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从洪秀全到蒋介石:细数南京总统府的兴衰荣辱!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7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关注历史回忆:lshy300,让你知道各种各样的来源:新浪网没有任何一座城市、也没有任何一个建筑群像南京长江路292号总统府这样,毫无遗漏地见证了风云激荡的中国近代历史,它完整地保存着如此众多的中国近代史的文物古迹,成为中国近代百年史上最有力的物证。总统府,这座充满东方园林优雅之美的院落,目睹了清王朝由盛而衰的屈辱,感受过太平天国“十年壮丽天王府,化作荒庄野鸽飞”的悲壮,也见证了二次国共内战时期的钟山风雨和国民政府的兴衰荣辱。2003年3月1日是南京总统府第一天正式向公众开放,承袭着600多年风雨的总统府一直以来只对公众部分开放西花园和煦园,徐老伯虽然就住在总统府旁边,但几十年来,这也是头一次一睹总统府的真面目。总统府建国后,“总统府”由江苏省政府、政协等机关使用,最多时曾有20多个机关、1000多人在此集中办公,从1984年起,江苏省的诸多机关陆续搬出“总统府”,前后历时16年。附近700余户居民也陆续搬离。十年壮丽天王府   化作荒庄野鸽飞当时,洪秀全起用了大量女兵建造宫殿,那些从两广带来的客家妇女,都是天足,又跟随太平军转战多年,个个孔武有力,而当时的江南女子却几乎人人缠足,客家女子监督江南女子做工时,往往“雌威严厉,毫不放松”、“稍不遂意,责鞭捶立下。妇孺惨遭凌虐,亘古罕闻,茹苦含冤,天地惨变”。城中男女不是被征服役,就是逃出城外,全城十室九空。督造宫殿的将领们于是就去安徽、湖广等地招募工匠。就这样一个旷日持久的浩大工程,一直到天朝灭亡,天王府也没有彻底完工。然而,洪秀全自进天京以后,很快就消磨了意志,自己避居深宫,所有朝政一概交由东王杨秀清把持。杨秀清假借天父之名,独断专横,渐渐将洪秀全架空成了一个傀儡。洋人吴世礼在《天京观察记》中记载了天王洪秀全深居宫中,几乎不外出宫门。宫中“屏绝男性……常受其许多妻妾或妃嫔女宫之包围。男仆一概不准入宫”。洪秀全之子洪天福贵在自述中讲:“老天王是我的父亲,他有八十八个母后,我是第二个赖氏所生。”由此可见,《天京观察记》所言比较可信。1856年的整个秋季,南京的空气中都飘浮着浓浓的血腥气。飞扬跋扈的杨秀清终于跨出了决定命运的一步,他站在天王府的大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逼迫天王封自己为“万岁”。洪秀全密诏韦昌辉、秦日纲回京勤王,9月1日深夜,北王韦昌辉领三千精兵抵达京门,于是揭开了太平天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幕。先是韦昌辉将措手不及的杨秀清及其全家亲属亲兵斩杀殆尽,“尸骸不可数计,从观音门口漂流入江”;接着,杀红了眼的韦昌辉干脆拿石达开的家眷也开了刀;然后一不做、二不休,领兵围攻天王府;半夜出逃的石达开从安庆领兵杀回天京,经过一个多月的鏖战,终于将北王诛杀。至此,金田起义时的五军主将只剩下石达开一人,然而此时的洪秀全已经不再信任任何臣僚,他加封两个“又无才情,又无算计”,多少有点弱智的哥哥为安王和福王,同石达开共理朝政,名为辅佐实为挟制,石达开一怒之下率军远征。七年之后,他站在大渡河边陡峭的绝壁上,身后是清军的围剿,面前湍急的江流,这是他个人的悲哀,但又何尝不是在这样一个历史境遇里每一个人普遍的悲哀?在遥远的天京,那个他曾经为之出生入死的帝国,如今除了那一片金碧辉煌的宫殿外,似乎什么也没有了。躲在天王府中的洪秀全,得到石达开的死讯后也变得心灰意冷。当时,天京常年为清军围困,城中断粮已久,全城百姓天天以野菜充饥。李秀成劝天王“让城别走”,遭到断然拒绝。焦头烂额的洪秀全处在清军和八十八个娘娘的双重包围之下,终于在1864年6月1日“升天”,那一年,他年仅五十一岁。洪秀全死后尸体被秘密葬在天王府内。1864年7月19日,湘军破城后将洪秀全的尸身挖出,刀戮火焚。一个名叫李臣典的湘军将领更是极富想象力,他将洪秀全的骨灰和以火药,装入炮口,轰的一声巨响之后,洪秀全的尸骨和他一手创下的基业一同灰飞烟灭,荡然无存。后来晚清、民国又多次在原址上重建屋舍,以至于天朝宫殿的范围如今已经无法确认了,只能从晚清文人的零星记载中略窥其轮廓。91天的临时大总统同治9年至11年(1870-1872年),曾国藩就在这样一堆布满瓦砾和焦炭的废墟上修复了两江总督府,奠定了今天总统府大致的样貌。同治十年11月22日,督署尚未最后竣工,曾国藩就迫不及待地搬了进去。当晚,他在日记中写道:“是日移居新衙门,即百余年江督旧署,乱后,洪逆据为伪宫者也。本年重新建造,自三月兴工,至是粗竣,惟西边花园工尚未毕,虽未能别出丘壑,而已备极宏壮矣。”在曾国藩的身后,是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刘坤一这样一串如雷贯耳的名字,他们穿着满清王朝两江总督从一品的冠服,站在总督署衙门月影稀疏的院墙下吟风弄月。这样看似太平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11年末。12月1日,革命军江浙联军的炮火轰走了清王朝最后一任两江总督张人骏。今天,总统府作为中国近代历史博物馆已经向公众开放,全馆依中、东、西三条轴线进行分布。中轴线是蒋介石时期的总统府;东线是国民政府行政院办公楼、国民政府五院文物史料陈列,以及清两江总督署、太平天国史料遗迹等;西线就是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时的办公室、秘书处和参谋本部以及西花园。孙中山在南京与总统府职员合影1912年1月1日清晨,孙中山从上海哈同花园乘上马车前往上海北站,准备转乘火车直赴南京,就任民国临时大总统。火车抵达城东两江总督署东箭道车站。沿途街面店铺,均悬挂烛灯,厂家则高挂彩旗,场面蔚为壮观。一路上,军警密布,市民夹道欢呼,人人争相一睹大总统的风范。孙中山曾自称自己是“洪秀全第二”,命运果然又将他和半个世纪前的那位起义者联系在了一起。孙中山登上一辆蓝色丝绸绣花马车。车队以军乐队高奏凯旋曲为前导,直抵两江总督署辕门。早在孙中山刚到上海时,在宁的各省代表就已经作出决定,要将总统府设在原清两江总督署衙门。当晚,孙中山在总督署的大堂暖阁宣誓就职,他的办公室就设在原两江总督署西花厅。当时为了定都在南京还是北京,是有过一番争执的。一条长江,把南京的气候和地理划归了南方;2400多年的历史,又使金陵先后成为八个封建王朝的帝都,太多太多的帝王之气让这里的语言和性情沾染了北方的豪迈。显然,孙中山是希望能够将国都定在南北并济的南京。1912年2月14日,临时参议院召集会议,接受了孙中山的辞职咨文,并专门审议了定都一事。然而议会选举的结果却让孙中山大为失望。临时参议院选举袁世凯继任第二任民国总统,首都顺其自然地移至了袁世凯的大本营北京。1912年4月1日,孙中山正式卸任了临时大总统职。这一天,孙中山起身很早,他逢人就说,从今天起,我就是自由公民了。两天以后,孙中山离开了总统府。从1月1日就职那天起,他一共只呆了91天。此后,从1912年至1927年的15年中,总统府(都督府、督军署、督办公署等)主官20次易人,府邸18次更名,而中国的政局,则是军阀割据、战争不断、社会动荡不靖。总统府最后的背影1949年元旦,总统府大礼堂一年一度的新年团拜会上,彻夜未眠的蒋介石拖着疲惫的身躯,强打精神发表了一番讲话。21日蒋介石携宋美龄登上“美龄”号专机,往东南方向飞去。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总统府大门上的这三个字,是1948年蒋介石当选总统后匆匆挂上的,换下了原来“国民政府”四个字,由当时国民党的四大书法家之一、总统府资政周钟岳所书,直到解放以后被摘了下来。博物馆改造初期,就有人提出既然要恢复历史原貌,就应该重挂“总统府“这三个字,然而申请报告如同石沉大海,始终没有回音。总统府工作人员决定先斩后奏,2002年11月21日他们悄悄地把复制的金字挂上了门额,没想到引来的却是一片叫好声。博物馆综合管理处的刘晓宁讲起这件事,不禁感慨万千。当时的国府大院基本是北洋军阀时期遗留下来的旧屋,作为国民政府的府邸,却依然沿用了督军署的大门。蒋介石采纳了外长王正廷的建议,决定在清两江总督署的辕门原址上推倒重建新大门。工程历时半年,建成后的大门,朝南立面有八根古罗马爱奥尼式石柱,立面向外有三座拱形门洞,四周是巴洛克风格的线脚。蒋介石步入“总统府”总统府中轴线依次是大门、大堂、礼堂、会客室、总统办公楼(子超楼),也已经基本恢复了民国时期的原貌。沿着中轴线一路走进去,当年蒋介石也是沿着这样一条相同的道路,走完了他在大陆的最后一段政治生涯。蒋介石当选总统后,并非每天都去总统府办公,大部分时间留在距总统府不远的黄埔路官邸。只有在接见外宾,接受外国大使递交国书,召集重要会议,参加每周一例行的总理纪念周等活动时才会露一露面。从蒋介石的官邸到总统府,只需几分钟的车程,但每次都由总务局事先周密部署,以防不测。沿途的警察局、派出所长官均是从远侍从室中调派。当总统的车队出发后,沿线黄埔路、中山东路、汉府街,实行半戒严,进入国府路后,则是全戒严。如果总统与外宾车队通过,则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每个岗亭必须通知下一个岗亭,一站站传下去,直至总统府大门口的哨兵。汽车驶入国府路时,仪仗队就要做好准备,车队一进大院,立即吹号奏乐。这时,总统府参军、局以上办公室的信号灯一起亮起来,电铃连响三声,表示蒋介石一行已经入府。蒋介石的坐车可以一直驶入大堂,至二堂下车。而一般的车辆到大堂前必须停下。蒋介石下车后,踏上台阶,走过麒麟门,穿过磨石子甬道,过政务局,直入“子超楼”,登上美制“奥迪斯”电梯,到达二楼办公室。蒋介石的警卫车队则停在大堂外,便衣侍卫就在大堂内外流动警戒。蒋介石刚任总统不久,内战战场就一再失利。总统府上上下下都笼罩着一股悲观气氛,小道消息四处流布,一时间人心惶惶,连上班的心思也没有了。有一次,军务局接到国防部保密局(即原军统局)送来的一份情报,大意是:据勘测,毛泽东家的祖坟风水绝佳,因此共产党可以老是打胜仗。保密局在意见处理一栏里,居然写上了:派兵“围剿”湖南韶山。1949年元旦,总统府大礼堂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新年团拜会。与会者人人低头不语,惟恐惹老蒋生气。彻夜未眠的蒋介石拖着疲惫的身躯,强打精神发表了一番讲话:战争虽然失利,但我们还有西北和华南的大片土地,还有长江天堑,只要万众一心……1949年1月21日下午,面容憔悴的蒋介石,穿上那一身浅色长袍,深色马褂,一手拄着拐杖,与送行的官员一一握手后,携宋美龄登上“美龄”号专机,往东南方向飞去。蒋介石想起自己1927年首次入主总统府以来,几进几出,1927年被迫下野,1931年迁都洛阳,1937年再度迁都重庆,……然而,与前几次不同,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总统府”那三个金色的大字被永远地留在了背后。摘自网络,如及版权问题,联系及时处理

          上一篇:文化巨擘张颔先生辞世
          下一篇:习近平母亲春节嘱托:把重担挑好,千万不可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