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ghnfal"></pre>
        <sup id="ghnfal"><kbd id="ghnfal"></kbd></sup><kbd id="ghnfal"></kbd>
          • <legend id="ghnfal"><del id="ghnfal"><thead id="ghnfal"></thead></del></legend>

            <center id="ghnfal"><address id="ghnfal"></address></center>
          1. <pre id="ghnfal"><dfn id="ghnfal"><tfoot id="ghnfal"></tfoot></dfn></pre>
            <noframes id="ghnfal">
            <legend id="ghnfal"><sub id="ghnfal"><address id="ghnfal"><del id="ghnfal"><i id="ghnfal"><style id="ghnfal"><center id="ghnfal"><style id="ghnfal"><strong id="ghnfal"></strong></style></center></style></i></del></address></sub></legend>

                <strong id="ghnfal"></strong>

                澳 | 中国史上最贪财的皇帝,为钱最终连江山都葬送了!

                微猫网

                2019年03月20日 12:00

                全球通史「全面展现全球历史文化风貌,趣味解读世界史。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从上古神话到当今各国八卦,我们为您一一讲述」来源:人物説公元183年,这一年是汉灵帝刘宏的光和六年,一个看上去十分平常的年份,一切似乎都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皇帝如往常一样混蛋,百官照样忙着四处搂钱还贷款,贫苦百姓依旧在死亡边缘线上苦苦挣扎。 但到了明年,公元184年,光和七年,一场改变帝国命运的战争(黄巾军起义)即将爆发,无数人的命运因这场战争而改变。不过在火山爆发前短暂平静的日子里,我们先来聊聊引起这场事故的责任人汉灵帝刘宏。 话说汉灵帝刘宏毕生最大的追求,应该就是成为全天下最有钱的人。 汉灵帝刘宏是汉章帝的玄孙,但到他这一辈,已经很没落了,他只是继承了父亲一个亭侯的爵位而已。(东汉的爵位最高的是诸侯王,其次是县侯、乡侯,最小的就是亭侯。)照理说,皇位是怎么也轮不到他来继承,但偏偏走了狗屎运,当上了皇帝。 汉桓帝刘志他的前任汉桓帝刘志36岁时就死了,身后无一子嗣。他的老婆窦妙香为了能够控制朝政,就和父亲窦武一起商量,最后把目标锁定在只有12岁的汉桓帝的亲堂侄刘宏身上,就这样刘宏被阴差阳错地推上了皇帝宝座。 一下子从一个小小的亭侯一跃成为至高无上的皇帝,刘宏可以说是感慨万千。大概是因为从小生活在乡下,过了很多苦日子,所以他变得特别爱钱。(《资治通鉴》:“初,帝为侯时常苦贫,及即位,每叹桓帝不能作家居,曾无私钱,故卖官聚钱以为私藏。”) 不过先帝给他留下的钱财太少了,过去的穷日子让他实在过怕了,现在自己成了权倾天下的皇帝,再苦再穷也不能苦自己,得势之后的刘宏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到了弄钱上! 为了钱,为了创收这事,汉灵帝可是死了不少脑细胞。 比如,按照朝廷法度,周边各少数民族政权、地方郡县和王侯都要向朝廷进贡,进贡的财物作为国库来维持整个政权的运转。汉灵帝发现这是个赚私房钱的好机会,于是就设立了一个导行费的名目,大家先往后宫进贡一份,然后再贡献国库。 这时河南成皋有个叫吕强的正直干部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上书说:天下之物,都是阴阳所生。陛下贵为天子,天下之物都为陛下所有,哪里还有什么分别?如今陛下把各地的珍宝、绫罗都搜罗进内府,还收取什么导行费。如此下去,必然会百姓流离失所,危及大汉江山。可是汉灵帝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脑子里除了钱还是钱,甚至觉得这种方式来钱太慢。于是他开始托身边的人私底下干起了卖官的生意,尝到甜头后,他发现这是一条源源不断的财路呀,索性公开地做起了卖官的生意。要不那些花钱买官的怎么上位。这是一个有着强大需求的市场。不能不服汉灵帝,他以商人特有的敏锐头脑(虽然他不是商人,发财的心却比商人还积极)发现了这个商机并狠狠地抓住。 他是皇帝,官位在他手里,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想买官只能到他这来,没人敢跟他竞争,刘宏这完全是在搞垄断经营,价码标多少,他个人说的算,反正想要的人多的是,不愁没销路,爱买不买就是这价,官迷心窍的人听说了,争先恐后纷纷掏钱,积极踊跃,大家都想过过官瘾。规则是这样滴:地方官比朝官价格高一倍,县官则价格不一;官吏的升迁也必须按价纳钱。一般来说,官位的标价是以官吏的年俸计算的,如年俸二千石的官位标价是二千万钱,年俸四百石的官位标价是四百万钱,也就是说官位的价格是官吏年收入的一万倍。 自从开张,刘宏的“买卖”一直不错,滚滚财源就这样进了刘宏的小金库。他还发明了卖官可打“白条”想买官却又没钱的人可以先付首付,剩下的钱可以先“打白条”,后面当了官之后慢慢还,像买房子一样的道理,分期付款价钱通常是比一次性付清的价钱高那么一些,汉灵帝简直是点金圣手啊,有木有。 不仅地方官可以买卖,朝廷的三公九卿也都明码标价,反正除了皇位不卖之外,其他的职位都可以卖。想当年段颎、樊陵、张温等人虽然战功卓著,在朝廷中也拥有一定的声望,他们出任公卿的时候也都老老实实地交了钱。 买刘宏官出手最大方的是曹操老爸曹嵩,花了一亿才过了一把太尉的瘾,本来太尉一职明码标价是一千万,但是想买的人不少啊,供不应求最后只能搞个拍卖会,最后曹操老爸可是花了一亿才竞标回来的,(《后汉书·曹腾传》上所记:“(曹嵩)货赂中官及输西园钱一亿万,故位至太尉。”)估计这应该是古代史买官买的最高价了吧,也真是够有钱。 不过卖官这事,刘宏觉得自己也有吃过亏,他低价把一个司徒的官位卖给了那个叫崔烈的小子!真是后悔莫及! 虽说那时候崔烈在北方也是个大名士,找到了汉灵帝的奶妈程夫人这一层关系,还花了五百万才买到司徒这个官位,到了崔烈的就职典礼上,汉灵帝一手拿着账本,一边抖来抖去唉声叹气,越想越后悔,真便宜那小子了,这顶位列三公的官位价格不对头,按规定怎么也得卖一千万,可这才五百万就到了他头上。 当时奶妈程夫人也在现场,听他这么一说就很来气,当场拍桌指着汉灵帝大骂:人家老崔名士一个,傲得很!人家本来是不打算买官的,是看我的面子才肯出这个价,你还想咋地!”弄得买官卖官事件人尽皆知。 崔烈当上司徒以后,声望大不如前,自己也有点心虚。有一次崔烈问自己的儿子崔钧说:“我出任司徒以后,外界有什么评论没有?”电视剧照里的崔烈形象 崔钧说道:“大人论资历和声望,出任司徒都是胜任的,别人倒也无话可说。就是略嫌其中有点铜臭的味道!”这就是“铜臭”一词的来历。 卖官得到那么多的钱没有地方堆放,汉灵帝就在西园专门修建了一座万金堂存放。一批批的金条子往万金堂运。他还用搜刮来的钱在殿内铸了四个铜人,四个黄金钟,四个铜蛤蟆,用来看守自己聚敛来的财富。还像个农村地主一样,时不时来看看,摸摸看看自己的钱还在不在。 汉灵帝刘宏,就像一个土暴发户,有了钱先置办产业,再捂紧了钱袋,剩下的就是尽情享乐了。以往历代昏君有的光荣传统,汉灵帝一样都不落下,贪酒好色等传统“课程”一点难度都木有。 刘宏在自娱自乐方面也是相当有天赋,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在这个领域的天才实力。呆在皇宫里久了,来来去去都那几样活动,难免有些想念民间时的市井生活,吵吵闹闹的市场对刘宏有着特别的诱惑。 贵为天子,自然不能像老百姓一样上街逛市场跟人讨价还价。毕竟皇帝是有身份的人,但有身份的刘宏偏偏喜欢平民化的生活,想找到讨价还价的感觉,为这,他在宫里专门办了个市场,一切都模仿正规市场,外面有的这里都有,而且更豪华更气派,什么布店、米店、鲜鱼店、裁缝店,珠宝店、古玩店应有尽有。 他让宫女和宦官打扮成客商、小贩、买东西的顾客,跟刘宏不同,大部分宫女宦官都有生活经验所以表演起来也是惟妙惟肖,搞得好像真的一样。 皇帝昏庸宦官当权,公元189年,汉灵帝最终用自己的种种“创造”给自己敲响了丧钟,终年34岁。随后虽然还有汉献帝执政,但大汉王朝已经名存实亡。古典书城:gudianshucheng最受古典文化爱好者欢迎的公众号, 最具人气的古典文化社群。每天为您分享诗词歌赋、国学经典、古典文学等精彩内容,与100万读者共同品味古典文化的神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