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gwmvzx"><p id="gwmvzx"><dl id="gwmvzx"><bdo id="gwmvzx"></bdo></dl></p></dir>

  • <em id="gwmvzx"><del id="gwmvzx"></del></em>

    <kbd id="gwmvzx"><noframes id="gwmvzx">
        1. <big id="gwmvzx"><button id="gwmvzx"></button></big>

          信 | 这把绣春刀,劈出了武侠电影新的境界

          微猫网

          2018年11月14日 12:00


          文 | 落木君
          《绣春刀》这个电影系列,如果被归为武侠电影,是有点奇怪的,因为乍一看,它既无江湖,也无侠客。
          但它又确实是近年来,略显式微的武侠电影类型中,最杰出的一个系列,细细推敲,电影中不仅有江湖和侠客,而且把江湖和侠客的概念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在传统的武侠电影里,无论是胡金铨还是张彻,江湖,是相对于庙堂而言的,而侠客,往往与官方是相对抗的,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作为官方的锦衣卫,通常是脸谱化的欺压百姓的反派角色。而《绣春刀》则不一样,它从一开始就把整个江湖设置在庙堂之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官府也一样。传统武侠片中,百姓眼中横行霸道的锦衣卫,在这样一个大的框架设置下,其实也只是蝼蚁般苟活的乱世棋子,不管如何如履薄冰,仍可随时被丢弃,死活无人在乎。
          《绣春刀·修罗战场》
          《绣春刀》的第一部在2014年上映时,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宣传,所以票房并不高,后来在观众的口碑发酵后,才在“如此好片为何无人问津”的争议下排片量逆势回升,最后以三千万的制作成本,获得了九千多万的票房。
          《绣春刀》
          这个在14年看来并不高的票房成绩,已经足以让新锐导演路阳拍摄《绣春刀》第二部的时候,不再为找钱而发愁。三年后,路阳的《绣春刀2:修罗战场》制作成本从三千万提高到了八千万。
          上周末,落木君在点映场看了《绣春刀·修罗战场》,感觉两部《绣春刀》,已经足以奠定路阳导演在武侠电影史中的地位,这把刀,确实辟出了武侠电影的新美学,新道路。
          首先,《绣春刀》开辟了武打风格的新道路。
          传统的武侠片,武术指导多来自于京剧武行,风格要么是写意的,大量轻灵飘逸的吊威亚,看上去和跳舞一样美,但一看就是花拳绣腿。要么是写实的,拳拳到肉的硬派功夫,用长镜头表现出真实搏击,但多少有点暴力有余而浪漫不足。
          而路阳的《绣春刀》系列,走出了武打风格虚实之间的中间道路。
          一方面,武打动作特别写实,全场不用威亚,没有飞檐走壁的神功,也没有炸天炸地的五毛特效。另一方面,用大量《谍影重重》式的摇晃手持镜头,特写和快剪把动作剪碎,强化凌厉的战斗效果。
          武打风格既融合了三池崇史、三船敏郎等导演的日本剑戟片的风格,也有从漫画、游戏等其他媒介吸收来的热血元素。斯坦尼康的第一视角跟拍,和血喷出来时的慢镜头,使得《绣春刀》的武打风格兼具了写实和浪漫。
          而这种独特的武打风格,是完全为剧情而服务的。相比于很多武侠电影里纯为炫技而设置的武打场面,《绣春刀》里的每一场武打戏,都是武戏文唱,都承担着剧情的重要节点。而写实又浪漫的武打风格,也正与两部《绣春刀》的人物设置和故事情节相契合。
          在传统的武侠电影中,侠因为寄托了太多人们渴望而不能得的精神,因而变得越来越伟光正,侠士在江湖中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相对的反派则显得十恶不赦,让侠的行为动机变得是绝对的正义。
          作为类型片,武侠电影的人物通常是十分两面化的,甚至连形象也是脸谱化的,比如张彻电影中永远的白衣小将。
          而路阳导演的两部《绣春刀》,则把侠从英雄的神坛上请下来,让他复归为常人,与此同时,他把脸谱化的反派也复原成常人。在《绣春刀》里,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看到的是人性本身,每个人的复杂和纠结都展现出来。
          张震扮演的锦衣卫沈炼,在第一部《绣春刀》里心灰意冷,只想备足钱财,让大哥升官,给小弟解围,为自己心爱的女人赎身,同时也是赎去自己做为锦衣卫的原罪,离开京城,退出江湖。
          而这也导致了他很不明智的为了钱放了本应该杀掉的魏忠贤,卷入无穷后患,他有后悔,有迷茫,觉得自己的选择导致了悲剧,直到最后才明白,杀还是不杀魏忠贤,在这个世道,他都只是蝼蚁,死活由不得他。
          而作为前传的第二部《绣春刀》,则用更加环环相扣的故事,讲明了沈炼由迷茫到心灰意冷的过程。叙事时间前推到三个月前,第一部里阴郁的沈炼却显得踌躇不定得多。相比前作已经完全死心,彻底失望的沈炼,第二部里的沈炼是迷茫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
          包括很多人都在讨论的,第二部结局吊桥大战的bug,很多观众都觉得,为什么不一起逃走,再砍断吊桥?我倒觉得,这里的情节也是说得过去的,这时的沈炼虽然在锦衣卫里官职更大,但他更是个平常的年轻人,他比第一部里更冲动,更热血,他就是没想到,如果他想到了,其实也不会走到要背水一战的田地。
          这样的写法,其实是很像《水浒传》里的写法,沈炼像极了《水浒》里的林冲,一开始逆来顺受,横逆袭来的时候,想能忍就忍,实在无处可走了,才选择背水一战。
          借此,《绣春刀》开创了武侠电影人物设置的中间路线。武侠电影从人物的非黑即白,黑白对立,到深入到人性复杂幽暗的深处,没有人是没有缺陷的,也没有人是绝对邪恶的,每个人都是在这个世道上,想以自己的活法生存。
          当然,影片结局,他们可能发现,这个世道,无论你是一介草民,还是九五之尊,你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这个世道,本身,就是最大的修罗战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绣春刀》开启了叙事机制的中间路线。
          传统的武侠电影,少有在叙事上玩花活的,因为武打场面本身就占尽了风头,人物塑造和故事常常退到次要的位置,而《绣春刀》系列,则罕见的在武打和人物的复杂翻新同时,在故事的叙事上还保持繁复精致。
          第一部《绣春刀》就开启了武侠与悬疑的类型融合,第二部的《绣春刀》则走得更远,叙事上更加复杂,从皇上沉船案开始,用郭公公被杀案,总旗惨死案,火烧案椟库案,一环套一环,迷茫的沈炼在其中越陷越深,牵涉出殷澄、北斋、凌云铠、陆文昭、丁白缨、魏忠贤、信王等一系列性格立体的人物。
          这种武侠与推理,悬疑等类型的融合,能看出类似《谍影重重》和《黑暗骑士》式风格的混杂。
          《绣春刀》系列是值得一看再看的电影,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两部一起看,因为两部对照,才能感觉到导演对武侠电影,创新了什么,坚持了什么。
          这也让我感到挺欣慰:武侠电影,这个一度辉煌的民族类型,现在虽然式微了一些,但是武侠电影的基因,不会死,在注入了很多新的电影商业类型元素后,它一定会重生。
          视频推荐 |「十个让你挥手告别前半生的虐心时刻」,奇爱博士为你精选10部电影里的10个感人场景,无一不是叫人心碎,又能带来无限勇气的关键一瞬。
          推荐|“文慧园路三号”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购票 |今晚18:30,87年商业片大潮代表作、李少红导演《银蛇谋杀案》,阅读原文进入购票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