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树村兄的悲哀 | 《梦底波涛》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8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2017鸡年大吉HAPPY  NEW  YEAR【 在中国,当年研究民间艺术,就是个悲哀的活计,而王树村偏偏也就选中了它。】树村兄的悲哀生长在天津出产木版年画的重镇杨柳青的王树村, 从小比别人都有心, 他深深爱上了木版年画,并对画中所表现的民情故事、戏曲神话,渐渐有所熟悉。长大了 ,他放眼全国各地的木版年画品类,进而去比较研究,最后形成了一项挥之不去的学问。他甘愿为此学而不疲,坚守终生。解放了,未料政治运动不断,“树新风” “破四旧”,使得木版年画首当其冲不得安生。同时“新年画”创作运动在兴起,要继承好的批判旧的。王树村被现实中的矛盾现象弄得不知所措,他狐疑彷徨。就是在这个时期,1952 年后我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图片画册编辑室工作,见到了王树村。他一副毕恭毕敬、说话吞吞吐吐揣摸对方态度的样子,在交涉有关民间年画出版的事项,好像他所研究的这门学问,使他不能理直气壮似的。中国传统民间木版画红火了一千多年,这一千多年的民间生活和民俗百态,几乎都反映在年画之中了,很值得学者们认真研究。可是木版年画在中国美术史中又能占多少位置? 王树村后来在美术研究所工作,他的研究所又能被重视到何种地步呢?1956年,张仃到法国为世博会的中国馆负责布展工作。他事先预想能会见所崇敬的毕加索,因而准备了两份见面礼:一为荣宝斋水印复制的齐白石作品册页,另外是一对杨柳青的木版门神。结果一对门神被领队的书记视为封建迷信品而取消,只送了齐白石的册页。否则毕加索会为中国的民间艺术而惊叹。这件事很典型地反映了中国当时领导层的文化水平,因此所产生的对待民间艺术的政策就可想而知了。20世纪80年代,我在中央美术学院主持年画、连环画系和后来的“民间美术系”,期间我们都邀请了王树村来为我们做民间年画的专题讲座。他是兴奋的,但又处处显得谨慎小心,放不开去讲,说明他内心深处的顾虑依然未消。黄永玉曾有一篇文章写我,其中有一段说:“1970 年我们一起被下放农村劳动时,杨先让喜欢的人也是我喜欢的人。比如说研究所的朱丹、吴甲丰、王树村和雕塑系的钱绍武。 ”其实我对王树村说不上喜欢,恐怕更多的是同情。后来我也迷上民间美术了以后,对他简直是佩服了。每次政治运动来临,他好像自己就是“四旧”似的,等待着,躲闪着灾难的降临几十年来他就是在唯唯诺诺中度过的,在别人的不关照中默默地、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坚守着自己的研究。挨到了改革开放的时期,他的学问开始被重视起来了,人们也开始懂得保护文化遗产了 ,什么非物质文化等又喧嚷起来了,形势大好,王树村颇有大显身手之时了。90年代中期,我在美国休斯敦得知俄国某博物馆收藏了不少中国民间木版画,国内派请王树村前往鉴定,后来联合出版专集,这真是非他莫属的美差,我为他高兴不已。也正是在王树村准备发挥作用大干一场的关节上,却年岁不饶人,身体又患重病。也正如黄永玉感叹的:“世界长大了 ,我他妈也老了。”王树村的悲哀正在此。虽然如此,王树村在研究中国民间木版年画领域的贡献是显著的,其权威性也是无可置疑的,我作如是观。以这篇短文作为对树村兄逝世一周年的思念。 2012年10月1日于北京回龙观开场了,锣鼓丝弦响了,开唱了,我开始惊呆了。那凄婉的“碗碗腔”将我的神经牢牢地牵动着,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去寻找那演唱者: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满脸胡茬,又弹又唱——真正的那个美,真正的声情并茂。他那断断续续的腔调,真是绕梁三日。后来知道他是名扬这一带的皮影艺术老艺人——潘京乐,艺名“秃子娃”。我完全被他本人的形象和他所表现的艺术倾倒了,征服了。要好好录像。联系好第二天再为我们演出一场,未料潘京乐将胡子刮了个精光,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使我大失所望,无奈之极。不知是谁,对民间剪纸能手说了这么一句话,“发现了一个,就毁了一个”,好可怕。细想这话有些偏颇,其实对专业艺术人才来说,出名了而不知东南西北者,比比皆是。——《〈黄河十四走〉背后的一些事儿》►《梦底波涛》:作者:杨先让曾获美国休斯敦大学亚洲艺术部文化奖、全美华人教育基金会终身艺术成就奖、中国文联第11届造型表演艺术成就奖等国内外大奖,并被英国大英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本书是杨先让对民间美术思考、梳理、总结的结晶。杨先让曾在中央美院主持年画、连环画系,创建“民间美术系”,并用四年时间十四次走黄河,对黄河流域的民间艺术理出了一条新的脉络——完成了一部被黄永玉和陈丹青称为“被震傻了”的《黄河十四走》。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参与评论 评得越好就有可能获得《梦底波涛大》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书房记有赞店恭贺新禧,鸡年大吉书房记微信:shufangji2013书房即故乡长按二维码即刻关注

          上一篇:【文史知识】那些年,中国人经历过的春运
          下一篇:秦晖:为什么人们厌恶帝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