吴国人还要浓烈。
        但是,当伯嚭将“与王永辞”和此前他“托子与齐”移花接木,摆在一起后,一个天衣无缝的“错觉相关”就凭空生成了。
        所谓错觉相关,就是指人们倾向于在毫不相干的两件事或几件事中发现相互间的关系,甚至是因果关系。
        伍子胥所做的“托子与齐”和所说的“与王永辞”其实和背叛吴国并没有因果关系。事实上,伍子胥最后的话语中,毫无愧色地将自己比拟成“龙逢”和“比干”,只要稍微动一下脑子,就可以知道,一个以“龙逢”和“比干”自居的人,怎么可能走上背国叛君的道路呢?
        但是,当初伍子胥出使齐国是去下战书的,齐吴两国之间处于敌对状态。伍子胥既劝谏夫差不要伐齐,又把儿子寄托到齐国,显而易见对齐国是别有青睐的。任何一个国君,都不可能容忍自己的第一重臣,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敌国。当伯嚭将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后,包括夫差在内的多数人,都会觉得伍子胥早有预谋,在安排好了儿子后,是要一走了之,背叛吴国,远赴齐国了。
        在伯嚭“成功”地将伍子胥打造成“叛徒”的形象后,一向心慈手软的夫差再也不愿意忍耐了。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人不痛恨叛徒。在任何一种文化中,叛徒总是会遭受最彻底的唾弃。背叛是对既往情感的一种颠覆性改变,从而,背叛会带来最大效力的得失效应。
        夫差沉默了片刻,终于硬起心肠,动了杀机。他可以容忍伍子胥和他关系破裂,却绝不能容忍伍子胥对他的背叛!夫差冷冷地吩咐侍者取来“属镂”宝剑,作为“礼物”,送到伍子胥府上。这个“礼物”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赐死”!
        伯嚭的奸刻心机以及对人性弱点的洞察,简直让人不寒而栗!别说是伍子胥这样直来直往的人,即便是再灵机善变的人,遇到了伯嚭,都得甘拜下风。
        伯嚭堪称是伍子胥这一生中最大的苦主。遇到了伯嚭,真是伍子胥最大的不幸。伍子胥当初曾经有过多次机会可以将伯嚭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他听进了相术大师被离的话,他完全可以不接纳伯嚭,更不会在阖闾面前力荐伯嚭。如果他听进了军事天才孙武的话,他完全可以借伯嚭兵败之际将其斩首,但他竟然在阖闾面前为伯嚭求情。伯嚭之所以能够有今天,最大的恩主就是伍子胥。可以说,伯嚭就是伍子胥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掘墓人。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忍冬(微信号:cn13714009507)
        你下午四点钟来,从三点钟起,我就感到幸福。
        见字如面朗读者赏析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荐语:在娱乐至死的年代,《见字如面》《朗读者》等一批批高而不冷的综艺界清流涌现,感受文化回暖,坐看诗意归来,欢迎关注!
        道家故事大全
        荐语:道家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品读道家文化,修身养性静心。
        古文观止
        荐语:我希望您在欣赏大好河山的时候,不必说“卧槽,真好看”,而是脱口吟诵“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露石出”,这便是咱俩相逢的意义。
        青梅煮酒待知音,点击『阅读原文』邀您谈古论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