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trike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ins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th id='jidsjids'></th></acronym></ins></option></strike></acronym></noscript>
    <dir id='jidsjids'><kbd id='jidsjids'></kbd></dir>
    1. <option id='jidsjids'></option>
    2. <dt id='jidsjids'><acronym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form id='jidsjids'><small id='jidsjids'><center id='jidsjids'><bdo id='jidsjids'></bdo></center></small></form></select></acronym></dt>

    3. <tfoot id='jidsjids'><tbody id='jidsjids'><dt id='jidsjids'><option id='jidsjids'><li id='jidsjids'></li></option></dt></tbody></tfoot>

      <q id='jidsjids'></q>

      <center id='jidsjids'><thead id='jidsjids'><select id='jidsjids'><span id='jidsjids'></span></select></thead></center>
      <td id='jidsjids'></td>

          真钱炸金花可提现 | 乾隆得意地说:我天朝什么都有,不需要蛮夷理解!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8日 12:00 来源:3315微猫网
          “我们的国情和体制,跟你们外国不一样。”
          这句话用文言怎么说呢?
          我找到了一个标准说法:
          “尔国王或未能深悉天朝体制,并非有意妄干。”
          ——这话翻译过来,意思是:
          “你们国王或者没深刻了解我天朝的体制(可以原谅),也不是有意胡作非为。”
          您觉得不够权威吗?
          嗯,这是1793年,乾隆爷跟英国人传旨的原话。
          话说1792年,55岁的英国人马戛尔尼勋爵,前俄罗斯大使、国会议员、爱尔兰首席、西印度格林纳达岛总督与马德拉斯总督,真所谓“西方哪个国家我没有去过”的大外交家,被英王委任做“大不列颠国王特命全权派驻中国皇帝大使”,9月带着价值一万五千英镑的礼物出发。
          其意图说穿了:企图来建交做生意的。
          1793年秋天,马戛尔尼带了六百箱礼物到了热河,赶上乾隆83岁大寿。后世著名的争端,是清朝一方要求马戛尔尼双膝下跪,而马勋爵觉得不合适。乾隆爷当时就不爽了。
          后来的解决方式是:马勋爵见乾隆时,单膝下跪就行——乾隆爷觉得,这就算是给英国人面子了。
          但清朝毕竟是天朝,哪能轻易放过洋鬼子呢?
          所以了:
          ——中国有记录说:马戛尔尼一看乾隆,诚惶诚恐,“身不由己双膝跪地”,虽然英国方面记录并非如此。显然,清朝觉得这么写很爽:
          “虽然实际上你小子只跪了单膝,但我们宣传出去说你小子自觉吓跪了,也就行了。”
          ——乾隆爷发了份上谕,原话是:
          “不特陪臣俱行三跪九叩之礼,即国王亲至,亦同此礼;今尔国王遣尔前来祝贺,自应遵天朝法度,免失尔国王祝礼纳贡之诚。”
          意思:不仅你个臣子应该三跪九叩,就是大英国王来了,也该对朕磕头!如今你家国王派你来,就该遵守我天朝法度,免得失了你们国王的诚意。
          实际上,马戛尔尼基本是被清朝“来人送客”,半请半赶哄回家的。东印度公司秘书彼得-奥贝尔先生说:
          “特使得到了极其礼貌的接待,极其殷勤的款待,极其警觉的注视,极其文雅的遣回。”
          在被遣返前,马戛尔尼跟和珅和中堂交涉,提了六个要求,大致是:除了广州,也让舟山、宁波和天津开放,跟英国人做生意;允许英国商人在北京开个货栈(当时俄罗斯人已经这样了);在舟山和广州附近,划个地方让英国人住;降点儿税;给英国商人开份税单,交税也得交得明明白白啊,甭让英国商人缴其他苛捐杂税了。
          当然啦,这些要求全部被驳回了。理由如下:
          ——英国人想在北京住?不行:外国太多了,一个个都要留北京,那怎么行?乾隆爷诏书说了:
          “西洋诸国甚多……若俱似尔国王恳请派人留京,岂能一一听许?”这不不符合天朝体制嘛!
          ——英国人想学中国文化?没用,体制不同。
          “尔国自有风俗制度,亦断不能效法中国,即学会亦属无用。”
          意思是:天朝的体制,你们学不会!
          ——扩展商务?我们什么都有,不稀罕你们。
          “天朝无所不有……并无更需尔国制办物件。”
          回到开头。
          马戛尔尼提出的外交请求,乾隆爷认为都很无礼。但天国上邦,不会计较蛮夷,所以嘛,“以上所谕各条,原因尔使臣之妄说,尔国王或未能深悉天朝体制,并非有意妄干。”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你们使臣胡说的。你们国王或者没深刻了解我天朝的体制(可以原谅),也不是有意胡作非为。”
          言下之意,你们不懂中国的体制,算了算了;朕不怪罪你们,你们该懂了吧?
          实际上,英国人确实学不会中国体制。乾隆爷归天后,嘉庆爷上台,英国人也没弄明白怎么跟天朝打交道。妙在19世纪初,英国人依然只允许在广州跟清朝贸易,但有大堆限制,其中包括:
          ——英国人不得与中国官吏直接交涉,必须通过公行。
          ——英国人不准坐轿子。
          ——英国人不准购买中国书籍,不许学习中国语言文学。
          ——英国商馆里不许有女人,中国外国女人都不许。
          聪明如您,一定已经发现了,这里有个逻辑上的死结:
          乾隆爷拒绝英国人的各色要求时,一句“天朝体制”就概括了。
          英国人提出各类要求,在中国人看来不能接受,那都是因为没有“深悉天朝体制”——不学天朝体制,是无法交流的。
          可是与此同时,大清并不给英国人学习“天朝体制”的机会,无论是直接跟官吏交流沟通,还是购买书籍学习中文,都不欢迎——天朝并不允许尔等蛮夷学习天朝体制。
          所以天朝的逻辑,是这样的:
          “你们英国人想让我们答应你的要求,是不能违背天朝体制的,你们需要学习深悉天朝体制;但天朝体制里又有一部分规定:不允许你们英国人学习天朝体制。”
          您看,乾隆朝就这么奇怪,这就是“天朝体制”版的二十二条军规。一个逻辑上的死循环题,一个完美的闭环。
          外面已经工业革命大步奔向现代文明了,乾隆依然这么傲娇:
          天朝根本不需要蛮夷的东西,天朝也不需要尔等学习,尔等也学不会,天朝也不在乎,反正天朝什么都有!!哼!!!

          以及:
          帮朋友发个招聘
          朋友是上海的独立创意广告公司 oookini 的合伙人,这个公司在广告圈有些名气但更好的是口碑,大家看到的陌陌的 TVC 《做一只动物吧》,耐克去年刷屏的 techpack H5 都是她们公司的作品。包括星巴克、Dyson、天猫、特仑苏等,也在她们的长期客户名单上。
          她们有一大块客户是旅行类的,包括国外五星级航空公司,五星级邮轮、出国达人订住宿必备的Booking等。最近这一块挺缺人的,并且觉得我的读者里可能会有适合的人选,所以拜托我问问看。这个招聘条件看着也是有意思的,大家不妨一试。
          职位名称:资深 Community Manager
          必选项:
          喜爱写作、有能输出不止于消费主义的文字和世界观的文字能力、有跨洲旅行的经验
          尊重职业性、专业性,愿意在数字创意广告行业里有发展
          认真的工作过、写作过,有作品可作为自身能力的见证
          加分项:
          酒店控、飞机控或者邮轮迷
          喜爱旅行文学
          Oookini 这个公司在上海中山公园附近,典型的创意公司的布局和气质,上班时间比较晚,空间开阔。每年15天年假,两次出国 outing 。
          我这个朋友也是个体面的有逻辑和有智识的人,你们想去试试看的可以直接邮件她
          mingming.ding@oookini.com
          如果你觉得你不是很适合以上这个招聘职位,但也想问问这个公司是不是有自己的职位,也可以直接邮件她

          上一篇:国内大学生热衷“功利性”选课 盘点他国大学生选课观
          下一篇:国家尘封档案中的家乡故事