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轨,为了报复,我和其他男人……

发布时间: 2016-10-08

“老公,还在忙吗?都快十二点了……”

 

“嗯,公司还有些事情。”

 

“可是……”

 

“不跟你讲了,你自己先睡吧。”

 

“嘟嘟嘟——”

 

捏着手机,凌音的眼底闪过一抹失落,看着餐桌上精心准备了一晚上的美味佳肴,还有那个蛋糕……

 

今天是她25岁的生日,可是自己的老公却没有回家。

 

大概是忙晕了吧,凌音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安慰着自己。

 

她缓缓地走到餐桌前,默默地点燃了一根蜡烛,又默默的许下心愿,吹灭蜡烛……

 

这偌大的房子里面,她那娇小的身躯显得格外的孤单。

 

香甜的蛋糕吃在嘴里,却是咸湿苦涩的味道。

 

“凌音,祝你自己生日快乐。”她神情真挚的说:“希望今年能够给博亮生个孩子,也许有孩子了,他就不会那么忙了吧。”

 

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屋子里面死一般的沉寂。

 

“凌音,不得了啦!你快点来豪邦酒店!!”闺蜜周沫沫着急的催促道。

 

“怎么了?”

 

“我刚刚看到尚博亮那个王八蛋,他搂着一个女人进了酒店!”

 

“啪嗒——”一声,凌音手中的手机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凌音的脸色苍白如纸,怔怔的在椅子上僵了足足一分钟。等到反应过来,她迅速起身,抓着钥匙和钱包,直接冲出家门。

 

不会的,自己老公应该还在公司里面忙着,怎么会……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凌音仿若疯了一般,平日里谨小慎微的她,一路飙车,只用了十五分钟便到达了豪邦酒店门口。

 

快步的走进酒店大堂,凌音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一张原本温润的小脸上多了几分愤怒。

 

“小姐,请问你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前台小姐毕恭毕敬的问道。

 

“帮我查一查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叫做尚博亮登记入住?!”凌音的声音冰冷,拳头紧紧地捏着。虽然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那种被背叛的难过还是让她有些失控。

 

前台小姐微微一愣,但看到凌音这副咄咄逼人的冰冷口吻,也只好赶紧查了起来。

 

“尚博亮先生的房号是1206,需要我们帮忙联系么?

 

“我要房卡!给我房卡!”凌音的声音扬高了八度,肩膀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微微颤抖着。

 

当听到尚博亮的确在酒店,她就彻底明白过来了!呵呵,没想到啊,抓奸这种狗血的情节竟然会有一天落在她凌音的头上。

 

“可是小姐,那是违反酒店规矩的……我恐怕不能……”前台小姐显得有些无奈。

 

“我的老公现在跟一个贱人在滚床单,作为他的合法妻子,我难道不能去抓奸么?!”凌音的声音凄厉,她的目光扫过酒店的logo,突然想起什么。赶紧掏出手机,给周沫沫拨了过去。

 

“小姐,我很同情你的状况,可是……”前台小姐解释着。

 

“接电话——”凌音直接将手机甩给前台小姐。前台小姐半信半疑,接了电话,没一会儿,便唯唯诺诺的点头。

 

这豪邦酒店是周氏集团旗下的连锁品牌,而周沫沫正是周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

 

“这是1206的房卡——”

 

凌音接过那房卡,一秒钟也不耽搁,大步的朝着电梯跑去。

 

眼见着电梯门就要关上,凌音忍不住喊道:”等等!请等一等……”

 

在最后一秒钟,凌音总算是挤了上去。

 

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脚下突然被地毯绊倒,整个人下意识的朝着前面扑过去。

 

凌音瞪大了眼睛,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惊呼一声。

 

本以为自己会撞到电梯冷冰冰的铁壁上,下一秒,脸庞却直直的撞入了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之中。

 

……是什么情况……

 

鼻尖传来好闻的古龙香水味道,凌音的脑袋一时间略懵。

 

“你靠够了没有?”头上响起一个冰冷清越的声音。

 

凌音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离开那个怀抱,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她抬头,抱歉的看着刚才那个被当做“肉垫”的无辜受害者:“先生,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太着急了……”

 

萧庭巍冷冷的瞥了一眼凌音,很快移开目光。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方整洁的白色手帕,极其认真的擦拭着刚才被凌音撞到的地方,仿佛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这个动作,看在凌音眼中,怪不是滋味的。

 

可毕竟是自己撞到别人,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讪讪的站在一旁,低着头,不再言语。

 

电梯很快停在12楼,凌音大步走出来,紧捏着手中的房卡,直奔1206号房。

 

站在门口,凌音心底有些犹豫。她莫名的有些害怕,害怕即将亲眼见到的那不堪一幕……

 

作了片刻的思想斗争,凌音抬手将房卡在房门滴了一下,很快,门就开了。

 

房间开着暖黄色的灯光,空气中透着一股淫靡暧昧的味道。

 

“啊……我要……给人家更多嘛……用力……”

 

“老公……你好棒……爱死你了……”

 

“小妖精,你可真是要我的命……”

 

耳边传来一声声不堪的声音,男子的喘息声,女人娇媚的呻吟。如同一把把尖刀,残忍的扎向凌音的心口。

 

床上那两具紧紧交缠在一起的身躯,还有那散落一地的衣衫,直接刺激着凌音的视网膜。

 

凌音的心脏仿佛瞬间被引爆了一般,“轰隆”一声,将她炸的四分五裂!

 

“尚博亮!!”

 

凌音大喊一声,声音里满满的心碎,满满的绝望!

 

她在家里跟个傻子一样,苦苦等着他陪自己过生日,可他倒好,在宾馆跟另外一个女人缠绵悱恻。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呼唤声,正在床上苦战的男子身子猛地一僵。

 

当看到站在面前的凌音时,尚博亮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慌。身下的女人也尖叫一声,用床单裹紧了身子,小鸟依人的躲进尚博亮的怀中。

 

“老婆,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破坏了你的好事?”凌音凄厉冷笑一声。

 

尚博亮草草的将一旁的浴巾裹着身子,慌张的解释着:“你听我解释……”

 

凌音的眼睛扫过床上的那个女人,林菲儿。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在尚博亮的身边当了两个月的秘书。锥子脸,大眼睛,水蛇腰,再加上傲人的D罩杯,这大概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类型吧。

 

“解释,一切不是都摆在眼前了么?还有什么好解释。”她的语气有些哽咽。

 

“老婆……”

 

“别叫我老婆,恶心!”凌音抬手,愤怒地将手中的房卡朝着尚博亮砸过去,歇斯底里的质问着:“你解释什么!你说啊!难道说你们两个是关着身子,盖着棉被聊天吗!”

 

尚博亮一时间无语,站在原地,黑着一张脸。

 

凌音瞧见他这一副装死默认的模样,心中更是冰凉。

 

他们相恋四年,结婚三年,七年的感情,却始终抵不过一个小三!!!

 

呵呵,可真是讽刺啊!

 

想到这里,凌音一个箭步上前,抬手,狠狠地甩了尚博亮一巴掌。

 

“啪——”的一声,在房间分外响亮。

 

尚博亮的脸上很快出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林菲儿上前一步,没好气的推开凌音,娇滴滴的说:“你凭什么打我老公?”

 

“你老公?你要不要脸!”凌音冷笑着:“你只是个小三,人人喊打的小三而已。”

 

“哼,总比你这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强。我的肚子里面可有博亮的孩子了,他答应了我,会跟你离婚,娶我的。”林菲儿娇笑一声,轻蔑的瞥了一眼凌音,得意洋洋。

 

凌音面如死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尚博亮。

 

“阿音,你听我说。”尚博亮上前就要去拉凌音。

 

“你别用碰过这个脏女人的手碰我!”凌音尖叫一声,甩开。

 

林菲儿上前一步,眼波流转,看着面前的凌音:“我劝你还是认命吧……在这里闹,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哟呵,你还以为你了不起啊。博亮的心中早就没有你了,瞧瞧你,一个黄脸婆,有什么让人眷念的。”林菲儿咯咯的笑的欢畅,伸手就去推着凌音,赶畜生一般赶着她:“你别在这里自取其辱了。”

 

“贱人!”凌音眸中满是怒气,抬手紧紧地抓住林菲儿的头发,抬手毫不客气的往她的脸上招呼了一巴掌。

 

“博亮,博亮!救我!她疯了!”林菲儿没想到凌音会突然出手,头发被静静地揪着,身子被迫弯曲着,十分狼狈。

 

“阿音,你放手!菲儿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你别伤着她!”

 

“呵呵?都到这个时候,你还是护着她的!尚博亮,我算是瞎了眼了……”凌音冷冷的瞥了一眼尚博亮,心如死灰。

 

“放手!你这个疯女人!”林菲儿吃痛的喊着,感觉头皮都要被扯掉一般。

 

尚博亮实在看不下去,生怕林菲儿的肚子出什么意外。黑着一张脸,紧紧地抓住凌音的手,用了猛力,将她朝外推去。

 

女人的力气哪里比得上男人,更何况尚博亮用了猛力。

 

凌音整个人朝后退去,眼见着就要倒下——

 

一双有力的大掌,稳稳地托住了她的腰。

 

凌音心中一愣,抬头望去,当瞧见面前那个男子的时候,更是惊讶——这不是刚才自己在电梯里面撞到的那个男人吗?

 

“你是谁?”尚博亮皱眉,看着这个气度不凡的男人。

 

萧庭巍松开凌音的腰身,冷淡的扫了一眼这混乱的场面,沉声道:“路过而已。”

 

“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林菲儿窝在尚博亮的怀中,不悦的看着这半路杀出的男人。

 

“嗯,小三的口吻的确狂妄。”萧庭巍淡淡的说,黑眸之中满是不屑。

 

“你——”林菲儿气急,本想跟萧庭巍对骂,却碍于他那迫人的气势。只得转向凌音,死死的瞪着她:“你这个女人,竟然还找来帮手。”

 

说罢,又软绵绵的冲着尚博亮撒娇:“老公你看,她摆明了是想要我们难堪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冷面男人为什么要帮自己,但有个人陪伴,凌音的底气也足了不少。

 

“阿音,我们的家事,你找个外人来掺和是怎么回事?”尚博亮显然听信了林菲儿的话,没好气的质问着凌音。

 

“呵呵,瞧他们那样亲密的模样,没准两人是姘头呢。”林菲儿娇笑着,却是字字诛心。

 

凌音只觉得好笑,这个女人搬弄是非的能力可真是了不得。

 

可最最可怕的是,你瞎,我也瞎。尚博亮怕是彻底中了林菲儿的迷魂汤,也煞有介事的向凌音投来怀疑的目光。

 

事到如今,再多说也无益了。

 

凌音紧紧地捏着拳头,指甲都陷入肉中,也不觉得痛。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抬头,神情严肃沉重:“离婚——”

 

尚博亮眉头紧蹙,盯着凌音,还想再说什么。

 

凌音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丢下一句“你们继续”,便冷冷的离开。

 

不记得在某本书中看到过,女人的死心不是一瞬间的。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累积,当累积到了极限的时候,一根稻草都能压死骆驼。

 

而亲眼目睹丈夫的背叛,便是压死凌音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真的绝望了。

 

七年之痒,真的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谜题。多少有情人,在这里分道扬镳。

 

凌音麻木的走着,走在这光线暗淡的走廊,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前。

 

明明是七月盛夏,可她却觉得全身发冷,那种冷是沁入骨髓的,冷的人牙齿都打颤。

 

“你还好吗?”

 

“应该吧。”凌音睁着红红的眼睛,强忍着悲伤,看着面前的男人。

 

萧庭巍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眼眸深邃,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凌音。她的鼻子都红了,可愣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故作坚强。

 

相比于那些动不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面前的这个女人,太好强,太隐忍了。

 

“哭出来,也许哭出来会好些。”

 

“我不会哭的。”凌音摇了摇头,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的泪腺是堵的。”

 

萧庭巍一愣,薄唇微抿着。

 

“这位先生,谢谢你……谢谢你刚才帮我说话……”凌音揉了揉眼睛,声音有些沙哑:“让你见笑了。”

 

“嗯。”

 

“那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了。”凌音微微颔首,低着头,移动着脚步离开。

 

*

 

凌晨的大街,没了白日的喧嚣,那旖旎的红灯绿酒,却更让人心碎沉沦。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脚下的鞋子根本不合脚,出门的时候太匆忙,没注意。脚后跟都磨破了皮,每走一步,就像是踩在刀尖一样,生疼生疼。

 

可身体上的痛,怎么比的上心中的绝望,悲愤,迷茫,愧恨……

 

凌音啊凌音,你可真的是生生的将自己给活成了一个笑话。想当初,爸妈坚决不让自己嫁给尚博亮,说他并不踏实,是个薄情寡义之人。

 

但自己一心坚信爱情,不顾一切跟尚博亮领证,背井离乡,来到A市拼搏。

 

如今,自己正是死在了那所谓的爱情上面,愚蠢至极。

 

耳畔传来一声声的喧闹声,将凌音从往日的思绪之中拉扯回来。她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红红绿绿的招牌,原来不知不觉走到酒吧一条街来了。

 

她喃喃的念叨了一声:“酒……”

 

此刻,酒精大概是最好的慰藉了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快速转动的彩灯,舞池里面一具具疯狂扭动的身躯。仿佛走进了一个沉沦的世界,光怪陆离。

 

“狂欢,一群人的孤独。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

 

 握着那一大杯的烈性酒,凌音的脑袋里面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歌词来。

 

 酒精强烈的刺激着舌尖,那又甜又辣的味道让她的脑袋都要爆炸。一杯,又一杯,眼前的世界仿佛也变了个模样。

 

“尚博亮,你个混蛋!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哟呵,小姐,你这是刚失恋啊?”三个相貌猥琐的中年大叔的凑了上来,将凌音紧紧地包围。

 

“你们是谁?走开……”凌音半眯着眼睛,微红的小脸流露出妩媚的神情来。

 

“哈哈哈,小妹妹,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嘛。这世界上的好男人还多得很呐……你瞧,我们哥三个可都是一等一的好男人啊。”

 

“就是,要不要陪我们玩玩啊。”其中一个牙齿黄黄的男人,伸手搭在凌音的肩上。

 

凌音皱眉,她很讨厌这样的触碰,尤其是面前这个猥琐男一口大黄牙熏得她一阵反胃。

 

“放开我——”凌音冷淡的避开,眼中满是厌恶:“你们走开。”

 

“啊呀,这么冷淡做什么,一起玩玩嘛!出来不就是要开心的吗!”一个男人说着,又对另外两个男人使了个眼神。

 

当下,三个男人同时伸出手来,正准备将凌音给架起来带走。

 

“你们,放开她——”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沉稳冰冷的声音。

 

那三个男人同时回头,很是不爽的瞪破坏好事的男人。

 

“怎么?想抢人?兄弟,先来后到的规矩你懂不懂?”大黄牙扬起下巴,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规矩?”萧庭巍冷眸微眯,掠过阴鸷的神色。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他的拳头就狠狠地挥向了大黄牙的脑袋:“我来教你规矩!”

 

“该死的!找茬是吧?”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另外两个男人坐不住了,松开凌音,摆好架势,捏着拳头就朝着萧庭巍冲了过去。

 

萧庭巍板着一张俊颜,没有半点表情。

 

眼见着左右两边来势汹汹,他轻而易举的闪躲,便躲过拳头攻击。

 

一抬腿,将冲上来的人脚给绊倒。手迅速的按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狠狠地打倒在地。不过是三两下的功夫,三个人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喝的醉醺醺的凌音听着这拳脚相搏的动静,趴在桌子上面,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着。当看到那三个流氓被打倒在地时,不禁拍了拍手。

 

“哎哟,哎哟,大哥,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

 

“是啊是啊,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三个流氓被的打的是鼻青脸肿的,好不狼狈。眼见着这边斗殴的动静,将保安也招呼了过来。

 

萧庭巍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姗姗来迟的保安,淡淡的说:“林越就是这样管理酒吧的?”

 

保安都愣了一下,有眼力见的赶紧将经理叫了过来。

 

经理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当看到萧庭巍时,不由得一愣,赶紧换了一副神情,点头哈腰道:“萧总,你什么时候来的。早说我就安排VIP包间……”

 

“把这几个人渣给我扔出去。”萧庭巍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经理的话。

 

经理一头冷汗,看着那三个被打的不轻的人,又看到喝的烂醉趴在桌子上面的凌音,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紧冲着保安挥手:“还不赶紧把他们扔出去!”

 

萧庭巍不再理会经理,只是走到凌音身旁,看着一身酒气的女人,浓眉微皱。

 

“醒醒……”

 

“不……我想睡觉……”凌音懒懒的说,眼睛微眯着。

 

看着有些小无赖的女人,萧庭巍面无表情,直接抬手打横将她给抱了起来。

 

“萧总,我找人来帮忙?”经理赶紧说道。

 

“不用。”

 

凌音此刻喝的头脑昏沉,蓦地投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鼻尖有淡淡的香味传来,那味道很好闻,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闭着眼睛,自己整个人都飘飘然似的。在这怀抱之中蹭了蹭,想要寻个舒适的角度……

 

“别乱动。”萧庭巍的眼眸微暗,看着怀中不安分的小女人。

 

“唔……不动……”凌音乖乖地应了一声。

 

萧庭巍看着她这模样,抿着薄唇,大步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马路旁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他将凌音轻轻放在副驾驶位置上,又仔细系好了安全带。

 

“我们这是要去……去哪里啊?”凌音睁着大大的眼睛,侧着脑袋看着一旁的男人。

 

“休息。”

 

“嗯……好,我要休息。”凌音靠在座位上,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真的好累,好累……”

 

微信上由于字数限制就先到这了,想看后续内容的需要去原帖阅读,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直通原帖!

↓↓↓↓点这里,看后续!



上一篇:女人是忠诚的傻子,男人是誓言的骗子

下一篇:燃气用气紧张情况局部缓解 中石油等增产增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