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憋气12小时不是梦!中科院院士:我这是在修炼真气!

            发布时间: 2017-06-22

            作者|郭天力 编辑|金快乐
            “真气可以产生强烈的生理感受,可以让身体发热、一念不生、并有极大的快乐。无论修炼时生理感受多强烈,事后都会身体轻安,感官敏锐,而且,智力还会明显提高。”
            这句话并非出自某位气功大师,而是出自一位科学家之口。
            6月10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
            “我用自己的身体来做的一个实验,初步结果表明,中医的真气和经络是可能存在的,但需要用新的方法来研究。”在持续了90分钟的讲座中,这是朱清时的核心论点。
            一名科学家现身说法,向公众讲述“真气”这种外界只在武侠小说里看到的东西,自然引发了外界极大关注,现场人气爆棚。
            朱清时院士在讲座中说:“过去的十多年中,我一面学习与人体有关的医学和生物学知识,一面努力用自己的身体观察真气,以求用现代的科学语言来更准确地讲述真气和经络。”
            讲座中,朱院士把物理学知识点不着痕迹地融入到真气的研究中,让“真气”不再是古代道家和现代武侠小说家那种天马行空的玩意儿,而是真真切切,不仅可感,甚至可以量化,来无影去无踪的“真气”,成为实打实的“科学”。
            但这样的讲座语言,既不像是传统中医讲座,也不像北大教授严家炎的武侠课程,更不像现代物理讲义,引来了不小的争议。
            朱院士的“修炼”并非刚刚开始,从科学到“真气”的道路上,也从来不乏科学界的道友。
            △大批听众在报告厅外等待入场
            “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从院士到“术士”,朱清时走过一段漫长的道路。
            由于家学原因,朱清时从小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超乎常人的热爱。朱院士曾说,他在很小时就开始接受传统文化教育。他的父亲朱穆雍毕业于华西协和大学社会学专业。
            解放后,社会学被认为是伪科学,此后朱穆雍被分配至财政局工作。有这样一个文科背景的父亲,朱清时也建立了对文科的兴趣基础。
            多年来,朱清时主要在化学圈里打转,对传统文化领域建树有限,但儿时对传统文化的痴迷一直让朱清时魂牵梦萦。
            到了2004年,朱清时与一个人从相识到相知,这个人对其此后13年的学术兴趣转向意义非凡。此人就是南怀瑾。
            朱清时后来说,南怀瑾“对古今的了解可以说没有人可比,没有人可及,他的智慧从我们这一代人来看,只能仰视。”
            南怀瑾和朱清时,一个搞传统文化研究的,尊重科学但没有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一个搞自然科学研究的,尊重传统但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中国文史哲教育。
            大师与大师之间,碰撞出了异样的火花。
            自从与南怀瑾相遇,朱清时就想通过其自然科学的逻辑和办法打通科技和佛学,为物理插上佛学的翅膀,为佛学研究用上实验室里的量杯。
            朱院士还曾在另一场演讲中,幽默地表示:“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朱清时在讲座中介绍自己的“实验”感受
            不过,虽然朱清时可以用自然科学一本正经地讲佛学,但被他称赞的大师南怀瑾却不能用佛学的概念讲述深奥的量子论。
            朱清时不遗余力地向外界“推销”南怀瑾,称南怀瑾学问如何博大精深。
            他曾向媒体举例称,《楞严经》有一句“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关于“元妙”的解释,南怀瑾曾告诉朱清时,“当时(唐代)为了避讳唐玄宗名字中的‘玄’,而将‘玄妙’的‘玄’字改成‘元’代替,一说玄妙,大家都知道了。”
            若南怀瑾果真如此解释,那么正好说明南怀瑾对古代文字避讳所知甚少。中国古代是不避讳皇帝庙号的。同样因为传统文史知识匮乏,所以哪怕南怀瑾讲的是错误知识,朱清时也毫无察觉。
            带着对传统文化的崇拜,大半辈子在物理学领域里摸爬滚打的朱清时,一头扎进了佛学、中医乃至 “真气”研究里,甚至还用自然科学术语解释佛学知识,用以证明几千年前的佛教典籍都是符合自然科学的。朱清时很快成了佛教研究的明星人物。
            △国学大师南怀瑾
            朱清时很享受在佛学和物理之间穿行的快感,他越发频繁地在佛学、哲学领域的论坛上发言。佛教界也很乐于将他推向前台,作为佛学与现代科学精神一脉的证明。
            与佛教界乐见朱清时的“越界”不同,自然科学界却认为朱清时早已把科学的火车开出了轨道之外。他们认为,沉迷佛教的朱清时并不明白,哲学对人事万物的解释汗牛充栋,总会有那么一两条能与某个细分的自然科学理论“不谋而合”,但这绝不能代表几千年前的佛学大师就掌握了近代以来的科学逻辑。
            朱清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朱清时煞有介事地说禅定后可以用仪器观测体内“真气”游走的状况时,国内还有其他的研究者也在做着类似的工作。
            朱清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国外,曾有一个流传普遍的故事。1964年,美国的电梯管理员兹利亚斯,他集中精力,告诉别人将要拍出的画面,对着装好胶卷的相机大喝一声,然后送到暗房冲洗,未开快门曝光的胶卷竟会奇迹般地出现他说过的内容。他还拍摄过一个千里之外的歌剧院,连对面的马房也丝毫不差。
            能将讲话信息投射到胶卷上,居然还能洗出来,这种让专业摄影师丢饭碗的事儿,听上去完全是天方夜谭。但是国内真有人在一本正经地研究这个东西。
            在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的方剂学硕士、针灸学博士,深圳市中医院主任医师、教授、硕导“杏林耕者”吴永刚的博客中,曾提到一位叫“巴中全”的朋友与国内“修持大家”的交流。
            这几位“修持大家”分别是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沈今川、特异功能大师孙储琳女士和航天二院208所的钱俊时教授。
            公开消息显示,这三位人士多年来进行人体功能学领域的研究,都曾在公开期刊发表过相关论文。他们研究的领域还包括“意念摄影”:把大脑内出现的各种物象直接作用到感光胶片上还原成照片,这一研究侧面“佐证”了美国神话。
            钱俊时还曾表演“胎息”,即将口鼻完全浸入到水中很长时间,最长可达4个小时。而特异功能人士孙储琳称,可以用“功能”观察到钱的体内真气运行和丹田气动情况。
            朱清时修炼的真气与胎息修炼者钱俊时或许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之处在于,朱清时通过佛教禅定的办法修炼真气,而钱俊时则用水中憋气这种土办法。
            钱俊时称,一天有12个小时可以不用呼吸!他满怀信心地说,争取做到每天20个小时不呼吸。而汤姆克鲁斯在拍摄《碟中谍5》时水下憋气6分钟已是玩命之举。
            钱俊时本人是搞科技情报研究的,至今仍能在学术期刊网上搜索到其相关论文。早在2007年,也就是朱清时正与南怀瑾打得火热的时候,钱俊时还写成一篇《赵巧芝现象值得重视》一文,文中介绍了一位“闯出一条高层次修持内丹术新路的辟谷者”。
            这几个研究者中身份最高、研究范围最广也最玄乎、并且直到今天还在进行当中的,当属沈今川教授。
            沈今川是中国地质博士生导师,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地球物理系工作和生活多年,先后15次获得部级及国家级科技成果大奖。这样一个人,也像朱清时一样搞“人体玄幻学”研究。他曾发表论文称,意念、心灵能量是一种“物质效应”。
            他说,可以通过“意念”弯曲、雕刻和切割一个物体表面。“意念想象一定材质和大小的工具,作用于目标物,弯曲、切割或冲击目标物,结果目标物的外观和内部结构均发生显著改变,经现代测试分析(X射线分析)证实。”
            是不是觉得很拗口、很难理解?换一个通俗的说法:想要吃饺子,不用动手去切菜拌馅,也不用和面擀皮儿,只要心里想一想,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就出锅了。
            沈今川设立在中国地质大学校内的心灵量子能量研究所在该校持续多年,至今仍有好奇人士前往观瞻。
            作者曾向沈今川公开的电子邮箱发去采访邮件,但未得到沈教授的回复。
            时至今日,仍有科学家在研究人体特异功能
            早在1983年,在钱学森主持下,国防科工委成立了507研究所,专门研究一些人体特异功能现象,一时间国内涌现出众多人体特异功能人士。具备当时最高科学素养的人士纷纷投入到这一特殊领域的研究中。
            包括超人张宝胜这样红极一时的人物,忽悠了上至领导下至百姓。但是,经过一轮轮气功打假,张宝胜等人在社会上早已人间蒸发。
            作者此前曾到位于中国农业大学西门附近原507研究所寻访张宝胜,被告知其早已搬走,不知所踪。有近年曾与张宝胜打过交道的人士称,张宝胜已被雪藏,不得与社会接触。
            △曾经的507研究所,张宝胜等人就在这里研究人体特异功能
            但是,当年靠研究张宝胜吃饭的一干学者,即便到了新时期仍未销声匿迹。
            2009年,在纪念中国人体科学研究30周年座谈会上,已退休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发言:在纪念人体科学研究三十周年的时候,我们要深切怀念已经去世的杨超同志、聂春荣同志……(此处省略6名同志);也要对一直支持这项工作的科学工作者表示崇高的敬意,比如钱学森同志、朱润龙同志……(此处省略7名同志,含上文提到的沈今川教授);也要向参与试验的特异功能者唐雨同志、陈竹同志……(此处省略5名同志)还有张宝胜同志,今天他没有来,表示衷心的感谢……
            伍绍祖也许并不知道,当时的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也在向着这一领域的研究制高点发起了冲锋。
            在这一次发言中,伍绍祖还对上世纪著名的“水变油”骗局表达了怀疑:
            “水转化为油的问题,到底怎么回事?我亲自去了王洪成那里三次,非常仔细地看了。我自己拿瓶子接了自来水,喝了一口,然后一直拿着这个瓶子,让人往里面放了一滴催化剂,最后全部变成了油,全部烧掉了。这些都是问题,都没有解决,也许这里面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科学领域。”
            而这一骗局的始作俑者王洪成早已在1997年因经济诈骗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王洪成在法庭上接受审判。除“水变油”外,王还曾一度宣称自己发明了“永动机”。
            2015年,在纪念钱学森回国60周年纪念活动中,仍有人对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念念不忘。
            有这么深厚的研究土壤,朱清时能十几年如一日地沉湎其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新媒体编辑 马茹均
            | 往期精彩文章 · 点击图片阅读 |
            中产教育鄙视链2:阶层固化?别逗了,下滑通道畅通的很!
            中国中老年人撑起养生骗局半边天,现在他们又去“长寿之乡”抢圣水了
            - END -
            ×
            「爲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見」
            INDEPENDENT THINKING FOR CHINESE
            ALL OVERTHE WORLD
            ×
            版權歸香港《鳳凰周刊》所有,轉載請聯系
            010-65233690 / fhzkxinmeiti@163.com
            商務合作請聯繫
            zhli_phoenix@163.com
            ×


            上一篇:梁山上唯一善待女性的好人,可能是个处男

            下一篇:艺术的标准:87版《红楼梦》幕后的大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