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yle id="fardvp"><big id="fardvp"></big></style>
    1. <bdo id="fardvp"></bdo>

        <center id="fardvp"><center id="fardvp"><dl id="fardvp"></dl></center></center>

        <dfn id="fardvp"><label id="fardvp"></label></dfn>
        <sub id="fardvp"><th id="fardvp"><address id="fardvp"><fieldset id="fardvp"><span id="fardvp"><tfoot id="fardvp"><font id="fardvp"></font></tfoot></span></fieldset></address></th></sub>
        <small id="fardvp"><abbr id="fardvp"></abbr></small>
        <sub id="fardvp"><div id="fardvp"></div></sub>

        • <ins id="fardvp"><font id="fardvp"><optgroup id="fardvp"><tfoot id="fardvp"></tfoot></optgroup></font></ins><ins id="fardvp"><font id="fardvp"><optgroup id="fardvp"><tfoot id="fardvp"></tfoot></optgroup></font></ins>
        • 真钱牛牛 | 1927,藏书家叶德辉之死

          微猫网

          2018年08月16日 12:00

          叶德辉被抓的那天夜里,正在家里洗脚。 这段时间,他是在惶恐中度过的。外面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让他嗅到巨大的恐惧。好长一段时间,他归无定期,宿无定处。 可是,他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目标。 20世纪20年代大革命时期,由湖南省农民协会和全省总工会联合呈请组织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于1927年2月即被批准成立。省特别法庭成立后,第一个镇压的就是湖南省著名的“文妖”叶德辉。“湖南省委为打击反革命分子的猖狂破坏活动,决定对叶德辉这样的典型人物,采取断然措施,密令省农协将他拘捕,交特别法庭公审正法。”(《柳直荀在湖南农民运动中》,1979年3月《文史资料选辑》第60辑) 叶德辉一直是一个反对变法的人。《清史稿·列传二百五十八·盛宣怀·瑞澂》条目下有一句话:“湘民饥变,复纠弹前祭酒王先谦、主事叶德辉、道员孔宪穀阻挠新政状。” 1897年,谭嗣同回湖南积极倡导变法,这让王先谦、叶德辉等人心神不宁,坐卧不安。他们大骂南学会“背叛圣教,败灭伦常”,是“无君无父之乱党”。他发誓跟梁启超等人不共戴天,纠集一帮同好咒骂变法是“毁国灭种,无父无君”。 戊戌变法时期,湖南是全国推行制度改革最迅猛的省份,也是新旧两派政见相争最为激烈的省份。 辛亥革命后,叶德辉则以清朝遗老自命,称革命致使“国破家亡,主忧臣辱”。竭力反对民主以维护既得利益,说“中国自古为君主之国,其权不可下移”。民国初年,他又拥戴袁世凯称帝,在湖南组织成立“筹安会”湖南分会,并自任会长,请愿“劝进”,拥戴袁世凯复辟帝制。大革命时破坏北伐和工农运动,北伐后得蒋介石垂青,继续周旋在官、绅、商的圈子之中,欺压工农群众。 叶德辉一生沉溺声色,妻妾成群,长年带领门生好友嫖娼狎妓,在私娼家里讲学论道、饮酒作对。他与曾国藩之孙曾广钧为争某旦角曾大打出手。叶德辉又好男色,看上湘剧小生言道南,小生不甘受辱,最后喝镪水自杀。为此民怨沸腾。 1910年,长沙水灾,粮食奇缺,米价飞涨。叶德辉囤谷万石,不肯削价出售,激发长沙抢米风潮,被清廷革去功名。湖广总督瑞澂评价他“行同无赖,为富不仁,猥鄙可耻”。他的老师王湘绮说他“躁妄殊甚,湘潭派无此村野童生派”。用张之洞的评语,则是“叶某不庄”,他对这条评语很满意,喜曰:“此一字荣褒真可谓之知己。吾非不端,又非不正,平时每与讲学论事,杂以诙谐,其为不庄甚矣,岂非吾一生定评哉。” 叶德辉曾写诗自况,云:“九死关头来去惯,一生箕口是非多。”所谓“箕口”,用他弟子的话说,就是“欲言则言,欲行则行,不知趋时,亦不知避谤”。 叶德辉清癯近视,脸上长满了麻子,见过他的同乡后辈胡耐安,写过一段很生动的文字,有助于后人了解叶德辉的“不庄”:“(叶德辉)身干修伟,满脸麻斑。语言诙谐,有些话用长沙方言说来,更足令人遐思而神往。难得的是他兴之所至,便尽量地绝不保留地无忌讳地快意地说,不拘忌于说话的场合,听话的是何许人,调门儿又高,绘影绘声,洵称大胆。”叶德辉 祸从口出,对叶德辉来说,可谓命运已经注定。 1927年,湖南农民运动高涨,势若燎原。叶德辉送上一副对联:“农运方兴,稻粱菽麦黍稷,杂种出世;会场扩大,马牛羊鸡犬豕,六畜横行。”横批:“斌尖卡傀。”上下联咒骂闹革命的农民是“杂种”、“六畜”。横批意为:“不文不武、不小不大、不上不下、不人不鬼。”如此远近闻名的大劣绅、大恶霸,如此狂妄至极的恶毒攻击,农民协会恨之入骨。真所谓一生为富不仁,千夫所指。 省政府委员,并任省农民协会秘书长的柳直荀对抓捕叶德辉作了周密的布置。亲历者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动员之夜,侦知叶宿于坡子街某老姘妇家,先由农民自卫军训练班总队长伍文生率领精壮自卫队四十名潜伏苏家巷、织机巷、里仁巷、坡子街一带,然后计诱其归。总队长伍文生由耕耘圃叶宅后门掩入捕获,时叶归不久,正在卧室洗脚,并由韩伟、熊志超、余集五等在其书室搜获各种反革命文件,及与南北各军阀、反革命人物来往函电人两‘护书’,厚几盈尺。人证俱获。任务完成,于是将叶押解送教育会省革命法庭。时已深夜二时,郭亮和直荀同志等连夜审查证据,并赶发紧急通知,召开群众公审大会。次日十时,各界群众闻讯参加公审的达十万余人,省政府代理主席张翼鹏、厅长邓寿荃,国民党省党部负责人仇鳌、李荣植、凌炳等亦来参加。主席团将叶之罪状公布后,十万群众一致主张立即枪决,并提议没收其浮财充公。此时呼声震撼全城。猖狂至极,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当众枪决,人心大快。随后赵恒惕时屠杀黄爱、庞人铨两烈士的军法处长李右文,摧残教育、把持教育经费的俞敕华亦相继伏法。省特别法庭威信大增,反革命分子不得不暂时敛迹,而工农运动势力空前高涨。”长沙老城 据特别法庭审讯叶德辉的“犯罪证据,计分五点”,分别是:一、戊戌政变,惨杀革命人物,为内幕主张之人;二、充筹安会会长(按,谓湖南分会),促成袁氏称帝;三、主张赵恒惕受北京政府任命;四、发表封建式之文字,为反动之宣传;五、为省城著名反动领袖及著名土豪劣绅。 文中提到:“叶德辉被捕后,叶氏家属逃匿一空。省农协接受群众意见,当即组织逆产清理小组,由直荀同志指定胡炳文(省农协委员)、熊炳超(市郊区农协党委书记)、郭炳寰(长沙县农协副委员长)等负责清点。” 4月11日下午4点,叶德辉被押往长沙县浏阳门外识字岭,明正典刑。据其子叶尚农报告,叶德辉“身受两枪。一中头部,一中心部”。这一年,叶德辉63岁。 事实上,有一个历史误传需要更正:杀叶德辉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省党部领导下的特别法庭。多年后,1968年10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会上,专就叶德辉之死说了这么一句话:“有个保孔夫子、反对康有为的,此人叫叶德辉。后头顾孟馀问我,有这件事吗?我说有这件事,但是情况我不大清楚,因为我不在湖南。对于这种大知识分子不宜于杀。那个时候把叶德辉杀掉,我看是不那么妥当。” 亲历者说:“叶家浮财以古典书籍为最多,大小书箱、书柜、书架约计百数,东西两厢房陈列几满。小组负责人对原件加封加锁,运存省教育会图书馆保存。其古玩部分亦均开具清单,上缴革命法庭。家具衣服悉数发交叶氏家属领走,未动分毫。至今尚有谓长沙叶氏藏书全部毁于农会之说,绝非事实。但,另有一说,叶之藏书属于宋、元、明代珍贵版本,另存他处,后由其亲属以三万元卖与北直书店,又转售与日本书贾。” 叶德辉死后,其子侄后来“归家清检旧书,有破碎不堪者,有以之拭秽者”。叶德辉有个儿子沉迷赌博,后来将所剩藏书押注换钱。叶德辉的侄儿叶启勋说:“余家变故相乘,世父(指叶德辉)死于丁卯(1927年)春月之难,藏书散佚几尽,从兄某则因家计,将所得斥卖罄尽。”抗战中,其子叶启倬、叶启慕最后将所剩不多的一点藏书卖给了日本人山本。 作为湖南第一藏书家,叶德辉版本之考究久负盛名。 鲁迅早年钩稽古籍不止一次提到叶氏刻藏。他在《宋民间之所谓小说及其后来》中说:“叶德辉,字奂彬,号郋园,湖南湘潭人,藏书家。”称之为“版本目录学家、藏书家、刻书家”。后人也说:“长沙叶德辉等皆为国内知名藏书家。叶德辉观古堂藏书逾二十万卷。”“叶氏书话,赏趣于行文的自在、叙述之简明,一册在手,仿佛古书里的故纸烟云都一览而尽。其文字通达可诵,学术见解亦有出彩之处也。”叶氏藏书 “家君每岁归来,必有新刻旧本书多橱,充斥廊庑间,检之弥月不能罄;平生好书之癖,虽流离颠沛,固不易其常度也。”这是叶德辉的儿子对他的印象。 叶德辉的藏书室就叫“观古堂”,经他竭40年心力,凡四部要籍无不搜罗宏富,充栋连橱,藏书数量近30万卷,不乏海内善本。他藏有宋胶泥本《韦苏州集》,自诩为“海内藏书第一”,并对儿孙说过这样的话:此为“吾家之宝,鬻及借人为不孝,子孙其用保之”。叶德辉在书架上贴个条子,说老婆和书都不外借。藏书中夹有春宫画,用来防火。他说火神是女性,看了春宫画会不好意思,所以就不会来烧书了。 伴随着湘军中兴,晚清湖南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方重镇,桐城派自皖至湘,似乎也形成了一支文化上的中兴“湘军”。在这种人文传统里,叶德辉跻身湖南第一藏书家,自有其不同凡响之处。袁同礼《清代私家藏书概略》将叶德辉列于清代最后一辈藏书家,并寄希望曰:“吾人为文献计,甚望其能长守故都也。” 60岁生日那天,叶德辉写了一篇自叙,文章的开头是这样说的:“数十年轰轰烈烈,天子不得臣、国人皆欲杀、海内诵其著述、遐荒识其姓名之叶德辉,至是而年始六十。”这几句话流传很广,一边是悼怀伤往,牢愁郁怒,一边又孤傲自矜,老健自喜;既是性情的写真,也是生涯的总结。(本文摘编自《国家秘藏:100年中国书》,南方日报出版社2012年7月出版)图书信息书名:国家秘藏:100年中国书出版社:南方日报出版社作者:肖同庆出版时间:2012年7月ISBN:978-7-5491-0375-1定价:28.00元↓↓↓扫一扫二维码,即可下单购买本书↓↓↓点击"阅读原文"可在当当网下单选购本书 本书在京东商城、亚马逊及全国各地新华书店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