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vcuteo"></address>
    <em id="vcuteo"><dl id="vcuteo"><select id="vcuteo"><big id="vcuteo"></big></select></dl></em>
          <thead id="vcuteo"><acronym id="vcuteo"></acronym></thead>
          <address id="vcuteo"><font id="vcuteo"><em id="vcuteo"><ul id="vcuteo"><th id="vcuteo"></th></ul></em></font></address><dir id="vcuteo"><tfoot id="vcuteo"><button id="vcuteo"></button></tfoot></dir>
        • <noframes id="vcuteo">

              <legend id="vcuteo"></legend>
              <bdo id="vcuteo"><th id="vcuteo"><address id="vcuteo"></address></th></bdo>
              <font id="vcuteo"></font>
            • <noscript id="vcuteo"><select id="vcuteo"><span id="vcuteo"><ul id="vcuteo"><option id="vcuteo"><option id="vcuteo"><em id="vcuteo"><strong id="vcuteo"><font id="vcuteo"><address id="vcuteo"><select id="vcuteo"><tr id="vcuteo"><optgroup id="vcuteo"><sup id="vcuteo"></sup></optgroup></tr></select></address></font></strong></em></option></option></ul></span></select></noscript>
                <b id="vcuteo"></b>
                1. <bdo id="vcuteo"></bdo>
                  <th id="vcuteo"></th><ul id="vcuteo"><blockquote id="vcuteo"></blockquote></ul>
                    1. 微猫网

                      2019年05月20日 12:00

                      简谈金银铜铁律
                      文/赵敦华
                        
                        今天讲金银铜铁律,是谈我对中国哲学的一些理解。金律、银律、铜律、铁律,不是讲金属的趣味化学,而是讲一种价值观。价值观是有普遍性的,我们把它叫作价值规则。我把这些规则概括为金规则、银规则、铜规则、铁规则。
                        这几个规则的区分跟西方哲学和宗教有关系,最早不是从中国哲学和文化里来的。西方伦理学最早有一个说法,叫金规则,这是伦理学的金规则。金规则虽然是西方人提出来的,但他们认为标准的表达是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认为这是金规则。金规则最近在世界上得到普遍重视,背景是全球伦理运动。
                        全球伦理运动是德国神学家孔汉思发起的。孔汉思一直关心中西文化的对话和东西宗教的对话。最近一段时候,宗教的冲突特别剧烈。政治冲突和军事冲突的背后,往往是宗教冲突的原因。中东地区可以说是现在世界上的火药桶,就是因为耶路撒冷是三大主要宗教的策源地,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是从耶路撒冷这个地方发源的,这里是这三个宗教的圣地。全球伦理运动看到了这样的事实,提出了两个口号:第一,没有宗教的和解,就不会有世界的和平;第二,没有宗教的对话,就不会有宗教的和解。孔汉思发起这个全球伦理运动,就是要世界各主要宗教开展对话,对话的目的是要求同存异,找到一些共同的教义、共同的信条,然后在这些共同的教义信条的指导之下,寻求和平共存。大概在1992年的时候,召开了全球伦理大会。主要是世界各大宗教领袖和代表参加的。会后发表了全球伦理宣言,从世界上主要宗教的经典中概括出两个共同的原则:第一个就是要尊重生命,第二个就是作为金规则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除了《论语》里有这样的表达之外,另外在其他十二种不同的宗教文化传统当中,都找到了类似的表达。按照这两条共同的原则,就要尊重生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把自己的信念强加与人。各个宗教如果按照这个共同信仰的原则,就可以消除冲突,达到宗教间的和解。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了把这个《全球伦理宣言》变成一个联合国的一个正式宣言,专门组织在世界各地开了一些会议,征求各国专家的意见。孔汉思本人到中国来了几次。我曾在会上谈了一个意见,总体上我很赞成他们的美好愿望,也赞赏他们为促进世界和平做了这么多努力。但是从学理上讲,我觉得有两点缺陷。第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是金规则,不应该被称为金规则。确切地说这个应该叫银规则,在银规则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金规则,但是这个金规则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能混淆金规则和银规则。第二,除了金规则和银规则这两个道德准则,要进行对话就要考虑到,宗教信徒们不仅仅是按照道德准则来行事,他们的日常生活当中还有一些非道德的准则,这些准则跟道德没什么关系。比如要做生意,利益上的往来。这种利益上的往来不是道德准则能完全概括的。利益的往来交换,也是按照一定的价值观来进行的。这种支配着利益往来交换的准则,不完全是道德准则,应该承认有一种非道德准则。我把它叫作铜规则。另外一点,还要防止冲突,防止犯罪。因为在冲突中,很多人是抱着害人的动机、抱着犯罪的动机来挑起这种宗教冲突的。要防止这种价值观。这种价值观,讲得简单一点,就是损人利己,靠害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同样也是一种价值观,我把它叫作反道德的价值观,把它叫作铁律。所以就有金银铜铁的“四律”了。我用了金属的价值作为比喻。金律价值最高,可以说是一种崇高的道德理想;银律次之,价值也很高,它可以指导我们日常的道德行为;铜律,价值低一点;铁律价值最低。这是按照道德的标准来看。
                        “金银铜铁”律的文字表达是这样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银律;“己之所欲,亦施于人”是金律; “人之施己,反施于人”是铜律; “己所不欲,先施于人”是铁律。“己之所欲,亦施于人”,你要别人帮助你,你就要帮助别人,你要别人尊重你,你就要尊重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想别人伤害你,那么你就不要伤害别人,你不想别人骗你,你也不要欺骗别人。铜律是,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怎么对待别人,如果别人伤害了你,那么你就要惩罚别人,如果别人对你有恩,那么你就要报答。铁律是“己所不欲,先施于人”,关键在“先”,你不想别人伤害你,你就先去伤害别人,你不想别人欺骗你,你就先去骗别人。前面两个是道德的准则,铜律涉及到利害交换的,是非道德的规则。铁律是教人以不正当、反道德的方式来谋求自己的利益,是一种反道德的价值观。这是我做的这么一个总结。
                        今天我主要就是从中国哲学儒家、墨家、法家这三家的角度,来谈谈他们对这四种价值观有什么论述。当然他们没有用这种术语,没有用“金银铜铁律”的术语,但他们的很多论述中包含了很多这样的思想。
                        首先,金规则和银规则的区别。据我所知,最早作出这个区分的人是一个英国传教士,他的中文名字叫理雅各。这个人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把中国的四书五经都翻译成英文了,名字就叫《中国经典》,他在翻译《论语》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时写了一个注释,他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人认为是金规则,其实这不是金规则,而是银规则。金规则是《福音书》里面耶稣讲的:“你要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别人”,他认为这才是金规则。如果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己之所欲,亦施于人”。他的意思就是说,金规则只是在《圣经》里面有,儒家的经典里面只有银规则。言下之意就是说《圣经》比儒家的经典更高一筹。
                        对于这个区分,我认为是正确的。但他认为儒家经典里面只有银规则,而没有金规则,说明他对中国文化还是不太了解。《论语》里面孔子说了一句话:“吾道一以贯之”,曾子解释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忠”,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恕”,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忠”就是金规则,“恕”就是银规则。你要自己能够立,那么你就要也帮助别人立,你要自己达,也要帮助别人来达。这正是一个金规则的表达。冯友兰先生很明确地说:“忠”就是金规则,它提倡的是一种利他主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是“忠”。“恕”是一种道德的良心,相当于银规则。冯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
                        《论语》里除了“忠”、“恕”,金规则、银规则之外,还有铜规则。铜规则在《论语》里的概念是“直”。“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直”怎么解呢?朱子在《论语集注》里面写过这么一句话:“爱憎取舍,公而忘私,所谓直也。”我觉得朱子的这个解法呢,未免把这个“直”拔得太高了,朱子又讲了一句,我觉得很精当,在《中庸章句》里面,他讲君子治人之道,“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我看来,所谓“直”就是这个意思。在儒家的另外一本经典《礼记·表记》里,讲得就更清楚:“以德报德,则民有所劝”,以德报德可以劝人为善,“以怨抱怨,则民有所惩”,就是说如果你伤害了别人,就要受到报复,就要惩罚你,使你能够戒恶。一个劝人为善,一个是惩人之恶,赏罚分明。所以“直”是一个公平的概念。
                        我们在《论语》中可以看到,它既有金律,也有银律和铜律。更重要的是,儒家不是抽象地谈价值规则,它是把它落实到人和人的日常生活的层面、落实到政治管理的层面。以前我们都认为儒家讲“义利之辨”,好像儒家只讲义、不讲利,实际上这是不正确的。义利之辨是在道德的领域,不能够牺牲公义去谋求私利。但是在公共政治的层面,儒家也还是讲利的,讲的是社会的共同的利益、整体的利益,这个时候就需要铜律。
                        现在我们再来看墨家。墨家是提倡兼爱的,墨家指责儒家,认为儒家讲的尊尊亲亲是偏爱。墨家主张要像爱自己的父母那样去爱别人的父母,像爱自己的兄弟那样去爱别人的兄弟。孟子在反驳墨家的时候他就说墨家无父,一个人如果把别人的父母当作自己的父母,不就是无父吗?杨朱无君,因为杨朱拔一毛而利天下而不为。“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争论,墨家批评儒家的爱太偏私了,不是大爱,兼爱才是天下大爱。而儒家反驳兼爱是无父,把亲情变成社会所能共享的爱。墨家是从逻辑推理出发,而不是从亲情出发。墨家有一个推理,“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这就是铜律:如果你爱人、利人,别人也会爱你、利你,如果你恶人、害人,别人也会恶你、害你。
                        关于铁律,在中国古代的经典当中找不到这种“己所不欲,先施于人”这种反道德的表述。但是我们在法家,尤其是韩非子的著作中,可以看到一些类似的话语。韩非可以说是继承了他老师荀子的思想。但韩非走出了儒家的范围,他既反对儒家的仁义,也反对墨家的仁义。他说君主根本不能谈什么仁义,你只能谈“贪图私利,好利自为”,这是人的本性,并且是不可改变的。所以君臣之间的关系一定是:君主要谋求自己的利益,而臣下也肯定要谋求他的利益,不可能真心为君主的利益服务。所以他就讲君和臣是势不两立,“冰炭不同器,,寒暑不同时”,利益是完全对立的,不可能有共享的、双赢的利益。君主要利用他的权力,先下手为强,来剥夺臣下能够用来为自己谋利的任何手段,使他只能全心全意地依靠君主,靠君主的恩赐来生活。他作了一个比喻,一个明主,其牧臣之道就好像是养鸟一样,先是断其下翎,把鸟的翅膀的前端剪掉,鸟就不能飞了,不能自己觅食了,只能靠养鸟人来喂养它,就驯服了。君主管理臣下也就是像养鸟人这样。韩非总的一个思想就是先下手为强,君主一定要首先使用手中的权力来剥夺臣下谋利的权力,这样才能把臣下控制得服服帖帖的,让他全心全意为你服务。当然也要有法,不然为什么叫法家呢?在铁腕统治的前提下,臣下服务得好,就奖赏他;服务得不好,就惩罚他,赏罚分明,这就是法。法只是在用权势把臣下制服了以后才会起作用。法家有三个关键词:势、术、法。势是第一位的,首先要掌握和利用权势。术是要用一些方法,这些方法是暗藏于胸的,不能让臣下知道。法是用来赏罚的,虽然法确实是建立在铜律的基础之上的,但是它的前提是铁律,就是“己所不欲,先施于人”,你如果不想被臣下所制服,那你就先去制服你的臣民。这是韩非的思想。
                        秦代之后,君主就比较聪明了。比如汉代,汉元帝的时候,他就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我们汉家是王霸道杂之,是王道和霸道的混合。就是后世人们讲的:外儒内法,或者是阳儒阴法。在外表上是儒家,要谈仁义道德。内心是法家。阳儒阴法一直是汉代以来封建帝王的统治术。
                        价值四律主要是针对全球伦理提出来的,也可以说是对全球伦理的补充。全球伦理光讲金规则是不够的,并且把银规则当成了金规则。这个是第一点。第二点,即使区分了金规则和银规则,也还是不够的,还要有铜规则和铁规则,或者说,要知道铁规则的破坏作用,否则你就达不到消除宗教冲突的目的。宗教冲突之所以不断发生,并不是因为宗教家、宗教信徒不知道金规则、银规则。他们知道,都写在他们的经典里面,是他们信仰的一部分。只是他们认为金规则、银规则是在我这个宗教内部实行的,我的兄弟姐妹是我圈子里的人,所以我要爱他们,不能伤害他们。但对于圈子之外的人,他就实行铁律,他要剥夺别人的信仰自由,认为别人的信仰都是错误的。宗教上不宽容,就要伤害人,就要发生冲突,最后导致宗教之间的战争。既然找到这个根源,怎么消除宗教冲突呢?首先让大家都有一种博爱的心理,还是儒家的思想:推己及人,你既要爱自己的宗教,也要爱其他人的宗教;尊重自己的宗教信仰,也要尊重其他人的宗教信仰。但是推己及人还是不够的,还要强调铜律,这样才会有一个公正的社会秩序。铜律按照利害交换的关系,要建立一种奖惩的机制。如果你尊重别人,宽容别人,帮助别人,那么其他的宗教也会尊重你,宽容你,帮助你,反之,你就要被惩罚。要达到这么一个共识,这个共识是建立在铜律的基础之上的:害人者,必须得到惩罚,利人者,也要得到别人的帮助。这样,铜律就很重要。
                        为了要让铜律得到普遍承认,就要抵制、预防铁律。在很多情况下,人们按照“己所不欲,先施于人”的规则去伤害别人。铁律不仅是存在的,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泛滥横行。要防止铁律横行,第一要有按照铜律建立起来的赏罚的机制;第二要提倡推广爱心,靠道德的金规则和银规则。我想,对于全球伦理运动来讲,铜律的机制和预防铁律,与推广金律、银律同等重要,甚至在有些情况下更加重要。在全球化的时代,怎么样消除冲突,特别是消除由于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的差异而产生的冲突,这是一个思路。
                        道德四律对我们社会内部也是很有启示作用的。我们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上存在很多不道德的、无序竞争的现象。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方针政策,从八十年代讲“五讲四美三热爱”,后来讲“精神文明建设”,还有“公民道德规范”,讲“八荣八耻”,现在又评选道德模范。总的精神就是在提倡金律和银律。但是,光有这种道德的教化还是远远不够的。光靠道德教化,既不能制止社会上的不诚信现象、欺诈的行为,也不能制止党内的腐败的行为。还要按照铜律建立一种奖惩的机制。一方面要规范行为,如果你损害了别人,用欺诈、腐败的手段来谋求自己的私利,就一定要得到惩罚;另一方面,如果你奉公守法,那就保护你的利益,并且还要奖励。这就是铜律的机制。同时,更要防范铁律。防范比规范更加重要。我曾经打了一个比喻:人的欲望好像是条河流,你不能让它随便泛滥,泛滥的话就是铁律横行。如何让它不泛滥?第一要给它一个闸门,要防范它,闸门就是一个防范机制。但是,闸门把它挡住了以后,它往什么地方流呢?这个时候就要建立一些河沟、渠道,让被挡住的欲望洪流服服贴贴地在预先规定好的渠道里面,平稳地流淌。如果说闸门是一个防范的机制,渠道就是一个规范的机制。人的欲望是应该得到保护的,人的正当的欲望应该得到发展。但必须在规范的渠道里,用规范的方式来满足欲望。一个和谐的社会,必须是一个有序的社会。我们既要提倡金律和银律的道德规范的作用,同时也要提倡铜律的奖惩的规范和对铁律的防范。所以我想,金银铜铁律对国内的道德建设和制度建设也还是很有帮助的。
                      (本文版权归乾元国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号:qianyuanguoxue
                      咨询电话:010-58876284哲学系专线:010-62751932  北大哲学系百年积淀,乾元国学/西学教室十年磨砺,一流教授博导传道授业解惑,砥柱精英增慧修内交流平台。  乾元国学首创高端人文培训,为企事业中高层管理人打造系统纯正的国学、西学、易学、佛学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