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牛牛 | 纳兰容若:天上人间一样愁!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0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点击上方蓝字【禅意诗意】关注本账号

          前言:他注定的庙堂权臣,却常有远离高门广厦,心系山泽鱼鸟之思。在一生的寻觅与伤怀中,留给我们一篇篇绝世情话。
          这世间最令人悲痛的,莫过于死别。都说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为人生不可避免的经历,可是过程却往往出人意料。
          灾难来临之前,没有任何暗示,山崩地裂只需刹那,生与死也只在一线之间。来路是归途,每个人,从哪里来,就要回哪里去。
          时间的长短,不是自己所能掌控,人的生命,就如同枝头的花朵,有些落得早,有些落得迟。
          如果爱一个人,就是在口渴之时,递给她一杯白开水;在风起之时,替她添一件轻衫;在孤独之时,给她一个温柔的怀抱;在生死之间,让她生,自己死。
          纳兰将自己关在屋里已经七天七夜,除了喝水,几乎不进食。他的内心带着深深的愧疚,三年来,他们别多聚少。就算相聚在一起时,都是意梅给他温暖,而他作为一个男人,却付出太少。
          如今,上苍剥夺了他一切赎罪的机会,哪怕只是倒一杯白开水、添一件衣衫这么简单的小事,也不再有机会了。

          他总以为她还会回来,因为屋里还有她芬芳的气息。她的琴弦,被擦得雪亮,没有沾染一丝尘埃。桌上,还有她没有绣完的鸳鸯,她是个善良的女子,不会忍心让鸳鸯失伴。
          这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痛苦的自欺并不能改变什么,只让自己陷入悲伤的轮回里。以前离别的时候,他还能在梦里与她相见,尽管梦里连呼吸都是痛的。可现在,连梦也不做了,寒窗孤影,只有月亮伴他独眠。
          纳兰希望,那个痴守爱情的女子,可以魂兮归来。可没有谁,为他们搭一座人间鹊桥。那缥缈的魂灵,不能涉水而来,慰藉他的孤寂。而纳兰亦没有勇气上穷碧落下黄泉,去追赴她。只有看到那弯新月,他才敢告诉自己,人间天上,他与她真的永隔一方了。她是天上众多星子里灿烂的一枚,始终会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他是人间诸多草木里平凡的一株,已不知如何,将她寻找。
          爱妻的死,让他痛得好无力。几年前,青梅表妹的离去,让他有种心被剜去的虚空,那伤痛,到现在还时常会复发。可这次,他连痛的力气都没有,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就是这样的感觉。
          纳兰终于明白,人到世间,都是为了还债的,把该还清的债还了,就要回去。任何的挽留和不舍,都是徒添伤悲。就像一枚落地的叶,谁还能妙手回春,只是叶落了,还有春回,人死了,就真的一去不复返。
          纳兰被这场不可预知的死亡击倒了,他努力让自己坚强,努力让自己不要落泪,可还是病了。
          寒疾在他命里生了根,只要稍有不顺,就会突然侵袭。每次都是来势凶猛,不给转圜余地,这被宿命捆绑的日子,让他绝望。
          卧在病床上,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缺水的鱼,被放逐在沙岸上,接受阳光的暴晒,斑驳的鳞片,近乎干枯,却依旧支撑着最后的呼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了谁这么辛苦。
          寒气逼人,疼痛如锥,恍惚中,纳兰只觉得身边围绕着许多人,忙忙碌碌地进出。有人紧握他的手,有眼泪落在他的脸上,有哭泣声,甚至听到有人在为他招魂。
          纳兰明珠为容若遍访名医,他们开出的药方,只能治寒疾,治不了他的心病。无奈之下,容若的母亲为他请来了巫师,在明府花园大肆行法,驱鬼招魂。
          人在脆弱绝望之时,往往要寻求一种寄托,家财万贯的纳兰府,面对死亡和疾病,同样是无能为力。
          莫说是纳兰,当年多情的顺治帝,因董鄂妃之死万念俱灰,他悲怆地说:我本佛前一衲子,为何落入帝王家。他脱下龙袍,换上僧衣,丢弃玉玺,执起木鱼,放下奏折,捧读经卷。如此决绝,是因为他看破红尘世事,只有佛才可以给他真正的安稳,让他在如泥的世间,颖悟超脱。
          他的归宿,始终是个谜,有人说他始终被万民所系,出家不成,回到皇宫,患天花而死。死亡对他来说,亦是一种解脱,没有谁可以阻拦他离开。也有人说,是佛度化了他,他终于可以抛掷江山,在深山古庙落发为僧,如愿以偿。
          生命原本就是布好的一局棋,其间有太多的禅理和玄机,那些沉溺在棋盘的人,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该欢喜,是该坚持还是该放弃。
          曾经犯下的错误,是否还来得及补救?如果相爱也是一种罪恶,是否还值得原谅?就算你倾尽天下,当作筹码,也未必做得了那个赢者。
          纳兰明白,他和爱妻虽是注定的姻缘际遇,却也终究不能生死相依。就连他自己的命运都是一个谜,谁也不能猜测最后的谜底。
          爱妻的辞世,病痛的折磨,令纳兰绝望。
          他决意放弃自己,结束这场悲剧的人生。也许只有这样,悲凉才可以不再蔓延,苦难才可以制止。他是个善感的人,这一生都断不了离合悲欢,哪怕他猜中了谜底,又会有新的谜题。
          他身份尊荣,却不比一个平民高贵,他才华满腹,却不比一粒尘埃骄傲。多年以来,都是以飘零作归宿,以寂寞为知己。当寒疾所带来的的疼痛侵入骨髓,他咬紧唇说:这样的人生,不要也罢。
          冷,冷得就像掉进了冰窖里,一块千年的寒冰,该用什么才可以将之融化,给以温暖。纳兰自我放弃,御医束手无策,纳兰明珠夫妇听天由命。
          在最绝望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将他拯救。也许是情缘未了,也许是命不该绝。纳兰昏沉沉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感应到自己的脸上有热泪滴落流淌,感应到自己冰冻的身子在暖意里渐渐消融。有温热柔软的唇,缓缓地贴着他冰冷的唇,让他行将停止的呼吸得到延续。

          纳兰以为自己已经灵魂出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久违的佳人。那个他曾经魂牵梦萦的青梅表妹,此刻就在他身边。他躺在她温暖的怀抱里,头紧贴在她的胸前,这样的温情让他病痛全消。
          以为是在梦里,却真的是肌肤相亲,他闻得到她如兰的气息,看到她眼角的泪,看到她的惊喜。纳兰知道,自己还活着,偎依在青梅表妹的怀里。是她,用温暖驱走了他体内的寒疾,是她,从死神的手上把他抢回。
          纳兰明白,这世上,还有人这么深刻地将他牵挂。他不能死,有缘未尽,有责任未了,所以青梅表妹的到来,他会苏醒。
          尽管如此,他们的故事终究是悲伤的,像落花流水,有缘却无分。过了今天,又要沿着各自的生命轨迹漂流,此生再要相逢,怕是无望了。
          青梅出宫一次很不容易,她向皇上请旨,告之她与纳兰的表兄妹之情深厚。只因纳兰命在旦夕,康熙便准奏,才有了这么一次重逢的机遇。
          又一次如梦方醒,是青梅将他从死的悬崖挽回到人间。纳兰甚至想过,如果可以在她怀抱里死去,让她亲手葬了自己,他会甘愿。
          他们之间的际遇不是萍水,可还是如秋宴散场,有些清冷,有些凄凉。短暂的相逢,将换来长久的别离;菲薄的幸福,换来刻骨的悲伤。没有值得不值得,有这么一次重逢,真的足矣。
          【作者】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栖居江南,文字清淡。简单自持,心似兰草。一个凌霜傲雪,拣尽梅枝的女子。凭一支素笔,写尽山水风情,百态人生。
          | 楚晨妹子跟你聊翡翠 |
          长按二维码加好友勾搭
          ↓↓↓↓若有诗词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

          上一篇:美国政治中的偏执风格
          下一篇: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京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