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hwvnux"><tbody id="hwvnux"></tbody></div>
      <abbr id="hwvnux"></abbr>
      • <center id="hwvnux"><strong id="hwvnux"><dd id="hwvnux"><noscript id="hwvnux"></noscript></dd></strong></center>
        <optgroup id="hwvnux"></optgroup>

      • <ol id="hwvnux"><span id="hwvnux"><td id="hwvnux"><address id="hwvnux"></address></td></span></ol>

        1. <b id="hwvnux"></b>
          • <noscript id="hwvnux"></noscript>
              <dd id="hwvnux"></dd><dd id="hwvnux"></dd>

            买球网站

            微猫网

            2019年05月25日 12:00

              杨森是民国时期颇有特色的军阀,他是四川省广安县人,成都军官速成学校毕业后,从下级军官做起,在四川军阀连年混战中,投机取巧,朝秦暮楚,逐步称霸一方,北伐胜利后,他投到蒋介石麾下,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后又升为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抗战胜利后任贵州省主席,解放前夕调任重庆市长。杨森除了具有一般军阀那种穷兵黩武、巧取豪夺的共性外,还以妻妾成群、子女众多而出名。其有名姓可查的妻妾有12人,子女则有32个之多。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杨森行伍出身,却爱舞文弄墨,他把自己信奉的武士道精神、法西斯主义和中国的一些治家格言等东拼西凑,制定了一套严酷的家规,用军阀手段来军事化管理自己的家人,堪称为旧时代封建家庭的一个典型缩影。荒唐的家规  杨森长年寻花问柳,声色犬马,对自己的众多妻妾毫无感情可言,只是当做泄欲的工具。一旦年长色衰,即丢弃一旁。一言以蔽之,对待妻妾,杨森完全可以用刻薄寡恩来形容。为了杜绝妻妾争宠,杨森采取平衡原则,在每个老婆处轮流住宿。平时对她们则是订出了无数家规禁律,严加约束。比如杨森规定人人早上必须早起,统一着军装,扎腰带,由一名副官带队出操,风雨无阻。妻妾一律不准请客,不准打牌,不准喝酒,不准跳舞,不准看戏、看电影,家中的任何东西不准私自拿用等等。每月大人和孩子规定一定数量的“月钱”,包括衣着、日用、零花在内。家中事务每月由一人轮流管理。杨森在家时,年轻的妻妾要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来陪他去打网球或骑马。在假期中,下午4点到7点也要打一次球。年纪稍大不能打球的也必须去球场看球。其他时间则要学古文,学英语,弹钢琴,不得无故缺席旷课。稍有触犯,便会遭到杨森无情的鞭笞,谓之曰打“满堂红”。杨森大言不惭地向其他军阀吹嘘:“我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不然那屋子人,咋个镇得住嘛。”  杨森在自己的子女面前扮演着一个正人君子的角色,一本正经,从无笑脸。除了规定子女们不准吸烟、吃酒、打牌,要看戏也要他带去。一日三餐也有严格规定,吃饭时是听摇铃声进饭厅的,饭厅里摆两张大圆桌和一张较矮的圆桌。几位姨太太围着杨森坐一桌,较大的一些子女坐一桌,小的坐那一张较矮的圆桌。吃饭前,子女们必须仿基督徒一样两手合什,拖长着音调祷告。祷告词是杨森亲自拟定的:“爹爹妈妈,给我们饭吃,我们要听教训,学好人,才对得起爹爹妈妈,请。”说完“请”字,才能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杨森还写过一首充满封建气息的“家庭歌”,大致内容是:  唯我杨氏族,文治到关西,武功称无敌,发扬光大在吾辈。重教育,薄享受,取缔浪费。不吸烟,不饮酒,不嫖、不赌是我家规。学贵专精,学贵专精,体育、音乐皆不可废。忠于国,孝于家,有益于此方无愧。好子孙,好子孙,发愤发愤光门楣,好子孙,好子孙,努力努力扬国威。  这首歌是请当时的音乐家刘雪庵谱的曲,每年都要在所谓家庭音乐会上演唱。血腥处罚“出轨者”  如果说杨森制定的家规反映出其人思想的封建保守的话,那么他对待自己妻妾的所谓“出轨”则充分显示出了杨森冷酷无情的本质。据杨森的四女儿杨小捷回忆,杨森的老婆中,一人被他逼疯,两人被他处死,可谓骇人听闻。其二妾陈顺容,原为家中的丫头,15岁时,为杨森酒后奸污,后收为妾。由于语言、性格之故,常常遭到杨森的凌辱和打骂。有—次,仅仅因为她把别人送来的礼品两桌象牙筷私自拿到自己房中,就被杨森打得死去活来,后来得了神经病。  杨森的第六妾曾桂枝,生得体态丰盈,年轻漂亮,甚受杨森的宠爱。杨森为把她培养成社交名嫒,不惜花重金将她送至上海读大学。曾桂枝在上海读书时喜欢跳舞,与一身材魁梧的男同学过从甚密。这些情况被杨森安插在上海的耳目侦知后,怒火中烧的杨森便将曾桂枝催回了四川渠县自己的驻地。当时曾桂枝带回去一些男同学的照片,回家后,那位男同学还同她通信。杨森偷看了相片和信后,欺骗说要那位男学生来当渠县教育局局长,结果那位毫不知情的学生一跨入渠县境内,便被杨森的手下设伏,用冷枪打死,暴尸荒野。隔天晚上他又不顾曾桂枝的苦苦哀求,将曾亲手用枪打死,杨森仍觉得不解恨。他又派兵将二人缚上巨石,沉入渠江。  杨森的第八妾为蔡文娜,命运最为悲惨。蔡文娜在沪县女子中学上学时,被誉为校花,芳名被杨森知道后,强娶为妻。杨森对她宠爱有加,并希望她能继曾桂枝之后,替自己在社交场争一份面子,遂不惜工本培养她,特地请来一名家庭教师为其补习英语。蔡文娜年纪轻轻,与杨森毫无感情可言,而那位家庭教师青春年少,一表人才,两人朝夕相处,逐渐产生了感情。事情很快为杨森所知,他气急败坏,将蔡文娜五花大绑,罚跪在庭院中,准备公然处死。寒风凛冽中,蔡文娜跪伏于地,又冷又吓,浑身瑟瑟发抖,煞是可怜。其他姨太太见状,不免物伤其类,感同身受,一起给杨森跪下,苦苦替蔡文娜求情,杨森才悻悻地用皮鞭重重地打了她一顿,而那位家庭教师虽已离开杨家,但杨森怎肯放过,派人去把他杀死了事。然而几年后,蔡文娜终究未能逃脱杨森的魔掌。蔡文娜在成都华西大学读书时,又与医学院的学生吕某相识,再度坠入爱河。蔡文娜这时横下心,决心冲出封建牢笼,与心上人一道奔向新生。只是由于涉世不深,对杨森本质认识不足,在处理这类问题时过于天真。蔡文娜想光明正大地与杨森离婚。于是将自己和吕某的关系全盘托出,请求与杨森解除婚姻关系。杨森表面上不置可否,实际上心中杀机顿起。第二天晚上派其副军长夏炯径直闯入蔡文娜卧室,将蔡打死在床上。不仅如此,杨森还叫其他妻妾都去现场观看,妻妾们个个吓得面色苍白,颤抖不已。吕某得知消息后,匆匆逃往印度才算保住一命。当时的杨森位高权重、横行无忌,几位无辜男女被害,人们根本不敢过问,杨森对这些令人发指的暴行更是毫不在乎,他毫无愧疚地说:“不守妇道,没办法,那我也就舍得下手。”分崩离析的家庭  杨森的子女长大成人一共有32个。由于孩子太多,杨森多有不识者。时为四川国民外交代表的冉廷栋曾记载过一则趣闻:抗战时期,杨森担任贵州省主席。一次返回重庆,在朝天门码头欢迎他归来的子女,他不能一一认识,只择其中乖巧者一人抱在手中亲热。他所选择的乖巧者恰是他参谋长的儿子,他参谋长只此独子。当时重庆人民传为笑柄。  在这样一个封建腐朽的氛围中生活,孩子们一个个度日如年,恨不得马上长大,从此逃离这个家。杨森的长子杨汉兴,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思想进步。有一次,为纪念五四运动,上街散发传单时被逮捕,后由杨森的旧部保出,化装返回四川。杨森又把他送到德国学习军械制造,抗日战争时期杨汉兴经由苏联回国。当时杨森担任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驻防在湖南平江,杨汉兴专程去平江劝他不要与人民为敌,父子曾经展开过激烈的争论。杨森希望大儿子能够走升官发财这条路,将来继承自己的衣钵,而杨汉兴则坚持真理,不为所动。见自己的淫威不能奏效,同时也为了讨好蒋介石,保住自己的地位,杨森竟然公开登报发表声明,与杨汉兴脱离父子关系。此事在杨家子侄辈中产生了很大影响,杨森这个封建大家长的所谓“权威”大不如昔了。  杨汉秀烈士是杨森二弟的女儿,参加革命后在四川做地下工作,遭国民党逮捕,囚禁在渣子洞中美合作所集中营。1948年,国民党在战场上失利,玩弄假和平阴谋,杨森把她保了出来,要她“改过自新”。杨汉秀义正辞严地说她自己走的是康庄大道,宁愿与同志们一起死在监狱里,也不愿进杨家肮脏的家门,并大骂杨森与人民为敌,不会有好下场。杨森大发雷霆,立即要把杨汉秀送回渣滓洞关押,在家人的帮助下,杨汉秀逃出虎口,不久后又不幸在成都被捕,杨森却说什么也不肯保她出来,最后杨汉秀壮烈牺牲在渣滓洞中。  1949年,蒋家王朝已然摇摇欲坠,有人劝杨森起义,他却执迷不悟地表示:“我才不做没人格的事哩。”解放军在进军四川的过程中,杨森的二儿子杨仪烈时任二十军师长,在川西金堂赵家镇率部起义时,曾给杨森打长途电话劝他一同起义,杨森暴跳如雷,在电话大骂杨仪烈是“不忠不孝之徒”,但杨森已经无力回天,无奈之下,只带着年仅18岁的第十妾在成都上了飞机,逃往台湾。他的多数妻妾和更多子女则是选择留在大陆,迎接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