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聂树斌无罪,旷世奇案终以正义收场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12月2日,虽有雾霾但阳光很好。有人说,这一天应该下雪。这一天,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在沈阳宣判聂树斌无罪。虽然早在21年前,他已经被执行死刑。这一天万事如常,却又分明感觉世界有了改变。为什么把聂树斌案称为旷世奇案?在团结湖参考(Talkpark)两年前的一篇推送中,我曾经做过解释。该案奇特之处,并不仅仅在于一案两凶。在疑似真凶王书金出现之后,媒体对聂树斌案做了大量报道,法学界人士多方呼吁,当事人家属长期哭号奔走,但真相却始终被困在司法的高墙之中。而在相关的王书金案审判过程中,则出现了司法史上最为离奇的一幕:被告人反复强调康菊花被奸杀案是他干的,但公诉机关和法庭却一再认定他不是真凶。聂案启动复查之后,媒体通过深入发掘,终于逐渐揭示出奇案的幽暗背景。原来,阻止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不仅仅是卡夫卡城堡般的谜之体系,更有肆无忌惮的操纵之手。但是,体制也并非铁板一块,总会有人怀着正义之心,总会有人对操弄司法看不惯。早在王书金归案的2005年,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刘金国就指示复查,要求在一个月内拿出结果。说巧不巧,他竟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河北,聂案也随之被搁置起来。转机出现在2014年,四中全会研究了全面依法治国重大问题之后,最高法院很快宣布启动聂树斌案的异地复查。这里不能不提到,“史上罕见”的异地复查决定,是应河北省高院的“主动请求”而做出的。河北高院为什么这么做?现在想来,这也是为了排除本地区的强大阻力,而不得不采取的权宜之计。聂树斌案在四中全会之后重启,并不只是一种姿态,而是在强调个案公正这一司法理念,更显示出中央高层对于错案纠正的决心。当时我写文章指出,那些阻碍聂案重启的人,应该从这样的政治大势中“体会到某种严峻气息”。不知道是因为看不清大势,还是看到大势不妙,对抗依然顽强地存在,仍然有人宣称“这个案子就别想翻”。这种低估中央权威的观念、逆潮流而动的行径,当然不可能被容忍。被称为“河北王”的原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被中央纪委一举拿下。从那时起,聂树斌案的反转几乎就没有任何悬念了。纠正一桩显而易见的错案,竟用了洪荒之力,这大概是法治转型期特有的现象。但无论过程多么艰难,正义仍然得以慨然登场,却又显示出这个时代的确定走向。是的,聂树斌已经死了,案情不管如何反转,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但对于活着的人而言,对于渴望公平正义的人们而言,甚至对于法治社会而言,聂案的平反都是至关重要的。法律的权威,并不仅仅在于它的强制性,更来源于世人对它的信仰与敬畏。如果一桩其理昭昭的错案都翻不过来,那些宏大的理念又如何站稳脚跟?那些白纸黑字的条文又如何得到尊崇?通过这样的个案纠正,一度倾斜的地平线得以被扶正,被疑虑所折磨的人心得以被抚慰,曾经被权力所践踏的法律也恢复了自己的地位。聂树斌案的纠正,既是正义的回归,又是政治的进步。这种进步,体现在政治决策的落地生根与无远弗届。久远的尘埃可以拂拭,草野的冤情可以昭雪,体制的惰性可以被克服,良好的顶层设计因之成为匡扶人世的现实力量。这样的抓铁有痕与践诺守信,足以让更多的人树立起对依法治国的信心。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原来真的不是一句空话。聂树斌案的再审改判有很多值得总结的地方,司法学界和实务界想必会有很多的论述。但我感受最深的,是最高法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谈到的一个细节。他说到,再审判决在评判原办案机关的做法时,多次使用了“不合常理”这一表述。所谓常理,就是最朴素的是非判断标准。如果一个案子办得悖逆常理,无论你装扮得多么富丽堂皇,终究难以取信于世人。第二巡回法庭在审案时对“常理”的运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民间正义与司法正义之间的沟壑,是一种很微妙、也很值得玩味的导向。司法当然要追求专业主义精神,但这种追求不能成为门面装潢,更不能以专业精英的姿态藐视公众常识。尊重常识,难道不是一种值得推崇的司法主张吗?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聂树斌案再审的审判长胡云腾,是个学者型的大法官。他曾经说过一句话,“无论司法程序设计的多么严密,适用死刑都可能错杀无辜”。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他对于死刑问题的“初心”。在聂树斌得以沉冤昭雪的时候,不是也该回过头来、重新思考死刑改革的重大课题吗?12月2日注定是一个会被载入史册的日子。一个名字、一份判决,在当代司法史上划下了清晰的刻痕。聂树斌,你可以安心地睡了,因为,守夜人已经醒来。(文/蔡方华)历史文章回顾:望蒙兴叹旷世奇案能否以正义收场?聂树斌案启动再审,不止是法治的胜利人道是“河北王”,也不过马前卒----- 我也是分割线 -----诚意推荐北京青年报原创公号,“深一度”。扫码关注“深一度”,读深一点的中国故事。

          上一篇:钱穆:这五类书让你成为高境界的人
          下一篇:最早的法西斯政权:内战时期的西班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