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慈禧太后如何走上一手遮天的道路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慈禧太后掌控满清政权近一个甲子的光阴,她站在权欲的巅峰享尽荣华。那么慈禧是如何从一位普通宫妃走向一手遮天的道路的呢?恐怕要讨论这个问题就必须谈到一个人,她就是咸丰皇帝的正宫皇后,后来的慈安皇太后。慈禧走向一手遮天的道路和慈安太后的死有很大关系,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那段宫廷权谋的戏码。咸丰十一年(1861)七月十七日,年仅31岁咸丰帝撒手归西了,把江山留给了自己年仅六岁的儿子 ,即后来的同治皇帝。留下的是一个偌大的烂摊子。当时,朝廷的主要政治势力,可以分为三股:第一,朝臣势力其集中代表是顾命“赞襄政务”八大臣——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第二,帝胤势力主要是六阿哥恭亲王奕訢。第三,帝后势力就是6岁的同治皇帝和两宫太后——东太后慈安和西太后慈禧。其结果是:帝后势力同帝胤势力结合,发动宫廷政变即“辛酉政变”,摧毁了“赞襄政务”八大臣集团,代之以慈禧太后与恭亲王奕訢联合主政,从此,慈禧、慈安两太后开始垂帘听政。话说两宫太后依照祖制前往东陵祭拜。皇家陵墓非常讲究,山环水绕,风光秀丽,说是风水宝地没有人会不相信。如此令人舒畅的景致映人眼帘,慈禧心情大好,但可能是心中还在留恋幽美的景色,慈禧竟不自觉地跟着东太后一起上前,祭拜祖宗,但没想到慈安却冷着脸,严肃地对她说:“先帝在时,都是帝后同祭,妃嫔不能并列,还请你退后,等一会儿过来拜祭。”慈禧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全部烟消云散,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寒意和愤怒,因为这一二十年来,还真没有人敢跟她这么说话,于是她忍不住说道:“你是太后,我也是太后,还分什么先后?”“我比你先人宫先为皇后,这也是礼制,你怎么就不懂事了。”自从慈安这句话一说出来,陵园的气氛突然凝结,庄严肃穆中还有一股怒气在慈禧的五脏六腑中碰撞,但她又一直强忍着,不能当着众臣的面丢了自己太后的威严,更不能在这种场合乱了方寸。回到皇宫后,慈禧就一病不起,寝食难安,日复一日地腹泻。后来太医院遍招天下名医前来为46岁的太后会诊疑难杂症,才发现慈禧是积郁积劳,心脾受损,血气不足。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慈禧的病情有明显的好转,但各种流言蜚语在这个时候不断传到慈安的耳里:慈禧在后宫淫秽不堪,天天纵情声色,要是哪天不听淫戏、不看春宫画,绝对睡不着;而且有时候,还让御医给她讲情色故事;最不堪入耳的竟然是慈禧私蓄男宠,时常有年轻俊俏的男子打扮成太监模样,出入禁宫。慈安对于种种流言都是半信半疑,但后来她亲眼看到,慈禧同一个年轻男子卿卿我我,当时慈安为了避嫌马上走开。前几天慈安过来探病的时候,慈安说过咸丰给她的一道诏书,只要出示这道诏书就可以处死慈禧。慈禧觉得应该示弱,最好不要把兔子惹急了,于是她快步走到钟粹官,见到面就向慈安下跪:“姐姐,是我一时糊涂,犯了大错,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熬得住,可有时候实在是太那个了。姐姐啊,是妹妹的错,任凭姐姐你怎么处置。”慈禧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慈安还是心软,苦口婆心好像在劝小孩子似的说:“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糊涂,这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身败名裂,咸丰帝对我们不薄,你怎么能做出如此对不起他的事呢?”“姐姐,我知错了,甘愿受罚,就算让我死也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咸丰帝。”慈安拉着慈禧的手说:“像咱们这样早年守寡,犯了这样的错,要是普通人家也就罢了,哎,可偏偏咱们是皇家,弄出这么一件事来。先帝爷还让我好好看管你,我可不想因此事坏了我这么多年的良苦用心,那个小白脸到哪里去了?”“我给了他一些银两,让他远走高飞了。”“嗯,好了,事情终归过去了,下不为例。我会藏在心里的,你放心好了。”“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妹妹一定会谨记教诲。”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慈安见慈禧没有以前的霸道和专横了,反而变得温顺体贴起来,可能是因为丑事泄露,让她收敛起来了吧,于是她很诚恳地看着慈禧,说:“妹妹啊,先帝遗诏的事以前一直都瞒着你,你不会怪我吧,我也是怕你伤心。”慈禧目瞪口呆地问:“瞧姐姐说的,这样也太见外了吧,姐姐对我一直都照顾有加,我怎么会怪你呢。”听慈禧这么说,慈安也觉得释然,便郑重其事地对慈禧说:“妹妹,那份遗诏是先帝留下的,如今也没用了,再留着也不好,要是让他人知道,还以为我们姐妹不和,这样一来,不仅我们二人因此而又隔阂,反而辜负了先帝的一片苦心和善意。”慈禧觉得慈安那里的杀手锏分量不是一般,便惴惴不安地说:“姐姐,听你说得这么神秘,到底是什么样的遗诏啊?”此时的慈安也完全没有了戒心,从袖子内掏出遗诏来,递给慈禧。慈禧打开一看,果然是先帝的手迹,不由得大惊失色,觉得天都要塌下来,她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与她恩恩爱爱的咸丰所写:抱子临朝,恐不可制。今谨防之。即有过,宣诏赐死,毋犹疑。天啊!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原来自己深爱的丈夫对自己早就有防备心理了,而且还不惜让她受死,先前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都被这诏书给无情地摧毁。慈禧看了一遍又一遍,那的确是咸丰所写,顿时这个铁腕太后泪流满面,哭成泪人。面对悲痛欲绝的慈禧,慈安觉得在情场上,她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她才是能够笑到最后的人。她喜悦地笑了片刻,但还是掏出手帕,帮助慈禧擦泪,还一连安慰她。慈禧哭着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地说:“姐姐,先帝在时,常常在我面前夸你,说你善良得像个女圣人,像观世音菩萨。我先前只是吃你的醋,后来久而久之才发现姐姐真的是个女圣人,好姐姐,这些年你一直都是真心待我,我却太让你失望,太辜负你对我的好意了,姐姐,请你将我赐死吧!”慈安一把将慈禧扶起来,然后又摸摸她的脸说:“妹妹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大风大浪,早已胜过亲姐妹了,你说这还有何用,烧掉好了。“说着,慈安就一把拿过遗诏,放在烛火上点燃了。然后,两宫太后相拥而泣。慈禧再次跪拜在地,带着哭腔说:“姐姐的再造之恩,妹妹谨记在心,永世不忘。”慈安扶起慈禧,认真地说:“以后可要多注意点,别再听淫戏,也别再看春宫图了,实在闲的没法子,来姐姐这儿来.我们可以打牌玩,也可以去宫外游玩。”慈禧点点头,很诚恳地说:“我全听姐姐的,如果再让姐姐生气,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慈安抱住慈禧,说了好一阵贴心的话,直到半夜,二人才散开。等到慈禧回到自己寝宫的时候,闷不作声,只是在纸上一直写“东”这个字,李莲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清楚他的主子就快要亮底牌了。过了几天,慈禧派人给东宫送过去一盒饼饵,慈安吃得津津有味,一连吃了三块,等到她喝了一点蜂蜜的时候,突然疼痛得让她捂住肚子,眼睛瞪得大大的,很快不治而亡……近侍宫女看得惊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看见慈安十个手指全部变得紫黑,她们更是吓得面无血色,噤若寒蝉。年仅十岁的光绪前来请安,看到慈安的惨状,吓得失魂落魄。以后每天都木呆呆的,很多人以为他是吓傻了,但他又是每天都坐在皇额娘慈安的灵位前默哀致祭,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翁同稣在日记上写道:太后去世一月,皇上尤分心,神倦气浮。在三个月后,光绪仍然是这样子,没有多大好转。翁同龢甚至还在心中埋怨,让这么小的孩子当什么皇帝,小小年纪就要面对宫廷的残酷与凄冷。慈安的丧事办得很简单,完全不是大清一国皇太后应该享有的规制,丧事期间,皇宫里没有任何特别的祭奠活动,更没有一七到七七时候的沉痛哀悼,二十七天后,文武百官,侍女太监也都脱了孝衣,如果有大臣念及慈安的功德而继续穿戴素衣的,要么受到严厉的斥责,严重一点的被降级或是被免官。从这一年开始(1881年),慈禧被称为老佛爷,正式开启了她一手遮天的时代。中国历史网,揭秘隐藏的历史真相网站:www.y5000.com公众号:lishi1840   

          上一篇:中国近邻,地图像恐龙,首都却在尾巴上
          下一篇:白岩松解读《道德经》 没想到理解的如此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