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1949,我亲眼目睹蒋介石“下野”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4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1
          沈安娜
          1948年11月,辽沈战役结束,淮海战场上两军处于对峙状态。人民解放军以60万兵力将国民党军队80万人围困在徐州等地,对“国军”来说处境危殆。这时国民党内部争吵激烈,主战、主和派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在11月间,蒋介石召开了多次中常会,我照例对每次中常会的内容照单全收。此时,“划江而治”的意图在国民党高层浮出了水面。以蒋介石为首的主战派,如陈立夫、戴传贤等人,认为苦撑半年,美苏必战,中国就会有转机。邵力子、陈布雷等主和派认为根本打不下去,不如趁早以长江为界,南北分治,重整江山。张群、孙科都赞同这个“划江而治”的意见。
          1948年11月11日,蒋介石主持召开临时中央政治会议,我担任速记。这次会议主战、主和两派争吵得特别激烈。蒋介石的心情越来越沮丧,但主战的决心仍然没变。
          会上,我看见身材瘦小的“国策顾问”陈布雷鼓足勇气,颤颤悠悠地小声“忠谏”了几句,蒋介石竟严厉斥责陈布雷:你脑筋衰弱得不够用了,怎么老是跟我唱对台戏?我说的话,你竟要删去!我听了,不由得吃了一惊。蒋介石所说的“我说的话,你竟要删去”这件事,我很清楚。几天前,蒋介石在中常会联席会议上咬牙切齿地说过这样一句狠话:“抗战八年,剿匪也要八年!”我当时速记中是有这句话的。后来听说,陈布雷在整理蒋介石这次讲话时,建议删去。蒋介石即对陈布雷大发脾气说:“这句话是表示我破釜沉舟的决心,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不能删去!”蒋介石还叫侍从室的人到中央党部机要处核查速记员的记录原稿。我的速记原稿中自然有这句话。
          陈布雷体质瘦弱,面庞干瘪,他以才学和沉稳的处事风格,深得蒋介石的信任。蒋介石1927年发表的《告黄埔同学书》是陈布雷为他写的第一篇文章。1936年起任蒋介石侍从室第二处主任。凡重要文电,大都出自陈布雷之手。蒋介石在一般会议上讲话不喜欢用稿子,速记员整理出来的讲话稿,也都是陈布雷审阅润色,然后经蒋介石核定发表。
          陈布雷曾担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次长、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党部秘书处副秘书长。后被蒋介石任命为“国策顾问”。他跟随蒋介石多年,对他十分忠诚,被人称为蒋介石的“文胆”。现在蒋介石竟在中央政治会议这样重要的场合,当众训斥陈布雷,最后还对他说:“书生误事,你该去休息了!”可见蒋介石心情沮丧,把气撒到一向对他忠心耿耿的“国策顾问”身上了。
          面对蒋介石的训斥,陈布雷没有争辩,他心里很明白,“领袖”对他不只是撒撒气,而是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已经无法弥合,无法挽回了。
          接着两派又继续激烈争吵,几个人同时讲话,弄得我和另一速记员都无法记录。这次会议争吵的时间最长。从上午一直吵到下午两点以后才结束。我把这几次中常会、中政会的情况,特别是“划江而治”的图谋以及蒋介石主战决心和暴躁心态,都写入情报,由明之整理上报吴克坚。
          2
          陈布雷
          1948年11月14日,南京《中央日报》刊登了一条引人瞩目的消息:陈布雷突患心脏病逝世。然而,国民党高层几乎人人都知道,陈布雷是服安眠药自杀的。但是他为什么自杀,当时很多人并不清楚。
          陈布雷平时少言寡语,说话细声细气,眼睛眯成一条线,人们很难看到他的目光。但是大家都很尊敬他。一是因为他生活俭朴,工作兢兢业业,除非开会或蒋介石召唤,他经常整天伏案工作。二是他常以“无派、无系、无权、无势”自诩。从不参与国民党各派系之间的斗争,非常超脱。
          陈布雷的夫人在上海,孩子也不在身边,当时南京家里只有他一人。陈布雷喜欢早起,一般六点就起床,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那天早上,已经八点了,还没有见他起来,秘书推门推不开,感到奇怪,因为他平时是不上闩的。秘书叫他也不应,用力踢开房门,发现他仰卧在床,嘴巴大张,早已气绝。床头柜上留有两只空了的安眠药瓶子。医生诊断,死亡已经七八个小时。陈布雷留有三份遗书,一致“总统”,一致秘书,一致后人。
          从致“总统”信中,可看出他自杀前的心情:“近年以来,目睹耳闻,饱受刺激……。”蒋介石闻陈布雷自尽,到陈布雷家中,站在遗体前流下了眼泪。他看完遗书,一言不发。临走,对跟随其后的陶希圣说:好好料理后事……追悼会上,蒋介石为陈布雷题写了“当代完人”的横幅。尽管如此,知情人还是为陈布雷的自杀感到心寒。陈布雷在致秘书信中,对后事交代:“物价日高,务必薄殓、薄棺、薄埋。”还嘱咐秘书,要把家里借来的沙发、靠椅还给宣传部。陈布雷在致后人信中嘱咐:“勤俭正直,坚忍淡泊,永葆我家之家风。”
          当时各大报都以“油尽灯枯”四个大字标题形容陈布雷之死,原来有人在陈布雷的日记后面发现有这样一句话:“我现在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有人分析,陈布雷之死,原因在于对国民党政权的绝望。也有人分析,最使他惊奇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小女儿(陈琏)竟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连自己的女儿都投向共产党,岂不证明国民党的失败已不可避免?
          就连陪着蒋介石一起当“总统”候选人的国民党元老居正的女儿居瀛棣和女婿祁式潜(又名徐大可)也是中共党员!
          国民党元老的女儿是共产党,蒋介石“国策顾问”的女儿是共产党,国民党政府里、军队里一些高官也投向共产党,这说明了什么?像陈布雷这样多年追随蒋介石的“国策顾问”都绝望了,自杀了,这不正预示着国民党反动政权垮台已为时不远了么?!
          3
          1948年12月31日,蒋介石在他的黄埔路“总统”官邸举行晚宴,到场的有李宗仁、孙科等四十多人。辉煌耀眼的彩灯映出的是一张张忧心忡忡的阴沉面孔,无人笑谈,惟闻杯盏之声。在座的都是国民党要员,他们深知局势的严重,隐隐意识到这是蒋家王朝“最后的晚餐”了。
          餐后,蒋介石以低沉的语调说:现在局面严重,党内有人主张和谈。我对于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不能不有所表示。现拟好一篇文告,准备元旦发表。蒋介石说这番话时,仍然板着那张上海人说的“死人面孔”,可以听出他内心极度的无奈和恼火。
          蒋介石让张群给大家念文告。这纸文告,洋洋数千言,旨在“求和”文中也暗含“下野”之意。但他对和平提出了五项先决条件,归结起来就是,要在保存国民党的“宪法”、“法统”和军队等条件下,才能同共产党重开“和谈”。这实际上是一个很有欺骗性的和平阴谋。张群念完文告,全场鸦雀无声。蒋介石扭头问坐在右边的李宗仁对这篇文告的意见,李宗仁答道:“我与‘总统’并无不同的意见。”这时,C.C.派骨干分子谷正纲等人语带悲腔,坚决反对发表这个有“总统”“下野”表示的文告。也有人表示同意发表。于是双方又开始争论。
          本来就心怀鬼胎、怒火中烧的蒋介石,被人们的争论挑得火更大了,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想离开,是你们这些国民党员想让我离开!我之愿意“下野”,不是因为共党,而是因为本党内部的某一派系!这“某一派系”,无疑是指李宗仁和白崇禧为首的桂系。
          几小时之后,城墙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标语:“蒋总统不辞退,共产党就不和谈”、“蒋总统不辞退,就没有希望得到美国的援助。”有人认为这是李宗仁为首的主和派干的。事实上,此时美国大使馆一直赞成和谈,支持李宗仁及其主和派。
          1949年元旦,蒋介石的“新年文告”发表了。同日,蒋介石召集国民党高级官员在南京“总统府”举行团拜仪式,似在向大家告别。但是蒋介石还不引退,是想等待共产党方面对他的元旦求和文告的反应,他在“走开以前”,还要布置许多事情。元旦那天,在蒋介石发表文告的同时,毛泽东为新华社写了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1月5日,新华社又发表了《评战犯求和》。
          1月10日,规模巨大的淮海战役结束,“国军”大败。1月14日,毛泽东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八项和平条件。面对淮海战役的失败,面对共产党的八项和平条件,主和派认为别无选择,只好接受。蒋介石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南京频频召开了一系列会议,研究对策。我和机要处的职员忙得不可开交。
          蒋介石看到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后,即召集他的智囊团陈立夫、谷正纲、彭昭贤、李唯果、黄少谷、陶希圣等十余人开会讨论。会议做出三项决定:
            一、对中共所提和平条件不做拒绝表示,要以和平姿态争取延长三个月的时间,在江南最少再征集50万军队。
            二、和谈由国民党和民社党、青年党三党出面,以民、青为前锋,以证明南京政府并非一党政府,而是三党政府。
            三、统一对和谈的领导,中心地点需在上海;对不受蒋领导而奔走和平的人物及碍于环境不能逮捕之民主人士,授“中统”以特权,不择手段对付之。
          1月15日,蒋介石又召集国民党高层人士张治中、邵力子、张群、吴忠信四人研究和谈问题。蒋介石在会上说,先研究一下中共提出的和谈八条件。接着他对张治中和邵力子说:“政府中只你二人不是中共指明的‘战犯’有和谈资格。”会上,张治中和邵力子都主张与中共和谈,认为不要失去机会,再打下去,会大家同归于尽的。张群还拉张治中、邵力子一起劝蒋介石引退,以争取美援。
          1月17日,蒋介石召开国民党中常会,讨论与中共和谈问题。1月20日,蒋介石再次召开国民党中常会,讨论蒋介石引退,与中共和谈问题。
          在南京召开的这最后几次中常会,我都参加了速记。我将蒋介石主持的中常会决定及蒋等人的所谈、所想、所为以及其他布置,一一记录下来。由华藻带回上海,上报吴克坚,随即上报西柏坡的中情部。
          4
          蒋介石
          1月21日下午二时,蒋介石在南京黄埔路“总统”官邸召集国民党中央常委临时会议,这是蒋介石在南京主持的最后一次国民党中常会。会议开始前,蒋介石还没有到场,会场气氛非常紧张,个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露出备受熬煎之状,不少人预感南京难以保住。有人说:过年也过不好了。邵力子说:完了完了,全是好战的结果。就连参谋总长顾祝同也说:再也打不下去了。有人猜测,蒋介石想以广州为“陪都”,宋子文已被派去广东省当主席,行政院长也改由孙科充任。众人非常关心军事方面的形势,便向一名高级军事人员打听消息。没想到他竟对大家说:“共军已抵达长江北岸,龙潭(南京)已在共军大炮射程之内,京沪铁路随时有中断的可能,诸位应早作准备。”全场顿时一片混乱。有的呆若木鸡,不知所措;有的摇头顿足,连声叹气;有的三三两两交头接耳,惶惶不安,都盼赶快散会,另谋出路。我听见两个中央常委在互相出主意。一个说:你的家眷该先去广州。另一个说:你的孩子小,要早些安排呀!还有的虽然表面镇静,但都在暗中料理后事。
          这帮昔日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大人们,现在都惶惶不可终日,如丧家之犬。
          我趁官员们七嘴八舌之时,扭头用手势和表情暗示身旁的速记同行居正修:不要等了,一走了之。会毕,居正修想方设法购买去上海的车票,离开南京,弃暗投明。居正修在199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感慨地说:“沈安娜暗示我走新生之路,使我避免了骨肉分离。”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会场突然安静下来。我不用看就知道,是“老头子”出场了。蒋介石缓步走到他的座位上,像往常一样,扫了众人一眼,自己先坐下,然后示意大家坐下。我注意到,今天他的神情格外凝重。蒋介石出示他和李宗仁的联名宣言,宣布“由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蒋介石终于“引退”。这次会议,实际上就是蒋介石正式宣布“引退”的权力移交仪式。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面甚为凄婉。蒋介石声音低沉,似有无限悲伤,与他平日慷慨激昂骂共产党、训斥部下的情景截然不同。与会者中,已有人黯然流泪,有的竟泣不成声。 C.C.系少壮分子谷正纲忽然起立,含泪大声疾呼:“总裁不应引退,应继续领导,和共党作战到底!”蒋介石以低沉的语调说:“事实已不可能,我已做此决定了。我今天就离开南京。”说完,起身便走。李宗仁忙问:“‘总统’今天什么时候动身,我们到机场送行。”蒋介石说:“我下午还有事要处理,起飞时间未定。你们不必送行!”这时突然,老态龙钟的于右任急忙追上前去,喊道:“总统!总统!”蒋介石停步问道:“何事?”于右任说:“为和谈方便起见,可否请‘总统’在离京之前,下个手令把张学良、杨虎城放出来?”蒋介石把手向后一甩,不耐烦地敷衍道:“找德邻(即李宗仁)去!”说罢,加快脚步离开,像是怕有人再找他麻烦似的。于右任这位长须髯髯的古稀老人,在众目睽暌之下,讨了个没趣儿,尴尬地慢慢走了。其他人也黯然地离开了“总统”官邸。我亲眼看到了国民党历史上这极为黯然的一幕!
          (摘自《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 口述/沈安娜 整理/华克放、李忠效)
          刊小容天下,纸薄纳古今!
          大众文摘阅读历史,感悟生活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新刊推荐

          上一篇:泸县事件:记者的质问与民众的恐惧以及吴敬梓讲的老故事
          下一篇:范雨素们的打工文学,可能一去不复返 | 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