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猫网

2017-02-14


说起日本吸收的中国文化,我们首先会想到唐朝。确实,当时日本派遣唐使,学习唐朝法律、学问、艺术、宗教等制度。现在,奈良和京都还有很多唐韵的建筑,日本女子的传统服饰,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唐朝女子的发髻和蛾眉。
奈良招提寺由中国唐代鉴真大师主持修建,具有中国唐代的建筑风格
唐 佚名 《宫中图》局部
其实,日本受中国宋朝文化的影响也很深远。南宋时,也就是日本的镰仓时代,日僧明庵荣西来中国学习禅法,领得法衣、祖印等归国,将当时中国盛行的禅宗传入日本。
我们熟悉的“聪明的一休”就是临济禅僧一休宗纯(1394-1481年)
从此,禅宗与日本历史、日本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禅宗对日本文化几乎所有的领域都产生过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茶道
荣西不仅是日本禅门之始祖,还将中国的茶文化引进日本,成为后来日本茶道的开端。茶道与禅宗,殊途同归而又相辅相成,“禅茶一味”被视为日本茶道的最高境界。
建窑黑釉因宋朝斗茶的风俗而兴盛,其中的珍品曜变天目的烧制技法在中国已失传,目前仅在日本存有四只宋代天目茶碗,并将其列为国宝级文物。配图为大阪腾田美术馆收藏的南宋建窑曜变天目茶碗
剑道
剑道尤其推崇禅宗的化境,因此,剑道的许多流派和一些著名剑师大多与禅宗有相当密切的往来。
开创“新阴流”的上泉信纲(1508-1577年) 依据禅宗“杀人刀、活人剑”的公案,首创“无刀取”之意念,被誉为日本剑道的最高境界。在日本剑道界有“剑圣”之称的宫本武藏(1584- 1645年),常常参禅悟道,其禅功亦相当精进。
武士道
武士道在漫长的形成发展过程中,大量吸收和借鉴禅宗的主张。克制忍受、摒弃欲望这些武士的个人修养及行为规范,来自禅宗的“本心清静”。而武士道崇尚武勇,视死如归这一点受禅宗影响最深。这是禅宗大力提倡“古来一句,无生无死,万里云尽,长江水清”的“施无畏”精神,对武士精神的砥砺。
浮世绘里的武士形象
园林
日本园林艺术堪称一绝的置景理念“枯山水”,正是在禅宗“空寂”的思想下激发形成的,以砂代水,以石代山,具有象征性的微缩庭院模式。不见流动的、易逝的事物,只有亘古不变的顽石和沙砾留下来。超越无常,追求恒常。
造于室町时代末期的京都龙安寺方丈南庭,是现存最经典的枯山水园林,地面白沙被耙子耙绘出水面的各种形状,白沙间安置着形状各异的石头,寓意浮出海面的岛屿。这一景致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水墨画
镰仓时代之前的日本绘画主要是以“佛画”、“绘卷物”为代表的色彩绚丽的大和绘画。水墨画随禅宗传入日本后,这种仅用墨色就能抓住“造化之真”的绘画形式,和禅的意境自然契合,大受日本人欢迎。
日本仅室町时代编撰的《御物御画目录》有名可考的唐、宋、元名家名画达290余幅。有梁楷、马远、夏圭、宋徽宗等人,但出现次数最多的,是牧溪。
牧溪
牧溪是宋末蜀地出身的禅僧,因为得罪了当时的奸相贾似道,为躲避追捕藏于武林六通寺中。武林六通寺就在灵隐寺的附近,可能那时候牧溪跟无准禅师开始往来。
牧溪和当时日本派来中国学佛法的圆尔辨圆同为无准禅师的法嗣。1241年, 圆尔辨圆归国时,除了带回面条等食品制作方法,还将牧溪的《松猿》、《竹鹤》、《观音》三幅作品带回日本,至今珍藏在东京大德寺,被称为“国宝”。
牧溪其他作品,诸如《烟寺晚钟图》、《渔村夕照图》、《六柿图》、《芙蓉图》等也是日本的国宝或珍贵的文化财。
《观音猿鹤图》藏于京都大德寺
《渔村夕照图》被称为“国宝”,藏于东京青山的根津美术馆
《远浦归帆图》是日本的“重要文化资产”,藏于京都国立博物院
《六柿图》 藏于京都龙光院
牧溪的水墨画带动了日本“水墨画”的发展。那时日本早期水墨画家崇拜并大量模仿牧溪的作品,因此这类绘画风格被称为“和尚样”或“牧溪样”。牧溪至今在日本也享有极高的声望。
日本没有长臂猿这个物种,日本画家就模仿牧溪画的猿,把长臂猿称呼为“牧溪猿”。图为室町时代长谷川等伯画的《枯木猿猴图》
然而这位“日本画道的大恩人”,在中国本土并未受到重视。当时掌握话语权的士大夫阶层,绘画风格属于“业余”画家的文人画,强调用笔之法度,严守既定之模式。而牧溪、梁楷等禅僧所作的禅僧画,以禅意为旨归,从根本上悖离这些程序,崇尚粗放的用笔和空灵的表现形式。
牧溪 《水墨写生图》 局部
牧溪是公认的最杰出的禅画家。然而,他的作品还是因为题材粗野,笔墨无法度而受到冷遇,入不了中国主流收藏之殿堂。关于他的早期记载都是负面的:“粗恶无古法,诚非雅玩”,轻慢地把他当作果蔬及其他平淡无奇题材的画家。
不过艺术可爱就可爱在这里,不是数学公式,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后世画家们显然又接受了牧溪的风格并开始学习,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金农、八大山人。
牧溪 《水墨写生图》 局部
八大山人 《荷塘双凫》 局部
水墨写生图
目前,现存的牧溪大部分作品都保存在日本。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一卷《水墨写生图》,画的正是文人画家所轻视的日常事物: 花木、蔬果、禽鸟与鱼虾。宋代重写生,山水,珍禽有许多写生名作,但把寻常蔬菜花果绘入书画长卷,可能牧溪是第一人。
《水墨写生图》 纸本水墨,纵47.5cm,横814cm
我们再对比一下宋徽宗的工笔花鸟画,能更好理解牧溪画中的禅味。
宋徽宗 《五色鹦鹉图》 工笔花鸟
牧溪 《水墨写生图》 写意花鸟
禅宗主张“万物皆有佛心”、“平常心是道”,牧溪的禅画,放弃对奇花异鸟等珍稀事物的描绘,转而画平常之物。
禅宗摆脱了教义化的经典制约,否定繁文缛节、精准的仪式、完美的规矩,讲求通过顿悟达到个人的自由自在。牧溪的禅画是放下细致写实的工笔技法,转用粗犷写意的游戏笔墨。

写意对比工笔,平凡对比珍稀,随机涂画对比精雕细琢。这是禅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对比“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是顿悟对渐悟的升级迭代,这是放下对执着的消解,这是调皮对严肃的玩笑。
更完整的画面,更生动的细节,尽在书中,点击左下角蓝色字“阅读原文”即可到手欣赏。
中国美术史·大师原典系列
牧溪《水墨写生图》
纵30.5厘米,横700厘米
中信出版集团2016年8月
定价:62.00元
高清复制 纤毫毕现
临摹鉴赏 诸般皆宜


中信出版集团旗下子品牌。
以艺术生活普及、美学知识生产为使命,
推广以创意设计为特色的“纸上展览"、
以连锁书店为载体的“迷你展览”、
以主题策展为线索的“移动展览”……
在互联网资讯大爆炸的今天,中信美术馆希望与读者们同行,
在视觉的森林中,寻找美学的黄金叶子;


点击蓝色字阅读原文价格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