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tuvmid"><big id="tuvmid"><font id="tuvmid"></font></big></dd>
<tt id="tuvmid"></tt>
<code id="tuvmid"><em id="tuvmid"><ol id="tuvmid"><label id="tuvmid"><code id="tuvmid"><small id="tuvmid"><tt id="tuvmid"><tbody id="tuvmid"></tbody></tt></small></code></label></ol></em></code>

  • <pre id="tuvmid"><dd id="tuvmid"></dd></pre>
    <optgroup id="tuvmid"><dt id="tuvmid"><thead id="tuvmid"></thead></dt></optgroup>

    <fieldset id="tuvmid"></fieldset>

  • <tr id="tuvmid"></tr>

  • 真钱牛牛 | 文化巨擘张颔先生辞世

    微猫网

    2018年10月22日 12:00

    今天下午5点25分,文化巨擘张颔先生安详辞世,享年98岁。老家从张颔先生的学生薛国喜处证实了上述消息。薛先生并告知:张颔先生出殡时间安排在五天后。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我们告别了柴泽俊先生,告别了周有光先生,如今张颔先生又行驾鹤。去年三月,老家同仁曾探望张颔先生,张先生言笑晏晏,出语幽默,温文可亲。而今音容宛在,却已阴阳两隔,心中沉痛难以言述。山西学人介子平寄来他关于张颔先生的一篇长文。我们同此纪念张颔先生。半世风狂雨骤,功成侯马盟书。张颔先生千古!2016年3月2日,经薛国喜先生安排,我们一行五众,前往山西大医院拜望正在疗养的张老。薛先生2000年读大二时,即因《侯马盟书》,前去求见他心目中的圣贤。大学毕业,更是勤勉上门,执弟子礼。一老一小,竟结深缘。在病房陪侍的是张老的四儿子和女儿,张老的状态非常好。当天医师查房时,夸他:您的状态很好嘛。张老答:哦。你的更好。张老1920年生人,说虚岁,是98了!学问深得无边无涯,人是极通达随和。躺在那里,张开嘴让我们看,一口牙齿,都是原装,一颗没掉!老人说:再过两周,我就一百岁了。我们纳闷,不得两年吗?也不知老人是怎样一个纪年方式。我说,再有两年,您就是人瑞!孰料同行者不喜,驳道:张老现在就是人瑞!!张老喜酒。我们问现在还爱喝吗?还是竹叶青吗?他的四儿子说,前两天老人让他去找医生,把酒灌到输液瓶里,输点酒进来。医生大笑,跑到病床前讲道理。事后老人一本正经地“责怪“儿子:跟你开个玩笑吧,还能真的去找人家。薛先生把我们挨个向张老介绍。张老听完答谢:感谢领导同志们来看望我。吓得我们一跳一跳的。回到家里,反应过来,原来张老是例行幽默,逗我们玩儿。摄于2016年3月2日大家张颔介子平央视【大家】“张颔·生命的盟书”2006年1月1日,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播出了张颔先生的专访。张先生是山西入选此栏目者第一人。同年4月,他的《侯马盟书》由山西古籍出版社再版,距此书之初版这已过去整整三十年了。 一、高小毕业  盟书立学张颔先生出生于1920年的介休,父母早逝,家境寒素,高小毕业即外出谋生,虽命运乖舛,百事艰辛,却嗜文史成癖好,苦读书为瘾性。20世纪30年代先生在杜任之身边做干事时,开始接触社科书籍,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一书中引用的彝器铭文引起了他的兴趣,此为先生古文字、考古学研究之肇始。这让人想到了另一位具有同样经历的考古学家贾兰坡先生。而张颔的成就之地不在周口店,是在侯马。侯马即为晋国晚期都城新田所在地,此处“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有汾浍以流其恶”,为晋国成霸业之基地也。1965年冬,因工程建设需要,文物部门抽调全国力量在此发掘,时任中科院山西考古研究所所长的张颔则兼任侯马东周遗址发掘队队长。此间遗址发掘出土了带有大量朱书文字的石片五千余件,对上面黄豆榆钱般大小、扶乩天书般难识的文字,时人一筹莫展,无以辨认,但经张颔析心整理,反复琢磨,认定其为盟书。“盟书”又称“载书”。盟誓乃春秋时代盛行的一种政治活动,有天子与诸侯间的盟誓,有诸侯间的盟誓,也有卿大夫间的盟誓,其目的或为和平相处,或为共同对敌,并通过这一政治斗争形式相互制约,协调关系。此盟书便是晋国卿大夫之间订立的盟誓言辞。盟誓时照例要举办庄严仪式,杀牲歃血,宣读盟辞,誓盟后一份誓辞作为存照庋藏于盟府,一份则作为图谶坑埋之,侯马盟书即为瘗匿地下的那份。其主盟者为赵孟,盟辞内容为举行集会、制定公约、对天信誓之文,分为宗盟、委质、纳室、诅咒、卜筮、其它等六大类十二种,其中前三类为朱书,后三类为墨书,文字皆书于石策或玉策之上。石质者多为泥质板岩,玉质者多为透闪岩、矽咔岩。策多呈圭形,也间有长方形、圆形、不规则形者。五千余片石策中,尚存文字者650片,每片字数不等,多者达220字,字体多为下笔粗重、收笔纤细的蝌蚪文,即古文,也有籀文者。由于非一人所书,故字型不同,风格有别。蝌蚪文是一种古老文字,《晋书·卫恒传》曰:“自黄帝至三代,其文不改。及秦用篆书,焚烧先典,而古文绝矣。汉武时,鲁恭王坏孔宅,得《尚书》《春秋》《论语》《孝经》。时人以不复知有古文,谓之蝌蚪文。主盟者何人,春秋战国时期名赵孟、且载入史册者五人,张颔在《侯马盟书丛考》文中以充分证、客观理由认定其为赵鞅,即赵简子。此次誓盟拉开了三家分晋的序幕。盟书介于金文小篆之间,线条已异于金文之厚重苍劲、笃实朴茂,而显得肉多骨少,畅达精悍,已具小篆向下舒展之纵势,虽屈曲盘桓,蜷若虬枝,却清丽有规,细腻入微。运笔提按轻重,富于意趣,结体舒展,活络自在,体态变化多端,斜正各具姿态。虽为盟誓之辞、肃穆之典,却无庙堂之气、圭臬之法。文献中多次记载有东周各国的举办盟会活动的事实,但有关誓盟的文句却知之甚少,解放前河南曾有过类似盟书的“沁阳石黑”墨书石片之出土,却既不知出土地点,也无有摹本,且散佚待尽,故侯马盟书的发现,意义非同小可。这是我国发现的最早一批官方文书实物标本,也是最早使用毛笔书写文字的实物证明,史料及书法价值皆高。为此,张颔先生很快写出了名曰《侯马东周遗址发现晋国朱书文字》的文章,此文与郭沫若的《侯马盟书试探》一文同时在1966年《文物》第二期上的发表,在学术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之后,唐兰、陈梦家等也先后发表了探讨性文章。此项研究尚待深入,“文革”便开始了。浩劫祸祟有堪、屯难横事未靖之时,由于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的干预,张颔于1973年又投入到了对这批盟书的查考钩稽中来,焚膏继晷一载,磨杵成针有型,最终把几千件盟书残片全部辨认了出来,考古学及古文字学的巨制《侯马盟书》于1976年12月随之诞生。此书不仅是侯马盟书资料的集大成者,且是盟书研究中考古学、古文字学与历史学三者相结合的学术专著。它对盟书性质、内容及各方面的论证,成为春秋史乃至先秦研究的必读书之一。1979年,张颔又发表了《侯马盟书丛考续》一文,对其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古文字学深奥艰涩,莫测高深,曾经的甲骨四堂董作宾、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皆为名满天下、万流景仰之大家,张颔凭借自学,得要领,开局面,挟泰山,超北海,费力艰难,何谈容易,非宵衣旰食、人一己万精神不可为,非鸡窗夜读、韦编三绝意志不可就。君子之学,博文强志,以为资藉也。或许与之早年在湖北樊城店铺做小伙计的经历有关,在张先生书桌的墙壁上至今仍吊挂着两块水牌,上有毛笔的工整抄录,涉及音韵、天文等方面的内容,张老解释道:都是须强记熟背的内容,待铭篆镌心后则再行更换。先生的研究方法显然承继的是乾嘉学派,于文字之外,兼治训诂、音韵。在他身穿的半旧毛衣上,补缀着几个异色口袋,其中插着一支圆珠笔,装有几张白卡片,凡遇有用知识即随手移录,乘便誊缮,回来后再作归纳总括,分门别类,按古天文、古文字、古代史、古器物、考古资料、青铜器等条目栖止托迹,安居存身,书柜顶端的14只目录匣如今早已满坑满谷,不可胜计。与张先生接触过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其记忆力惊人,《西厢记》能整部朗背,《左传》等古籍随口能诵,一般的古诗文更是不在话下。若亲临过张先生的生活起居现场,便会获解此等疑惑。二、命运乖舛  志在学业这种积累即便在“文革”关闭牛棚的六七年间也未中断,在整理侯马盟书时,采取的也是作卡片的办法,在其《盟书燃犀录》的笔记中,更是逐日摆问题,写心得,找线索,终于澄清了盟书内容,并加以了分类、论证。后来张先生回忆当年考释“侯马盟书”的艰涩:“研究盟书,疑难处甚多,有些驾轻就熟,一看即可勘破;有些旁搜远绍,会豁然贯通;有些穷极八荒,栏杆拍遍,也难有一得;有些虽有心得,却难以定夺,这就要请教高人了。比如古天文学,我也懂得,却不能说精通。在这上面,我有个老朋友,也可说是老师,不时请教,互相切磋,受益不少。”他提到的这位朋友,乃天文学家席泽宗先生。潜心积虑,以求精微,随事体察,以验会通,优游涵养,以致自得,自得之学,可以终身用之。张先生还曾在《毛选》一卷的硬皮之上制作了测象仪,用以观测星宿日影,并与记忆中的古文献资料相印证。侯马盟书中的“历朔考”难题即是通过这样的实验解答的。后来,吸取唐代南宫说的古阳城无影石表,以及元代郭守敬观星台之精华,先生用一块明城墙砖,雕刻成了适于太原地区(北纬38度)观测的小“无影塔”。1990年代初,有关部门曾设想在太原市儿童公园建筑一座十余米高的无影塔,只因十余万元的资金问题,便被搁置“无影”了。此乃后话。问及平日的起居,张老坦言,一日不读书就无聊。无聊二字听起来有铿锵激励、沉稳穿云之訇然。先生的博闻饱学、胸罗星宿,大概就是靠得这般点滴功夫成洋洋洒洒,涓埃积累成纷纷扬扬的。张先生喜欢背诵龚自珍《己亥杂诗》中的一首:“未济终焉心缥缈,百事翻从缺陷好;吟到夕阳山外山,古今谁免余情绕。”“未济”乃《周易》中的最后一卦,“济,成也”,“未济”就是“未成”。《周易》以此一卦作结束,预言万事万物本就无穷无尽,故欲以有限生命追逐未竟事业。张先生的学问为包括我在内的多数人所不解,他的著作《侯马盟书》、《古币文编》(1985年)、《张颔学术文集》(1995年)等,在由中华书局出版时,皆为其手抄影印,因为其中的文字多有不被程式字库录入者。2003年,北京大学编撰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儒藏》启动,该藏从《论语》到当代学术经典,共选书目二百种,张先生一人占其二。《侯马盟书》开启春秋史研究新篇章,列第九十号;《古币文编》突破古文字整理旧格局,列第一三七号。三、诗书明志  道德文章张先生自称不是书家,更不想以书法沽名,但他的书法却在坊间广泛流布,翩然传扬,为惯家里手、内行知识所称道,好评如潮,啧啧嘉口。先生于书法一路尤善篆文,其书藏头护尾,翕张自如,遒劲峭拔,铁画银钩,这与先生谙熟先秦篆籀字理、了然金石文字演化无不干系。先生书法落款处则为工稳楷书,典雅隽永,幽婉玲珑,字出北朝墓志。从先生的笔墨中,更多看到的是学识修养,器局宇量,而非技巧艺能、水磨之功。先生于盟书摩挲日久,于古文研究至深,潜移默化,春风化雨,“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的道理,在先生身上又一次得以印证总验。2004年秋,西泠印社正邀张颔先生为“社员”,此乃这家国内历史最久、影响最大的金石书法篆刻学术性团体成立百年来入邀的第一位山西会员。学之余,书之余,张先生作诗明志,作文记趣。其书桌侧墙挂着一幅《梼杌图诗》:“阎罗殿堂,阴风凄厉。鬼怪妖魔,群聚族类。作威作福,为灾为祟。权操生死,钱通土地。蠹蚀家国,事牵兴替。图此梼杌,警鉴阳世。”梼杌乃远古四凶之一,其出《左传》:“颛顼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诎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嚣,傲狠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图此梼杌,警鉴阳世”,老人心中有隐矣。其《僚戈之歌》,全诗三十八句,合辙压韵,一气呵成。其中有句曰:“魏脽之土滨黄河,立如削壁高嵯峨,竭来二千五百岁,朝朝暮暮黄水波。戊戌深冬日南至,古冢搰出双铜戈。斑痕点点凝寒霰,刃锋不钝发硎磨。” 他尚写有《自拟联》:“深知自己没油水;不给他人添麻烦。”俚语入联,好不生动。另有《扑蝇记》,极富文采:“有青蝇止于斋壁,余以拍扑之,蝇逸去。坐甫定,蝇复至。余急扑,复逸。如是者三,蝇终逸焉。妻曰:拍破败,奈何!儿曰:老手迟捩,胡怨乎拍?余曰:皆非也,顾今营营辈特狡狯耳。”俳谐幽默、妙趣横生之余,似有所指。《侯马盟书》撰写时由于是在“文革”后期,受到极左势力的多次干扰,要求其“突出儒法斗争”,把盟誓的主盟人树立为“法家”形象,并以此证明所谓的“晋国已彻底解放了奴隶”对此妄言,先生未予采纳,坚持了科学态度,使全书内容做到了完整精确,形成了缜密的体例与完善的系统。这对一个刚从牛棚中解放出来,心有余悸者而言,实属不易,难能可贵。先生后来还撰文,对山西省内旧志中臆造古迹的现象予以了痛斥,认为此乃妆点名胜、贪载传奇之不齿行为,且列举了大量事实予以驳斥与证明,这篇旧文对时下各地愈来愈烈的附庸风雅、牵强附会现象具有警戒作用。严谨审慎,存真求实,这既是先生的治学态度,更是其为人之道。1999年11月,张先生八十大寿时,山西省文物局及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为其从事考古工作五十年暨八十华诞举办了学术资料及书画作品抽样展,期间,群贤毕至,少长咸集,贺电贺信更是飘飘洒洒,纷至沓来。日本东京大学松丸道雄在贺电中称:“由于1978年日中两国恢复国交,中国学术界的消息渐渐传到我国,先生的令名立刻就以代表中国古文字学界的研究者闻名我国,普遍著称于我国的学术界。其研究范围以商周青铜器铭文为首,涉及到泉币文字、玺印镜铭、盟书等许多方面。可谓充分掌握一切古文字资料全领域,环视斯学,几乎无人能完成如此全面之研究。而且先生的贡献不限于学问,在书法、篆刻等与古文字关系甚深的艺术方面,先生精妙入神,这一点是现代学者所未能企及也。”四、先生教诲  如沐春风早已闻得张颔先生大名,后来有机会踵门造访,怀揣着自然是一种崇敬企慕、心悦诚服的意愿。得知也是同邑后,先生浓重的乡音似乎更稠更酽了,从当年李济对介休人为鲜卑后裔的断定说到介休方言里的入声,从王士祯对万历本《介休县志》的评价说到介休图书馆的古籍善本珍藏,从介休城外罗王庄的豆腐说到城内顺城关的祆神楼,捷敏健谈而意犹未尽,下阪走丸处酣畅淋漓,全然不像一位耄耋老人。一次,张先生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是过来聊天。谈话的内容仍不离介休往事,那里有我们许多的共鸣。谈及介休,先生总有一种莫名感伤在其间。他问我老家还有没有宅院,还有没有祖坟。我知道在那里,他已无任何牵挂。但那里仍是他时而想起的故园,说着他随口背出了陶渊明“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的诗句。他还说起了老爷庙的小吃,尤其说到了一家油糕摊子,说到了那里的说书人,七十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能叫出那人的名字。还有一次,扯到了介休话里的“坐下”,认为其音应为“踞下”的转化,先生说不是,应为“降下”的衍变。他还讲了一个小故事。说过去外省某任知县为介休籍,而某次审理的案子涉及到一位在当地做生意的介休商人,县令秉公执法,毫无偏袒之意,但其间还是道出了一个只有他二人能解的词“跋踕”,商人于是知道对方势大难惹,于是连夜出逃。“跋踕”乃介休方言,意为“紧跑”。后来,张先生赐书,并托他的后人送了过来。书中四字,是他擅长的篆书,其中内容却只隐约识得“启运”两字。某日,再至张宅登门造访请教,才知全句为“辟光启运”,乃“中山王昔器文字”。怕我不清,先生又将四字行楷于纸端,还随手写出了那个“昔”字,上为“興”字头,下才是这个“昔”字。“辟光启运”寓意深刻,“辟”与“启”意近,可作开辟之解。恕我孤陋寡闻、才疏学浅。后来我才知道,1981年5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张守中先生的《中山王昔器文字编》一书由中华书局出版时,曾请张先生作序。2006年1月1日,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播出了张颔先生的专访。张先生是山西入选此栏目者第一人。本月,他的《侯马盟书》由山西古籍出版社再版,距此书之初版这已整整过去三十年了。2008年11月9日中午,张颔先生88岁生日在太原交通大厦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除家人及先生的一些学生外,来自京城的文物鉴定专家李元茂,林鹏、降大任、韩石山等地方学者也出现了宴会,我也有幸忝席间,于是欣然写下了一篇《张颔先生米寿贺》:先生学问,恢奇逾常,卓尔超拔,虽说莫测深邃,曲高和者寡,却能裨益文明,襄助后人;先生作人,束修至行,高风亮节,纵使牛棚六载,遭遇大不公,依然方寸海纳,宽厚于义。先生学问作人俱佳境,左置一琴一鹤,右能一箪一瓢;先生年岁与寿同矍铄,上承唐晋新田,下接今生来世。先生乃诸生师表,文章韵律训诂学,行止通达开明人;先生为后学楷模,笔端坑中古文字,处事谦挹虚谷胸。贺曰:字可永,文可永,乍庐永如流水;仁者寿,学者寿,先生寿比绵山。2009年11月30日,我又前去参加在山西博物院举行的张颔先生九十生辰庆祝活动。按照习俗,九十大寿是要提前一年进行的。“着墨周秦——张颔先生九秩书画展”同时举行。参加活动的各方人士很多,来的记者也很多,围着先生拍照不已,使人不得近身。上年先生生日家宴时,前来的林鹏、韩石山诸先生此间均未到场,盖不忍喧嚣矣。照例又写了赞文:曲折迂回,跋涉维艰,吾心贞确,矢志不渝。先生如椽大笔,一生写就两篇鸿文,考古学一,道德文一。析侯马盟书,理晋国文字,勘晋阳古城,先生大学问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先生真君子也。晚生心祷口祝,皆贺高寿。赞曰:世间几人瑞九秩;仙界一木桃三千。2015年10月21日,张颔先生书永祚寺明植牡丹赞诗文碑正式亮相山西太原永祚寺。我为之又赞曰:曲折迂回,跋涉维艰,吾心贞确,矢志不渝。先生如椽大笔,一生写就两篇鸿文,考古文一,道德文一。析侯马盟书,理晋国文字,勘晋阳古城,先生大学问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先生真君子也。先生作人,束修至行,高风亮节,纵使牛棚六载,遭遇大不公,依然方寸海纳,宽厚于义;先生学问,恢奇逾常,卓尔超拔,虽说莫测深邃,曲高和者寡,却能裨益文明,襄助后人。.《永祚寺明植牡丹赞》乃先生鸿文之外,又一文,作于乙酉年冬。其赞曰:紫光凝瑞星光所钟;岁运五百贤者厥降。古寺永祚,太原地标。凌霄双塔,无梁砖殿,宝贤二帖,娇艳牡丹,此斯文之地焉。紫光凝瑞,明植牡丹紫霞仙所喻;星光所钟,东南形胜魁星所守;岁运五百,寺寿之谓;贤者厥降,寺立而文风炽,贤者降,厥者,乃也。此地先生际会之所在,另有一联云:风藻无穷帖爱宝贤花爱紫;因缘有会寺求永祚塔求双。风藻自无穷,因缘果有会,二帖以外补一碑,名实符合,相得益彰,塔求双,帖不孤,先生幸,寺也幸。介某为之忝赞曰:祚者寿,乍者寿,永祚乍庐同寿;花也长,书也长,牡丹碑石俱长。《张颔传》的副题曰“一位睿智的学者”。张颔先生是位睿者,的确是位有大智的睿者。张颔先生简介张颔,1920年生,山西介休人。著名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书法家,资深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任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兼考古研究所所长。自幼家贫,未生丧父,九岁丧母。童年入学,仅及高小。博闻强记,酷爱文史、金石书画。青年时期,热爱文艺,积极抗战。建国后一直致力于古文字研究、考古发掘及晋国史、古天文学等。先后担任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钱币学会理事兼学术委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西泠印社社员等职。先生将考古学、古文字学与历史学研究融会贯通,在晋国史、天文历法、古地理、古文献、音韵学等领域创获颇多,同时在诗书画印方面造诣精深。主要著有《侯马盟书》《古币文编》《张颔学术文集》《作庐韵语》等,另有《西里维奥》《姑射之山》《着墨周秦——张颔先生九十生辰文字集锦》《张颔书篆诀、秦诅楚文》《张颔印存》等刊行。2006年元旦,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播出专访节目《张颔——生命的盟书》。【本文章由“老家山西”原创,如转载,请登录新榜网站版权频道(http://cc.newrank.cn)】小编工资已与此赞挂钩,看完给小编点个 再走哦!求点 ,求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