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戴安澜——检验国共两党内心的大考

            发布时间: 2017-06-02

            这是凤凰箴言的第353篇文章
            一九四二年五月十日,中国远征军主力被迫遁入胡康河谷,远征军主力之一的第二百师被敌人分割开来,与军部失去联系。戴师长毅然决定另辟蹊径,转进缅甸中北部山区打游击,伺机进入国境。
            但是事实很快证明,缅甸不是中国,在缅甸打游击的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
            首先中国军队人地两生,语言不通。其次,缅甸独立运动蓬勃发展,缅甸人仇恨英国佬,自然也仇恨英国佬的“帮凶”中国人。中国人不仅得不到帮助,他们的行踪还处处被报给日军,因此他们几乎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动挨打的困境中。
            五月十八日,第二百师分兵两路通过细(胞)抹(谷)公路,前卫部队突然遭到伏击。
            中国人必须冲过去,于是冲锋号吹响了,数以千计的中国士兵端起刺刀勇敢地冲向公路和山头。日本人的机枪、步枪和炮火织成一道道浓密的火网,灼热的弹雨好像一把巨大的镰刀呼呼作响,把成群的中国士兵拦腰割倒,再也爬不起来。
            二百师师长戴安澜在突围时不幸负了重伤,一梭机枪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日落后,第二百师残部终于摆脱敌人追赶,余下的残兵抬着他们昏迷不醒的师长,举着弹洞累累的军旗,乘着暮色悲壮地消失在八莫以西的森林和峡谷中。在他们身后的战场上,留下了一堆堆血肉模糊的尸体。日本人屠杀伤兵的野蛮嗥叫阵阵传来,这些悲惨景象变成一个噩梦永远留在中国士兵的记忆中。
            戴安澜将军
            五月下旬,分散突围的第二百师官兵终于陆续到达中缅边境集合地点,全师仅剩不足三千人。这支遍体鳞伤的队伍抬着他们奄奄一息的师长,在缅北大山里同日本人艰难的周旋着。
            史载:“……全师食粮早已断绝,一位营长向当地村民寻得一碗粥糜,送与戴安澜,他仅仅喝了一口,左顾右盼,潸然泪下。”
            五月下旬,第二百师到达一个名叫茅邦的克钦山寨。戴安澜神志突然清醒起来。他嘱部下替他整理衣冠,扶起他向北了望,并喃喃说了许多含混不清的话。有人试图告诉他,国境在东方而不是北方,但是没有用,因为他什么也听不进去。
            戴安澜将军回光返照。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傍晚,一代抗日名将凋谢在缅甸的荒山丛中,时年仅三十八岁。
            戴安澜将军墓
            而与此同时,同为远征军主力的孙立人率领着他的新三十八军违反远征军军令擅自率领麾下士兵抵达了印度,我们没有办法说孙立人和戴安澜谁对谁错——但事实证明,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军在最终的缅北反击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戴安澜将军在野人山中最终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有意思的是,在今天,在大陆的舆论圈子里,纪念戴安澜将军的,几乎全部是“共党势力”,戴安澜将军之女戴藩篱还在胜利日大阅兵时和抗战老同志、抗日英烈后代一起坐着敞篷车接受检阅;而本应该是戴安澜将军“天然同盟者”的“果粉”(这里的果粉特指支持国民党的大陆人士)却几乎遗忘了这个真正的抗战英雄,他们口中大多数时候提到的都是孙立人甚至是张灵甫,这是为什么?
            首先,是因为这些人不能接受“败军之将”,虽然戴安澜将军是抗日名将,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率领的200师仅仅在野人山就损兵折将数千人,这是很多果粉不能接受的;其次,就是就是他们根本说不清楚戴安澜将军有什么具体的作战行为,别看那些果粉张嘴闭嘴说孙立人是什么“杀死日本人最多的中国人”,说什么张灵甫是什么“抗日杰出将领”,但实际上他们根本说不清楚这些人的抗日作战行为,别看这些“果粉”经常拉“远征军”的大旗,但实际上他们根本说不清楚远征军在缅甸到底都做过什么。
            张灵甫的这张照片给他拉来了无数“女粉丝”
            其实,很多时候,纪念戴安澜将军的,其实都是共产党方面,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亲自为戴安澜将军写诗,诗曰: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
            师称机械化,勇夺熊罴威
            浴血东爪守,驱倭裳吉归
            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这就是领袖的风范,也是共产党的风范,戴安澜将军之死,中共的领袖们都写了挽联,但是看看国民党那面,蒋介石和他的领导们可给共产党将领写过诗词和挽联?
            没有,一次都没有,不但没有挽联,还在丢过来一个皖南事变之后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
            这就是国民党的心胸。
            今天,这场抗日战争已经过去了七十年,海峡两岸都已经告别了战火纷飞的年代,在大陆这边,几乎每一部纪念抗战的电视剧里,都会给国军不少镜头,甚至还有专门反映国军抗战的《血战台儿庄》和《长沙保卫战》之类的影视作品;而在台湾那边至今还在抹黑整个大陆……
            据说蒋介石看了都挑不出毛病
            一个心胸狭暗的政党,注定是无法取得成功的。想想看当年的国民党为什么能够组织起数十万人规模的北伐?为什么能够从珠江一路打到长江威震中国?还不是因为当时的国民党秉承着孙中山的意志,胸怀纳谏,用宽大的心胸不断容纳各个阶层的爱国力量——然而在此之后,随着个人独裁的建立,国民党的心胸越来越狭小,最终失去了大陆、甚至失去了台湾以至于保不住一个主张统一的党主席!
            其实,国民党的这种精神已经深深地根植在了每一个“果粉”的内心深处之中,不信的话大家可以看看国共双方支持者关于谁是主力的辩论——共产党的支持者这边,总是说“歼灭日伪军多少多少,夺取敌武器多少多少,发展根据地多少多少”;而果粉那边则则只是在说“牺牲多少多少,组织会战多少多少,以及挨了多少多少的打”……
            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对比吗?
            如今,心胸宽广的共产党正在邀请亚欧大陆上的所有国家一同为一个目标前进,而心胸狭窄的台湾不但不肯参与中国大陆的相关计划,反而还在WHA大会等小问题上斤斤计较。
            台湾甚至弄出了“自愿慰安妇”的奇葩情况
            所以,未来属于谁,还不是很容易判断的吗?
            公元一九五六年九月,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追认戴安澜为革命烈士。
            戴安澜将军名垂青史。
            (苹果手机用户,喜欢赤血的话,可以识别上面的二维码给予赤血一些前进的动力,每一篇文章背后都需要辛勤的汗水。你的每一次打赏,都将直接转到赤血学妹的微信钱包之中,为了生活,为了不跪搓衣板,请大家理解,谢谢大家——留言中可以附上您的ID,赤血会万分感激)
            这里是凤凰箴言,我是赤血之城,谢谢你的阅读。
            —End—
            若觉可读,欢迎推荐给你的朋友,甚幸!
            凤凰飞去,空余声声嘶鸣


            上一篇:旧事作品:西旧帘子胡同梅兰芳故居,感人的梨园佳话

            下一篇:连皇帝都怕他的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