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巴黎恐袭一周年:愈合创伤需要文明之光 | 望外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这不正是那些极端分子想要的吗?分裂我们的社会、撕碎我们的生活、碾压我们的人格……不幸的是,现在发生的一切正中他们下怀。”文 / 景亚男编辑 / 卜昌炯2016年11月13日,星期天,巴黎像往常一样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本该是慵懒的一天,一些市民却早早穿上大衣、戴上围巾,精心收拾好,捧着鲜花,怀着沉重的心情出门。他们将上街为一年前死于恐怖袭击的死难者表达哀悼。同行者里,有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身影,这天上午,他相继前往法兰西球场、巴塔克兰剧场等6处遇袭地点,为专门设置的纪念碑揭幕。▵2016年11月13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出席巴黎连环恐怖袭击一周年纪念仪式站在写着详细遇难者名单的纪念牌前,人们神情肃穆,悲伤如同水纹,一圈一圈向外蔓延。在伤亡最为惨重的巴塔克兰剧场,宣读死者名单、默哀、献花、点燃蜡烛等悼亡仪式结束后,一个音乐家在自己带来的钢琴前坐下,弹奏起了优美感人的曲子。28岁的阿娜依丝则讲起了恐怖袭击给她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她是年轻的妈妈,也是虔诚的穆斯林,正在攻读历史学博士。过去一年来,她感到身边的一切发生了变化。“想必生活在法国的每一位穆斯林心情都很复杂,因为我们承受着双重的压力。”她说。在这之前,一些悼亡活动就开始了。纪念日前夕,有人发起了“一窗一烛”活动,在窗户前点一支蜡烛或一盏灯笼,以表纪念。12日晚,停业已久的巴塔克兰剧场也获得了“新生”,再次开门迎客,摇滚歌星斯汀献上了剧场“劫后重生”后的首场演出。  加深的敌意一年前的11月13日晚,对很多巴黎人来说,是惊魂之夜,也是不眠之夜。巴塔克兰剧院。美国摇滚乐团“玩命鹰族”正点燃全场气氛,多名宗教极端分子手持冲锋枪,腰间系着炸药,冲进剧院。仅此一处,就有90人丧生,几百人受伤。巴黎近郊的圣丹尼市法兰西体育场。一场德国与法国的友谊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球迷总统奥朗德也在观众席上看得津津有味。体育场D门,突然有3名极端分子企图进入,被安保人员拦下后他们当场引爆了身上的炸弹。差不多同一时间,巴黎10区和11区的大街上,3名男子手持冲锋枪,沿街扫射,破碎的玻璃门窗混杂着血肉模糊的躯体铺满街道。这一天,有130人在恐怖袭击中丧生,另有几百人受伤。这场悲剧在每个巴黎人心里,留下了一道难以弥合的伤口。一年后的今天,噩梦仍然萦绕在人们心头,驱之不散。算上2015年1月7日的《查理周刊》事件和2016年7月14日的尼斯事件,一年半时间里,法国本土遭遇了3次大规模恐怖袭击。这让每个巴黎人都惴惴不安。而对于一些信仰伊斯兰教的法国人来说,让他们害怕的还有,社会对恐怖分子的仇恨与歧视转嫁到他们身上。最近,一场关于撤销双重国籍的争论,让那些拥有伊斯兰国家与法国双国籍的穆斯林们感到震惊。“自恐怖袭击以来,这个我信了8年、给我的内心带来愉悦与安宁、激励我不断完善自己的信仰,被那些极端分子败坏了名声。”阿娜依丝叹了口气说,“就如同将圣洁的天山雪莲,打落到泥土里,贬为千人踏万人踩的杂草一般,这让我心里很难受。”她谈到,恐袭发生后,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好像伊斯兰教是全世界罪恶的根源一样。“当我翻开报纸或者打开电视,我读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全是人们对穆斯林信众深深的恐惧与社会对我们的敌意。”  弥漫的误会实际上,千千万万的穆斯林家庭一样是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在经历了多起恐怖事件后,他们必须采取预防措施保证自己的安全。“尽管有时想想,这些防御措施不正是在防着我们自己的穆斯林同胞们吗?这真让人难过。”阿娜依丝脸上充满了悲伤。“恐怖分子”、“脏东西”、“滚回你们那儿去”、“烂玩意儿”、“为什么穿成这样,难道你们没有羞耻心吗”……各种中伤的言语像脏水一样不断泼出去。阿娜依丝坦言,尽管有众多穆斯林同胞们的勉励,有街上陌生人投来的善意的微笑,有邻里亲朋的关切,有化解矛盾、弥合鸿沟的努力,“我仍然看不到在法国我的家庭有任何未来。这不正是那些极端分子想要的吗?分裂我们的社会、撕碎我们的生活、碾压我们的人格,逼得我们这些善良的人们在这里待不下去,只能去战火纷飞、枪林弹雨的地方投靠他们。很不幸的是,现在发生的一切正中他们的下怀。”22岁的路易莎曾以为,不去理会陌生人投来的不信任的目光,就可以继续安宁的生活。这个蒙彼利埃大学传媒专业的学生,在2015年1月7日法国《查理周刊》遭遇恐袭后,进入了另一种生活。“我的一些熟人,竟然都避着我,偶尔碰面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了。有一次我坐在公交车上,一个大姐跟我说,我穿戴得‘很好’,因为我看上去不让人害怕,不像恐怖分子。”路易莎发现,有人将所有穿戴像穆斯林的人都视为潜在恐怖分子。《查理周刊》遭受恐怖袭击后,路易莎爱戴的一个女老师,曾叫她到办公室聊天。这位女老师建议她穿得更自由、随意一些,以减少别人怀疑的目光,“教规并没有规定所有人必须都穿戴得这么严实”。路易莎告诉她,自己的穿着打扮是经过长期思考和个人喜好而产生,而不是受了什么教派蛊惑。对此,路易莎感到很伤心,连自己的挚友都不理解,何况其他人。很多在法国出生、长大的穆斯林家庭的孩子,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义。因为家庭贫困、孩子众多,他们中大多数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很早就辍学,成为法国人口中的“郊区社会青年”。为了让所有这些没有机会学习的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穆斯林学者马莱克·谢贝尔(MalekChebel)写了两本书——《愚人的伊斯兰》和《愚人的古兰经》,出版后在2015年恐怖气息笼罩下的法国,被视为一剂治愈心灵的良药,畅销一时。  真正的教义谢贝尔曾致力于推动伊斯兰教现代化,法国总理瓦尔斯称他为“伊斯兰教的文明之光”,认为他的作品写出了“伊斯兰教在当代社会具有什么样的价值”。谢贝尔共出版了35本书,还有5本处于待出版状态。他的作品有对伊斯兰教义、先知、传统的解读,还触及阿拉伯世界的禁忌话题——性。他认为,如今多元化的社会让大量的穆斯林对自己的信仰缺乏深入了解,并对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感到迷茫。为了纠正那些曲解伊斯兰教义的信徒传播的错误理念,他提出了“伊斯兰教启蒙之光”的概念,希望借此告诉人们,伊斯兰教是文明、是思想、是不断地修身养性、是参悟真主的启示。伊斯兰教不提倡、不鼓励、不认同走极端,那些狂热分子的极端行为只能说明他们是疯子,并不是上帝的使者。法国穆斯林协会主席AnouarKbibech评价谢贝尔说:“他用一种新的视角研究伊斯兰文化,提倡在情境和实践中领会教义。他是学界的先导,他的分析经得住检验,他在穆斯林女性、孕育后代、性的快感与享乐等问题上有颇多论述,为伊斯兰文化带来了新的理念,也让法国社会对这一古老的宗教有了新的认识。”2008年,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授予谢贝尔荣誉骑士勋章,以表彰他在诠释伊斯兰教方面做出的贡献。“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伊斯兰教,这一信仰鼓励人们正视并热爱生活中的欲望、爱与性。”“我一直对伊斯兰教的文明非常着迷,但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教义,什么又是被伪教徒刻意曲解以便用来控制信众的手段,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寻找并接近这一真理。”2006年谢贝尔在发表《阿拉伯爱经》时说。《阿拉伯爱经》是第一本阿拉伯世界性爱手册。书中,谢贝尔给予了情爱积极正面的评价,表示伊斯兰典籍从未谴责肉体的享乐。这在把“性”视为重大禁忌的伊斯兰世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与争议。这并不是谢贝尔第一次将自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20多年来他的作品中写过性高潮、女性割礼、处女膜、同性恋等各种与性有关的话题。“实际上,最初我在巴黎索邦大学提到我的这些理论研究的时候,很多同事及学者都很讶异,大家争论不休。当时我的观点是不被大众接受的。而现在,人们渐渐视我为‘穆斯林女性的解放者’,因为我为女性发言。”谢贝尔说。他认为,社会不断发展,而一些对伊斯兰教的表达与解读却过于陈旧,宗教信仰也需要与时俱进,世界需要对宗教有新的认识。因此,伊斯兰教势必要改革。“我相信,新的思想必将战胜煽动者、神学家及教会伊玛目(Imam,指领拜人)们长久以来一直宣扬的陈旧教义,将把人们从不合理的教条中解放出来。” 文章首发于《博客天下》第233期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特约专稿】抗战中郁达夫如何应对敌方的“问候”
          下一篇:血战钢锯岭:太平洋战场最血腥战斗的真实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